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重點更新 魔法異界 仙武異能 言情敘事 時光穿越 科幻太空 靈異軍事 游戲體育 曆史紀實 名著古典 本站原創
註冊登錄 [登出] 
  
 
 
首頁 游戲體育 逆天作弊 1 第219章 遠古秘辛  
   
第219章 遠古秘辛

【 】,更新快,無彈窗,免費讀!

飛揚心中有此天奈.但訃是繼續勸說道!"就算你們難道你有信心毫無損傷?你們的族人是很強大.但不要忘記,你們面對的是一個商行,後面無窮無盡的報複小你們不怕?"

大漢聽到這話,臉上的神se有些猶豫,但還是堅狠的道:"劍族不會害怕任何人!如果你們害怕.只要把糧食留下.就可以離開."

李飛揚想了想,道:"我看這樣吧,我們這邊選出一個人.你們也選出一個人.由兩人對決,若是我們輸了,糧食給你們,我們離開.若是你們那邊的人輸了,你們就離開,我們不要任何東西,如何?"

李飛揚此話一出,劍族眾人頓時動容.開始悄聲喧嘩起來,大漢也是臉se一緩,轉身和身後一眾人商量起來.半晌後.大漢沖著李飛揚說道:"好吧,就聽你的.我們各選一人.不論誰輸誰贏.都必須信守承諾."李飛揚松了一口氣.易風和易水也露出了輕松的神se,若是全軍對戰.勝負尚未可知,可若是一對一對決,這邊的每一個人,都非常有自信.

十混元以上境界的強者.無論在任何勢力中都是極強高手,輕易不會顯露身份和出手,劍族中雖然有極強者.但搶劫糧食這樣的事相信對方的頂級高手是不會輕易參與的,那無異于自降身價.

那大漢踏前一步.將大劍持在手中.臉上露出從容的自信:"我們這邊由我出手,你們那邊誰來?"

易風和易水對望一眼,踏前一步,李飛揚也走了出去.這時一直默不作聲的柳生矩卻道:"大人.請讓我來!他們用劍,我也用劍.請讓我來."

易風易水和李飛揚同時停住了腳步,三人對望一眼後,點點頭道:"也好.就由你來吧."

他們到並不是堅信柳生櫃能贏,只是因為自己這邊人馬幾乎沒帶什麼糧食,就算是輸了,也根本不會有什麼損失.

柳生矩拿著黑se寶劍緩緩走出,站到了大漢一丈之前,面無表情的望向大漢.

"在下墨無翟,手下不戰無名之人,報上姓名!"大漢手持巨劍,微笑著看向柳生櫃.

"旭ri商行柳生櫃,領教高招!"

墨無翟點點頭,緩緩舉起手中巨劍,視線注視到劍刃上,就像是在看著情人一般,緩緩的道:"此劍名萬仞.斬殺過的敵手數不勝數柳先生小心了."

柳生矩也將手中黑se寶劍握緊,沖著墨無翟一揮手,淡淡道:"黑龍."

兩人落下的同時,身形齊齊一動,竟然同時出手.

墨無翟身後蕩起了一陣鼓蕩的旋風,整個人劃出一串虛影.沖著柳生櫃沖來.他手中的巨劍龐大無比,足見沉重,然而他的度卻快逾閃電.可見功力jing深到了何種程度.

然而柳生矩卻絲毫不懼眼見墨無狸朝著自己沖來,他沒有作出任何動作.只是微微將手中黑龍劍提起.

當!

一聲驚天動地的巨響,墨無翟和柳生矩同時後退數步.

黑龍劍在萬仞即將斬到身前之時,以最完美的角度斬擊出去.與萬仞撞擊到了一起.黑光與青芒同時閃耀,兩人的混元力在這一瞬間斗了個旗鼓相當.

兩人同時後退數步,接著一同穩住了身形.墨無翟低喝道:"好劍術,看我這一招!"大劍橫向一揮.整個人似是一個瘋狂轉動的陀螺,朝著柳生矩卷了過去.

瘋狂的劍芒圍繞著墨無翟身周閃爍,一片片的樹葉被瘋狂的吸附而至,然後瞬間被攪成碎末消失不見.一股強大至極的吸力朝著四面八方傾瀉而出,拉扯著柳生櫃朝著墨無翟身邊靠近.

