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重點更新 魔法異界 仙武異能 言情敘事 時光穿越 科幻太空 靈異軍事 游戲體育 曆史紀實 名著古典 本站原創
註冊登錄 [登出] 
  
 
 
首頁 游戲體育 游戲異能系統 第五二一章:殘余的善念  
   
第五二一章:殘余的善念

響起的是善的聲音,這使得葉衛一愣,一時間竟是不知該如何下手.

此時,善性的李梓浩回來了,開口,閉眼,便要自己殺掉他,葉衛遲疑了,因為此時的李梓浩回歸了善,而自己的內心,或許還有那麼一絲的善念,對于善的李梓浩,葉衛一時無從下手.

手握著的詛咒匕首,刀尖依舊指著李梓浩的眉心,善的李梓浩見著葉衛遲遲沒有動手,在這個時候睜開了眼睛,臉上露出一絲淒婉的笑容道:"給我一次機會,讓我做正義的朋友."

"作為正義的朋友,只能一死麼?"

葉衛沒有動手,開口問了李梓浩這句話.

"我感覺最後一絲本性正被他們壓制著,或許再過不久,這個李梓浩,就不再是真實的李梓浩,他嗜殺,草芥人命,視人命為無物,隨意的摘取."

李梓浩臉上淒厲,渾身不住的顫抖,似乎在害怕…

作為本性之一,他也是一條生命,隨著這善的本性逝去,李梓浩關于善的生命已然消失,這就是一條生命的消失…

死亡並不可怕,只是一場長眠…

對于善來,就是如此,他甯願犧牲自己的生命,也不願李梓浩的惡繼續無度的屠戮…

"真的,只有這樣的辦法麼?"

葉衛的手微微發顫,第一次他感覺到殺一個人會如此有壓力,他會感覺下不了手,不知是什麼原因,看著善李梓浩眉宇間那心事重重,葉衛看出了什麼故事,模模糊糊的,猶如一團云霧遮蔽著,一旦掀開云霧,眼前這個男子,這個幾乎殺死自己過一次的男子,會揭開一個柔弱的真面目,他或許,只是一個普通人…

"快動手…惡再蘇醒之時,則將再迎來惡魔…我的身上流淌著的,一半人類的血液,一半惡魔的血液,我無法控制自己."

李梓浩盯著葉衛,眼睛發,那善的聲音逐漸趨向于那沉重的惡的語氣,渾身發顫著,葉衛仍舊遲遲沒有動手.

李梓浩的臉開始糾結的變化了起來,時而猙獰,時而溫婉,時而瘋狂,時而平靜,整張臉劇烈的變化著,由惡鬼轉變為了人類,又從人類瘋狂的形成了惡鬼的嘴臉,那猙獰的面孔,好似噬人,渾身顫抖著,如同抽搐般讓人恐懼.

這時候,李梓浩突然轉身了,猛地轉過身去之時,葉衛看著李梓浩的側臉,那是一副堅毅的神,是一種下了一個重大決定的神,看著李梓浩朝著天台的邊緣飛奔而去,葉衛一下明白了過來,李梓浩要做些什麼了.

愣愣的看著朝著天台邊緣飛奔而去的李梓浩,葉衛在這個時候,葉衛同時啟動了身形便是跟在了李梓浩的身後,朝著天台的邊緣沖去.

善性的李梓浩,做了他認為最為正確的決定,他要從這數十層的高樓上摔下,結束自己罪惡的生命,但是葉衛不太相信,通過跳樓,李梓浩會死.

對于他來,李梓浩就是如同怪物般的存在,而且惡正在慢慢蘇醒,就拿葉衛來,如今葉衛自己從這高樓上跳下去,也能找到數種方法化解自己的危機,更何況是李梓浩這只怪物.

腳踏空天台,整個身體在這個時候傾斜的倒落下去,直接從數十層的高樓墜落而下,葉衛同時走到了天台的邊緣,在這個時候眼睛掃向下方.

高空墜落著,如此高度,需要一個墜落的時間,或許是五秒,這五秒鍾,李梓浩的身體正對著上方,那淒婉,善性的臉看著葉衛…

猛地,李梓浩的臉開始扭曲了起來,轉而之,臉上突然變得如同森羅惡鬼般陰沉著,那雙原本和善的眼睛瞬間轉變為獵食者的角色,看著站在樓頂的葉衛,這個被捕食者,朝著地面上落去的李梓浩臉上突然露出了一絲笑容,一絲森然的笑容,但是站在樓頂的葉衛看著李梓浩臉上的這絲笑容,顯然是一愣,因為從這個簡簡單單的笑容里,他似乎看到了一絲淒然,腦海中不自覺映出了一個故事的輪廓…

針筒前的長針紮入了男子的手背的靜脈上,將靜脈的血液抽出.

顯然,這個針筒不是一般的塑料針筒,從外觀看來,似乎厚度極大,是玻璃材質的,而且不是一般的玻璃,這是一塊加厚防彈玻璃做成的針筒.

抽了一針筒的血液,這名教授模樣的老者立即將針筒拔出,將針筒前的長針拿了下來,迅速從桌子上抽了一個器皿,放在了桌子上.

