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重點更新 魔法異界 仙武異能 言情敘事 時光穿越 科幻太空 靈異軍事 游戲體育 曆史紀實 名著古典 本站原創
註冊登錄 [登出] 
  
 
 
首頁 游戲體育 逆天作弊 1 第235章 虎視眈眈  
   
第235章 虎視眈眈

【 】,更新快,無彈窗,免費讀!

洪水漸漸消退,周圍一切景致恢複原狀,那奇異的地下空間消失不見,此時李飛揚和燕帝二人,立在聖巫國前的戰場上.

魔尊的身體倒在二人身前,已經沒有了生機,只是雙眼木然的看著天空,仿佛在訴說著他的不甘.

點點光暈從魔尊身上出現,他的身軀迅化作流光,就此消散于風中.

當仙界的存在被徹底抹去,便會完全魂飛魄散,也許幾千萬縷流光中,會有一兩成魂魄得以幸存進入輪回,之後孕育為新的生命,也許有從頭修煉的機會,也許會再次成仙,但即便是這樣,那新孕育而出的生命也不再是魔尊.

魔尊就此永遠的消逝了.

李飛揚抬起頭來,望向四野,燕帝垂立于他的身側,眼中帶著敬畏的神se,恭敬無比.

數萬修士站立四野不動,靜靜的看著李飛揚,仿佛是在等著李飛揚說些什麼.

其實並非是在場的修士聽話,而是此時他們每個人都被李飛揚神識牢牢鎖定,那感覺就像是被一條巨蟒盯上,若是自己稍有異動,立刻就會被巨蟒撲上殺死.

在人間,李飛揚的實力完全出了當前的世界規則,所以縱使只是一個念頭,心神一動,對這些凡人來說,也有著莫大的無窮威力.

看著李飛揚和燕帝的身軀,感受著那幾乎涵蓋天地的氣勢.所有人都遲疑驚懼恭謹的望著,不知如何是好.

他們已從之前魔尊和李飛揚的對話中明白了一切,李飛揚上次與離情宮主一戰,便已經飛升成仙,此次再來塵世,乃是以仙人的身份.

神仙!

從古至今,多少修煉之士,所求不就是為拖成仙永生不死?成仙飛升者常見,卻少有仙人下凡來到塵世.

他們沒有想到,如此正大光明的看到仙人,卻是目睹了一場仙人大戰.

而更讓他們感到匪夷所思的是,所謂的仙界,竟然會有魔頭!

魔尊,魔神,種種稱呼和事實,顛覆了這些凡人的所有認知.他們除了心中驚訝,還有深深的疑惑.李飛揚看著逐漸向自己kao近的應族人,深吸了一口氣,平靜的道:"有誰想飛升成仙?我可以幫你們."

不待聽到這句話的修士們有所反應,李飛揚繼續自顧自的說了起來.

他將仙界的所有真相,包括整個仙界乃是洪荒,外面還有一個更大的鴻蒙,而鴻蒙的生靈控制了進出的同道,將洪荒的生靈限制在此地,被迫迎接那無量量劫的事實,全部說了出來.

李飛揚的打算是,既然自己決定了要打出洪荒,進入鴻蒙,那他就必須盡快將洪荒一統,而要這麼做的第一步,當然是建立自己的班底,時間有限,再想一步步去做肯定來不及,所以他必須將這個無情的事實告知這些修士們知道,然後再帶著他們進入洪荒,作為自己的生力軍.

李飛揚說完之後,包括應族人在內,所有人全部一臉震驚與難以置信,沉默著瞪大眼睛看著李飛揚.

有許多人並不太相信李飛揚的話,但一邊的燕帝卻在沉默了一會兒之後,再次陳述,李飛揚說的全都是真的.

這下,即便是心中不願意相信,但卻也不得不信了.

每個人的心,都深深的沉了下去.

