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重點更新 魔法異界 仙武異能 言情敘事 時光穿越 科幻太空 靈異軍事 游戲體育 曆史紀實 名著古典 本站原創
註冊登錄 [登出] 
  
 
 
首頁 游戲體育 游戲異能系統 第五零七章:假扮叔叔  
   
第五零七章:假扮叔叔

三十多歲模樣的華夏中年大叔葉衛,此時慢慢走入了警察局內,此時警察局內一片忙碌,見著葉衛走進來,正在忙碌著的警察們先是抬頭看了一眼,緊接著便是繼續忙碌自己的事了.

待到葉衛走到一名警察身邊,這才用法語問道:"請問云子凌,在這里麼?"

聽到葉衛的問話,這名警察抬起頭來看了葉衛一眼,便是問道:"找人麼?找人到後面的休息室去."

聽到這名警察的指引,葉衛笑了笑了聲謝謝,便是朝著後邊的休息室走去,走到休息室門前,葉衛推門而入,正巧便是聽到之前在醫院屢次出現的那名警長的話聲,推門而入時,葉衛正見云子凌和一名滿臉胡渣的警察面對面坐著,而在這名警察身旁正坐著一名拿著筆紙著漢語的華夏女性,顯然這名女人是翻譯.

聽到了葉衛推門而入的聲音,這個時候,那名坐著的警察轉過頭看著中年男子面孔的葉衛便是滿臉疑惑的問道:"你好,你是?"

反倒是云子凌,此時見著葉衛來到,臉上露出了一絲笑意,顯然,云子凌是看得穿葉衛的身份的.

"俺是云子凌他叔."

葉衛嘴里著漢語,而在警官身旁的女翻譯員也在這個時候同步翻譯了起來,將葉衛的話成漢語.

在華夏國,經過上千上萬年塵封的云子凌根本沒有身份證,好在有政策可以審批臨時護照簽證,故此警察局知道云子凌這個簽證過來的旅客,不過因為有華夏旅客在法國本土遭受到恐怖襲擊的消息,至今仍舊被警方封鎖著,法國巴黎警察局此時正竭力查探關于這次恐怖襲擊的線索,力求給華夏國一個合理的解釋,也是因為如此,法國政府並沒有和華夏國取得聯系,調查葉衛和云子凌的資料,故此,如今云子凌家屬消息完全未知,對于葉衛突然蹦出的這句他是云子凌的叔叔,警方完全無從查探.

聽著翻譯翻譯出了葉衛的話,葉衛是這個男子的叔叔,但是起來,之前這名男子是與之那名叫做葉衛的傷者一同過來的,怎麼平白無故的就多出了個法國的叔叔了?

"叔叔."

這時候,云子凌這個面癱男倒是十分配合,竟是叫了葉衛一聲叔叔.

這也是讓面癱男這個萬年老妖怪吃虧了一回,竟然低了自己的輩分叫了自己一聲叔叔,渾身不出的舒暢,葉衛看了一眼那名警官,那名警官聽見云子凌叫了眼前的這名男子叔叔,倒也是沒有再多大懷疑.

"那麼可以稍等一下麼?我有些問題需要問問云子凌先生."

翻譯員同步著警官的話,著中文對著葉衛道.

聽此,葉衛倒是沒有拒絕,便是在這個時候推門而出,不過卻是靠在門旁,雖然休息室的門隔音效果極好,但是葉衛的聽力也不是隨便,隔著門,葉衛依舊可以聽到里邊的話聲.

"云子凌先生,那麼繼續我們的交談,你是,之前你呆在酒店內,你的同伴葉衛要出去外邊一會兒,緊接著便是沒有回來了麼?"

翻譯員繼續翻譯著,著漢語對著云子凌道.

"是的."

翻譯員又是翻譯漢語為法語對著警官道.

"那麼當時他沒有別的話,比如他要去哪里?要做什麼事?還有之前他是從哪里把你帶到酒店去?去過哪里?發生了什麼事?"

一下問了那麼多問題,云子凌整張臉完全冷了下來,眼睛盯著警官輕輕開口道:"你問得太多了…"

門外的葉衛聽到云子凌這麼一回答,整顆心一跳,在這個時候突然推開了休息室的門推開,臉上滿是愁容的看著云子凌道:"子凌啊!你阿姨的心髒病又犯了,現在在醫院里,要見你最後一面!"

葉衛這句話看似是要對著云子凌的,其實是要對著一旁整張臉黑下來的警官的,云子凌性格原本就是酷酷的,冷峻無比,而且整一個面癱,完全不太喜歡話,也難怪警官了那麼多話,云子凌立馬便是生氣了,毫不留的反擊道.

