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重點更新 魔法異界 仙武異能 言情敘事 時光穿越 科幻太空 靈異軍事 游戲體育 曆史紀實 名著古典 本站原創
註冊登錄 [登出] 
  
 
 
首頁 游戲體育 游戲異能系統 第五二三章:大義  
   
第五二三章:大義

行走中的人群原本並沒有注意到龜縮在角落雙手滴著鮮血的李梓浩他們的視線都注意在香榭麗舍大道美麗的街景上店鋪上甚至從對面身旁走過的人上

但是或許是空氣中的肅殺之意濃烈到讓他們察覺在這個時候走過長椅的人們不自禁的轉頭看向了坐在長椅上的李梓浩當看到李梓浩那不斷滴血的雙手時行走著人們不自覺加快了腳步連忙逃離了原地本身或許雙手流血可以歸結于受傷常人不會想得太多但是化為惡性的李梓浩那張英俊的臉扭曲得可怕令人內心生畏故此不一會兒所有經過的人都繞開了葉衛與李梓浩所在的位置給兩人留下了一個開闊的空地

"你的身上到底有著怎樣的故事"

葉衛的是漢語早在生死游戲中他與李梓浩的交談用的便是漢語

至少繼續交談的話過于露骨若是被走過的人聽見了有些過于容易造成在場人的恐慌而自己著漢語來來往往的人一百個也找不出一個會漢語的這算是比較隱秘的交流了

"想知道麼"

語氣很低葉衛聽得出來這是善與惡之間的聲音這是最為真實的李梓浩或許是善與惡的回歸李梓浩對香榭麗舍大道上來來往往的人沒有動手但是即便如此李梓浩隨時有可能爆發葉衛在非常況必須阻止他不過如今葉衛還有一個疑惑李梓浩的惡該如何阻止如何將惡從他的身體驅除出來改變一個人的人格似乎並不是什麼簡單的事

難不成帶李梓浩去看心理醫生這人格分裂倒像是個症狀不過葉衛怕李梓浩失控起來等等連心理醫生都被他轟碎

"呼~"

著手眼前的形勢只能走一步是一步首先要將李梓浩控制住至少不能讓他繼續傷人但是讓疑惑的一點是詛咒匕首的特效好像失效了李梓浩的眉心剛剛那個被自己詛咒匕首刺出的傷口竟然愈合了就像沒有過一樣

這時候李梓浩慢慢站起身來他與葉衛都被天降的大雨淋濕渾身濕透猶如落湯雞一般不過兩人身體外觀的狼狽被眼神被身上的氣勢完全掩飾兩人宛若兩尊殺神一般眉宇間盡是陰霾盡是殺氣

"那我告訴你好了"

一聲暴喝李梓浩身形猛的加快沖向了葉衛轉瞬之間沖到了葉衛的身前在來往的行人眼里李梓浩如同瞬移般來到葉衛的跟前兩人如同要在這香榭麗舍大道進行一場毆斗

在這里人流量如此之高的香榭麗舍大道與李梓浩發生沖突葉衛不想李梓浩無所謂葉衛可不想這樣再引起警方注意什麼的顯然他這輩子都不要想要離開法國了甚至還會吸引纏人的警察天天圍著他轉

李梓浩沖到跟前那張面孔面無表直接一記刺拳朝著葉衛的腹部轟去

葉衛看著李梓浩轟來的刺拳連續使用了兩個瞬移一個瞬移直接瞬移到了李梓浩的身前而李梓浩與之之前一般對于自己的瞬移完全有預測直直收拳轉過身望向了葉衛第二次瞬移葉衛雙手猛的拍在了李梓浩的身前直接找了一個最高點朝著上方瞬移而去

連續使用兩個瞬移葉衛帶著李梓浩瞬移到了香榭麗舍大道旁的lv總店大樓樓頂

而原本行走著的路人看見原本看起來纏斗在一起的李梓浩與葉衛突然消失在他們的眼前所有人驚懼的看著空無一人的原地紛紛用手揉了揉自己的眼睛表現出自己的難以置信

這完全是大雨天的魔術表演至少所有人都是這麼認為在他們看來那兩個人或許是什麼街頭魔術大師今天正巧在這個香榭麗舍街道上表演著他們的魔術

這麼一想既然是魔術行人們也就收回那顆提心吊膽的心繼續行走在香榭麗舍大道上

而此時與之李梓浩瞬移到了lv樓頂的總部葉衛退後幾步與之李梓浩拉開了距離手中出現了布都禦魂之劍

兩米七的長刀在手站在高聳的樓頂葉衛有種古代俠客持劍立于高山之上一覽眾山的感覺

站在lv總店大樓之上李梓浩倒是不覺得有什麼差別在他看來在街道上與在高樓樓頂的感覺是一樣的目的同樣也是一樣的

"回不了頭了麼你身上一點善性都沒有麼"