修煉之道虛無縹緲,晦澀艱難,修煉數百年,所圖無非就是拖成仙,這幾乎是每個修士所追求的極致終點.然而此刻,卻有人告訴他們,成仙只是一個,即使到了仙界,他們仍然需要重複和在人間一樣的過程,從頭開始.這一路上免不了艱難險阻,免不了危機四伏,隨時都有可能喪命,而且即便是達到了仙界的極致,卻也只不過是在一個更大一些的盒子里掙紮求存罷了,外面還有一個更廣闊的世界在虎視眈眈的注視著他們,一有機會就打算將他們全部消滅!

那他們費盡心血所追求的一切,豈不是一個大大的笑話?

即便是不死之身又怎麼樣?所持續的生活,還不是永無休止的爭斗與殺戮?

那他們這些人,妖,還有種種其他生靈,存在的意義是什麼?

就像是信仰忽然崩塌,每個人都覺得心中一片絕望,絕望到沒有半點希望和退路.

"莫要心神失守!縱使天命不可違,也要逆天改命,何況是旁人所限!就算不為自己想,也要為子孫後代,爭得一線生機!"

李飛揚見眾人遲疑不定,當即一聲大喝,這一聲震動的天空嗡嗡作響,猶如霹靂降世.所有修士頓時齊齊一震,當即醒悟過來,略一猶豫後,有人大聲喝道:"唯上仙之命是從!殺出洪荒,打入鴻蒙!逆天改命!"

"對!唯上仙之命是從!"數萬修士齊齊大喝,爆出一陣驚天吼聲.

李飛揚點點頭,看看一邊的燕帝,也不避他,隨身將煉妖壺祭了出來.

漫天的霞光中,在場修士和應族人在內,盡皆被煉妖壺吸收進入了其中.

李飛揚轉頭看了看一旁目瞪口呆的燕帝,微微一笑,化作一道流光呼嘯而去.

……

……

……

短短月余,中原,聖巫國,以及魔教所有的飛升者,幾乎全部被李飛揚收伏,盡數收入煉妖壺之中.

集合整個天下的修士,李飛揚手下的大軍達到了五十余萬.

這五十余萬全部都是修士,有人修為高深,有人修為淺薄,但最差也是入門階段,李飛揚不論修為高低,全部收用.

所有一切都准備妥當,李飛揚現今只擔心一件事情,那就是這五十萬人能否被他帶到仙界,以及帶到仙界後會出現什麼狀況.

煉妖壺能將這些人收入其中,自然是修仙戒為了李飛揚當前局勢所做的調整,李飛揚心中堅信,不同世界層次的存在規則,一定也不及修仙戒的最高存在法則.

兩個月後,在五行宗的山巔,李飛揚依山而立,默默的仰望天空.

如今,他已經有了自己的班底,回到仙界在即,李飛揚心中忐忑,不知道之後面對自己的會是什麼.

就算是要一統洪荒,也並不是一件簡單的事情,當ri與魔尊一戰,李飛揚已經充分的了解到了仙界至尊強者的恐怖,更遑論三大國,說不清到底有多少高手.

不過既然已經走到如今這一步,李飛揚也沒有更多的選擇.

他到現在還不明白,修仙戒的神奇之處到底在哪里,為什麼會有如此強大的威力.而更讓他不能理解的是,劍族所說的那個知道修仙戒的強大存在,一個數十萬年前就了解修仙戒的大能,究竟是何許人物?

難道說,自己的修仙戒,是從這位大能手中傳下來的嗎?

李飛揚將思緒收回,深吸了一口氣,揮手對著天空一劃.

一道光華閃過,天空中頓時出現了一個光彩閃爍的拱門.李飛揚飛天而起,從拱門中穿了過去.

與魔尊一戰,讓李飛揚領悟了空間法則,此時再去尋找仙界的空間通道,對李飛揚來說就十分簡單了.

從空間通道出來,李飛揚所在的位置正好在琅琊城的邊緣位置,心神略微一動,李飛揚便朝著琅琊城飛去.

飛到城中之後,李飛揚將煉妖壺中的五十多萬修士全部放了出來.

轟隆!

一聲驚天巨響,整個世界劇烈的一顫,空間中劈啪爆閃雷電轟鳴,一道道裂縫憑空出現又迅消失,仿佛整個空間即將崩潰.

