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重點更新 魔法異界 仙武異能 言情敘事 時光穿越 科幻太空 靈異軍事 游戲體育 曆史紀實 名著古典 本站原創
註冊登錄 [登出] 
  
 
 
首頁 游戲體育 游戲異能系統 第五六九章:悲歌泣號  
   
第五六九章:悲歌泣號

毫無頭緒,沒有任務提示,沒有任何可以查到的蛛絲馬跡,坐在床上,眼睛盯著那攤血跡看著,葉衛完全找不到出路,端木蕊兒到底在哪里?有人進來過房間?這里可是十四樓,是誰?到底是什麼目的.

起身,葉衛有些失魂落魄,身形疾如風的沖出了房間,一晃眼,葉拓與尹心雅走出外邊,葉衛已經不見了蹤影,沖到了區的樓下,葉衛一下沖到了門口的保安室,保安室的保安正和葉衛打著招呼,葉衛卻是一臉凝重的打開門走入保安室內開口道:"幫個忙,幫我調昨天晚上的監控錄像."

"怎麼了?"

看著葉衛一臉凝重的模樣,保安一愣,但是手中已經開始調取錄像的動作.

沒有回答保安的話,葉衛的眼睛盯著監控錄像的屏幕.

葉拓端木蕊兒是今天早上消失的,而端木蕊兒電話與信息的記錄都在夜晚十二點左右,葉衛的推測是端木蕊兒是在昨晚失蹤的,他要從昨晚的錄像看到今天早上,所有可疑的人他都不會放過,十四樓,防盜門沒有絲毫的損壞,打開的痕跡也沒有,窗戶打開,夜深氣寒,端木蕊兒可能打開窗戶,而且葉衛觀察到,窗戶是鎖著的,而窗戶卻打開,有人強行拉開窗戶,這一點是葉衛的猜測,也是最肯定的猜測.

監控錄像開始播放,葉衛目不轉睛的看著屏幕,嘴里對著保安道:"多謝了,讓我在這看完."

聽見葉衛這麼,保安滿臉疑惑的看著葉衛坐了一旁,卻是沒有繼續開口問些什麼,畢竟那麼熟悉,多問了反倒不好,葉衛既然要看,就讓他看吧.

盯著屏幕一動不動,一個個來來往往區的人,葉衛一個逗沒有看漏,從臨近傍晚看到了深夜,葉衛直接從中午看到了傍晚時分,毫不饑渴.

"吃點東西麼?"

保安看著葉衛,見著葉衛連晚餐都沒吃,故此特別詢問了一句.

"不用了,你吃吧."

葉衛頭也不回的看著屏幕,在深夜,這或許已經靠近了失蹤時間,葉衛不敢分心,他必須盯准每一個人,每一個可疑的人,有可能的人.

盯著屏幕的一天顯得有些發,但是葉衛依舊不知疲憊的看著.

到了深夜來來往往區的人幾乎沒有,許久才會有一輛車從門旁駛入,不過這些車都是有通行牌證的,而出出入入的人,卻是近一個時才能看到一個人影,時間慢慢接近了十二點,來到了十一點五十分左右.

深夜時,區的門外已然基本沒有人走過,葉衛看得目不轉睛,這一段他並不管快進,繼續看著,哪怕再為枯燥也不敢錯過…

十一點五十五分左右,除了攝像頭的光,四周漆黑一片,整個場景轉換成了黑白…

不久,一道身披著黑色大袍的人影突然出現在了區外,葉衛見此,心里立馬提高了警惕,這道身影最為可疑,而且此時接近端木蕊兒給自己發信息打電話的時間,葉衛心里開始懷疑了起來,眼睛看著這道身穿著大袍的黑影,但是他的臉卻是模糊不清.

穿著大袍的人影這時候在區門口徘徊著,葉衛可以看到,保安亭的保安此時竟然睡著了,過了一會兒,這道身穿大袍的人影突然走到了門的側旁,來到了最邊緣的位置,半個身體已經脫離了監控錄像的范圍.

目不轉睛的看著,葉衛突然調慢了監控錄像的放映速度,調慢了十六倍.

人影走到了側旁,最側旁的門並沒有打開,慢慢的,在屏幕中的身影突然毫無征兆的消失了…

回放,再次來到了之前那個黑影徘徊了片段,這一次,葉衛放慢了三十二倍,人影慢得如蝸牛烏龜一般,緩慢的走動著,慢慢來到了門的側旁,再次半個身體,葉衛眼睛盯著,不敢眨動一下,而身影再一次毫無征兆的消失.

放慢六十四倍,最慢的速度,再看了一遍,葉衛看著來到側旁的身影…

"這…"

在葉衛眼中,六十四倍的男子身影突然幻滅般,身體從上到下,從下到上如同被黑幕吞噬一般,直直消失了…

再次回放,來到了男子剛來到時候的畫面,六十四倍的放映速度看著,葉衛努力的看著男子的臉龐,在黑色大袍下,男子戴著帽子,整張臉完全一片漆黑,看得不清不楚.

