首頁 重點更新 魔法異界 仙武異能 言情敘事 時光穿越 科幻太空 靈異軍事 游戲體育 曆史紀實 名著古典 本站原創
註冊登錄 [登出] 
  
 
 
首頁 游戲體育 游戲異能系統 第三八二章:二次進入  
   
第三八二章:二次進入

聽到端木尋突然出了這句話,葉衛終于抬起頭來,連忙用雙手將自己眼眶的淚水擦乾淨,滿臉難以置信,他在確認,自己有沒有聽錯,見著福伯讓開了門口的位置,卻又是滿臉警惕的看著自己,葉衛終于確認,端木尋是這麼沒錯,他同意自己去見端木蕊兒一面,故此,葉衛沒有猶豫,連忙快步跟上了端木尋,走到了端木尋的身後,跟著他一同去見端木蕊兒.

而張浩然站在門口,並沒有進入老宅中,因為端木尋只邀請葉衛一個人,而且這個時候,自己跟著也不太合時宜,這是葉衛的事,就讓葉衛自己解決吧.

"張隊長!去客廳坐著喝杯茶吧."

見著張浩然站在門口,福伯出于對客人的禮貌,還是邀請張浩然進入老宅內.

福伯自然知道張浩然的身份,這身份可是為國家做事的龍組,怠慢了張浩然,倒也不太像樣.

聽此,張浩然點了點頭,同樣邁腳跨過門欄,與之福伯一同朝著老宅的客廳走去.

跟在端木尋的身後,葉衛沒有繼續話,他生怕自己錯話,端木尋會再次反悔,如今他的願望很簡單,就是見端木蕊兒一面,而且,他還要問清端木蕊兒剩下的時間,他好准備自己進入試煉空間.

很快,端木尋帶著葉衛來到了一處院,在院內,端木尋慢慢停下了腳步,轉身眯著眼看著葉衛,似乎在觀察著什麼.

而葉衛見端木尋突然停下,而左顧右盼,並沒有見到端木蕊兒的身影,葉衛的內心不禁有些焦急,但是他的臉上不敢表現出來,他怕端木尋又找什麼借口,讓自己見不到端木蕊兒.

"友,還沒請教名字."

"我叫葉衛."

"哦,葉衛友,我對你還是放不下心來,你可以跟我,你到底是怎麼認識我的女兒的麼?還有,你似乎調查得很清楚啊?竟然還知道我的女兒會使用弓箭,還是,你的憑著感覺猜出來的?"

端木尋臉色有些陰沉的看著葉衛,便是繼續道.

而這時候,葉衛明白了過來,端木尋根本就不是要帶自己去見端木蕊兒,而是要找到這個無人的地方,審問自己這些問題,顯然,端木尋還是認為,自己是調查得到這些信息,而調查的原因,自然是圖謀不軌.

"伯父,我真的,沒有辦法跟你解釋!真的!"

葉衛滿臉苦澀,搖著頭道.

看著葉衛如此,端木尋這時候臉色又恢複正常道:"好,我相信你一次,若是你抱著什麼其他目的,我可不會放過你!我端木尋到做到."

端木尋這時候著,又是轉過身去,繼續朝著院的深處走去.

而葉衛聽此,見著端木尋繼續朝著院深處走去,內心卻是沒有絲毫警惕,他可以看出,端木尋如今的臉上,終于放下了對自己的重重戒備,即使還有一絲,但是這一次,端木尋顯然並沒有繼續阻攔自己的意思,他顯然,是真正要帶著自己,去見端木蕊兒.

對于端木尋這般舉動,葉衛並不覺得反感,或者氣憤,畢竟,端木尋是一個父親,即使自己的女兒,如今所剩時日不多,但是作為一個父親,他需要時時刻刻保護著自己的女兒,端木尋,無疑是一個合格的父親,葉衛沒有什麼資格氣憤或者反感,相反的,他很感激端木尋給自己這次機會.

帶著葉衛,走過了一處花叢,一座古宅出現在了葉衛的眼前.

