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重點更新 魔法異界 仙武異能 言情敘事 時光穿越 科幻太空 靈異軍事 游戲體育 曆史紀實 名著古典 本站原創
註冊登錄 [登出] 
  
 
 
首頁 游戲體育 游戲異能系統 第四零五章:惡化  
   
第四零五章:惡化

迷迷糊糊中睜開了眼睛這個時候葉衛睜眼看著上方發現自己仍然處于這個大廳內葉衛才發現原來自己竟是不心睡著了

對于自己這般葉衛無奈的笑了笑緊接著便是慢慢將身體支起卻發現周圍仍然有著一陣重力壓著自己令自己無法動彈不過這股重力比起之前已然了許多睡上一覺葉衛覺得自己這一覺睡得無比漫長

而肚子在這個時候發出"咕~"的一聲體力值不斷下降葉衛知道自己已然處于饑餓狀態如今得補充食物與淡水了

從物品欄內的背包里取出了礦泉水與壓縮餅干葉衛也沒時間細細品嘗什麼味道三兩下把餅干塞進嘴巴里緊接著猛灌了幾口淡水但饑餓感還在對此葉衛毫不猶豫的便是再次拿起一瓶礦泉水與壓縮餅干繼續吃了起來三兩下把塞滿半個背包的壓縮餅干吃光水也只剩下一瓶饑餓感這才消失

喘了口氣這時候體力重新恢複過來的葉衛便是把手放在第七級階梯上手的表面再次微微凹陷進去一些而葉衛沒有猶豫便是將另外一只手同時放在第七級階梯上整個身體憑空一躍便是直直跳在第七級階梯上身體一到第七級階梯便是立馬被周圍的重力壓得趴在地上呼出一口長氣在這個時候葉衛便是使勁用雙手將身體支起沒有絲毫停留兩只手立馬伸到了第八級階梯上在這個時候第八級階梯的重力立馬施加在葉衛的雙手之上只感覺到整只手傳來一陣火辣辣的疼痛感緊接著在這個時候葉衛的雙手都變得腫見此葉衛縮了縮眼睛但是一咬牙毫不猶豫的便將整個身體直接躍起壓在第八級階梯上第八級階梯一個吸納葉衛的身體在這個時候直接壓在第八級階梯之上不自覺之時葉衛從嘴里叫痛一聲整個身體完全凹陷下去那鑽心的疼痛感頓時傳來

"啊~呼呼~"

一聲痛叫緊接著兩聲大口喘氣感覺著周圍第八級傳來的巨大重力以及這股重力給自己帶來的壓迫感葉衛只感覺自己的渾身骨頭在這個時候都要被壓碎一般痛苦萬分…

再沒有那個空閑罵著系統第八級階梯的重力比之第七級階梯的重力完全是一個非一般的跨越如此重力壓得葉衛無法喘氣整個身體一波接著一波的鑽心疼痛在這個時候葉衛的渾身毛孔完全被重力撐起放大看起來恐怖至極

而葉衛就這樣如同一條死狗一般被壓在第八級階梯上大口大口的呼氣身體一動不動

"呼~呼~呼~"

寂靜的大廳僅剩葉衛大口大口的喘息聲許久葉衛就這般如同死狗一般壓在第八級階梯上一動不動…

現實…

"快快快"

端木大宅中這時候端木尋滿臉焦急之色帶著一群身穿白大褂的醫生帶著這群醫生端木尋便是跑動著前往端木蕊兒的房間很快沖到了端木蕊兒的房間前端木尋竟然什麼都不管了一腳便是踹開房間門帶著這群醫生拋入了端木蕊兒的房間

"快快看看快啊"

看著這群醫生端木尋連忙喊道已然心急如焚其實這群醫生已經用最快的速度從箱子里取出器物但是在心急如焚的端木尋眼前這些醫生的速度可謂是無比緩慢

連忙取出一些醫療用具這些醫生便是連忙跑到了端木蕊兒的身旁

而此時躺在床上的端木蕊兒冷汗直冒變成植物人的身體一動不動但是看著這突然冒出的冷汗整張臉變得煞白怎麼想看起來也是況不妙這些醫生沖到端木蕊兒的身邊便是開始用著各種儀器檢查了起來而此時一旁的心跳感應器波動一高一低無比怪異

看著這些醫生開始為端木蕊兒檢查站在原地的端木尋此時滿臉通在原地不斷反複走動雙手抓在一起捏得緊緊時不時將目光投向端木蕊兒的身上

就在剛剛端木尋出去一會兒回來就要看看端木蕊兒的時候便發現了端木蕊兒的身體開始出現這些異狀整個人的臉色變得無比煞白見到這一幕端木尋心里一抽便是連忙打電話叫來了醫生當時脾氣暴躁的他直接限令這些醫生在五分鍾內到達這里否則不管用什麼代價他都不會讓這些醫生好過

