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重點更新 魔法異界 仙武異能 言情敘事 時光穿越 科幻太空 靈異軍事 游戲體育 曆史紀實 名著古典 本站原創
註冊登錄 [登出] 
  
 
 
首頁 游戲體育 游戲異能系統 第五零九章:結束?  
   
第五零九章:結束?

一步,一步,走近侯慈林與查爾斯所坐的座位,查爾斯背對著自己,而侯慈林則是心不在焉的看著菜單,那根本不會笑的臉上,似乎在想著什麼.

走過,假扮著盲人的模樣,葉衛的手在兩人的座位上一點,緊接著有意拍在了侯慈林拿著的菜單上,心不在焉的侯慈林菜單被一拍,立即回過神來,渾身一顫就要將菜單拿下來,而這個時候葉衛先是開口道:"對不起!對不起!"

葉衛的聲音響起,原本便注意到的查爾斯愣愣的抬起頭來,而侯慈林在這個時候淚水在眼眶打轉,慢慢將菜單拿下,正見一名西裝革履,但是腦袋卻是綁著一圈綁帶,將眼睛圍住的男子站在桌子旁,臉上是賠罪的笑意,一般賠罪之後,在這個時候葉衛的臉上轉為滿臉的苦澀,繼續摸著兩旁的桌子朝著洗手間的方向走去.

葉衛演得不錯,真像是個盲人一般,葉衛知道,自己這樣的行為,又是在欺騙,用侯慈林不知道的事,欺騙著她,但是,葉衛無從選擇,他只能如此,最後一次的機會,如何作踐自己,都要矢志不渝的做下去,他只剩,這最後一次機會了,也許離開後,便不會再來法國.

不得不,葉衛這個盲人裝得很像,令得餐廳里不少人在這個時候都是站起身來,就要上前來幫助葉衛這個殘疾人.

可是,葉衛的一手使用著念力,從始至終便沒有停過,通過感知,一感覺到有人朝自己走來,葉衛便是用念力慢慢將這些人推開,心里不斷著抱歉,制造著這世態炎涼的一幕,弄得好像沒有人幫助他一般,葉衛只是為了侯慈林親自過來扶自己.

感知,可以感覺得到,此時侯慈林渾身正在顫抖,而葉衛如今還需要趁熱打鐵,做得更多…

腳故意伸到了一旁的桌腳旁,勾了一下,在這個時候葉衛順勢身體一下撲倒在地,創造了一個摔倒的效果.

不過那只使用念力的手卻是沒有閑著,不斷操作著,將身旁周圍靠近自己的人們紛紛推移開來,心里微微發顫,他在等.

哽咽聲,椅子拉開的聲音,"嚯"的站起身來,葉衛這時候整顆心懸了起來,因為…侯慈林站起來了.

一步一步,葉衛感覺得到侯慈林離開座位一步步朝著自己走來,突然,自己的手臂被抓住,正是侯慈林用雙手抓住自己的手臂,將自己慢慢拉了起來,一個弱女子如何拉得動自己,葉衛自己同樣使力,然後用不認識的模樣,嘴里邊道:"謝謝!謝謝你!"

拉起葉衛,看著葉衛如今這般模樣,侯慈林眼淚不自禁的流了下來,到底發生了什麼,讓得葉衛變成了如今這般模樣?原本傲然的男人,如今看起來如同一只可憐蟲,雙眼全瞎,生活已然無法自理.

"葉…衛."

輕輕叫喊了一聲葉衛的名字,這時候葉衛渾身一顫,緊接著又是渾身顫抖了起來打著哆嗦轉向了侯慈林.

侯慈林內心的痛苦已然無法喻,她只覺得,自己的心很痛,痛到自己就快要撐不下去.

扶著葉衛,侯慈林眼眶腫,終于開口道:"葉衛,你怎麼了…怎麼了…"

突然,葉衛一把將侯慈林緊緊抱住,渾身顫抖著道:"是慈林…慈林,不要離開我…不要離開我…"

一旁的查爾斯見著葉衛緊緊抱住侯慈林,這個時候站在原地一動不動,沉默了…

對于葉衛的實力,查爾斯是有見到過了,而那個不知身具什麼超能力的男人,竟然不知什麼原因被人弄成了如今這般模樣?到底發生了什麼.

對于眼前的一幕,查爾斯沒有開口勸阻,眼前的葉衛已經足夠可憐了,自己沒有理由,去阻止.

被葉衛緊緊抱著,侯慈林的腦袋直接伏在葉衛的肩膀開始哭泣了起來.

周圍的客人都是愣愣看著這一幕,所有人都在注視著,等待著接下來的結局,兩人的語只有幾句,而且的都是漢語,周圍都是外國人,故此根本不知道眼前的一幕到底是怎麼回事?她們能做的,只有繼續看下去.

不遠處座位的云子凌此時臉上帶著些些笑意看著,他自然知道葉衛耍的手段,但是在他看來,葉衛這般行為倒也不算欺瞞,不自禁的,云子凌想到了什麼事,整個人瞬間出神.