柳生矩手中黑龍沖前急削出.一道黑芒閃過,緊跟著是第二道,第三道,一直在身前組成了一道扇形的黑se圓刃,迎向了墨無猜的旋風大劍.

當當當當的爆響不斷傳來.激蕩的混元力朝著四面八方宣泄而出,將周圍的樹木,草枝,石頭,沙土等削成碎末,然後激揚的到處都是,形成了一團氤氳的霧塵.只是這些霧塵卻無法靠近柳生矩和墨無翟二人,只是在他們的身周不斷旋繞,越積越濃乙

一邊李飛揚和易風易水二人面面相覷.臉上的神情有驚訝也有凝重.他們沒有想到這個墨無狸竟然真的這麼厲害,都不自覺的為柳生櫃擔憂起來.

而另一邊的劍族眾人,則是一臉的驚訝.他們也沒有想到,竟然有人能和墨無翟打到不分上下.墨無掛在劍族之中雖然不是頂尖高手.但是實力卻排在前列.這次帶隊的頭領就是他.在場所有劍族人中,也只有他的實力最強.

場外眾人各懷心思,場中二人卻已經激戰到了白熱化程度.

柳生矩緊閉雙眼,手中黑龍劍就像是活物,每當萬仞劈擊過來.總能在最恰當的實際從最合適的角度反擊出去.黑se的混元力與萬仞上的青芒糾纏不休.就像是兩條蛟龍在撲擊撕咬.甚至相擊之時,隱隱有雷鳴聲出.

墨無翟圓瞪雙眼.全身衣衫透出一股淡淡的青se霧氣,為他整個人都增添了一絲神秘浩然之氣.手中萬仞劍就像是山岳一般,帶著無比沉重的力道一次次朝著柳生矩劈去.與柳生矩不同的是,他的劍法完全違背了劍道常理.更像是刀法.一往無前.狂放霸道.

只是無論墨無翟的攻勢多麼猛烈,柳生櫃依然能夠輕松化解.他的出手並不猛烈.和墨無翟比起來甚至有些顯得過于柔弱,但就是每一次恰到好處的細微動作,恰恰就能將墨無翟最狂暴的攻勢擋下來.

兩人不知不覺間已經激斗了半個時辰.兩方人馬一次次後退.空出了一大片的空間.在柳生櫃和墨無翟激斗之處.此時只能看見一團黑芒和一團青氣在互相碰撞纏繞.激蕩的混元力朝著四面八方呼嘯而出,大地被切裂,樹木被斬斷,青蔥的地

就像是被炸雷劈過般,狼藉不堪六

墨無翟的劍勢越狂暴打到現在,他已經被激出了真火.作為族中資質絕的青年才俊.他一直對自己的實力充滿自信.但是在今天,盡管自己已經揮出了全部的實力卻依然無法奈何面前這個,人.墨無翟不禁感到大失顏面.心中浮躁暴怒不已,手中攻勢越大開大闔,猶如驚濤駭浪一般,朝著柳生櫃瘋狂席卷.

然而無論墨無翟的攻勢多麼猛烈,柳生矩卻就像是在驚濤駭浪中漂浮的一截柳木,任憑波濤起伏.卻始終漂浮在海面上,無法被淹沒.

他的防守已經到了堪稱完美的地步,無論墨無翟的劍攻到哪里.他都能在第一時間找到最完美的防禦軌跡,劍勢簡單直接,迅無比.每一擊都打在墨無翟攻勢最薄弱的地方.恰好可以將墨無程的攻擊化解.

又攻了半個時辰.墨無翟身上的青芒已經濃烈到了猶如實質的地步.巨劍上青光就像是閃電般上線環繞,每一擊出,都會帶起匹練般的劍慕.柳生矩整個人已經完全看不到蹤跡.只是偶然從青se劍慕中閃爍出一點半點黑芒,才能彰顯出他仍然存在的跡象.

外人看不到其中景象.然而墨無翟卻了解的很清楚,他的攻勢看起來已經猛烈到了無法抗衡的地步,但是卻仍然奈何不了沉靜安穩猶如磐石般的柳生櫃.更讓墨無翟無奈的是,隨著自己狂暴的攻勢,柳生矩竟然像是樹葉一般.整個人完全隨著自己劍勢飄蕩起來,墨無翟攻向左,他就隨著飄向左.墨無翟攻向右,他就隨著飄向右,輕飄飄綿綿若存,如同柳絮毫不著力.

