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重點更新 魔法異界 仙武異能 言情敘事 時光穿越 科幻太空 靈異軍事 游戲體育 曆史紀實 名著古典 本站原創
註冊登錄 [登出] 
  
 
 
首頁 游戲體育 游戲異能系統 第五二四章:無家可歸  
   
第五二四章:無家可歸

"轟隆!"

平靜的天空響雷狂聲大作,頓時間大雨傾盆,排水裝置一時跟進不上降水的流量,汽車從馬路上駛過,濺起了一人高的水浪,整個芝加哥,頓時陷入了昏暗之中…

天空猶如沉睡的巨龍正逐漸從千年萬年的沉睡中蘇醒,巨龍睜眼之時,烏云壓境之時,電閃雷鳴之時,整個天空的落雷一步步靠近著地面,仿佛就要觸摸著地面上行走著的行人.

此時正是五月中旬,學生們剛剛放了暑假,在芝加哥大學的校門口空無一人,一名披著雨衣的男子跌跌撞撞,慌忙的從芝加哥大學的校園內沖了出來,緊接著有些驚恐的回頭望了一眼芝加哥大學的校門口,那浴血重生鳳凰的標志看在男子的眼中,有些觸目驚心,渾身一顫,連忙繼續逃離,他跑得很快,逃得很遠,遠離了芝加哥大學時,再次回頭望了一眼,男子見後方再無芝加哥大學的影子,整個大學縮成了一道黑影,這才松了口氣,不過那呼吸卻越加急促.

芝加哥大學內…

即使是暑假時間,芝加哥大學也輪班招聘了一些在暑假執勤的保安巡查學校,哈里是一名中年男子,他的工作是大學里的教師,一名底層的英語系教師,哈里是個視財如命的人,他每天所想的,就是巴不得獲取更多的金錢,故此在芝加哥大學的暑假,哈里本應放假回家休息三個多月後才回到學校,一邊領著節假期的薪水,一邊享受著生活,與妻子孩子一同外出游玩.

但是,哈里不滿足,除了帶薪假,他還需要更多的錢,于是,他主動包攬了這個暑假愜意的工作,成為了一名保安,每天在學校走走,叼著一根廉價的雪茄,大袍的帽子套在頭上躲避著風雨,好不愜意.

不自覺巡查到了實驗室所在的位置,對于哈里來,實驗室是個神秘的地方,而這神秘,並不是所謂神秘的實驗,而是每每到夜晚,他總能在實驗室內聽到一些令其心曠神怡的聲音,夜晚的實驗室,那可是許多學生的放縱天堂…

至于下午,走著,走著,裝模作樣的巡查著,手中拿著手機播放了一段歐美的金發天國平息一番心中的邪火,沿著樓梯逐漸走到了實驗室的下方,哈里抬眼之時,發現自己已經走到了幾乎到達地下實驗室的地方,而往常經常沒有打開的地下實驗室大門,在這個時候竟是半掩著,顯然是打開過…

地下實驗室,那可是更為神秘的地方,或許幾個月,甚至幾年哈里都沒有看過地下實驗室打開過一次,如今,正好讓他撞見,地下實驗室打開了,而且這還是暑假,到底是什麼人,在地下實驗室內做些什麼?

好奇的哈里慢慢靠近地下實驗室,一股刺鼻的燒焦氣味頓時傳入了哈里的鼻子中,聞到這股味道,哈里有種不祥的預感,慢慢走到了地下實驗室門旁,一個眼睛探索著看向里邊,哈里整個身體頓時癱坐在地,他看到了一具燒得焦黑的骷髏,一具骷髏不足以讓哈里害怕的逃離這里,真正讓哈里害怕的是,這具骷髏的下方地面,是一灘鮮的血液…

屁滾尿流的落荒而逃,哈里很快將這個消息告訴了給了學院的其他保安,在其他巡邏保安的一同前往,一眾保安來到了實驗室,看著現場這血腥的一幕,便是通報了學院.

學院的安全負責人很快趕到了實驗室內,安排了其他保安離開這里,獨自一人站在實驗室內,眼睛掃著四周,很快走到了那張桌子前,用手拿起了一塊圓球輕輕一捏,這塊圓球自動打開,一個針眼攝像頭正好放在圓球里邊.

猜得沒錯,在對于杰克進行實驗之時,教授不忘錄下自己這段偉大的實驗,而現在這個監控攝像頭的錄像,掌握在了學校安全負責人的手中,拿著這塊攝像頭,或許這就是最後的蛛絲馬跡,學院的安全負責人拿著攝像頭離開了,准備拷貝出錄像資料,而這,正是男子逃亡的開始…

雨越下越大,披著雨衣的男子行走在街道上,他走路有些搖晃,臉上全無精神,如同一個失去了魂魄的行尸走肉一般,全無自己的神智.

