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重點更新 魔法異界 仙武異能 言情敘事 時光穿越 科幻太空 靈異軍事 游戲體育 曆史紀實 名著古典 本站原創
註冊登錄 [登出] 
  
 
 
首頁 游戲體育 游戲異能系統 第五零二章:無法原諒  
   
第五零二章:無法原諒

死亡並不可怕只是一場長眠……

但是當意識存在時整個人處于黑暗之中那不僅僅只是可怕可以形容這是如同永盚硤L一般的長久折磨……

何時開始意識複蘇周圍悄然無聲整個人無法動彈想要睜眼之時唯獨感覺到自己的眼皮在這個時候觸碰到了一抹長布緊接著從眼眶內傳來撕心裂肺的劇痛

"啊"

竭盡全力從嘴里發出一聲大吼已然習慣了安靜的耳朵開始慢慢複蘇起來在自己的吼叫聲中葉衛聽到從外邊傳來急忙的腳步聲他不知道自己現在在什麼地方自己到底怎麼了他感覺得到自己渾身已經沒有了骨架的支撐但是他感覺不到自己眼睛的存在……

"傷者蘇醒了快到304室來"

的話是法語……

腳步聲越來越匆忙這時候一聲猛的將門推開的聲音葉衛聽到一群人向著自己走來而那些人的氣息同時傳來

憑借著感覺葉衛感覺到這些人走到了自己的身旁感覺著自己躺著的地方是一張床結合剛剛那句話所的傷者與304室葉衛基本確定自己似乎在醫院里

"你的成長程度太可笑了你不配擁有這雙眼睛你根本沒有資格掌控它成長成長到可以擊敗我可以趕上我成長度的程度讓我看看真實與之夢境的我能否被你擊倒"

李梓浩的話再次從腦海中響起腦海中再次映出了那時的場景李梓浩那只手按在自己的兩個眼睛上劇痛陷入黑暗一時間意識全失

在這時候那踏動腳步而來的人不知道誰先動了葉衛的手臂一下葉衛整個人在這個時候腦袋扭動著嘴里發出驚恐的"嗚嗚"聲

"傷者的緒還不夠穩定啊"

一道男聲用法語著那碰著葉衛的手臂的手慢慢離開而葉衛這才平靜了下來

在手臂碰到自己的一刹那葉衛的腦海中不知不覺中出現了那一幕幕的重影故此驚恐萬分

"查清楚傷者的資料了"

"對的傷者是華夏人是過來法國旅游的旅客他是在過來法國的第二天受到這樣的傷害的如今已經昏迷了三天了"

"可以聯系到家屬或者一同過來旅游的朋友麼我們需要一個人來為他辦理一些手續"

"聯系不到原本還有一個和傷者過來的男子但是因為傷者的昏迷他的朋友沒有錢入住里茲酒店如今不知所向"

"這樣的話還有救麼"

"應該有救如今不過第三天傷者便蘇醒了不過即使有救也注定成為一個殘疾人根本沒有辦法痊愈而且看精神狀態可能會造成一系列的精神崩潰最終失智"

"所以我們現在不能進行詢問調查"

"對的現在最好先讓傷者恢複一下"

"該死的到底是什麼東西造成的跡象上來看是人為原因他的雙眼也是人為挖取可是什麼人有那個能力造成那堪比炸彈破壞性的大坑來"

"警長目擊者那些退伍軍人他們從遠處看到了一陣紫光然後就是塵煙飄起籠罩整個對岸"

"難道當時香榭麗舍就沒有目擊者麼"

在亞曆山大三世橋一邊榮軍院的另外一邊便是香榭麗舍故此這名警長才會這麼一問

"警長三天前是萬聖節是法定節假日當時我記得警長你還裝成科學怪人來……"

"咳咳咳現在是工作時間那麼也就是當時整個香榭麗舍的街道店鋪全部關閉著所有沒有任何人"

"是的警長"

"好那麼醫生拜托了待到病人緒穩定之後再打我的電話華夏的旅客來到我國遭受到這種恐怖襲擊這不是什麼問題"

"好的警官…也拜托警方查明這名傷者另外一個朋友如今所在的位置"

"好的"

話語剛落又是傳來了幾聲腳步聲走出了病房但是葉衛還感覺到幾個人站在自己的身旁顯然是醫院的醫生

"醒了好好休息我們沒我就惡意我們只是這醫院里的醫生"