到了後來.墨無翟不得不控制自己的攻勢,盡量將柳生櫃控制在自己的劍慕之內.然而盡管他用盡千般本事,萬種手段.卻依舊對柳生櫃無可奈何.

一邊的李飛揚看著二人對決,只感到目眩神迷,他的混元力的確比柳生矩高端,但是他卻不得不承認柳生櫃的劍術的確已經達到武學極致,動靜守攻之間.無不是jing妙到了數峰,若是對方的混元力與自己相通水平.李飛揚監信自己必定不是他的對手.李飛揚凝神細看,唯恐錯過了任何一個細節.不光是柳生櫃墨無程的劍勢也同樣jing彩絕倫,若說二人的區別.柳生矩則是jing妙細膩.招式完美.而墨無翟則是氣勢如虹.劍氣霸絕無雙.柳生矩是劍法,而墨無程則是氣勢,劍勢!

看著看著,李飛揚忽然心有所感,劃,像是一道靈光在腦海中,一股玄妙難言的奇異感受瞬間充斥了他的元神.

此時在李飛揚眼中,墨無翟和柳生矩爭斗時產生的混元力就像是透明般消失不見,所能看到的只是二人寶劍的運行軌跡,兩人的攻防手段"點點滴滴,纖毫畢現,全部被李飛揚看了個通透.

體內灼熱的火焰混元力忽然自運轉起來,以玄奧特異的路線在身體中緩緩運行.李飛揚的腦海中自的湧進了一道玄妙至極的信息.

一把劍在他腦海中出現,然後開始自行演示起了一套jing妙至極的劍勢.或劈,或刺,或砍,一招一式俱是天地造化.鬼神之技.比之應族人的武技更要jing妙了無數倍.

李飛揚默默在元神中琢磨著這玄妙難言的劍勢,唯恐錯過任何一個,細節.

劍勢不斷的演化.也不知道有幾千幾萬招.到了後來,忽然一變,直刺,橫削.豎砍,每一招都變得無比簡單.只是劍勢中卻多了一股氣勢,那是一種睥睨天下.霸道狂放無邊的強大氣勢,配合著簡練到了極點的劍招,每一下擊出.都有驚天動地,裂石崩山的威力.

李飛揚的頓悟只是一瞬間.但在他內心之中卻仿佛度過了幾千幾萬年.當他從頓悟中清醒過來,睜開眼睛之時.他的全身陡然爆出一股鋒銳無匹卻又霸道無邊的強大氣勢.

易風和易水兩人心有所感.下意識的看向李飛揚,臉上露出了驚訝的神情.就在此時.李飛揚身上的氣勢轟然爆,再度攀升,就像是幾萬把寶劍忽然以李飛揚為中心小朝著四面八方激she而去.

周圍的所有人都被這強大氣勢所驚.下意識的向後退去,那些修為偏低一些的衛戍軍,當即覺得心胸中一陣激蕩,元神混亂無比,驚懼之下,急忙飛身直退.

不止是衛戍軍,就連劍族中人也感受到了李飛揚身上散出的強大劍意.紛紛驚訝的望向李飛揚.

而在場中激斗的柳生櫃和墨無程二人.也硬生生被這劍意所刺激,當即停下了打斗.一起詫異的望了過去.

李飛揚頭頂上冒起一把由烈火組成的寶劍,轉瞬即逝,雖然只是短短的一瞬間.但那龐大的威壓還是讓在場眾人感受的清清楚楚.

墨無翟臉上露出一絲詫異的神情,猶豫了一會兒之後,他看了看李飛揚,再看看柳生矩,有些遲疑的道:"你,你們贏了,我,我輸了.

柳生矩奇怪的望向墨無程:"你沒有輸.為舟要認輸?.

墨無翟面se有些奇怪,吞吞吐吐的道:"沒,沒有,我的確是輸了."

他身後一眾劍族人也是面se古怪,似乎有什麼難言之隱一般.李飛揚將身上的氣勢緩緩收去,雖然不明白為何會變成這樣,但他還是松了一口氣,對墨無翟道:"既然你承認輸了.那我們是不是可以走了?.

