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重點更新 魔法異界 仙武異能 言情敘事 時光穿越 科幻太空 靈異軍事 游戲體育 曆史紀實 名著古典 本站原創
註冊登錄 [登出] 
  
 
 
首頁 游戲體育 逆天作弊 1 第213章 還有機會  
   
第213章 還有機會

【 】,更新快,無彈窗,免費讀!

平飛揚心中動.將琴月婉交給了慕容塵煙.飛朝著下斤洲浮獸飛去,人尚在半空中,一道奇異的光華已經從他身上出,朝著浮獸罩去.

對面的月輪衛驚異的看著眼前景象,臉上滿是難以理解和驚駭至極的神情.龐大的浮獸身軀竟然在他們眼皮子底下,以肉眼可見的度縮小起來,然後緩緩的飄向了半空.順著李飛揚身上出現的那莫名的光華.漸漸消失不見,,

李飛揚興奮的大叫一產,情不自禁的握了一下拳頭.

浮獸尚在半死不死之間,他沒有想到,在這樣的情況下,他竟然能利用煉妖壺將這個龐然大物吸過來!

沒有任何遲疑,李飛揚以最快的度將浮獸調動到了最後一個護衛的位置,這才來得及看一下浮獸的資料.

結果不看不要緊,這一看,頓時把李飛揚自己嚇了一跳.

"弱海靈龜浮獸:海中所生奇異妖獸,身形龐大,擁有翻山撼岳的強大力量,生xing溫順."

"境界為十二重天,但實際實力卻並未達到該境界標准."

"弱海靈龜屬xing:武力舊,靈力駒,體魄紅四,身法出,吉運3,五行:水烈力,

"護法加成:將弱海靈龜啟用為護衛時,可以增加體魄刃.點."

"李飛揚目前屬xing:武力引,靈力萬,體魄,強,身法加,吉運囪.五行:火,田木口口土.水????

看著自己的數據,李飛揚忍不住想對天狂吼.

此時此刻,他只覺得自己全身充滿了一股難以言狀的強大力量,這力量足以撼山撼岳,翻江到海!

李飛揚整個人的氣勢就像是一頭來自洪荒的凶獸,抬眼看向對面的月輪衛,鋒銳如刀的眼神讓所有月輪衛感覺到內心一陣陣涼.

此時,阻截浮獸依然在海中瘋狂翻滾,後背上那個巨大的創口,依然是白光不斷閃爍,只是透過那白se光芒,隱隱可見一層暗紅se的光華在其中緩緩湧動,而且有越來越壯大的趨勢.

阻截浮獸的眼耳口鼻中都滲出了暗紅se的血液,滴落到靈氣海中之後.瞬間便是一大蓬火焰猛烈燃起.李飛揚不禁暗暗順舌,想不到自己的火焰之力進入浮獸身體之後,竟然會愈燃愈烈,就是不知道蕭夢秀和薛念平兩人,在阻截浮獸的身體之中,是否還能活下來?

眼見李飛揚的眼神注視著下方的阻截浮獸,一眾月輪衛心中頓時泛起了不妙的念頭,他們不清楚眼前這今年輕人如何將偌大的一頭浮獸"弄"沒了,也不清楚他身上的氣勢怎麼會在一瞬間暴漲到如此猛烈的地步,他們只知道自己的管事和大管事此時正莫名其妙的陷落于阻截浮獸身體之中,若是眼前這今年輕人像方才那樣將阻截浮獸也一起弄消失.那兩位管事豈不是死定了?

是以盡管心中存著畏懼,月輪衛們還是義無反顧的選擇了阻截李飛揚.

十幾名月輪衛齊齊爆喝一聲.沖著李飛揚沖了過來,然而緊接著,他們臉上的神情就像是見到了鬼一般.變得無比震驚驚駭.

李飛揚看著一眾月輪衛沖過來.當即下意識作出反應,沖著他們伸拳砸出,然而令人意想不到的是.隨著李飛揚的動作,整今天地間竟然爆出一陣雷霆般的巨響,他身前的空間一陣猛烈的翻滾鼓蕩,就像是要崩塌一般,詭異的形成一團旋轉的氣爆,然後轟然炸裂.



