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重點更新 魔法異界 仙武異能 言情敘事 時光穿越 科幻太空 靈異軍事 游戲體育 曆史紀實 名著古典 本站原創
註冊登錄 [登出] 
  
 
 
首頁 游戲體育 游戲異能系統 第四一三章:變天  
   
第四一三章:變天

"端木先生,不得不,這真是醫學史上一大奇跡,端木姐的白血病細胞已然完全消失了!"

端木蕊兒的房間里,一名醫生從床邊坐起來,滿臉震驚之色,對于端木蕊兒的白血病,他可是無比熟知,一個已經被斷定無法挽救的白血病患者,就這樣在他面前痊愈了?

而葉衛便靠在門簾旁,靜靜等待著醫生為端木蕊兒診斷,而此時端木尋臉上浮現了平日看不到的笑意.

"多謝醫生了."

"那端木先生,我就先走了."

醫生點了點頭,在這個時候轉身離開了房間,而這時候,端木尋將目光重新投向葉衛,臉上慢慢變成感激的神,因為葉衛的到來,因為葉衛的堅持,因為葉衛的不顧尊嚴,如今,端木蕊兒才能重新救回.

而坐在床上的端木蕊兒見著靠在門簾旁的葉衛,這個時候眼睛淚光流轉,在植物人的世界,一片漆黑之時,她無時無刻,不在回想著在生死游戲中,與之葉衛的一幕幕,但是每當想到,她又是一陣黯然,白血病纏身,並且已然變成植物人,她不認為,自己能再見到葉衛,在生死游戲中,或許只是回憶一幕一幕,兩人注定沒有可能,在之前葉衛第一次來到之時,她隱隱聽到葉衛的聲音,那時端木蕊兒根本不知道葉衛就在自己的身邊,但是聽到葉衛的聲音,端木蕊兒的內心被一個沖擊,眼淚不自禁流了下來,以至于,在現實中,端木蕊兒也不自禁流下了淚水.

"葉衛……"

看著葉衛,端木尋正想話了這時葉衛擺了擺手,將身體站直道:"伯父,不用再,我沒放在心上,你是一個父親,你做的事不過是保護自己的女兒,如今蕊兒獲救了,那一切都好."

聽著葉衛的話,沒有絲毫隱藏,顯然是實話實,對于自己的剛剛那些所為,葉衛並沒有放在心上.

看著自己的女兒一雙眼睛就這般盯著葉衛直看,端木尋在揣測著兩者關系的同時,臉上露出一絲笑意,便是無奈的搖了搖頭道:"你們兩個年輕的慢慢談吧,我先出去了."

端木尋不是瞎子,葉衛甘願為自己的女兒這般,而自己的女兒見著葉衛的眼神也有些不同,作為一個父親,自己又怎麼會看不出來,眼前的葉衛與之自己女兒的關系不一般,唯一讓端木尋疑惑的是,葉衛是如何認識自己的女兒的,不過對于葉衛,端木尋心里沒有絲毫排斥,一個男人能做到這樣,如果是愛自己的女兒,那麼不摻假,而自己的女兒同樣對于葉衛有所好感,如若兩者關系迅速進展,作為父親,自己是該高興的.

端木尋走出房間,房間內僅剩葉衛與端木蕊兒,這時候葉衛率先開口,眼睛里滿是柔色的道:"蕊兒,感覺怎麼樣."

"感覺很好……"

端木蕊兒臉上浮現一絲羞,便是微微點了點頭道.

"葉衛…你受傷了嗎?"

這時候,端木蕊兒一眼看到了葉衛嘴角的鮮血,在這時心里一緊,便是連忙問道.

"沒事."

葉衛一邊搖頭著,一邊走到了端木蕊兒的床邊坐著,不自禁的,便是伸出手來,摸了摸端木蕊兒的頭發,在這個時候輕輕開口道:"蕊兒,為什麼這麼傻?"

聽到葉衛這麼一,端木蕊兒一愣,瞬間明白過來葉衛所的,是指什麼.

"那時候,況危急,不自禁的,我就…"

端木蕊兒正要將話完,葉衛便是在這個時候開口打斷道:"謝謝!一句謝謝我知道償還不了,我……"

到這里,葉衛正想出的話便是哽在喉嚨里,不出來.

突然,在這個時候,端木蕊兒突然將腦袋靠了過來,愣愣的,葉衛只感覺到一道黑影在自己眼前一晃,緊接著,嘴巴便是傳來一陣溫熱的濕潤感,聞著一股香氣撲鼻,端木蕊兒的櫻桃嘴就這般吻在自己的唇上一動不動,葉衛這時候感覺截然不同,之前,是為了救回端木蕊兒,葉衛就是嘴里吸滿藥水,便是猛的朝著端木蕊兒嘴里不斷輸送,根本沒有細細品味,這一次,端木蕊兒主動親上來,雖然只是停留在自己的嘴唇上一動不動,但是葉衛卻是可以感覺得到自己內心的悸動,停留一會兒,端木蕊兒便是滿臉通的將嘴唇移開,在葉衛仍在發愣之時,這個時候,端木蕊兒開口輕聲道:"葉衛…我喜歡你."