墨無翟聽到這話頓時一愣,接著擺手道:"不,不能走.

李飛揚眉頭一皺,他身後的一眾衛戍軍也鏗的一聲拔出了兵器怒聲道:"你們要出爾反爾?".

墨無翟搖頭道:"不是的.不是說你們不能走,其實是,是猶豫了半天之後.他望向李飛揚.有些遲疑的問道:"這位,壯士,我們劍族營地就在不遠處,能,能請你去做客嗎?"

墨無翟臉上的神se不斷

似平是想說此什麼.但看起來又似乎十分顧慮但是壞帶著一絲期待和希望.

李飛揚臉露奇怪的神se,他能看的出墨無翟似乎並沒有惡意.但卻不知道為什麼他會忽然邀請自己去做客.思忖良久之後,李飛揚終于輕輕的點了點頭.道:"好.我可以去你們那做客."

"李統領!不可!"易風和易水幾乎是同時說道.兩人對望一眼,易風道:"劍族人實力高強,誰知道他們安的什麼心思,李統領去了可是凶多吉少,不可啊!"

李飛揚點點頭,道:"你們說的對.不過我看他們並沒有惡意.你們放心.我自有分寸.若是見機不妙,我自然有辦法逃走."易水皺眉問道:"李統領.你執意要去劍族營地是為了什麼?要知道李統領身上肩負重任,若是有什麼不測,我們旭ri商行開拓琅挪城的大事該怎麼辦?"

李飛揚道:"正是為了開拓琅琊城,我才想要去劍族營地一趟.他們這麼多強手,又熟悉琅挪城周邊局勢,若是能為我所用,自然可成為一股強大的助力,我們旭ri商行此次雖然出動了衛戍軍,但畢竟衛戍軍肩負重任,不能總是留在琅綁城,若是有劍族做助力,自然會有事半功倍之效果."

聽到李飛揚如此說,易風和易水終于無話可說,只是囑咐道:"既然大人意已決.我們也無話可說,請大人多加小心!"

"嗯."李飛揚應道:"你們和柳生櫃先帶人去琅挪城,在城門口等我.我隨後就來,若非必要.不要和橫何人沖突."

三人領命而去,李飛揚到跟著墨無背朝著劍族人所住的村子走去.

圓木圍成的櫥欄.里面全是清一se的簡陋木質房屋,村子里到處都是盤膝修煉或是對戰比劍的劍族人,整個村子里算上老人孩子,大概也就是幾萬人左右.然而就是如此少的數目.卻有數千混元強者,不得不說,劍族人的天賦資質當真是不同凡響.

李飛揚跟著墨無翟進入村子zhongyāng,在一個最大的圓形木屋前停住,墨無翟進內通報.不一會兒的工夫,墨無翟從內走出,一同跟隨他出來的,還有一個中年人和一叮,白老者.

仙界中人壽命漫長,不能以常理揣測對方的歲數,像李飛揚這樣年紀輕輕就進入仙界之人.可說是見所未見聞所未聞,看到這兩人出來,李飛揚急忙上前恭敬行禮.

中年人和白老者身上都感覺不到過于強大的氣息,但是李飛揚卻並不敢因此小視,從墨無翟的態度來看,這兩個人在劍族中必定是身份尊貴,德高望重之人.能夠走到這個位置.實力肯定不弱.也不會是泛泛之輩,之所以感覺不到他們身上的氣息.那只能說明一件事,這兩個人的實力已經強大到了一定程度,達到了返璞歸真,與天地自然相合的境地,故此才能輕易的隱去氣息.

"晚輩李飛揚,見過兩位前輩."

兩人細細打量了李飛揚幾眼,又轉頭悄聲商量了幾句,這才沖著李飛揚還禮道:"遠來既是客.統領大人不必多禮."

雖然已經有了心理准備,但李飛揚還是沒想到對方會朝著自己如此客氣.他有些奇怪的道:"不知道你們讓我來這里,到底有什麼事呢?"

中年人與白老者再次對望一眼.這才說道:"李統領,請恕在下冒昧.我聽翟兒說,方才他與你的朋友比斗之時,你曾偶遇機緣頓悟突破,可有此事?"

