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重點更新 魔法異界 仙武異能 言情敘事 時光穿越 科幻太空 靈異軍事 游戲體育 曆史紀實 名著古典 本站原創
註冊登錄 [登出] 
  
 
 
首頁 游戲體育 游戲異能系統 第五三一章:暖心  
   
第五三一章:暖心

"帥哥,電話!帥哥,電話!"

那依舊風騷的鈴聲在滿是酒氣的房間里響起,在兩張床上一個人都沒有,而一把已經算是落伍,追不上五代的蘋果4s重複著風騷的鈴聲,從床底下突然彎曲的伸起了一只手抓住了床上的電話,便是拿到了床底下,而被鈴聲吵醒的,還有一對擁抱在一起的男人,一個男人年輕,一個男人則步入了中年,兩人意綿綿的抱在一起,被電話聲吵醒,這才慢慢睜開了眼睛,但是一睜眼,他們便發現自己抱住了對方,在驚呼聲中,兩人立馬將對方推開,都是驚悚的呼著大氣,發現自己身上沒有任何被侵略的痕跡,這才松了口長氣.

昨晚,葉衛,云子凌和歐陽若三個人在房間里喝酒了,喝酒的原因也是很莫名其妙,就是因為歐陽若從外頭打包了幾個法國煎餅,嘴里同時吃東西沒飲料喝實在太過沒意思了,于是歐陽若一口氣叫了十瓶軒尼詩XO,平均每人干了三瓶多,云子凌沒有喝過洋酒,喝得直皺眉頭,而葉衛則好了一些,三瓶XO入肚,三人接連倒下,誰都不是什麼好酒量的人,倒下直接睡到天亮,而躺在床底下拿起電話接聽的,自然是葉衛.

葉衛接通電話將手機放在耳旁,剛剛聽到電話那頭的一道女聲開口,葉衛立馬從床底下蹦起,腦袋直接砸在了床上,感受不到疼痛,從床底下鑽出站起,聽著電話那頭的聲音,葉衛那是心驚膽戰,但是同時也有些內疚,自己跑來法國也有些日子了,顧著侯慈林的事,倒是把這個女孩遺忘了…

"你在哪里?"

得知了位置,葉衛掛斷電話,便是直奔洗浴間快速的洗了個澡,從物品欄內取出了一套全黑的愛馬仕西裝,噴了一點愛馬仕香水,啥也不,洗漱過後直接與之云子凌和歐陽若告別,在酒店樓下攔下了一輛計程車,便是朝著里茲酒店,自己最早入住的酒店駛去.

到達酒店門口付過車錢,葉衛直奔餐廳,來到了餐廳門口,對著玻璃門理了理自己的頭發,緊了緊自己的領帶,葉衛臉上露出了一絲自認為無比燦爛的微笑,便是推開了餐廳的大門走入了里茲酒店的餐廳內,葉衛推門而入,站在兩旁的迎賓員一臉訝異的看著葉衛,剛剛葉衛透過玻璃門便是對著他們整理著儀容.

不在意這兩個迎賓員的目光,葉衛看向餐廳內,便是看到一名穿著Chanel黑色禮服的女孩靜靜的坐在一個座位上,似乎在等待著什麼人.

女孩很美,那種美是對于各個國家都有致命吸引力的,餐廳內進餐的男士也是不自禁的看向女孩,女孩整體看起來很淑女,很安靜,宛若大家閨秀.

這時候,女孩伸起手來輕輕招呼了一下,將服務員招呼過來,不過抬頭之時正巧看到了站在門口的葉衛,臉上露出了甜美的笑意,兩個酒窩讓笑容更加美麗.

"葉衛."

輕輕喊了葉衛的名字,葉衛微微一笑,在這個時候慢慢朝著女孩走去,而服務員同時來到了女孩的身旁,女孩笑了笑道:"兩份松露面包,兩份澆檸檬汁的煎鵝肝,一瓶香檳,謝謝."

服務員也被女孩的美吸引,聽著女孩那如同悅耳的鈴鐺一般響起的聲音,服務員一時同樣愣然,而走向女孩的葉衛不禁咂了咂嘴巴想道:"果然是人靠衣裝,這丫頭穿著女人一點的衣服,完全是傾國傾城的妖孽啊……"

服務員回過神來,滿臉尷尬的道:"您好,沒聽清楚,希望您再一遍."

女孩聽此笑了笑,絲毫沒有任何的不耐煩,再了一遍,這服務員才著臉退下去點單了,而這時候,葉衛走到了座位旁,坐了下來,滿臉無奈的開口了:"蕊兒,你怎麼來了…"

此時葉衛這個不速之客坐在了女孩的對面立即吸引了在場其他男人的注意,所有人明白這女孩顯然跟這名男子是有關系的,不過男子的話他們聽不懂,但是男子滿臉的無奈他們卻是看得出來.

坐著的正是端木蕊兒,相比之十天前,端木蕊兒的變化十分巨大,之前或許是因為得了絕症悲觀的原因,端木蕊兒的著裝完全偏向中性,如今端木蕊兒變了,在著裝上發生了變化,開始穿上一些對于男人有致命吸引的服裝,開始搭配了起來.

