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重點更新 魔法異界 仙武異能 言情敘事 時光穿越 科幻太空 靈異軍事 游戲體育 曆史紀實 名著古典 本站原創
註冊登錄 [登出] 
  
 
 
首頁 游戲體育 游戲異能系統 第五一零章:審訊  
   
第五一零章:審訊

車很快來到了機場門口的圍欄外停下,葉衛透過車窗看了一眼窗外人流來來往往的機場,知道這一下,自己就要離開了

深夜,機場大多都是一些去往其他偏遠國家的乘客,人數不少,葉衛和云子凌下了計程車,便是朝著機場的入口走去

不過越是走近,葉衛便越覺得有些不太對勁,似乎有什麼人,此時正朝著自己和云子凌走來

果不其然,還沒有再走幾步,這個時候葉衛和云子凌同時感覺到有人拍了自己的肩膀,轉過頭去看向身後,正見幾名拿著警察證的便衣警察站在兩人的身後

"抱歉打擾兩位,請兩位跟我們回警局一趟協助調查,兩位的機票我們已經聯系航空公司退還到銀行卡內"

著這話,自是要留下自己和云子凌,而且還順水推舟,連自己預訂的飛機票都退了,這幫法國警察還真做絕了

退路已經被斬斷,如今要離開也已然沒有辦法,點了點頭,葉衛輕輕道:"走"

云子凌自是跟隨著葉衛的意見,既然葉衛要去那所謂的警察局協助調查,自己自然也要跟著葉衛一同前去,兩人上了警察開來的私人汽車,便是朝著警局駛去

不過坐在車上葉衛才發現一個問題,他的容貌恢複成了自己的模樣…此時的自己,就是葉衛…

車很快在警察局門口停下葉衛帶著滿臉的苦笑,與之云子凌一同走入了警局內,一走入警局,那名滿臉胡渣的警官顯然已經等候許久,但是當看到葉衛走進來,而且還是穿著剛剛那名所謂云子凌叔叔一模一樣的西裝走進來,這名警長顯然也是一愣

不過一愣之時,一個激靈,回過神來,這名警長看著葉衛,突然發現了不可思議的一幕,意識到這個問題,警長滿臉驚容的喊了一句:"帶到審訊室"

走完,便是風風火火的朝著審訊室快步走去,而葉衛與云子凌在一名警察的指引下同時走入了審訊室

走入審訊室內,警長已然坐在位置上,呼吸顯得有些急促,而葉衛同樣知道這名警長為什麼如此,滿臉苦笑便是與之警長坐下

葉衛和云子凌坐下,這名警長卻是立馬站起身來,走到了監控器旁,伸手一把關掉了監控器的開關,緊接著再次回到了位置坐下,瞪大著眼睛看著葉衛,這名警長再三平穩了自己的緒,過了好一會兒才開口道:"自我介紹一下,我叫托馬斯貝利,是警局的警長"

"葉衛"

"云子凌"

"好,你就是葉衛,我在資料上見過你,那天晚上你神秘消失在醫院內,我就在門外"

托馬斯眯著眼睛看了看葉衛道

"對"

葉衛沒有否認點了點頭,承認自己從醫院逃跑

"我有一個疑問,你是怎麼從醫院逃出去的,當時在十分鍾前,我還開門見到你躺在病床上,十分鍾後,病房內的你就如同人間蒸發般消失了,從窗戶逃出去顯然是不可信的,因為醫院的窗戶可有用鐵欄圍著"

托馬斯果真是職業無比,一開口便是開門見山的開始談起了問題

而葉衛聽到托馬斯的問話沒有回答,他總不能他是用瞬間移動離開病房的?

見著葉衛沉默著,沒有回答,托馬斯在這個時候又是開口問道:"那麼請你解釋一下,根據醫院提供的傷分析,你的眼睛似乎是被摘取了,兩眼全瞎,而且全身骨頭散架,根本無法拼接治療,只能接受全身癱瘓的下場,那麼,你現在這樣,似乎與傷分析不符啊?"

葉衛聽此,再次沉默,沒有回答,而一旁的云子凌聽著兩人嘰里呱啦著他根本聽不懂的法語,在這個時候閉目養神了起來

"回答我,葉衛先生"

托馬斯注視著葉衛一字一句的道

"不知警長先生是否看過我的雙眼全瞎?還有難道警長驗證過我全身骨頭散架了?"

一句話令得托馬斯啞口無,的確,這些他都是通過傷報告所得知,根本對于具體的一無所知

"既然警長先生沒有驗證過,那麼一紙傷報告的真的是事實麼?"

葉衛的話,多少有些強詞奪理,畢竟這是醫院的診斷,醫院沒有必要診斷失誤,給葉衛隨便加上這些傷

可是這里是警局,講的一切都是證據,葉衛的話沒有錯,警察根本沒有驗證過,口無憑,根本無法用一紙傷報告了解一切,即使他們自己心里明白這一切都是真的

"好那麼歸正傳"

"等等,警長先生你歸正傳,那麼也就是,你剛剛的都是一些廢話麼?"