一道黑se的劫云緩緩彙聚到了琅琊城上空,一絲絲紅se的劫雷在其中環繞蜿蜒不休,劫運越聚越大,竟然直接彙聚到不知幾千幾萬里,瀆人國,天獸國,以及仙人國的領域之內,盡皆被劫運覆蓋了極大一部分.

李飛揚當即大吃一驚,那天空中恐怖的威勢越來越大,可以清晰的感覺到,那劫云中彙聚的力量已經遠不是人力可為,即便是當ri的魔尊全力之時,也不及這劫云的萬分之一.

只是這劫運驚動的,卻還有其他人.

仙人國之中,一位白衣俠士模樣打扮的修士,正在盤膝靜坐,忽然心中一驚,眉頭一皺,目光直視琅琊城方向,默默感應半晌之後,這白衣人凌空而起,化作一道劍光沖著琅琊城疾馳而去.

天獸國之中,一名象頭人身,身穿將軍服侍之人正在指揮手下cāo練,卻忽然停了下來,臉1ou驚異的神se望向琅琊城.

半晌後,這象頭將軍腳下重重一跺,轟的一聲沖天而起,也對著琅琊城方向飛去……

李飛揚默默看著天空中的劫云,在他的元神之中,已經感受到四面八方都有許多高人來到,這些人也不出手也不幫忙,更沒人搗亂,只是默然的注視著,顯然是想看李飛揚如何收場.

下方五十萬修士俱是一臉驚惶,初來仙界,剛剛感受到仙界充盈的靈氣,心中本來正在興奮,卻忽然感受到了天空中那如同洪荒猛獸一般凶惡的劫云,每個人心中都是悚然而驚.

他們本是下方修士,獨自一人面對天劫尚且九死一生,如今面對五十萬人劫雷在一起的天劫,誰能撐的過去?

所有人都在看著李飛揚,然而李飛揚卻只是皺眉不語,不知道在想些什麼,看神態,似乎是被這天劫給嚇住了一般,整個人呆呆的立在半空中一動不動.

劫云慢慢彙聚,越的濃烈,下方眾人已經忍不住出驚呼,更有甚者,甚至飛天而起,朝著遠方遁去.

然而此時劫云鋪天蓋地,仿佛無窮無盡到處都是一般,即便是逃,又能逃的了哪去?

見李飛揚遲遲沒有動作,而天空中的劫云卻逐漸彙聚越來越猛烈,許多高人再也忍受不住而出手了.

一道道光幕沖天而起,遮蓋了瀆人國,天獸國以及仙人國三域中被劫云覆蓋之地,也不知道是幾人出手,光華閃爍間,整個天空中的劫云宣泄之地,就只有琅琊城天空中一處而已了.

李飛揚勃然變se,若說之前他心中有所擔心,但卻還不至于太過緊張,因為劫云看起來博大,但所覆蓋面積實在太廣,一旦分散而來,縱使威力很強,他堅信自己也有辦法應付.可是眼下被這些強者將其余區域全部擋住,只留下琅琊城一處,一旦劫云爆,將會全部沿著琅琊城上空的缺口宣泄下來,到時候五十萬飛升者彙聚的劫云爆,恐怕就是那鴻蒙傳說中的妍幽親至,才有可能擋得住.

他有心要找這些高手收手,但他卻知道,即便自己說了肯定也沒什麼用.天空中隱藏著的幾道氣息,哪一道也不比魔尊弱,若是自己冒然前去招惹,天劫是否能過還兩說,萬一到時候這些強者出手,那自己才是真的有苦說不出.

而且李飛揚心中隱隱明白,今ri這些高手藏在云端不現身,只是默默的將周圍各處劫云屏蔽,定然是懷著試探自己虛實的目的,若是自己無法平安度過,那麼就算是天劫這一關過去,ri後這些高手會不會找自己麻煩也很難說.

燕帝立于李飛揚身側,看著天空中龐大的劫云,他的眼中光華閃爍,也不知道在想些什麼.