聽到葉衛這麼一,端木蕊兒臉上突然露出了一副愣然的神,緊接著眼睛里隱隱有些水霧的道:"我只是想給你一個驚喜…對不起…"

楚楚可憐的模樣,殺傷力十足,讓人看得心碎,葉衛見此,愣了愣,緊接著感覺到在自己的四面八方突然傳來了陣陣殺氣.

在場的客人此時都用殺人的眼神看著葉衛,他們不明白葉衛與端木蕊兒之間溝通的漢語是什麼,但是他們看到葉衛臉上無奈,著什麼,緊接著眼前的女生突然便是露出這惹人憐愛,楚楚可憐的神.

所有人的腦海中出現了對于兩人整個劇猜測的框架,這名不懂珍惜的男生拋棄了女生,可是女生卻是愛著男生的,而男生剛剛那句漢語或許是我不愛你了,女生才露出這樣的表…

要是葉衛知道自己突然被在場的男士扣上了這樣狗血劇的帽子,還不得吐血身亡不可.

所有人感歎著葉衛暴殄天物之時,葉衛在這個時候連忙開口安撫起了端木蕊兒.

"沒有,我很驚喜,蕊兒,我只是問問,你能過來我真的很高興."

高興倒是真的,如今侯慈林遲遲沒有給自己任何答複,葉衛已經算是失去了一些希望,原本的擔驚受怕變得有些無所謂了,就是如此,端木蕊兒的出現,葉衛很開心.

"真的嗎."

聽到葉衛這麼,端木蕊兒喜出望外的問著,而葉衛則是笑著點了點頭.

"剛剛阿信給我提供了一個菜單我背了下來,不知道你喜不喜歡,是兩份松露面包,兩份……"

"很喜歡,蕊兒,跟你在一起,不管怎樣,我都很喜歡."

葉衛笑了笑,伸出手來摸了摸端木蕊兒的頭發,臉上滿是燦爛的笑容.

而在在場的其他人看來,此時的劇***,女生和男生突然重歸于好,男生又是摸著女生的頭發,又是對著女生燦爛的笑著,結局可謂是十分美滿,在場的人們在這個時候,臉上都是露出了滿意的笑容,有女伴的男子更是親了親自己的女伴,現場的氣氛有些浪漫…

"葉衛,在法國的事辦完了嗎?"

坐在位置上,端木蕊兒帶著些許期許對著葉衛道,其實她不是個善于表達的女孩,她的話只是為了盡量不給人造成麻煩,她對葉衛問著好像是日常的問候,實則則是在問著葉衛還忙不忙,她想和葉衛在一起.

端木蕊兒這句話的潛在意思,葉衛聽得出來,搖了搖頭便是笑道:"不忙,吃完飯我帶你在巴黎轉轉."

"真的嗎?"

端木蕊兒那雙大眼睛眨呀眨的,滿是喜悅的道,而葉衛點了點頭再次摸了摸端木蕊兒的腦袋.

端木蕊兒背下來的菜單很快陸陸續續的上來,葉衛知道,端木蕊兒並沒有改變,一直因為絕症沒有與之外界隔絕的她,在如今痊愈時,只是被端木尋包裝著,她的外表發生了變化,可是內心還是自己認識的端木蕊兒,內心堅毅,在自己面前脆弱,永遠把最好的一面給予自己,對如今的端木蕊兒來,她有兩個世界,一個是她的父親,而一個則是自己.

自己和端木尋,便是這個女孩的全世界.

端木蕊兒沒有接觸過法國的美食,甚至沒有接觸過西餐,在她生活的日子里,她幾乎都是吃泥狀的食物,她的身體條件不允許她接觸這些美食.

端木蕊兒率先拿起了松露面包,因為她對于煎鵝肝無從下手,葉衛看得出來,切著自己跟前的這份煎鵝肝,將其切成一塊塊整齊的塊,端起自己的盤子和端木蕊兒的盤子兩者互換.

那份已經切得均勻的煎鵝肝擺在端木蕊兒的眼前,端木蕊兒看著葉衛,嘴里像個孩子一般吃著松露面包,對著葉衛露出了燦爛的笑容…

其實她很好滿足,不像其他女孩一般需要那麼多複雜的東西,一個暖心的行為,便足夠端木蕊兒感動好幾天,甚至因為得到了她想要的在乎,想要的關懷,在生氣游戲中她愛上了葉衛,並且最為只為自己被關懷,毫不猶豫的犧牲了自己.

眼前的女孩需要自己一輩子的關懷,葉衛知道,他也發誓會好好保護端木蕊兒,看著吃著的端木蕊兒,葉衛拿起香檳為各自倒了一杯,便同樣開始食用起了眼前的松露面包.

剛剛拿起松露面包時,葉衛突然聽到了從身後傳來了熟悉的氣息,那熟悉的氣息令自己內心發顫,面包從手中滑落掉落在了盤子里.

慢慢轉頭看向身後,身後有著三道人影……

上篇:第五三一章:暖心     下篇:第五三二章:成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