"慈林,原諒我…對不起."

緊緊抱著侯慈林,葉衛的聲音哽咽的道,這聲音的哽咽並不是葉衛裝出來的,這是真的.

聽著葉衛的話,侯慈林只是哭泣沉默,沒有語,她不知道該些什麼,在女人心中,背叛就是背叛了,根本沒有其他法,葉衛的行為深深傷害了她,完全背叛了她.

可是偏偏,自己那麼愛的人,此時變得這般模樣,來法國為了找自己,不知道什麼原因,是什麼人做的,葉衛變成了這般模樣,此時他已經一無所有,沒有了眼睛如同生的折磨,自己該絕絕義?自己到底該怎麼做.

心痛,心煩的猶如亂麻……

"我知道…自己…給你多大的傷害,我知道…也許,你根本不相信我,認為我是個混蛋…但是聽我把話完,那副畫,我知道是我們第一次見面的場景,那時候,很驚險,是你救了我,你原本根本不用參合這種麻煩的,在雨天那次,是我的第一次吻,那時候,我就在心里暗暗下了決定,侯慈林,我要一輩子呵護,保護她.許多事,我都沒有對你講,其實,慈林,你對于我只是片面的了解,許多隱瞞的事對不起.其他話,我已經不知道該怎麼了,對,我還有其他女人,我愛她們,但是,我同樣,愛你."

靜靜,葉衛聽到的只有侯慈林的哽咽,但是他知道,他的話侯慈林全部聽進去了,這是最後一把努力,也應該是最後一次努力,離開法國後,或許自己就沒有機會了,也或許,自己還會回來,但是歲月的流逝,足以沖淡一個人對于另外一個人的印象,這次因為李梓浩的出現,自己在法國引起了轟動,如果要避過風頭,那時間,又會過多久?葉衛不知道.

這時候,侯慈林突然掙脫了葉衛的懷抱,而葉衛對于侯慈林的反應顯然也是一愣.

"給我…給我點時間想想."

侯慈林著,在這個時候轉身朝著餐廳外走去.

"今晚,我要回去了."

葉衛開口道.

侯慈林聽到這句話,離開的身形一滯,但是很快,便又是繼續朝著餐廳外走去.

查爾斯苦笑的看著這一幕突然開口對著葉衛道:"慈林已經好幾天沒好好吃飯了,因為你."

查爾斯完便是追出了餐廳,而葉衛則是愣愣站在原地,一時手足無措,侯慈林還需要時間,她還沒有考慮清楚.

嘴角苦澀的勾起,葉衛自嘲一聲道:"又失敗了麼?"

著,在這個時候葉衛伸手開始撕扯腦袋上的繃帶,將繃帶撕扯下來,葉衛眼眶憋著的淚水在這個時候從臉龐滑過.

原本還以為葉衛是盲人的餐廳顧客們見著葉衛撕扯下繃帶露出了一雙健全的眼睛紛紛都是有些訝異,不過看著淚流滿面的葉衛,所有人都沒有什麼,看著形,似乎就是一對侶分手的景,這名東方面孔的男生,如此淚流,可見,多麼的痛苦.

這時候,云子凌站起身來慢慢走到了葉衛的身旁,輕輕拍了拍葉衛的肩膀.

"沒事,菜應該快上來了吧,吃飯吃飯."

葉衛聽此,抹了抹眼睛,將臉上的淚痕擦干,強顏歡笑的著,便是有些失魂落魄的朝著自己所在的座位走去.

坐下座位,六份酒牛排上桌,葉衛仿佛化悲憤為食量,直接抓來了三份酒牛排,便是大殺特殺了起來,一邊吃著,一邊不停的哭泣,模糊不清.

見著葉衛這般,云子凌無奈的搖了搖頭,同樣吃起了眼前的牛排,對于牛排,云子凌倒是不知道該用什麼方法使用,將刀叉擺成筷子的模樣夾在一起,將整個牛排夾了起來,便是開始吃了起來,如此吃法,令得在場的其他人汗顏.

而葉衛的吃法也令人汗顏,一把鼻涕一把淚的,整個腦袋埋在鐵板上,用嘴啃著鐵板上的牛排,絲毫沒有覺得溫度過熱.

兩人吃起來的速度很快,很快便是各自吃掉了跟前的牛排,將牛排吃光,葉衛痛哭流涕的拿出信用卡一刷付了賬.

付過賬後,時間臨近十二點,況且在這里已然沒有什麼事兒可做,葉衛決定去機場先等候著.

兩人在路邊攔下了一輛計程車,便是朝著機場的方向駛去,坐在車上,葉衛思慮了很多,但是如今,似乎要畫上一個句點了,離開法國後,或許一切都已經結束……

而此時,在巴黎機場,已然多出了幾個警察在等候著葉衛與云子凌的大駕光臨……

上篇:第五零九章:結束?     下篇:第五一零章:審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