以端木家在津塘市的名聲以及權力端木尋的確是可以做到這些毫不摻假故此這些醫生似乎一路也不管什麼交通安不安全以最快的速度到達了端木大宅身體素質並沒有端木尋這個古武者好的他們就算是喘氣不斷仍然緊緊跟跑在端木尋的身後可見對于端木尋那句帶著威脅意味的話這群醫生是多麼的害怕

醫生的檢查工作緊張的進行著而端木尋不斷在原地走動額頭同樣冷汗直冒雖然知道自己女兒剩下的時間不多而表面上他一直都是那麼的冷靜

但是作為一個父親在心里他是多麼的痛苦只有做過父親的人才能知道沒有父母希望自己的兒女遭遇到這些痛苦

之前葉衛過會救回端木蕊兒即使那句話葉衛得無比認真但是在端木尋心里他已然斷定了自己女兒的死亡作為世界上無法治愈的絕症白血病葉衛能以什麼手段治愈好難道他是大羅神仙不成葉衛那句話在端木尋心里不過是年輕氣盛出來的一番話罷了

但是對于葉衛與之自己女兒的關系端木尋仍是不解為什麼葉衛對著端木蕊兒出那番話後離開端木蕊兒的眼角出現了淚水雖然端木蕊兒是植物人但是植物人同樣可以知道外邊所發生的一切只是無法行動無法開口罷了將葉衛的話聽進去端木蕊兒流淚了顯然是被葉衛的話觸動了這令端木尋疑惑自己的女兒從到大種種原因性格以及身患疾病等等很少出去接觸外邊的人更別是男人而葉衛口口聲聲是自己女兒的朋友而且竟然能夠讓自己女兒感動兩者的關系耐人尋味自己的女兒近幾年基本沒有出去過那到底葉衛是如何認識自己的女兒的

一切一切都太過費解但是眼前就有一件事發生如今端木尋該擔心的是眼前的一幕對于端木蕊兒這般模樣端木尋只感覺內心有種不祥的預感但是如今他所能做的只是呆呆在原地走動等待著這群醫生給端木蕊兒診斷完成

一分一秒過去了但是在端木尋心里如同一個世紀的時間流逝時不時看向端木蕊兒的方向看著滿臉煞白的端木蕊兒端木尋一陣心疼

到底是自己做了什麼孽自己心地善良的女兒竟然遭遇到這些平常人都沒經曆過的事從就生病不斷並且患上白血病如今剩下的日子不多作為父親端木尋只想在這最後的時間陪伴自己的女兒度過但是這一下厄運似乎來臨了端木蕊兒的況似乎已然不太樂觀到底是為什麼端木尋仍然不得而知

又是過了好一會兒在這個時候這些為著端木家蕊兒診斷的醫生慢慢停下了手中的動作臉上有些驚懼的表用眼睛瞟著端木尋

觀察到了這些醫生的異樣表這個時候端木尋臉色一厲身體瞬間沖到了一名醫生的跟前一把將這名醫生的衣領拽起將其拽到半空中便是問道:"怎麼停下來了到底怎麼了我的女兒到底怎麼了"

端木尋突然一瞬間沖到跟前將自己的衣領拽起這名醫生一驚之時頓時滿臉憋緊接著從嘴里硬生生憋出了幾個字道:"端木先生……請…請冷靜"

聽到這名醫生這麼一端木尋腦袋頓時冷靜了下來將這名醫生直接放下讓其摔在地上緊接著用犀利的眼神掃了一番眼前的這群醫生語氣有些陰沉的問道:""

"端…端木…"

一名醫生就要開口不過面對著端木尋這番犀利的眼神竟是害怕得雙腳發抖話支支吾吾

聽到這名醫生這般話端木尋大吼道:"給我直接"

"端木先生對不起姐的白細胞突然惡化剩下的時間不多了希望端木先生多多陪陪姐"

一名醫生聽到端木尋這聲大吼渾身一震便是語氣不停的對著端木尋道

而聽到這名醫生這麼一端木尋腦袋一片空白身體直直軟倒在地坐在地上從嘴里輕輕問道:"還剩…多久"

"可能再幾個時姐…就撐不住了…"

這名醫生略微一沉吟便是輕輕道

而此時葉衛身體仍然被壓在第八級階梯上整個人如同那副死狗模樣一動不動完全對于外邊的事一概不知…

上篇:第四零四章:重力階梯     下篇:第四零六章:殘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