所以,如今葉衛得趕緊做個和事老,趕緊將云子凌拉開,否則以云子凌的脾氣,極有可能等等鬧出怎樣的矛盾來,這可是葉衛不想看到的,這里可不是其他地方,可是警局,可是云子凌這個面癱男對于現代的一切毫無概念,他顯然不知道這是現代的執法機關,是絕對不能招惹的存在.

聽著葉衛這麼一,云子凌有些聽不明白了,而葉衛則是在這個時候幾步沖到了云子凌的身旁,一把將云子凌拉起,緊接著對著面前的警官賠著一臉苦笑道:"警察先生,我太太可能不行了,剛剛打電話叫我帶子凌去見她一面,你看這…"

通過翻譯員的翻譯,眼前的警長也大概知道是怎麼回事了.

不過如今云子凌對于他們來可是重要人證,去見親人最後一面倒是可以,可是見完面等等云子凌離開了,警方可就損失了一大人證了,這絕對不能容忍,而且警長也看著葉衛甚是疑惑,看這名中年男子就三十幾歲的模樣,怎麼就太太會出現什麼心髒病了?他太太應該和他的年齡相仿吧?

不過人命關天,看著葉衛一副焦急的模樣,自己總不能不通達理通過他們的請求,而自己又想掌握住人證,故此,警長的心里有了主意道:"這樣吧,在哪里醫院,我派人開車送你們過去!"

這樣一做,他們的人跟著葉衛和云子凌,倒是跟蹤了人證,而且順路載他們一程他們又何樂而不為呢?這可是兩全其美的辦法.

聽著警官的話,葉衛自然知道警官的想法,到底是放心不下他和云子凌,而自己同樣是不可以讓他們跟過來,自己什麼到醫院找個自己的妻子?這可是胡編亂扯的謊話,就算去了醫院不讓他們跟來病房,這些警察隨便到醫院里問問就能知道整件事的真相,這事對于葉衛來,不妙,不是什麼好方法.

不過警官的語氣有種不容拒絕的口氣,就算自己在這里拒絕了,想必他們會派人跟蹤自己.

與其如此,遭到這些警察暗地的跟蹤,葉衛會更喜歡一切來得正大光明.

于是乎,看著警官,葉衛露出一副感激的神道:"謝謝!謝謝!謝謝你們!"

一邊著眼淚還在眼眶里打轉,活像是真的妻子危在旦夕,丈夫擔驚受怕的模樣.

見著葉衛這般,聽著翻譯員的話,警官這時候點了點頭,便是叫來了一名警察帶著葉衛他們到巴黎的市中心醫院去…

葉衛與云子凌離開,而翻譯員同樣離開,這時候警官獨自一人坐在休息室內皺緊眉頭,總覺得一切都不太對勁,起來,云子凌憑空冒出一個叔叔來已然讓他無比疑惑,而且云子凌這個叔叔還十分奇怪,又或者是破綻百出,身份未知,是旅客,又或者是長期生活在法國的人?如果是旅客,這云子凌的叔叔又怎麼會帶著自己有心髒病的妻子來到法國?不應該好好在華夏調養麼?如果是法國長住居民?那麼一切實在太過詭異,云子凌的身份通過一些手段調查過,似乎是無親無故的人,否則簽證時根本沒有其他證明輸入電腦,只是簽證方進行的擔保簽證,有效時限七天,如若云子凌的叔叔是法國居民,那麼云子凌大可以簽探親證,何必弄個擔保簽證?

再者,云子凌的叔叔若是法國的長住居民,那麼為什麼根本不懂得法語?似乎一句也不會.

顯然是葉衛過于著急,根本沒有分析其中最妥當的方案,所以裝成了一個不會法語的叔叔,故此現在讓這名警官解析著,一切開始破綻百出.

這時候,警官越想眉頭皺得越緊,過了一會兒,從口袋中掏出了電話,撥打了一個號碼:"幫我查查近幾年法國長住居民的資料,對!全要!"

……

坐在警車上,那名帶著葉衛與云子凌去到醫院的警察緩緩啟動了汽車,便是開著車朝著巴黎市中心醫院的方向駛去.

上頭,也就是那名警長已經跟他交代過了,到達醫院必須盯緊這兩個人,這兩人是重要的人證.

對于自己這個任務,而且還是上級親自頒布的簡單任務,這名警察很是愜意,如此簡單的任務倒是跟平常搶劫,盜竊之類的案件好解決多了.

慢慢開著車,時不時通過後視鏡看了看座位後邊的兩名人證,而這時候,葉衛突然一把將云子凌的肩膀攔住,而不管云子凌皺著眉頭便是輕聲用氣息道:"准備逃跑."

話音剛落之時,這名警察又是在一起抬眼看了一眼車的後視鏡.

"叱……"

猛的刹車,這名警察身體一個前傾跳起,臉上滿是驚容,活生生在後座的兩個人,消失了?

上篇:第五零六章:女性工作者     下篇:第五零七章:假扮叔叔