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重點更新 魔法異界 仙武異能 言情敘事 時光穿越 科幻太空 靈異軍事 游戲體育 曆史紀實 名著古典 本站原創
註冊登錄 [登出] 
  
 
 
首頁 游戲體育 逆天作弊 1 第147章 謀反  
   
第147章 謀反

【 】,更新快,無彈窗,免費讀!

京城.

一隊隊全副武裝的士兵正緊張的在皇宮內城中穿梭,足足近十萬人將整個皇宮慢慢圍了起來.整個後京城一片蕭殺之氣,雖然兵士們鴉雀無聲,但是這種沉重的壓抑之感,卻平添了數分山雨欲來風滿樓的緊張氣息.

一個身穿黃色錦袍的青年人,騎在一匹高大的白色戰馬之上,凝神看著遠處天邊一簇簇絢麗綻放的煙花,滿臉都是陰郁之色.

青年人一臉陰騖的神情,面色白淨,看起來大概有三十歲的樣子,錦袍外罩著一件銀色的軟甲,腰間別著一把黃金寶劍,英氣逼人.

青年人身邊一名身穿藍色錦袍的老人,花白的胡子,雙目炯炯有神,看上去大約有七八十歲年紀,老者的身邊有一名少年,一臉的稚氣,甚至帶著一點點的偏執和固執的神情.只是他的體形卻十分壯碩,騎在戰馬上,足足比其他人高出兩頭還多,身披重甲,手中兩把按金色巨錘,光是那垂錘頭,就有磨盤般大小,看那重量,怕是不低于千斤.

少年身下的戰馬顯然是一匹神駒,比其他戰馬高出一大截,壯碩無比,通體火紅色,甚至有些暗金色的毛發密布全身,看起來就像是燃燒的火焰.

若非神駒,也架不住少年沉重的身軀,光是那兩把重錘,就足以將一般的馬壓趴下了.

"大王子!"藍袍老者沉聲說道:"巴魯爾已經失手,那個小丫頭看來比我們想象的厲害,您必須當機立斷,不能再有半點猶豫了!"老者的聲音雖然壓抑,但是卻透著一股壓抑不住的興奮,以至于說話時,右手都在輕輕地顫抖.

身穿黃袍的年輕人正是白蠻國大王子姬木措,此刻他看著那象征失敗的報訊煙花接連不斷的響起,神色除了陰郁之外,還有一絲猶豫,和深深地恐懼.

見他半晌不說話,老者又歎了口氣道:"大王子,我共家敢孤注一擲,做這種大逆不道之事幫你嗜君,本就冒了極大風險.老夫是拿全族人地性命在賭,賭你有天子之命,賭你有龍心虎膽!事已至此,你若是繼續猶豫,我們所有人都會死無葬身之地!"最後一句話老者提高了音量,把姬木措嚇了一大跳.

"共老……我.我.這城中是我地父皇.是我地兄弟姊妹.是我地親人.我.我實在下不了手."

老者冷哼了一聲:"下不了手?!廢去你地太子之位.給予你這奇恥大辱地時候.他想過下不去手嗎?你已經給太子下了毒.此毒也是無藥可解.若是此事不敗露.你還可以靜待時機到來!可是.沐卓清已經在往回趕了!巴魯爾都失敗了.你還想等待奇跡出現嗎?我敢保證.只要沐卓清一回來.皇上一定會明白下毒地人是誰.到時候.你還是死!況且.老夫已經率軍圍住了內城.這和謀反有何區別?你現在是勢成騎虎.還是當機立斷吧!"

姬木措哆嗦了一下.深深地吸了幾口氣.面色來越蒼白.半晌之後.他咬了咬牙說道:"拼了!若我能榮登九五.共老你就是開國異姓王!"

老者眼睛一亮.當即在馬上彎下了腰:"謝皇上!"

姬木措似乎被這一聲皇上叫地膽氣壯了幾分.也沒有在乎老者只是在馬上行禮而沒有下馬跪拜.略帶興奮地說道:"共老.我們該怎麼做?"

姬木措渾然沒有注意到.老者身邊那個拿巨錘地少年.用在用一種詭異地眼神打量著他.若要仔細說起來.這種眼神就像是……在看著一個死人.

老者眯著眼睛說道:"老夫這些年舍棄大把的權利不要,只是悉心經營這後京周邊衛胥軍,就是為了這一天!我想他們誰都沒有想過,老夫竟然會謀反!內城禁衛軍只有幾千眾,不足為懼.唯一令人擔心地,就是祝家的人!不過有老夫和雄兒在,祝家也不足為慮!只要大王子你率軍殺進城中,殺死皇上,對方自然會土崩瓦解,到時候,一切就水到渠成!"

姬木措眼中透出一股決然,他轉頭大聲地吼道:"所有人跟我一起沖,攻城!!"

千軍萬馬爆發出雷鳴般的呃吶喊,一齊揮舞著武器,朝著內城沖了進去.