當先五名月輪衛憐好被這詭異的爆旋氣爆擊中,只是一個照面,他們的身體就在瞬間蹦碎,變成了血肉碎塊,接著繼續蹦碎破滅,變成了細小的肉沫,最終化作一團團血霧,消散在天地之間.

這樣的威力連李飛揚自己也嚇了一跳,後續幾名沖來的月輪衛根本來不及反應,只是心中下意識的想要退卻,李飛揚第二拳已經揮到了.

又是一團螺旋氣爆迸,又是幾名月輪衛化作灰燼消失不見.

就像是猛虎撲入了羊群,李飛揚沖進月輪衛之中,只是隨手一拳一掌.竟然直似是在瞬間擁有了毀天滅地的實力一般,一名名月輪衛被恐怖的力量波動震成了肉沫,隨風而逝"

眨眼間工夫,月輪商行所有擁有飛天之能的月輪衛,悉數覆滅.

此時,阻截浮獸的動作已經沒有先前猛烈,整個浮獸身上的建築已經全部崩塌,只剩下一片廢墟.

阻截浮獸的全身已經變得通紅.血液中暗流瘋狂湧動,就像是一條條火蛇在其中蜿蜒穿梭.靈氣海中的海水被絕的高溫烘烤成氤氳的霧氣.在阻截浮獸身周數丈范圍內蒸騰不休,漸漸的,將阻截浮獸的整個身軀完全遮蔽在了其中,只看見海水翻滾,白霧環繞,如夢似幻.

李飛揚慢慢貼近阻截浮獸,將煉妖壺放出,對著阻截浮獸罩去,光華閃爍之後,李飛揚當即收到提示:條件不足,無法收伏.

李飛揚心中大訝,以阻截浮獸目前的狀識洶看,昆然凡經支撐不了多交,所淒的打擊絕對應該滿剔有獅懷妖幕吸收的條件.那麼為什麼還會說條件不足無法收伏?

李飛揚心中思忖一番,頓時明白,如果說條件不足,那就只有一種可能干擾了煉妖壺的吸收狀態.

那就是在阻截浮獸導體中的蕭夢秀和薛念平.

深吸一口氣,李飛揚沖著阻截浮獸後背上被白se光芒覆蓋的創口飛了過去.

暗紅se的火焰燃遍全身,毫無阻滯的穿過白光,李飛揚順利的進入了阻截浮獸身體之中.

此時阻截浮獸體內的血液已經滿是暗紅se的火焰,只是相比李飛揚那粘稠霸道的火焰而言,這些火焰更顯溫和,甚至在阻截浮獸的血液中緩緩同化,霸道的力量被一點點吸收驅散,若不是阻截浮獸的身體無法承受這樣霸道猛烈的力量,只要這種同化成功,阻截浮獸的實力必定能更上一個台階.

只可惜,先天血脈的等級差異,決定了阻截浮獸即便擁有龐大的身軀,即便有充足的血液可以作為同化火焰的媒介,也始終無法將這火焰的力量全部轉為自身所有.只能在火焰的不斷侵襲下,慢慢消耗掉自己的生命力,,

李飛揚在阻截浮獸體內快游動著.此時它體內的血管,內髒,筋肉骨髏等幾乎都已經被火焰侵透.消融燃化,李飛揚才愕以在它龐大的身體內ziyou穿行.

李飛揚的神念並不強大,所以無法沖破阻截浮獸的身體探知薛念平和蕭夢秀的存在,但那些洶洶燃燒的火焰,此時卻像是活了一般,與李飛揚身上的烈焰交融在一起.隨著這種交融,李飛揚腦海中漸漸出現了一副畫面.他好像感知到了每一簇火焰的意識,只要有火焰燃燒的地方,周圍的景象就能清晰無比的映入他的腦海之中.

就像是火焰忽然變成了他的手臂和眼睛,只要有烈焰跳動的地方,李飛揚都可以清楚地看到那里的每一寸景象,每一個細節.

在盡可能多的探尋了阻截浮獸的身體之後,李飛揚終于在阻截浮獸的心髒位置,找到了已經昏迷的蕭夢秀和薛念平.

他們兩個人此時的景象,倒是讓李飛揚小小的吃了一驚.

身體周圍燃燒著紅se烈焰,一條條湧動不休如同血管般的詭局長條狀事物將他們兩人全部包裹了起來.李飛揚可以看到澎湃的火焰靈氣不斷的湧入兩個,人身體之中,經過了阻截浮獸身體的萃取和中和,剩達此處的火焰已經沒有那麼猛烈,反而像是變成了滋補的藥劑,不斷的進入兩人身體之內.