葉衛得倒有些咄咄逼人,而之所以會如此,只是不想讓托馬斯問得多,自己可沒有那個心思再去多想些理由應付托馬斯

從將這兩個人證拉進來審訊室開始,托馬斯便一直被葉衛得落于下風,這多少令得托馬斯有些動怒,不過提醒自己要冷靜,托馬斯平穩了一下自己的心,很快便是繼續開口道:"正題,10月31號,也便是萬聖節那天晚上,葉衛先生似乎受到什麼襲擊,被退伍軍人們發現,送到醫院?葉衛先生能否跟我們那天晚上的景"

聽到托馬斯這麼一問,葉衛做出了一副努力思考的模樣,很快又是露出了一副想到了什麼的模樣,開始開口道:"那天晚上,我和子凌先生在酒店里告別,便打算自己一個人去亞曆山大三世橋看看,于是乎我就開著租借的汽車到了亞曆山大三世橋附近"

"我知道,那輛汽車已經被公司收回了"

聽到葉衛到這里便是一頓,托馬斯點了點頭答道

"然後我就走到了下邊河邊的草坪,緊接著一道詭異的紫光從我眼前閃過,緊接著我就昏迷了過去"

到這里,葉衛停住了,代表所有的話已經完

"就這麼簡單?"

托馬斯聽完這對于案件完全沒有幫助的話語,瞪大著眼睛反問了一句

"就這麼簡單"

葉衛一雙真摯的眼睛,一副"我沒有騙你"的模樣,確定了自己的法

"那麼近期,你有和什麼人發生矛盾麼?"

"沒有呀,我就是來法國旅游,能跟誰發生矛盾呢?"

聽到葉衛的回答,托馬斯又是陷入了思考,如果真如葉衛這般所,那麼一切對于案件推展完全一點幫助也沒有

但是托馬斯又是抬頭看了一眼葉衛緊接著開口道:"明天,葉衛先生能否和我一同到事發現場看看?看看能不能記起什麼?"

其實這件案件上,葉衛早已一點事都沒有了,可謂是萬事大吉,可是即便如此,作為一個態度認真的警長,並且對于葉衛所述那紫色光芒是否會對巴黎的居民造成危險的考慮,托馬斯便是歸根究底了起來,他必須查探清楚,最大程度的避免危險

聽到托馬斯這麼要求,葉衛並不想答應,因為他可沒有那麼多時間吃飽沒事干跟托馬斯到什麼事發現場做吃力不討好的事

于是乎,葉衛搖了搖頭便是開口拒絕道:"不好意思,警官先生,我想我已經盡到了我能做的一切了,今晚本來要回到華夏的行程也被你們耽誤了,我是受害者,沒有理由被你們法國警方這般限制自*如若繼續如此,我有意願向華夏大使館提出上述"

葉衛這麼一,托馬斯瞬間沒有了辦法,如果真鬧到大使館去,那麼一切可就不是隨便都可以解決的了

對于葉衛毫無辦法,托馬斯看了一眼葉衛身上的西裝,帶著疑惑在這個時候偏過頭看著云子凌,突然對著葉衛道:"葉衛先生似乎精通法語和漢語,能否為我和云子凌先生的交流做做互通翻譯?"

聽見托馬斯這麼一,葉衛自然是想要拒絕,在他看到托馬斯看了一眼自己身上西裝時,葉衛便已然知道托馬斯想知道什麼了

剛剛自己偽裝的云子凌叔叔穿著這套西裝,自己卻是忘了換,故此引起了托馬斯的疑心

而且兩人一同神秘的消失在行駛著的警車上,這顯然也是托馬斯所想要知道的東西,故此,葉衛自然要拒絕托馬斯,反正自己不話,托馬斯也就是胡亂猜測倒也不出什麼所以然,若是正面回答,沒准會露餡讓托馬斯抓到把柄,與其如此,不如不回答

故此,葉衛搖了搖頭對著托馬斯道:"警長先生,時間很晚了,我想我需要休息,無緣無故在這冰冷的審訊室內這麼長時間,那可不是什麼人都受得了的,我想我們兩人需要先找個地方休息了"

"葉衛先生…"

葉衛的話顯然是拒絕了自己的請求,托馬斯頓時顯得有些心急,站起身來,葉衛與云子凌同樣站起身來,而托馬斯冷靜了下來知道自己的確是沒有權力限制葉衛與云子凌,便是重坐在了位置上

"那麼警長先生,祝你睡個好覺,晚安"

葉衛完便是和云子凌離開了審訊室,兩人離開許久,托馬斯這才拿起電話撥通了信息部的電話道:"查查葉衛和云子凌的簽證證件,看看他們現在住在哪個酒店"

來源:淘書吧中文網taoshu8

上篇:第五零九章:結束?     下篇:第五一零章:審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