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重點更新 魔法異界 仙武異能 言情敘事 時光穿越 科幻太空 靈異軍事 游戲體育 曆史紀實 名著古典 本站原創
註冊登錄 [登出] 
  
 
 
首頁 游戲體育 逆天作弊 1 第243章 背水一戰  
   
第243章 背水一戰

【 】,更新快,無彈窗,免費讀!

只是一個瞬間,鏡子上出的白光就將劍氣擊碎,接著他再次調轉方向,對向了沖過來的赤魘虎和四大凶獸.

然而就在這一刻,一聲詭奇的音律響起,光明尊心神頓時一晃,出現了短暫的失神,原本調轉的鏡子,頓時停了下來,而他整個人身形一晃,也愣在了原地.

漫天的術法對著光明尊呼嘯而去.結結實實的打在了光明尊的身上,刹那間一層強勁粘稠的紅se火焰蔓延了光明尊全身,四凶獸的各se術法也轟然爆裂,炸出了一個刺目的巨大光團.

光明尊雖然受此重擊,但在危急時刻還是做了細微調整,用手中寶鏡護持周身.饒是如此,巨大的威力還是讓光明尊身形猛然一滯,趁著這個機會,悠悠仰天吼叫一聲,一下沖到光明尊身前,手中大棍輪成一團狂風,狠狠的打在了光明尊的身上!

光明尊被這一棍打中,頓時從七竅中狂噴出一股白se的血液,接著面se刹那間變得通紅一片.光明尊怒吼一聲雙手指天,通天白光照在他的身上,他的外形頓時生了變化.

一對巨大的光翼在背後上下翻騰,身高達到了十數丈,左手持**萬光壺,右手握寶鏡,雙眼一片赤紅,惡狠狠的瞪著李飛揚.

光明尊身形變化之後,周身氣勢陡然大增,竟然越了已有的混元境界!

李飛揚臉露驚異之se,達到三十六混元之後,他已經感覺到自己的修為停滯,再也沒有寸進,但此刻光明尊表現出來的實力,卻出了他的認知.

砰~~!眾人只覺得一片天旋地轉,一聲爆響就在他們耳邊響起,眼前的景象讓他們大吃了一驚.

光明尊整個人竟然如同閃電一般眨眼間就飛到了李飛揚身邊,一腳踢在了李飛揚的身上.jing通空間法則的李飛揚,竟然根本沒有來得及躲開這一擊.

不過緊接著,李飛揚就反應了過來,在光明尊第二擊到的時候,他整個人一閃便消失不見,接著瞬間出現在了光明尊的身後.

光明尊獰笑一聲,轉身拿著手中鏡子對著李飛揚照去,李飛揚單手一伸,崆峒印迎了上去.

兩人此時均是貼身近戰,光明尊變身後實力大增,而李飛揚本身就是近戰高手,雖然這一段時間一直用術法取勝,但他最擅長的卻還是近戰,兩人你來我往,頓時打成了一片.

一時間爆響接連不斷,攪在一起殺成一片虛影,看的周圍眾人震驚不已.

不過,此時光明尊是孤身一人,李飛揚卻還有赤魘虎和四大凶獸,兩人相斗之時,赤魘虎和四大凶獸在外sāo擾,把光明尊弄得苦不堪言,不過光明尊變身後畢竟實力大增,以一敵六也沒有落了下風.

二人激戰多時,李飛揚祭出煉妖壺對著光明尊罩了過去,刹那間,煉妖壺爆出七彩光芒,極強的吸力對著光明尊籠罩而去.

光明尊大駭,急忙抽身疾退,卻沒有想到,李飛揚身形一晃,擋在了光明尊的退路上,隨手一指,又祭出了崆峒印.

接著李飛揚以手彈動伏羲琴,三件神器將光明尊圍在核心,將其裹了起來.

光明尊全身白光閃動,護住全身,手中兩件法寶祭起,盤旋他周身環繞,一時間竟然與三件神器互相僵持,暫且抵禦成了平手.

這個時候不止是李飛揚手下諸人,就連光明尊那邊的十幾名至強者也忍不住大驚,光明尊這是何等手段?竟然能以一人抵禦三件神器?

不過李飛揚卻心里清楚,之所以會成為如此局面,是因為他並沒有將伏羲琴煉化,根本不能百分百揮出伏羲琴的威力,自然也無法讓三件神器融會貫通,雖然看似合力攻擊光明尊,但實際上卻是三件神器交替而行,遠遠達不到融彙在一起的威力.

李飛揚與光明尊僵持不休,另一邊十幾名至強者也與燕帝等人激烈的打斗著,但燕帝等人畢竟不是至強者修為,雖然暫時依照修仙戒的技能和加成抵禦著,卻一直處在下風,若是時間再久點,恐怕生不測.

李飛揚打著打著,心中不禁有些懊悔.

原本他以為靠自己手中三件神器,完全可以輕易的戰勝任何一名至強者,但他沒有想到,光明尊手中有這樣兩件法寶.若是自己早知道,將伏羲琴提前煉化,也許就不會出現現在的局面,但此時卻已經晚了.