李飛揚迅朝著二人所在位置游去.隨著他的移動,纏繞著蕭夢秀和薛念平的長條脈絡頓時像是活了一般,越猛烈的跳動起來,原本依附在李飛揚身上的火焰靈氣,竟然有了朝著二人身體湧去的趨向.

李飛揚吃了一驚,急忙控制著火焰反轉自身,濃烈的暗紅se火焰劇烈的跳動,那些被吸附出去的火焰靈氣頓時環轉了回來.

李飛揚靠近二人,手上烈焰湧出.對著纏繞二人的紅se脈絡一拳擊去.

劇烈的震蕩在阻截浮獸體內產生.大量的血液被這一拳之力擊碎.竟然呈現出了一個詭異的真空地帶.

猛烈的震蕩摻雜著霸道詭異的火焰沖擊到了脈絡之上,瞬間便將脈絡擊垮,露出了包裹其中的蕭尖秀和薛念平.

二人的身軀蕩激著一股金se的羌澤.正在緩緩向紅se變幻.李飛揚一拳轟開脈絡的同時,包裹在其中的薛念平便睜開了眼睛,接著伸手朝著李飛揚一揮,打出一道暗金se的火焰.

李飛揚獰笑一聲,伸出手迎向那道火焰,一把捏在手里.噗的一聲輕響,這道火焰便被他捏碎,消散不見.

金se烈焰再次席卷而來,李飛揚正要再次揮手去接,卻是瞳孔陡然一縮,全身火焰暴漲,暗紅se的烈焰爆出絢麗的se彩,迎向了襲來的金se烈焰.

"咄!"金se烈焰中伸出一把水藍se的長劍,准確的說,是一股幽藍se的火焰凝結成了一把劍的形態,朝著李飛揚刺來.

藍se火焰劍遇到李飛揚的暗紅se火焰,立刻爆出一陣刺耳的劈啪之聲,就像是油鍋里灑上了一杯水.兩者不斷的消融抵消碰撞.但是幽藍se火焰終究無法匹敵李飛揚的暗紅se火焰,短暫的碰撞之後,藍se火焰劍最終還是被李飛揚的暗紅se火焰所吞沒.

就在此時,一道金光猛然向上爆,劇烈的震動將阻截浮獸的血肉震碎,硬生生打破了一個缺口,薛念平全身金光閃爍沖天而起,順著打破的缺口飛了出去.

李飛揚冷英一聲,踏乒趨前.右手上爆出黑se的焰芒,急前伸.然後詭異的一扭,就像是一條蟒蛇一般,扭動著纏繞進了方才擊向李飛揚的金se烈焰之中.

嘭的一聲悶響,接著是骨骼扭曲斷裂的聲音傳來,李飛揚緩緩將手收回,臉se蒼白的蕭夢秀像一只小雞一樣被他提在手里,一只手臂以詭異的角度扭曲著,顯然方才李飛揚那一擊已經用

蕭夢秀正待說話,李飛揚卻一把提著她飛了起來,順著薛念平逃走的同道飛了出去.

升上高空後,李飛揚沖著薛念平逃走的方向望去,只見他在天邊已經化作了一道細小的流光,正以毒快的度越行越遠.李飛揚抬起手.沖著薛念平逃走的地方猛然揮出數十拳,然後將一道細微的黑se火焰用最後一拳打出!

一邊的蕭夢秀驚訝的看著李飛揚的動作,直到他最後一拳打出之後,驚訝的神情頓時變成了震驚,繼而是驚悚!

一圈圈比薛念平的力量震蕩更加猛烈的無形波動隨著李飛揚的拳意擊出,形成了一條長線,直直追向天邊的薛念平,在追進薛念平之時,那道黑se火焰以更加迅捷的度沖出,幾乎是在眨眼之間,便與猛烈的波動彙聚到了一起,准確而猛烈的擊中了薛念平.

一團黑se霹靂在天邊炸響,薛念平轟的一聲被打落,直直掉進了靈氣海中.李飛揚輕舒了一口氣,臉上的表情卻是淡然無比.他提著蕭夢秀貼近阻截浮獸,啟動了煉妖壺.