李飛揚心中一顫,面不改se問道:"確有此事,怎麼了?"

兩人再次對望一眼,李飛揚從二人眼神中竟然看到了一絲激動的神情.

中年人有些不好意思的道:"李統領我們有個冒昧的請求能不能,,能不能請你將頓悟的成果展現給我們看一看?"

李飛揚皺眉.心中頓時不悅.冷冷的道:"前輩說笑了吧.頓悟所領會之意境,乃是我的獨門手段,豈能輕易展示給他人?"

中年人面se頓時變的十分尷尬:"李統領莫要誤會,在下不是那個意思.只是,只是,事關我劍族一段秘辛,實在不好向李統領解說清楚"但是請李統領放心,我們劍族絕對不會將李統領所領悟的任何手段展示給別人.也不會偷學,若是李統領能展示給我們看,我們一定厚報李統領.

李飛揚心中一動.隱約猜到了一些什麼.但還是故意板著臉道:"此事根本不可能,任憑你們說的天花亂墜.我也不可能將自己領悟到的手段絕藝展示給你們看.此事休要再提!若是諸位沒有其他事.在下就告辭了!"

說罷,李飛揚轉身就走.中年人頓時大急.急忙道:"李統領請留步.我們還耳從長計議,李統領!"

但李飛揚卻是頭也不回,徑直往外走去.中年人和墨無翟一直在後苦苦挽留,卻是束手無策.

眼見李飛揚即將走出劍族營地,一直默不作聲的白老者眼中jing先,一閃.抬手朝天一指.一道白光閃現之後.一把虛幻的長劍竟然憑空出現,然後猛然躍升到李飛揚頭頂小順勢在半空中劃了一個圓圈,接著幻化出數十把長劍.對著李飛揚身前斬落.

鋒銳的劍陣呼嘯而落,將李飛揚的去路全部擋住.李飛揚只得無奈後退一步,然後腳下一點,稀的一下飛上了天空,就要朝著營外飛去.

只是李飛揚心中同時掀起了驚濤駭浪.白老者的招式,竟然讓他產生了無比熟悉的感覺!

看到李飛揚升空.白老者雙手在胸前交叉.然後猛然對天一指.刹那間.一片氤氳的劍光在李飛揚頭頂出現.刹那間化作千百把長劍,如同雷霆暴雨般從天而降.將李飛揚整個人完全包裹在期間.前後左右再無半點退路!

李飛揚心中大駭.就像是一道滾雷在腦海中炸響,內心

震撼莫名然而此時他只經沒有多余的時間老慮其炮右陣從天而落,李飛揚全身轟的一下騰起了洶洶烈焰,接著化作一把暗紅se的火焰大劍"伸手朝天一指.火焰大劍頓時對著天空呼嘯而去.

大劍沖上天際,所經之處劍陣頓時紛紛破碎,就連火焰大劍周圍的劍勢.也被火焰劍的余勢全部湮滅.

化解了此次危機.李飛揚落于地下,眼見老者雙手再次動作似乎還有後手,李飛揚急忙伸手大喝一聲:"且住!"

老者停下了手中動作,目視著李飛揚.李飛揚也是默不作聲.定定的看了一會兒老者.再轉頭看看中年人和墨無翟,有些猶豫的開口道:"方才那是什麼手段?,小

老者緩緩開口,一字一頓道:"禦劍術.萬劍決."

聽到這句話,李飛揚如遭雷函,差點脫口而出"難道你們也是穿越的?.卻硬生生壓住了,只是輕輕吸了口氣,定定的看著老者.

老者頓了一下,沖著中年人輕輕點了點頭.道:"確定了方才李統領出手,的確是聖者一脈

中年人面露喜se,連聲道:"好,太好了!聖者說的話,今ri終于到了應驗之時,此乃我族大幸,大幸啊."

一邊的墨無翟更是激動莫名,他興奮的看著中年人,大聲道:"族長.這麼是不是說,我們族的奮起時機到來了?.

中舞人點點頭,滿臉都是喜se.一邊的白老者臉se也非常動容.輕歎道:"等了這麼多年.這一天還是到來了."

三人正在激動之中,一邊的李飛揚卻是丈二和尚摸不著頭腦.詫異的問道:"幾位,到底是怎麼回事?.