而在這個時候,端木尋走到了古宅前,慢慢將古宅的門推開,便是轉頭看著身後跟著的葉衛道:"跟我進來吧."

站在這個古宅的門口,葉衛已然感覺到內心不自覺的觸動,那種微妙的感覺,無法形容,但是葉衛知道,這個時候,自己已經接近著端木蕊兒,或許,這就是端木蕊兒的房間.

跟著端木尋走入老宅內,這是一個現代化的房間,不過房間內的燈光很微弱,並不斷傳來一聲聲儀器的"嘀嘀"聲.

聽著這一聲聲抨擊心靈的聲音,以及房間內傳來的香氣,葉衛知道,端木蕊兒就在這個房間內,這個房間就是端木蕊兒的房間.

心里,本已經打算承受一切的葉衛,如今聽到儀器"嘀嘀"聲,內心卻是無比難受,甚至是鑽心的痛.

而這時候,端木尋帶著葉衛朝著房間內的側邊走去,繞過房間的簾子,端木尋率先停下了腳步,而跟在端木尋身後的葉衛,在這個時候繞過端木尋,與之端木尋並肩站著,眼神在這個時候發愣的投向了不遠處的一個床鋪上.

一張粉色的大床上,床邊擺著一堆醫療儀器,管子以及一些線路全部延伸到床上,而在床上,躺著一個穿著白色睡衣的女孩,女孩閉著眼睛,臉上罩著一個氧氣罩,輸液管插在這個女孩的手上,正為女孩輸著營養液,床邊的一個心跳圖曲線一高一低,標注著這個女孩的心跳頻率.

房間內,很靜,除了醫療儀器的"嘀嘀聲",再無其他聲音,而看著床上躺著的這個女孩的熟悉面孔,這個時候,葉衛用牙齒咬著自己的嘴唇,臉上滿是愣然之色.

而端木尋同樣滿臉悲痛的看著床上的女孩,眼神無比複雜.

"蕊兒…蕊兒…"

輕聲了兩聲端木蕊兒的名字,這時候,葉衛一步一步,不自禁的朝著端木蕊兒走去,而端木尋看著葉衛的舉動,並沒有阻止,他看得出來,此時葉衛的精神瀕臨崩潰,所有話語動作,在這個時候都是潛意識為之.

葉衛的舉動,令端木尋極為不解,葉衛到底是什麼人?為什麼會認識自己的女兒?而又是為什麼,葉衛對于自己女兒的緒波動竟然如此之大.

這麼看來,自己的女兒好似葉衛極為重要的人一般,門外時的緒失控,以及如今精神的瀕臨崩潰,這就好像失去重要的人一般,與之自己幾年前剛剛得知端木蕊兒患上無法治愈的白血病的狀態一模一樣.

如今的端木尋仍然蒙在鼓里,原本,端木蕊兒除了白血病,只能活著剩下的日子外,一切正常,可是幾天前,突然就變成了植物人,變成了如今這幅模樣,他不知道,端木蕊兒為什麼突然變得這樣,而在幾天前,他同樣哭過,緒與之葉衛也差不多…

端木蕊兒突然變成植物人這件事,到如今,對于端木尋來,一直是一個謎團,端木尋請來很多國內外知名的腦科醫生,都無法解釋端木蕊兒突然出現的這個狀況是怎麼回事…

"唉."

歎了口氣,端木尋慢慢走到了房間內的沙發旁,坐了下來,眼神有些複雜的看著葉衛,這一次,他對葉衛終于放下了防備.

"蕊兒…"

慢慢走到了端木蕊兒的身旁,葉衛慢慢跪了下來,跪在端木蕊兒的床前,想要伸手抓著端木蕊兒的手,緊接著又縮了回來,因為他看到那觸目驚心的輸液管正連接在端木蕊兒的手上,他不敢亂碰.

看著端木蕊兒恬靜的臉龐,葉衛閉上眼睛,緊接著又是睜開,身體不住的顫抖.

"現實中看來,很聰明啊,為什麼這麼傻?告訴我,為什麼這麼傻?把我犧牲了,你就可以痊愈了啊…為什麼要這麼做?"