葉衛緩緩開口他不自覺的就了這句話在他看來李梓浩正一步步走向了更瘋狂

"華夏曆史上有個叫曹操的人…"

開口的是善與惡之間的聲音最為真實的李梓浩著這話李梓浩很平靜與之面對面坐下交談一般的那麼平靜…

沒有插嘴葉衛想要聽聽李梓浩要些什麼

"他刺殺董卓未果反而被舉國通緝他的伯父呂伯奢好心收留于他外出買酒呂伯奢的家人磨刀准備殺豬宰羊款待曹操但曹操誤認為呂伯奢的家人磨刀為取他的項上人頭換取金銀將呂伯奢家人屠盡路遇買酒歸來呂伯奢曹操同樣將其殺死"

"甯教我負天下人休教天下人負我"

不自覺葉衛喃喃語道而李梓浩在這個時候同時開口輕輕道:"曹操無法回頭我也一樣本身便以殺戮為生通過殺戮扭轉自己的命運我的一生被人背叛了太多次了太多人有負于我逆來順受只會讓我死上百次千次"

沉默著聽著李梓浩的話待到李梓浩完葉衛開口應道:"你的不是大義這個故事只是《三國演義》貶魏褒蜀的手法在真實的三國志故事中沒有這樣的故事曹操是*雄沒錯但是他做的事件件符合心中的大義無愧于心"

"何為大義"

李梓浩一愣…

"所謂的大義便是超乎個人之上的正義絕對的正義"

葉衛嚴辭著臉上滿是凝重他訴的是自己內心的看法而如今李梓浩與之他交談著沒有急于動手或許這是進一步的開始

"那麼對有的人來保護是大義對有的人來複仇或許就是大義而對于我來便是複仇從一開始人生的春夏秋冬我體會到的便只有冬天我舉目無親在那個肮髒破財的地方沒有人理會我憐憫我半死不活的我躺在地面上終于發覺到了人生的第一絲曙光我可以感覺得到溫暖但是因為我血統的出現我的人生再次昏暗無光我恨我身上流淌的血液我恨不得我從這個世界消失我支撐下來了第二次人生的開始在米國芝加哥在那里和煦的陽光我有一群談笑的好友因為我的聰明愛我的老師在學院里來來往往的女人們會對我這個亞裔子拋來媚眼一切假象都是那麼的美好可是每每美好都消失得太快還沒來得及享受我便再次墮入了孤獨的深淵我伸手不見自己的五指一夜之間所有所有都支離破碎消失在我的眼前我沒有失望我堅信著人生還會有第三次第四次的曙光我在米國逃離著像只喪家之犬我無家可歸我饑寒交迫一切好像又回到了最開始的時候那段華雷斯的時光那段我連回憶都沒辦法回憶的時光最終我還是迎來了第三次的重生也是最後一次的重生在饑寒交迫的歲月里那個女人收留了我那個女人每每戴著一雙美瞳她很高挑很漂亮是我見過最美麗的女人她比我大上十歲可是我愛她不僅僅是因為她在我最困難的時候拉我一把更是因為她對我無微不至的照顧我不知道這是不是愛但是總而之我逼迫著自己瘋狂的愛上她我希望我的一生擁有她然後簡簡單單的度過我不想要再經曆得跟多我身上惡魔的血液或許是因為她開始受到了壓制開始不再躁動可是到最後連我最相信的她也將獠牙伸向了我我就是她所培育的食物最終還是要擺上餐桌她一直都是在利用我到最後一刻她還是利用我對她的愛想要進行最後的反撲整個世界完全將矛頭指向了我所有人或是害怕我身上的血液或是貪婪我身上的血液我是被逼迫的我不是自甘墮落成罪惡的天使我惡的本源也是因為那群吃人的魔鬼我沒有所謂的大義我絕對的正義就是我的複仇就是我的殺戮"

最後一句換做惡的聲音葉衛沉默的聽著李梓浩這番話簡要的了解了李梓浩的故事不過仍不夠深入至少知道是一次次的背叛一次次的被他人利用讓李梓浩寒心了吧…

眼睛看著李梓浩那雙紫色的瞳眸葉衛嘴唇微動著開口…

"你到底是什麼東西"

上篇:第五二三章:大義     下篇:第五二四章:無家可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