一場慘厲地權利之爭就此拉開了帷幕……

此時在皇宮之中,白蠻國皇帝姬政端坐龍椅之上,一臉的陰沉.在他地下首是宮中的文武百官,其中自然是以祝家現任宗主祝燃為首.

這位白蠻南蠻

的傳奇老人,看起來並沒有什麼特殊之處,身材並大,七色紅潤看起來倒也保養的很好.可是也就僅僅是這樣了.若不是他身上穿著彰顯華貴身份的衣飾,出現在外面,恐怕別人也只是會將他當成一個普通的富家翁.

但只有極少數人才知道,這個老人,不是一個簡單的角色.

一眾大臣們俱是惶恐之色,紛紛交頭接耳,沒有人敢接皇帝的話.只有幾個將軍是一臉的陰郁和憤怒.

"陛下."祝燃踏出一步說道:"請陛下不必擔心,微臣已經飛鴿傳信京西神胥營,木將軍正攜全軍在趕來支援的路上,我們只要支撐個一時片刻,可保安然無恙."

"話雖如此說,要怎麼支撐個一時片刻?賊眾勢大,朕讓共寅這個老匹夫悉心經營了這麼多年的衛胥軍,竟然會成為推翻朕的工具!簡直是,簡直是!我現在恨不得生啖其肉!若是叛亂平定,我一定要把老匹夫滿門抄斬!"

祝燃道:"陛下請喜怒,雖然衛胥軍有十萬眾,但是行這等大逆不道之事,兵士們心中必定有所顧忌,只要我們調配得當,撐住前幾波攻勢,使其久攻不下,到時候陛下和大巫祝再出現,悉數共寅的罪責,施以攻心之術,賊兵必定會自我瓦解!"

皇帝終于冷靜了下來,他沉重的歎息了一聲,看著祝燃說道:"一切就靠卿家了,傳旨,冊封祝燃為平逆王,皇城禁衛軍及一切人等,此刻皆由祝老掌控,若有違背者,殺無赦."

祝燃叩拜謝恩,皇帝擺了擺手,起身而去.

"劉將軍."在皇帝走後,祝燃轉頭對一位全身披掛的老將軍說道:"你率禁衛軍左部兩千人馬,前往內城東門,不要開門迎戰,只是守城.無論如何,不能讓任何人突入皇城!"

"是!"老將軍領命而去,祝燃又吩咐道:"王公大臣們將自己家奴全部集中起來,協助劉將軍守城,若有人不從,斬立決!祝家諸子聽令,帶著祝家所有人,隨我去正門,會會共寅這個老匹夫!"

祝家有家丁,這是人盡皆知的事情.但卻極少有人知道,祝家家丁拉出來,還是一支能征善戰的精銳.這都源于祝家祖上祖規,凡是進了祝家之門,就必須洗練武技,不求要成為高手,但若是殺敵沖鋒,起碼要當得起精銳之軍的作用.

當祝燃帶著自己的兒子們,和千人的家丁隊伍趕往正門的時候,所以看到這一幕的人都以為這個老頭子瘋了.

只有少數幾個和祝家交好的人,才知道老頭子這一次八成是真的怒了.

祝家和共家世世代代都在爭斗,據說這是祖上傳承下來的恩怨.但這兩大家都是白蠻國的中流柱,是以盡管明爭暗斗不斷,卻並沒有真的有哪方將哪方斗倒.因為兩家一直恪守一個家訓,無論怎麼為私仇爭斗,都不能因此而舍棄國家大義,要忠心報國.

現共家竟然謀反,祝燃心中自然是狂怒無邊.雖然他並不知道共家謀反的原因,不過那並不重要,無論是何種理由謀反,結果都是一個字,死!

大王子竟然也牽扯此事之中,看來共家和大王子也已經勾結了很久了……皇上雖然並沒有提到大王子,但是不提本身就是一種態度……無論如何,大王子都死定了吧?

共寅啊共寅!祝燃在心中唏噓,兩個人爭斗了大半輩子,竟然是這樣的結果.你怎麼敢謀反?你以為,只有共家和祝家才有祖傳的秘密,有你牽制我,有你的密謀安排,還有你家那個小瘋子,帶著這十萬人,就能打下後京了?

白蠻國立國這麼多年,皇位從來不倒,哪怕是和黑蠻作戰這麼多年,一直處于劣勢,也毫無影響.這一切,你以為都只是姬政的運氣嗎?或者說,你以為這是姬家的運氣?

傻子啊,我敢肯定,姬家背後擁有的東西,一定很可怕.

也罷,老伙計,就讓你這個對手,幫我看看,白蠻立國的根基到底是什麼吧……

祝燃帶著諸子和一眾家丁來到正門,這里已經是喊殺聲震天,守城禁衛軍正在牆頭拼死抵抗敵軍的攻城.有著後京城中法陣的幫助,雖然守城軍人數不多,但卻暫時沒有丟城的跡象.只是若沒有援軍支援的話,破城也是遲早的事情.

上篇:第146章 戰罷     下篇:第148章 水神鼎,火神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