在蕭夢秀越驚駭的神情注視下,李飛揚將阻截浮獸吸收到了煉妖壺之中.

不理會蕭多秀的驚懼反應,李飛揚重新將之前收伏的浮獸釋放了出來.然後將阻截浮獸放到了護法的位置上.

"這"這是,只蕭夢秀只覺得今天所見到的一切郗出了自己的認知,元神中一陣激蕩.竭力保持的冷靜終于丟棄到了九霄云外.

浮獸身上的建築已經恢複完好.就像是從來沒有經曆過方才那場戰斗一般,慕容塵煙帶著琴月婉落了下去.浮獸也不需要有人駕駐,便自顧自的朝著前方航行起來.

李飛揚此時全身隱隱透出一股紅芒,然後轟的一聲,紅芒爆,幾乎將整今天空都染成了血se.

蕭夢秀目瞪口呆的看著李飛揚的變化,感受著他比剛才更加強大的氣勢,剛打算說什麼,卻忽然"啊"了一聲,伸手捂住了嘴巴,露出了驚駭到極點的神se.

一頭渾身燃燒著烈焰的猛虎出現在了李飛揚頭頂上,仰天出無聲的咆哮,那暴虐無比,恐怖至極的殺意從猛虎身上出,就像是幾千萬把鋼刀懸在頭頂一樣,讓蕭夢秀只覺得渾身冰涼,再說不出一句話來.

"竟然"這,這不是赤魘虎嗎"?四大至尊神獸之一的火之王者"他,他竟然有赤魘虎的血脈"怪不得,怪不愕"蕭夢秀就像是夢囈了一般低低的喃喃自語著,任憑李飛揚抓著她飛回到了浮獸之上,交到了慕容塵煙手里.

"我們真的錯了"不該一而再再而三的挑釁你"蕭夢秀此時終于回過神來,苦笑著對李飛揚說道.

李飛揚看了蕭夢秀一眼沒有說話,只是囑咐好慕容塵煙看好她之後.便獨自一人回到了自己的房間.

琴月婉跟在後面y言又止,但是看著李飛揚頭也不回的走了進去.最終還是沒有說什麼話.

慕容塵煙捏住蕭夢秀的手腕,將一道混元力打進蕭夢秀的身體之中.封住了她體內的力量,淡淡笑道:"蕭管事,當ri勸誡你不聽,今ri沒想到會有這種結果吧."

蕭夢秀面se不變,只是眼中閃過一絲異光,旋即笑道:"慕容塵煙.月輪商行和旭ri商行一向有來有往,你我也不過是其中的兩枚棋子罷了,有什麼好高興的?倒是你這個朋友,你說如果有人知道他擁有了上古至尊神獸的血脈"會是什麼結果呢?我很期待."

慕容塵煙面se一變,聲音如刀:"你是在逼我殺你滅口嗎?"

蕭夢秀微微一笑:"月輪商行管事和大管事都死了,這事月輪商行一定不會善罷甘休,遲早會有人現你和你朋友的秘密.所以,如果你們想活的好一點,集活著才是最好的選擇."

慕容塵拇冷哼道:"癡人說夢.你還是好好呆著吧."

說罷帶著蕭夢秀走進了一間封閉的房間,轉身走了出去.在離開蕭夢秀身邊時,慕容塵煙露出詭異的笑容,悄悄趴在蕭夢秀身邊說道:"你信不信?我們大人一定會讓你聽話,而且是死心塌地絕對忠心的聽話."

蕭夢秀不屑的一笑:"做夢!"

"呵呵呵心"慕容塵煙不置可否,在房間四周下了禁制之後,轉身走了出去.

看著他囂張離去的身影,蕭夢秀臉上露出一絲疑惑之se,心中沒來由的感到一陣不安.難道說,慕容塵煙說的是真的?他並不是在虛張聲勢?

不,不可能!蕭夢秀用力搖搖頭.抬手看了看自己手腕上掛著的一串紅玉晶石手墜.

手墜上要隱隱著金黃se的光芒.只是這光線一明一暗,並不明顯.

蕭夢棄輕輕松了一口氣,只要這串晶石還在閃,那就說明,薛念平還沒有死,,

他們,還有機會.

上篇:第212章 轟天神力     下篇:第214章 北疆總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