眼睛發愣,葉衛好似自自語一般,看著端木蕊兒,便是起話來.

葉衛的聲音極,但是卻逃不過端木尋的耳朵,聽著葉衛的這番話,端木尋無比疑惑,他不知道葉衛為什麼突然出這種話來,什麼叫做把他犧牲掉,自己的女兒就可以痊愈了?這是什麼意思?

不過端木尋沒有插嘴,繼續靜靜坐在位置上,看著跪在床邊的葉衛.

"你叫我來找你,我來了,可是,你怎麼可以這樣…睜開眼睛,看看我…看看我…"

葉衛繼續著,眼睛慢慢蒙上了一層水霧.

而葉衛這番話,令得端木尋更為疑惑,什麼叫做自己的女兒叫葉衛來找她?這到底是怎麼回事?端木尋越是聽下去,就越是一頭霧水,越發覺此時房間的氣氛有些詭異…

"蕊兒,靜靜聽我,你聽清楚了,這是我葉衛欠你的!我會還給你!你的病會痊愈的!我知道你會相信我的!你絕對能夠痊愈的!相信我!"

這時候,葉衛又是著,在這個時候,慢慢起了身,轉過身去,看向了端木尋,緊接著又是轉頭看了端木蕊兒一眼,便再次看向端木尋,一步步走到了端木尋的身邊,站立著,看著端木尋.

而端木尋對于葉衛那番話,什麼痊愈,更為疑惑,在這個時候,他已然覺得葉衛瘋了,或許是受不了刺激瘋了,白血病若能痊愈,他何必如此傷神?這可是絕症,根本無法痊愈,葉衛到底在什麼胡話?更何況,如今自己的女兒還成了植物人,葉衛有什麼能力將自己的女兒救回來?葉衛的話,如今在端木尋耳中,無疑是瘋人瘋語,而端木尋也反應過來,葉衛或許真的瘋了,不能再讓他繼續在這里呆下去,必須將葉衛帶走.

葉衛走到端木尋的身前,端木尋在這個時候同時站起身來,正要話.

而葉衛卻是率先開口問道;"伯父!蕊兒,還剩多少時間!"

葉衛問著這個問題,眼神無比認真.

看著葉衛認真的眼神,端木尋不自覺的回答道:"醫生,蕊兒只剩一個禮拜左右的時間了…"

到這里,端木尋低下頭,眼神有些哀傷.

而葉衛在這個時候突然開口道:"夠了!伯父,對不起!我先告辭了!"

葉衛完,便是頭也不回的,走出了端木蕊兒的房間,而看著葉衛離去的背影,端木尋愣住了,他從頭到尾,根本就不知道葉衛到底在什麼瘋話,但是葉衛如今表現出來的認真,令他內心不自覺浮現一絲莫名的信任.

"葉衛,你到底是誰?"

喃喃著,端木尋一步步走到了女兒的身邊,看向了端木蕊兒的臉龐.

但是這一看,端木尋突然大驚失色.

因為他看到,端木蕊兒的眼角,竟然出現了兩滴淚水,正慢慢從臉龐劃落下來…

直直走出了端木家族的大宅,葉衛甚至沒有知會張浩然一聲,便是在路邊攔下了一輛計程車,在這個時候搭著計程車,吩咐司機到最近的酒店去.

不一會兒,司機將葉衛載到了最近的酒店門口,葉衛付過車錢下了車,立刻開了一間房間.

走到自己的房間內,葉衛沒有任何猶豫,立即將房間的門緊鎖著,便是一下躺在床鋪上,眼睛看了一會兒天花板,便是將眼睛閉上,嘴里同時輕輕道:"進入!試煉空間!"

ps:好了,大工程又要開始了,豆腐要開始設想第二次試煉空間的試煉內容了,各位書友若有什麼意見,可以在電腦,手機書評區,貼吧提出自己的試煉內容建議,接下來的節,更為精彩!謝謝大家!

上篇:第三八一章:男人哭吧哭吧不是罪     下篇:第三八三章:重力迷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