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重點更新 魔法異界 仙武異能 言情敘事 時光穿越 科幻太空 靈異軍事 游戲體育 曆史紀實 名著古典 本站原創
註冊登錄 [登出] 
  
 
 
首頁 游戲體育 游戲異能系統 第五三零章:狡辯專家  
   
第五三零章:狡辯專家

"你還活著?"

審訊室內,葉衛與托馬斯面對面坐著,托馬斯的臉色無比凝重,而葉衛依舊是那副吊兒郎當的模樣,翹著二郎腿坐在托馬斯的對面,聽著托馬斯這麼一問,葉衛笑了笑回答道:"警長很希望我死麼?"

"不,我想我們可以歸正傳了."

托馬斯更加凝重,准備著開始審問葉衛一些問題,其實葉衛給他的驚訝已經足夠高了,那一模一樣的西裝,一樣的背影顯然是葉衛無疑,從數十層的高樓跳下見不到尸骨,而且如今還活得好好的坐在自己的跟前,這一點托馬斯絞盡腦汁也不會想到葉衛是如何做到的?不理解,但是自己得平穩心開始問一些更為重要的問題.

"今天下午的時候,在四季酒店的樓頂,出現了詭異的一幕,在樓頂我見到一名男子從高樓上跳下,是你吧?"

托馬斯緊盯著葉衛,如同盯著獵物的毒蛇一般,那眼神無比犀利,若是一般人見著托馬斯的眼神,顯然會被威懾,老老實實的出實話.

不過葉衛則不然,與之托馬斯對視著,咧嘴一笑搖了搖頭道:"警長先生,今天下午我可在房間里睡大覺呢,怎麼可能外出呢?而且今天下這麼大的雨,跑到樓頂應該是神經病去淋雨吧?"

葉衛著完全斬斷了自己的退路,滿臉愣然的看著托馬斯,倒像是真的那個人不是他一般.

"你還想狡辯麼?他身上的衣服和你一模一樣,背影,身高,發色,完全一致,而且通過一些店鋪的監控錄像,你那時候可是出現在香榭麗舍大道."

"拜托警長先生,衣服,身高,發色和我一樣的人一抓一大把,你大可以去懷疑其他人,何必懷疑我呢,早知道就不買那套西裝了,惹了這麼多麻煩,而且警長,你確定監控錄像是我麼?有看到我的臉麼?我今天確實就待在酒店的房間里."

今天走入了香榭麗舍大道時,葉衛便異常的警惕,用感知感應著整條大街的監控攝像頭,全部給了這些攝像頭一個背影拍攝,並沒有將自己的正面交與這些攝像頭拍攝.

所以托馬斯這番話,其實是在給自己下套,攝像頭已經拍到自己,但是葉衛百分百的肯定,自己並沒有被拍中正面,托馬斯如此下套,自己自然要堅決著否認,擺出一副讓托馬斯拿出證據的姿態,方才可以脫離嫌疑.托馬斯這一招謊,對于其他罪犯或許有用,但是對于自己,可是一點用處都沒有.

果不其然,聽到葉衛這麼一,托馬斯立馬語塞,他這樣就是要擺出一副掌握證據的模樣,但是的確,那些監控錄像他調集到了,可是全部都是那熟悉的背影,連個側面都沒有.

""但是當時,在四季酒店,發生了一些事,你那時候剛好和你身邊那名男子一同過去,緊接著緊隨其後又是多出了一名男子,你向經理詢問了出事的房間號碼,緊接著乘著電梯上去,那時候電梯也有監控錄像,這應該不會有假吧?"

"對,我的確是去過四季酒店."

這點葉衛知道自己無法否認,人證物證皆在,電梯的監控自己避無可避.

"那麼,那時候你們去四季酒店做什麼?而且你們還對經理謊稱你們是什麼法國中央報局的人員?你們應該知道,上邊發生了一些案件吧?"

"警長先生,其實我們就是好奇,好奇到底發生了什麼案件了?你也知道年輕人的好奇心吧,他們把人都擋著,我們才會謊稱出一個根本不存在的名頭,借此上樓滿足自己的好奇心."

"但是當時我還在大廳的監控錄像看到一個很有意思的畫面,葉衛先生你跟瞬移一樣,突然出現在了酒店大廳內,這一點怎麼解釋?超能力?"

托馬斯盯著葉衛直看,而葉衛在這個時候低著頭似乎在想著什麼,其實葉衛所想的,就是應對這個問題的措施,那真是自己太心急火燎沒有注意到,所以就這般使用瞬移到了酒店內,以至于接下來造成了這樣的後果.

"回答吧,你到底是什麼身份."

"其實,我還是一個,魔術師."

這麼蹩腳的回答從葉衛的嘴里硬生生憋出,這倒是讓人有些愣然,托馬斯聽此,先是一愣,緊接著開口道:"這麼,你是想你通過魔術變到了這個地方?"