"到底是誰?"

基本已經確定了目標,毫無疑問,這名黑袍男子擁有最大的嫌疑,區的攝像頭並不先進,故此不能做到拍到最為清晰,看不清楚臉龐,一切毫無作用.

不過這背影,葉衛看到了,很熟悉,很熟悉,仿佛在哪里見過一般,男子很瘦,瘦得如同一支竹竿一般,厚重的大袍雖然隱藏了男子的身形,但是男子的手暴露在空氣外,就是如同皮包骨一般…

"皮包骨…"

突然想起了這個詞彙,葉衛的腦海中突然努力的想著,尋找著自己一切的回憶,自己的仇家,自己任何遇到的人,都映在了腦海中,從玉關市到龍騰市,米國,法國,古鎮市,西海市,一切一切,全部都映在腦海中,努力的回想,終于,迷迷蒙蒙中,腦海中出現了一個人,一個一面之緣的人,在古鎮市的餐廳內,自己當時坐著等待著套房,一名身穿西裝的男子坐在了自己的桌子,與之自己交談甚歡,那名男子的手,不也是皮包骨,他整個人瘦得可憐,宛若非洲的難民一般,再回想,那名身穿西裝男子的背影,似乎一模一樣,兩人雖然身著不同的服裝,但是人的背影,很少會因為服裝而改變,不同人的背影就是這般無法改變…

"是他?是不是他?"

男子的面孔映在自己的腦海中,葉衛喃喃自語著,身體激動得有些發抖了起來.

"在哪,他在哪?"

葉衛喃喃自語著,這時候保安看著緒有些異樣的葉衛,臉上滿是驚異,不過搖了搖頭,走出了保安室…

一陣風吹過,拍打在保安室窗戶的玻璃上,玻璃突然發出了一聲"哐哐"的響聲.

獨自一人坐在位置上,葉衛口袋的手機突然響起了,原配的鈴聲,愣神的葉衛慢慢將手機拿起,看了一眼屏幕,屏幕上是一個陌生的號碼,自己從未見過的號碼.

刷了接聽鍵,葉衛慢慢將手機拿了起來,放在耳旁,電話的那頭,沉默了許久,隱隱聽得到風吹的聲音.

"喂?"

輕輕喂了一聲,電話那頭還是一絲聲音都沒有,基本認為是一些扣費電話和惡作劇電話,葉衛正要將電話掛斷之時,電話的那頭突然傳來了一道聲音.

"葉衛…"

聽到這道聲音,葉衛身體突然顫抖了起來,臉色突然一厲,沖著電話那頭大喝道:"你到底是誰!"

來電的人,葉衛只聞其聲不見其人,多次,在葉衛的耳旁傳來了一道道聲響,在法國,在飛機上,這道聲音時時刻刻著自己不懂的話語,提醒著自己什麼東西?

似乎在幫著自己,以這道聲音主人的能力,能夠這般神不知鬼不覺的靠在自己的身邊話,顯然並不是普通人,若是要滅殺自己,自己已經死上千次萬次.

"葉衛,舞台劇已經准備揭幕了,你期待麼?"

"什麼舞台劇?"

立刻應道,葉衛一愣,放在膝蓋的拳頭緊捏著.

"想知道我是誰麼?"

電話那頭的聲音幽幽的響起,聽得出來,是一道偏向男聲的女聲,葉衛愣了愣道:"你到底…"

話沒完,電話那頭的聲音繼續開口打斷道:"三天後,舞台劇就要開始了,你能看到你熟悉的人,你愛的人都在扮演著舞台劇的角色,你是誰?我是誰?他是誰?一切到底是誰?你能找到答案,但是這三天,你最好,能夠活下來…"

"你到底在些什麼!喂!喂!給我回答!什麼我愛的人!我熟悉的人!蕊兒…是蕊兒,是不是!到底…"

聽著電話那頭的話,葉衛微微顫抖著,聽到電話那頭提起自己所愛的人,葉衛已然緒暴怒了起來,沖著電話歇斯底里的大吼著,幾乎將自己的嗓子吼啞.

那個聲音,一次次著自己所不明白的話,到底,有什麼要發生,葉衛的心里開始有著不祥的預感,最後一句話,是自己最好能夠活下來…

難不成?

"葉衛,好自為之吧,游戲現在開始,希望三天後,我能看到你成為舞台劇的觀眾,享受這一場視覺上的鞲r盛宴…"

葉衛還未開口,電話沒有掛斷,電話的那頭響起了一首拉丁語的歌突然響起…

"命運將我的健康與道德操時時摧殘,虛耗殆盡,疲勞不堪,永遠疲于奔命,就在這刻,不要拖延快撥動震顫的琴弦,因為命運打倒了堅強勇敢者,所有人同我一起悲號,一同與我悲歌泣號…"

曲畢,電話突然掛斷,而這一首拉丁語歌…

叫做"TheMass…"

上篇:第五六八章:消失了     下篇:第五六九章:悲歌泣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