針筒內,那鮮的血液在沸騰,不斷冒著氣泡,不斷滾動著,猶如驚濤巨獸一般,不屈于這狹的針筒之中.

沸騰著,鮮血的血液開始逐漸變化了顏色,慢慢的變深,深到了極致,則是黑色…

針筒的血液正逐漸轉變為黑色,沸騰得更為厲害,仿佛不斷撞擊著用防彈玻璃做成的針筒,玻璃針筒的內側開始出現了裂縫.

見著這樣的鮮血,教授如同看著藝術品一般看著針筒內的血液,血液不斷從針頭處溢出,盡可能的找著任何出口,尋找著擺脫針筒束縛的方法.

立馬將針筒內的鮮血注射到了器皿中,博士只注射了一滴,一滴滴在器皿上,那滴黑色的鮮血開始沸騰得冒出氣泡,在圓形器皿中不斷的移動,而欣喜若狂的教授從一旁取來了一把鋒利的刀片在自己的手指一劃,擠了擠,將自己的一滴鮮血同時滴入了圓形器皿之中.

教授的鮮血滴入,那在器皿中躁動不安的黑色鮮血好像看到了獵物一般,在這個時候不自覺的被教授的鮮血所吸引,一下沖到了教授那滴鮮血旁,直接與之這滴鮮血融合在了一起.

看著器皿中黑色與色混雜在一起的血液,教授眼睛眨也不敢眨,貌若瘋狂,仿佛看到了怎樣的希望曙光.

"砰!"

突然一聲巨響,在教授的眼前,那玻璃器皿突然直接爆炸開來,形成了無數的玻璃碎片在整個實驗室內飛射開來,無數的玻璃渣子直接紮到了教授的臉上,一只眼睛里,以及手臂上.

"啊!"

從嘴里發出驚恐的痛叫聲,教授另外一只眼睛無意的掃向下方,突然發現,一滴黑色的血液此時正在地面上蠕動著,如同有了生命一般,游動著朝著自己所站著的方向快速的行來.

"啊…啊…"

捂著自己紮入玻璃渣子已經瞎掉的一只眼睛不斷的退後,教授臉上滿是驚恐,他不知道,那滴黑色的血液竟是有著這樣的力量,為了這一次,他可是准備了萬全,但是萬萬沒想到,這滴血液的力量如此恐怖,直接破壞了玻璃器皿把他變成了現在這般模樣.

"嘶~"

退後,退後,那滴黑色的血液宛若游蛇般,被教授吸引著朝著教授快速的滑來,教授很快退到了實驗室的門邊,顫抖著,就要將門打開,但是才發現,為了防止別人進來,他在這個實驗室上了一道鎖,而鑰匙,則在那個床旁的桌子上.

顫抖著,看著躺在床上一動不動的男子,這時候教授又是看了一眼蠕動著的黑色血液,突然猛地朝著那張桌子沖去.

黑色的血液靠近,教授一腳踩在了黑色血液之上,緊接著毫不在意的,繼續朝著那張桌子沖去.

這里的氣氛實在太過詭異,教授意識告訴他,要趕緊離開這里,否則會有不好的事發生.

但是他卻是沒有發現,在他腳底下,鞋底,踏動著的時候,一些踏出的血跡凝結成形,再次變成了一滴黑色的血液,開始順著教授那雙LACOSTE鱷魚牌皮鞋朝著他的腳上爬去.

沖到了桌子旁,一手便是朝著桌子上的那串鑰匙抓去.

在這個時候,沿著教授那條阿瑪尼的褲子爬到了阿瑪尼西裝上的那滴黑色血液,突然間粘著教授的西裝猛地彈出,一下彈在了鐵床上的束縛帶上.

陣陣青煙升起,這滴黑色的血液仿佛在腐蝕著鐵床上的束縛帶,解救著男子,而被束縛在鐵床上的男子身體劇烈的顫抖著,顯然束縛帶開始慢慢解開了相應的束縛.

一絲絲青煙引起了教授的注意,發現原本無法動彈的男子在這個時候開始顫抖了起來,教授滿臉驚恐的,在這個時候連忙轉身就要朝著門口沖去.

一步,一步,跑得飛快,沖到了門前,那串鑰匙就要插入鎖孔內,這時候,身後突然傳來了一道重力將自己提起,教授驚得渾身猛地顫抖了起來,被重力提著慢慢轉過身去,教授面向的,是一名穿著t恤牛仔褲的男子.

"老師,你讓我很失望…"

男子開口了,他的眼睛始終閉著,眼皮不斷抽動著,顯然是接受不了如今的現實,想要哭,卻是哭不出來淚來.

"杰克…"

教授叫了男子的名字,正想要些什麼.

男子的眼睛突然睜開,那雙妖異的紫色瞳眸充滿暴戾的看著教授,從嘴里發出一聲怒吼:"死!"

巨吼,化作了無形的音波,教授的整個身體仿佛被高溫灼燒一般,渾身的血肉開始蒸發,化作了灰燼飄落,那身體上燃燒著火星,連痛叫都來不及發出,幾個呼吸間,杰克提在手上的,是一具焦黑的白骨…

PS:感謝【龍族】紫禁林的貴賓支持!這一章是加更章節!

上篇:第五二零章:殺了我     下篇:第五二二章:追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