"對…"

"那能和我講講這個魔術的原理麼?"

"不好意思,行業機密,恕不公開…"

這時候,托馬斯聽著葉衛這番話突然拍案而起,帶著憤怒的沖著葉衛喊道:"葉衛!我不是跟你開什麼玩笑!這里是警局!不是跟你開玩笑的地方!"

托馬斯得唾沫橫飛,顯然激動異常,那滿臉憋表帶著怒色,眼睛如同一只噬人的獅子一般,盯著葉衛看著.

"我沒有開玩笑,句句屬實."

葉衛無奈的搖了搖頭同樣道.

托馬斯聽此又是伸手拍了拍桌子這才慢慢坐了下來再次問道:"那麼我問你,當時我們趕到事發地點空無一人,而那電梯就停在一個樓層上,那麼我問你,你們到哪里去了?"

"到了事發地點我們三個發現什麼也沒有,就打算玩個競賽的游戲看看誰先靠著安全通道爬樓梯爬到一樓去,輸的兩個人需要請贏的人晚上的晚餐,所以我們一同跑了下去,結果我贏了,跑回樓下時,我們便通過後門的出口離開了酒店回到了自己所居住的酒店去了,接下來我也過,離開了四季酒店,我便呆在房間里睡覺,再沒有出去過了."

"胡八道!胡八道!"

托馬斯不斷敲著桌子,對于葉衛的回答,他完全不相信,但是葉衛的倒是很有可能,安全通道並沒有監控錄像,他壓根調集不到,完全無法排除這個可能,找不到任何反駁的理由,最讓托馬斯抓狂的是,那八樓走廊的全方位監控錄像,不知怎麼著,竟然全部都被破壞了,可以調集到了,只有葉衛三人剛剛來到了八樓,緊接著全部監控錄像都是一黑,全部遭到了不知什麼原因的破壞,實則在來到八樓時,葉衛用念力將整個八樓的監控攝像頭全部破壞掉,通過念力的擠壓將鏡頭全部擠壓破.

"警長先生,我只是來法國旅游的游客而已,不過這幾天你三番兩次的把我請到警局來,完全打亂了我在法國旅游的進程,而且我要離開法國了,你還派人阻止,我想你這樣的行為,已經損害了我的人身權益,我沒有犯法,似乎沒有理由這般被你一次次請到了警局來吧?"

葉衛滿臉無奈的搖了搖頭道.

葉衛這番話一時令得托馬斯啞口無,的確,他根本沒有掌握到任何證據,卻是一次次將葉衛請到警局來,可是每一次都被葉衛的狡辯弄得整件事一點頭緒都沒有,這不亞于啞巴吃黃連有苦不出的感覺,托馬斯的內心是那個憋屈啊…

"好了,警長先生,沒有其他事我便先離開了,或許明天我就要離開法國了,希望到時候警長先生,不要再弄些危害我權益的事啊."

到了夜晚,法國的暴雨開始有了消退的痕跡,變為了綿綿細雨…

……

""從華夏到達法國的航班已經到達……"

法國機場的一聲廣播通知響起,這時候一群東方面孔的游客湧入了法國機場內准備拿取行李.

在人群中一個美麗的女孩吸引了來來往往的人的注意,女孩身上穿著一件Burberry的風衣,下身穿著一件Dior的皮褲,那柔順的頭發上戴著一個Prada的大框墨鏡,手中拿著一個LV經典LOGO的行李箱,但是女孩即使全身穿著世界著名的奢侈品品牌,身上卻是絲毫沒有禦女的氣場,女孩看起來很瘦弱,那絕美的臉龐和那鄰家女孩一般的氣質,惹人憐愛,其實就是一個惹人憐愛的淑女,套上這些名牌倒是沒有任何作用,或許穿著一些如同的服飾會更加襯托出女孩那清新脫俗的美.

一些下機的男乘客此時正想著找女孩搭訕一番,卻是被女孩身旁一名穿著黑西裝,如保鏢們的大漢驚退了一步.

"姐,已經到達了,要不要先打個電話?"

"不…不用了…先找個酒店住下吧,我想明天早上再告訴他,給他驚喜."

女孩顯得有些怯生生的,似乎是對于環境的不熟悉造成的,而且她本身性格同樣如此.

"姐第一次出遠門,老爺很擔心呢,還望姐自己同樣心點."

"反正,我是重獲了一次新生,有許多地方我都沒有去過,我想到處走走,哪里都好,更希望和他一起到每一個地方去."

女孩著這話不禁滿臉羞,那思緒似乎想到了那個人.

沒有在機場逗留著,女孩和保鏢便是離開了機場……

PS:昨天拖欠的一更,今天還有兩更!

上篇:第五二九章:神秘人     下篇:第五三一章:暖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