周圍一切景象陡然變化,李飛揚出現在了一個詭奇的環境之中.

與崆峒印的印中界不一樣,伏羲琴的造化世界內,只有兩種se彩.

白與暗.

一切的一切,都是白se與黑se兩種se彩,白se的水,黑se的山,仿佛置身于一幅水墨畫之中.

在世界的正中,一座大山高高聳立,一個巨大的山洞散出幽暗的光芒,在山洞上方,高懸一個不斷旋轉的巨大太極.

李飛揚進入山洞之中,只見一個黑黑目長相英俊的中年人,正坐在地上畫著什麼.

看見李飛揚進來,這個人抬起頭沖著李飛揚微微一笑,道:"你來了."

李飛揚凝神戒備,生怕眼前之人冒然進攻,小心的問道:"請問你是伏羲琴的器靈嗎?"

中年人點點頭,凝神注視李飛揚半晌,忽然笑著說道:"我看這樣吧,打打殺殺的也沒什麼意思,我問一個問題,你要是能回答,我就算你祭煉成功."

李飛揚心中松了一口氣,道:"那好,請問吧."

中年人抬起頭來,視線飄向極遠方,似是不知道在想些什麼,半晌後,他歎息了一聲道:"這是西界命運女神來到東土後,曾經問我的一個問題,我至今沒有想到答案,若是你能回答,我一定會十分感激你."

李飛揚松了一口氣的心又提了起來,心想你在這伏羲琴中不知道過了多少年,都沒想出答案,卻要我來回答?

不免有些忐忑,若是回答不出,李飛揚不知道該不該以武力強行祭煉,心中正猶疑不定之時,中年人已經開口.

"有一種生靈,白天用四條腿走路,中午用兩條腿走路,晚上用三條腿走路,請問這是什麼?"

……

李飛揚沉默無言,臉上的表情帶著深深的震驚和難以置信.

伏羲琴器靈臉露失望之se:"是不是很難?你也無法回答嗎?唉……我就知道沒希望的."

李飛揚似是回過神來,急忙道:"不,不是的,我能回答,但是我得想想……"

後面的話,李飛揚沒有說出來,只是在心中急的思索著.

這難道又是修仙戒的一個圈套?

他不敢相信回答完這樣一個問題,伏羲琴就算被他祭煉,原因很簡單,這題實在是太簡單了.簡單到他對正確的答案產生了懷疑,懷疑此時伏羲琴的器靈問出這樣一個問題,是不是帶著更深層次的意味?

若是真的這麼簡單,那是不是代表修仙戒再次對自己放水,而自己將要面對的困境,又隨之再次提升?

思忖半天後,看著伏羲琴器靈一臉渴望的神情,李飛揚終于下定了決心,深吸一口氣道:"這個問題的答案是,人."

"人?"伏羲琴的器靈帶著一臉懷疑的神情:"為什麼會是人?人怎麼可能用這樣奇怪的方式走路?"

李飛揚無奈道:"准確的說,是代表人的三個生命階段,分別是,嬰兒,成*人,和晚年."

說完,李飛揚沉默不語,靜靜的看著伏羲琴的器靈.

器靈靜靜的思忖著,半晌後他的眼睛亮了.

"你說的沒錯!這正是人的三個階段!是這樣的!想不到,原來是這麼簡單的一個問題,我卻想了這麼久!"

沉浸在喜悅中的器靈一臉的開心與感慨,李飛揚根本看不出絲毫作偽的情緒.

"好了!你回答了問題,而且回答的很准確,我很感激你,你離開吧,伏羲琴已經祭煉成功."

李飛揚猶豫了一下,最終還是將自己心里的疑惑問了出來:"為什麼這麼簡單?修仙戒不是又給我提升了難度吧?"

面對這個問題,中年人略微愣了一下,接著開心的笑了起來:"簡單嗎?為什麼我不覺得?修仙戒沒有給你提升任何難度,你的未來掌握在你的手里,去吧,李飛揚!"

"我……"

李飛揚正要開口說話,忽然眼前景se一變,他再次出現在了與光明尊對決的戰場之中.

伏羲琴出一股淡淡的柔和光芒,接著刹那間琴音大作,天地似是都被這琴音攪動的震顫起來,刹那間,崆峒印,伏羲琴,煉妖壺三者之間出一道道黑白相間的光芒,倏忽連成了一個整體,一個太極圖從中冒出,對著光明尊罩了過去.

光明尊正在與赤魘虎和四凶獸相博,聽到伏羲琴出的琴音,他的心神頓時一亂,攻勢當即減弱了不少,趁此時機,那太極圖已經飛快的罩到了他的身上.

轟!

一聲金鐵交鳴的爆響,就好像是什麼東西破碎了一般,震得南古坡所有人都感到眼前一暈.