這時候葉衛耳旁傳來了醫生的聲音聽此葉衛沒有回答而幾個醫生在這個時候同樣伴隨著腳步聲離開了病房同時間輕輕帶上了房門

門關閉整個病房再次陷入了寂靜與黑暗不過葉衛卻是看不見只能聽到自己呼吸的聲音

葉衛知道自己的眼睛完蛋了自己的眼睛也便是真實之眼已經被李梓浩奪去而且葉衛同樣在反思一個問題為何李梓浩在這些日子里變得那般強大

之前第一次的沖突葉衛占了上風而第二次除了前頭傷及李梓浩的毛發緊接著葉衛毫無還手之力單方面遭受到了李梓浩的虐殺

李梓浩的成長度實在太過恐怖他到底是怎麼做到的或許李梓浩不是人類人類怎麼會有這樣的大跨越式的實力成長度

一切都是未知數到頭來葉衛只能不斷回憶著三天前李梓浩的話所謂的夢境所謂的真實到底他在向自己表達著什麼

越想越加頭疼渾身散架的骨頭根本無法動彈葉衛感覺渾身難受最為悲痛的是自己的一雙眼睛……

思緒混亂不想再思慮這些東西葉衛空洞的躺在床上精神恍惚著准備再次入睡之時在這個時候葉衛又是聽見了一個急促的腳步聲在外邊的走廊回響著隨著腳步聲的越來越近葉衛感覺著外邊的氣息在這個時候愣住了……

門推開來一道緩慢行走著的腳步仍在走廊內回響著而這時候那道推門而入的人一步步緩慢的走向自己而葉衛吞了口口水喉結一個蠕動…

這個時候這道熟悉的氣息走到了自己的身旁在這個時候後邊跟著的那道腳步聲同時來到便是站在門口似乎在觀望著自己

抽泣聲傳來葉衛用牙齒輕輕咬了咬自己的嘴唇而這時候在門外的那道聲音響起:"葉衛…我能做的只有這些了…"

門外的聲音是查爾斯的聲音而此時在自己床邊的人是侯慈林…

侯慈林不出話來整個病房在這個時候再次陷入了安靜而葉衛喉嚨動了動而門外的查爾斯將門關上自己走出了病房…

"對不起…"

打破沉默葉衛除了這句話已然不出其他話來面對著侯慈林他心中有愧因為愧疚他無話可…

葉衛話音落下侯慈林沒有回答繼續悄無聲息…

整個病房在刹那間氣氛變得異常的凝重而葉衛除了對不起已然不知道還能些什麼

"為什麼這麼不愛惜自己"

哽咽的聲音響起是侯慈林的聲音而葉衛聽到侯慈林的話先是一愣臉上突然露出了一絲笑容

"為什麼總讓自己卷入這些不必要的紛爭"

又是一句反問葉衛呼出一口長氣依舊沒有話…

"難道就不能平平安安的過著日子麼"

侯慈林又是反問了一句而葉衛在這個時候呼出了一口長氣終于再次開口:"不是我想要經曆這些我極力想要避開我現在的生活但是沒有人容許我這麼做麻煩接踵而至根本不是所有人所想象的那麼簡單一次次麻煩的來到總會讓我犯下一次又一次的錯誤以至于最後你也離開了我…"

完後葉衛無聲的笑了沒有眼睛他沒有淚腺他哭不出來他只能用笑來代替自己內心的悲痛…

聽到葉衛的話侯慈林再次哽咽了起來雙手突然將葉衛的一手緊緊抓著感受著侯慈林雙手傳來的溫度葉衛臉上露出了一副糾結的表從刹那間的笑轉為了悲痛的哭意…

"我只是想你好好保護自己別再去犯這些錯誤問題的來到為什麼不能避讓為什麼"

抓著葉衛的手侯慈林再次問著而葉衛這時候沒法再次回答很多東西他都無法告訴侯慈林那些存在于人類認知范圍的東西如若告訴侯慈林只會給侯慈林增添莫名的恐懼他不能無法他也不能讓侯慈林知道自己面臨的是怎樣的敵人對于自己眼睛消**體骨架全散還只是一個迷就算警方過來詢問自己也只能裝作不知道如若真真切切的出來想必警察只會把自己當做神經病對待

"我走了…好好照顧自己"

哽咽聲侯慈林在這個時候放開了葉衛的手

那一刹那葉衛明白侯慈林還沒有原諒自己對于自己給她造成的傷害她仍舊無法釋懷一個女人的性格絕對她所做的選擇外表柔弱的侯慈林內心遠比之其他人為強大換句話她是個女強人對于葉衛的背叛她展現出了與之性格相同的選擇她無法原諒…

轉身一步步向著外邊走去…

葉衛沉默…

侯慈林心里有他沒有錯這不代表能夠原諒他即使在這個時刻他依舊是作為一個背叛者的身份想要被原諒還只是個笑談…

帶上房門周圍再次陷入了悄然無聲…

葉衛其實很感謝查爾斯也為之查爾斯的心胸感到敬佩

顯然是查爾斯得知消息告訴侯慈林將侯慈林帶來如今身受重傷的自己就是一個弱者能夠博取同和可憐可是查爾斯並沒有隱瞞自己身受重傷的消息毫不保留的告訴侯慈林…

光光是這一點自己除了感謝只能感謝但是自己弱者的身份博取的只是侯慈林再一次哭泣根本沒有起到絲毫作用

臉上露出了一絲苦笑葉衛在這個時候腦海中突然突兀的冒出了一個名詞…

"兌換空間…"

上篇:第五零一章:真實與夢境     下篇:第五零二章:無法原諒