老者呵呵一笑,望著李飛揚說道:"李統領,我們已經證實了,請你隨我們到屋里來說吧,我們會將一切原原本本的告訴你

李飛揚點點頭道:"好吧希望此行不會讓我失望.

進屋之後,中年人立刻安排人送來了香茗,分賓主坐下後,中年人指著老者道:"我來介紹一平.這個是我們劍族的長老,墨刑.在下是劍族現任族長,墨名

李飛揚點頭示意,墨名繼續道:"我們劍族一向隱居在很禦城附近.不問世事.不參與其他勢力的爭斗,過著苦行般的ri子,就是為了等候李統領您的到來

不知不覺間,墨名對李飛揚的稱呼已經由你變成了您.

李飛揚更加奇怪:"等我?為什麼?你們怎麼知道我要來?"

墨名的臉上露出感慨的神se小視線飄向了遠方,似乎是在回往事.半晌後他沖著身邊的墨無掛點了無翟起身而去.

片刻後.墨無翟捧著一只古se古香的箱子回來,整個箱子上布滿了玄奧的花紋,看不到任何的靈氣波動.但李飛揚卻是瞪大了眼睛.露出一絲疑惑的神se.

在他的元神之中,竟然感應不到這個箱子的存在.也就是說,這箱子現在就清晰的在他眼前,但是在元神感應之中,墨無翟卻是手中空無一物一般.

墨名對著李飛揚道:"事情的由來要從我們墨族的祖先說起,大約是十萬年前,我們的祖先還只是仙界的一名尋常讀人,體內血脈乃是遠親.而且年代久遠,漸漸失去血脈中的龐大力量.力量覺醒甚慢終ri低頭做人,在讀人國最底層小艱難度ri."

墨名說著在箱子上按照特定的手法觸碰了幾下,噌的一聲輕響.箱子的頂蓋忽然打開,露出一本se彩已經有些暗淡的帛書來.

這個箱子赫然竟有好幾層.墨名打開的只是第一層.

將帛書取出.墨名小心翼翼的遞到了李飛揚身前.繼續道:"直到某一ri.讀人國忽然出現一名實力強橫無匹之人.他的身邊跟著一頭凶獸.一人一獸殺入讀人國,一路攻入淡人國國都.沿途守備軍不知出動凡幾,竟然無人可擋.到了後來,讀人國jing銳部隊齊出,甚至出動了從未露面的禁軍,都根本不足以抵抗此人

墨名一邊說,臉上一邊露出神往的表情.一邊的墨無翟更是兩眼放光緊緊握拳.就連自老者也有些激動.

"此人一路殺入都城,直到所有禁軍覆滅,也沒有人能擋他分毫.到了後來,一直不問世事的長老盟所有長老全部出現,雙方展開一場絕世大戰!"

墨名似是有些難以控制自己情緒,深吸了一口氣,端起茶來喝了一口.道:"此絕世強者以一己之力硬撼長老盟十幾位長老.那一戰驚天動地天翻地覆,整個讀人國都城都被毀滅.據說地面都被生生打下去近千丈".

"後來呢?"李飛揚此時也有些被吸弓.不由脫口問道.

"長老盟所有長老全部身隕.讀人國國主不得已現身.也被此絕世強者打敗.此人可以說是以一己之力對抗整個讀人國,並且大勝".

李飛揚到吸一口涼氣,心中驚駭無以複加.來到仙界這段時間.他已經對仙界的實力構成有了一定了解,也明白一旦領悟了混元力.每一次境界的提升.差距就會越明顯.若是能夠接近傳說中的三十六混元境界,每一級的差距更是有天塹地壑之別.讀人國的國主和長老盟的長老.都是無限接近于這個境界的人,可以說每個人出來都是能在舉手投足間屠殺數萬人的存在.可就是如此強橫的實力.仍然被那個強者全部打敗,那這叮,人的實力該是強到了何種地步?

墨名緩了口氣.悠悠道:"此強者打敗讀人國國主之後並沒有殺他.而是與他立下了一個約定.這個約定的內容究竟是什麼無人可知,只是知道讀人國主當場指天誓,若是違背約定,則神體崩滅.打入輪回.永世不可脫成仙."

上篇:第218章 劍族     下篇:第220章 尋釁滋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