那ri李飛揚將他封神,封為什麼太古第一魔神蚩尤,燕帝立刻就感到自己元神心智之中多了一些奇異而強大的力量,咒法,手段.幾乎是下意識的,他就用出強大的百川聚術法將魔尊殺死,然而之後,燕帝心中驚喜的同時,也產生了深深的疑慮和恐懼.

自己那ri不得已同意了他所謂的效忠,卻沒想到,由此產生的後果竟然是,自己的元神之中馬上被下了一道禁制,而且這禁制不知道是什麼手法,完全沒有破解的任何端倪.

燕帝相信自己的實力與李飛揚相差無幾,甚至要比他還強一些.卻怎麼也想不明白,一個實力弱于自己的人,究竟是如何在自己元神下設下禁制的?

這種手段讓燕帝驚懼,這種未知的神秘力量更讓他疑慮.

然而接下來的事情,卻讓燕帝心中更加震撼.

眼見天劫即將降臨,那恐怖的威勢已經醞釀到了爆的邊緣,燕did打算暫避鋒芒退去的時候,李飛揚忽然動了.

他將煉妖壺祭出,燕帝眼神一凝,心中一動.

當ri他就見過這個法器,雖然不明白是什麼,但是卻明白這個寶貝的神奇和強大之處.

煉妖壺呼嘯著沖天而起,半空中滴溜溜一轉,接著從中出一股刺目的七彩光芒.

一陣驚呼聲從四面八方傳來.

天空中龐大的劫云被煉妖壺的吸力牽動,開始朝著煉妖壺內徐徐湧去,慢慢形成了一個貫通天地的巨大漩渦,仿佛神龍吸水一般.

龐大恐怖的天劫,接這麼被煉妖壺牽引了過去,然後平息了所有的暴怒,乖巧的朝著煉妖壺內湧入.

亙古未聞.

從來沒有人能將天劫祭煉到法寶之中,更何況是如此龐大的天劫,五十萬人的天劫,這些隱藏在云端的至尊強者們,自忖也根本沒有辦法化解如此巨大的天劫,更遑論是將之收伏.

若是如此說,那他的實力豈不是強大到無法抗拒的地步了?亦或是說,他的法寶是整個仙界都不存在或者無法比擬的神器?

貪婪之心人皆有之,幾乎是下意識的,所有的至尊強者都動了.

當先那白衣劍士第一個出手,一道劍光朝著李飛揚狂斬而去.緊接著,那象頭大將手中拿出一杆金se大戟,對著李飛揚綻出一道金se的雷霆.

還有隱藏在云端的不知名強者同時出手,所有的目標無一例外全部對向李飛揚,他們心中想的很清楚,先將李飛揚殺死,讓這寶貝成為無主之物,然後再出手搶奪之.

各種攻勢繽紛而至,那第一個出手的白衣劍士更是冷喝一聲,化作一道劍光沖著煉妖壺飛了過去.

盡碎其後,那象頭將軍也隨之而動,緊緊追在白衣劍士後面.

其余人一聲喊,也要追去,卻忽然齊齊一震,驚呼一聲又退了回去.

就在這電光石火的一瞬間,煉妖壺忽然出一聲刺耳的轟鳴,吸力猛然大了數倍,竟然將所有擊來的術法全部收入其中.

緊接著,煉妖壺猛然一晃,化作數十丈大小,凌空一轉,壺口對准了沖來的白衣劍士和象頭將軍,一股山呼海嘯般的爆響出,兩道金光擊中了二人,接著光華一閃,將兩人吸入了壺中!

萬籟俱寂.

在場所有人不知道是什麼感受,但每個人臉上的表情都表現的清清楚楚.

燕帝張大了嘴,神情就像是看到了鬼一樣.

那白衣劍士和象頭將軍他都認識,也知道是什麼人.一人是仙人國的至尊之一,劍尊.另一人則是天獸國一名獸王.

這兩人都是洪荒數一數二的強者,尤其是劍尊,有人傳言他的修為已經達到了混元境界的頂端.三十六混元!

但這兩位強者,卻只是一個照面,就被那法寶吸了進去.

上篇:第234章 魔神蚩尤     下篇:第236章 十大神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