整整三年的時間沒有動用的禁忌力量,因為自己的暴怒,自己的血脈再一次蘇醒,杰克慢慢舉起手來,看著自己的手掌,此時手掌手刀旁,多出了一些不知名的鱗片,杰克看著先是一驚,很快將手插入口袋中極力掩飾著自己的異況,而不止手掌,此時杰克那牛仔褲內的大腿兩側,也布滿了這樣一模一樣的鱗片…

在雨天的人群中,杰克感覺自己就是一個異類,他也不知道自己到底是什麼東西,為什麼會有這樣超越人類的力量,為什麼會出現這種奇怪的鱗片布滿全身,好似每次使用力量之後,他身體血脈的罪惡之源便會覺醒,他就會變成這個模樣.

顫抖著,杰克很饑餓,這是三年來他在芝加哥第一次感覺到自己再次有了饑餓的感覺,如同在華雷斯一般,整日的綁在鐵床上,他滴水未進,一點東西都沒有吃到,張開嘴巴,盛了天空落下的一點雨水咽入,讓自己有些火燒火燎的喉嚨冷卻下來,杰克漫無目的,他走到了一旁的巷,上邊有著一塊鐵板,正好能夠讓他躲雨,靠在巷的牆壁上,杰克大口大口的喘著粗氣,慢慢身體沿著牆壁滑下,坐在了濕潤的地面上,一時間,他又失去了所有…

他只是好好過過平凡人的生活,他想在芝加哥大學繼續研讀下去,靠著優異的成績,領著不菲的獎學金,緊接著不斷攻讀更上邊的位置,直至博士後後,便在芝加哥大學內教書育人,娶個美麗的妻子,生個孩子,就此了結自己的一生,想一想,這樣是多麼幸福的事,杰克想著,嘴角微微勾起,臉上不自禁露出了幸福的笑意.

不過,一切,都是因為自己導師瘋狂的實驗消失了,他的導師如同研究著外星人一般將他用大劑量的麻藥麻痹昏迷,緊接著當他醒來之時,他已經被束縛在地下實驗室的鐵床上,他的導師瘋狂的笑著,抽取他的鮮血,為了獲得他這連他都不知道血脈的力量,緊接著,他殺死了自己的導師,在這個不是華雷斯的地方,殺人便要償命,他殺了自己的導師,他只能逃,他不想與之課堂上聽見的話那般,被關在冰冷的鐵籠子里生活一輩子,見識過世間美好的他,不再是最早那個單純的為食物癡狂的少年,他開始有了其他的目標,他想要活得更好.

打著哆嗦,杰克的腦袋一陣混亂,在這個時候,一道如同銀鈴一般的聲音突然傳入了杰克的耳中.

"杰克?"

一聲呼喊聲響起,杰克立即身體一顫,臉上露出了驚恐的神,下意識的,他認為是什麼人來抓自己了,自己要被抓去那冰冷的牢籠.

身體站起,化作虛影如同瞬移般的朝著聲音的出處沖去,一下子將那道自己還未看清的人影按在了牆壁上,杰克雙眼戴著的美瞳脫落下來,露出了那紫色的雙眸,有些凶戾的看著被自己按倒在牆上的人.

"杰克?"

脖子被掐住,那道女子的聲音仍舊再次艱難的呼喚了一聲杰克的名字.

這時候杰克的大腦清醒了許多,看清楚了眼前這名女子的模樣,立即將手放開,一時有些手足無措的,像個做錯事的孩子一般,兩只手不知道要放在哪里的輕輕叫了一聲女子的名字:"詹尼."

這名女子是杰克班上的英語老師,足足大上杰克十歲,是個純正的美國人,也是杰克班上學生們心中的女神,她有一頭金發大波浪的長發,纖細的腰肢,胸前的兩顆碩大以及那白皙絕美的臉龐,一般男子都會被這樣的女人勾起內心的荷爾蒙,而杰克也不例外,即使是自己的老師,杰克同樣有所想法.

"杰克,你怎麼會在這里?"

詹尼用手摸了摸自己被杰克掐的脖子,那雙墨綠色的眼睛看著杰克好奇的問道.

聽著詹尼這麼一,杰克自然不可能實話他殺了教授,臉上帶著一絲淡淡的笑意,有些勉強的道:"沒什麼,我正巧要出去走走呢."

"你好像有什麼事瞞著我,杰克."

詹尼下意識看了一眼杰克的手掌,緊接著收回目光,對著杰克道.

"沒什麼,詹尼老師,我先走了."

"我記得你在芝加哥沒有地方居住對吧?我的房子正好還空著一個房間,要不,你去我那里住?"

聽到詹尼這個提議,杰克立即臉心跳,這個提議未免有些太過曖昧了一些,完全就是孤男寡女共處一室的樣子,難不成,詹尼對于自己有意思?否則為什麼會用如此曖昧的語出這番話來.

"如果…你不介意的話?"

詹尼咬了咬嘴唇再次問了一遍.

而杰克想到自己如今的確是無家可歸,並且身無分文,或許,詹尼的提議是自己如今最好的方法…

轉過身,杰克臉上終于露出了一絲笑容點了點頭:"謝謝."

上篇:第五二三章:大義     下篇:第五二五章:不屈的靈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