在葉衛仍在發愣之時,端木蕊兒從嘴里出這句話,聽此,葉衛渾身一震,在這個時候張開雙臂緊緊抱住了端木蕊兒道:"蕊兒…"

見著葉衛這般,端木蕊兒臉上笑意更濃,葉衛沒有拒絕她,顯然是答應了,一直以來隱藏在心里,不敢出的話,在這個時候大膽出,顯然,她成功了.

兩人相擁在一起,一切結局都已然圓滿……

……

"呼∼"

此時,陰暗的走廊,一名手拿著一把長型狙擊槍的男子獨自一人走在長廊內,在他的前方是一個禁閉的房間門,走到房間門前,男子用著狙擊槍碰了碰房門,權當敲門,仔細一看,這名拿著狙擊槍的男子,正是之前用狙擊槍在米國襲擊葉衛等人,而且還在餐廳內與之葉衛等人攀關系的那名殺手,孤狼.

這時,房門慢慢打開,一名戴著眼鏡的男子站在門內,滿臉笑意的看著門外的孤狼便是道:"進來吧."

聽見眼鏡男子這麼一,孤狼重重點了點頭,便是走入了房間內,一走入房間,正是一個套房,一個沙發在套房的盡頭,一名瘦弱的男子拿著一個高腳杯,高腳杯內盛著一些血色的液體.

此時此刻,這般場景,無比熟悉,一切答案都油然而生,棺材組織,瘦弱男子,正是棺材組織的神秘頭目,時常伴其左右的神秘男子同樣站在套房內.

"回來了?"

瘦弱的男子坐在沙發上,將高腳杯內的血色液體一飲而盡,便是笑著開口道.

聽此,孤狼點了點頭,一屁股坐在一旁的沙發上,靜靜的看著瘦弱男子.

"孤狼,在米國,可把你呆苦了."

眼鏡男子走到瘦弱男子的身旁站立著,便是笑著道.

"沒什麼辛不辛苦的,這就是任務罷了."

孤狼著,將手伸入口袋內掏了掏,便是掏出了一個U盤來,一把扔給眼鏡男子,眼鏡男子將U盤接住,緊接著將其收入口袋內,而這時候,孤狼便是繼續開口道:"這幾個月組織怎麼了?為何一點消息都沒有?"

聽到孤狼這麼一問,眼鏡男子便是笑道:"組織的風聲了,可是'’Z"的風聲似乎大了呢.’’

"哦?那麼,意思是?"

聽此,孤狼挑了挑眉頭,這時候同樣有些疑惑.

"之前對一名叫做葉衛的有趣子下了追殺令,沒想到'蠻’歐陽若以及龍組的副隊長唐軒都隨即來至,龍組,倒是不放在心上,但是蠻的出現,這一點則要重視了,以我們目前的實力,與之Z抗衡的話,會輸得很慘,故此,撤回了追殺令,並且組織鎖閉了幾個月避鋒芒,便是為了躲風聲,如今看來,風聲似乎已經過了."

"任老大,眼鏡,你們所的,是葉衛?"

瞪大眼睛,孤狼便是重複了剛剛眼鏡男子所的名字道.

"對,葉衛,怎麼了?你也認識這個有趣的子?"

見到孤狼如此,眼鏡男子笑了笑便是問道.

"看來你們隱匿太久,消息都流通不進來了,你們口中的葉衛,如若與我口中的葉衛是同一個人的話,那葉衛,可是到了米國大鬧了一番,直接將米國的基因人研究所摧毀,讓米國政府數十年來的基因人實驗功虧一簣,以至于驚動威爾遜這個老頭指派我去對付這個葉衛,希望能靠近他,但是我嫌這個任務麻煩,便拒絕了."

孤狼這個時候,便是緩緩道,而眼鏡男子在這個時候微微一笑道:"看來我們的,會是同一個人呢.不過這葉衛也不能再逍遙多久了,接下來,棺材組織就要重新出現了."

"蠻,似乎還在玉關市內呢."

這時候,瘦弱男子著,便是慢慢站起身來,眼睛從眼鏡男子以及孤狼身上掃過便是道.

"算一算,已經很久沒有活動筋骨了,眼鏡,幫我准備一下,等等我要過去玉關市."

"去見蠻麼?"

眼鏡男子笑著問道.

"對,我們兩個,可是好久不見了,老朋友是該見見面了.而孤狼……"

瘦弱男子著,突然點到了孤狼的名字,聽到瘦弱男子點到自己名字,孤狼站起身來便是問道:"任老大,什麼事."

"那個葉衛,就麻煩你了,我不希望看著他繼續活著."

沉默一會兒,孤狼輕輕點了點頭應道:"好!"

而這時,瘦弱男子便是走出了套房……

眼看著,平靜,好似又要被打破了……

上篇:第四一二章:蘇醒     下篇:第四一四章:娶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