接著又是一聲驚天動地的爆響,一團耀眼的白光猛然綻出,就像是一顆太陽在眾人眼前爆炸,周圍的空間忽然一緊,然後轟的一下四散爆開,一股強烈無匹的能量亂流以光明尊為中心朝著四面八方狂暴而去.

數不清的聯軍被這爆炸所波及,當即魂飛魄散,就連李飛揚手下的大軍,也有不少人被白光波及,死于非命.

等到爆炸之力慢慢消散之後,漸漸露出了仍然處在場間的光明尊,他的身體已經被炸掉了大半,一股股白se的液體不斷的從他斷裂的傷口處湧出,看他的神情,已經是萎靡不堪.

他手中的**萬光壺和寶鏡全部破碎,但仍舊有一絲絲的白芒從兩件法寶中滲出,往他身上湧去.

顯然這兩件寶物再次在關鍵時刻,救了光明尊一命.

但饒是如此,光明尊此時已經是強弩之末,再也沒有一戰之力.

光明尊定定的看著李飛揚半晌,臉上的表情極盡複雜,忽然間,他身形一動,駕起一片白光就沖著遠處飛去.

李飛揚淡淡一笑,一個空間瞬移欄到了光明尊的面前,當場將煉妖壺祭出,光明尊絕望的慘叫一聲,被煉妖壺吸了進去.

聯軍其他至強者頓時面se死灰一片,交手之中,當即左支右絀起來.他們此時的心情根本無法形容,光明尊是他們之中的領頭者,然而都被如此輕易的殺掉,那他們又能如何?

李飛揚收完光敏尊,冷哼一聲,駕馭起三件法寶,朝著激戰中的眾強者飛了過去.

一眾強者當即大駭,頓時齊齊後退,與李飛揚離開一段距離,凝神戒備.

李飛揚飛到燕帝等人身前,看了看對面的眾位強者,淡然道:"諸位,還要再打下去嗎?你們難道真的准備好要和光明尊落個一樣的下場?"

眾強者面面相覷,沉默不語,半晌後,一名瀆人國長老問道:"李飛揚,若是我們說不打了,你能放我們離開嗎?"

李飛揚冷然一笑,斬釘截鐵道:"不能!"

此話一出,眾強者頓時心中一顫,臉露驚惶神se.

那老者滯了一滯,還是強撐道:"若是我們拼命,就算你能贏,也要付出不小的代價!你當真想要玉石俱焚嗎?"

李飛揚搖了搖頭:"我沒有這個意思,說不能放你們走,不是說我想殺了你們.而是說,我希望你們能和我一起,打向鴻蒙."

眾強者臉se一變,那老者搖頭道:"你一定是瘋了,李飛揚,你沒有見過鴻蒙人的強大,所以你不明白,我實話告訴你,就算我們聯合而戰,也沒有希望."

李飛揚不贊成的道:"就算是沒有希望,那也要試一試,難道最差的結果,還能比無量量劫更差不成?我們已經沒有希望,只有殺出洪荒,打進鴻蒙,才有最後一絲機會."

老者的視線飄向遠方,似是在回憶極遙遠的過去,歎息一聲道:"當年我有幸參與過與鴻蒙的一戰,你不會明白,鴻蒙修士的強大,出了我們所有人的認知.不怕告訴你,僅僅是三十六混元境界的強者,鴻蒙就有不下于百人."

在場眾強者參與那一戰者並沒有多少,此時聽到這段秘辛,尤其是實力巨大的對比差異,都忍不住心中震驚.

三十六混元境界的強者,不下于百人!這該是何等恐怖的一件事.就算是洪荒的至強者都不隕落,加起來最多也不過五十人,更遑論現在僅僅剩下這十數人,若是真的要打,怎麼打的過?

然而,老者讓他們感到震驚的話,才只是開始.

"三十六混元之上的境界,你們沒有聽過吧?方才光明尊的表現你們都看到了……當然,李飛揚你有神器在手,自然不懼.但是光明尊僅僅是摸到了出三十六混元的門檻而已,而鴻蒙之中,據我所知,至少有四人,修為過三十六混元,乃是越中的大乘之境,我無法形容他們到底有多厲害,但是我可以告訴你們,當年最強的洪荒強者,在其中一位級強者手下,都沒有走過三招,即被斬殺!"

老者的話當即掀起了軒然大*,場中驚歎聲響成一片.

"更不用說,那個一手促成了今ri局面的妍幽.他的實力,只會在那幾個級強者之上,而且是遠遠過,極大懸殊……"

場間安靜一片,極度的震驚之後便是淡漠的平靜,所有的惶恐都被壓倒了心底.

妍幽.

就算沒有見過鴻蒙強者,但這個名字這些至強者卻都知道,他就像是亙古世界中的一道彗星,蠻橫的將世界一分為二,然後據守最大的一邊,成為越一切的存在.而剩下的另一邊,則被擁擠的生命開辟成了淘汰,生存,毀滅與厮殺的戰場.

"李飛揚,你讓我們跟你殺去鴻蒙,和送死何異?就算是無量量劫到來,我們這些人起碼還有一線生機,可若是殺去鴻蒙,那我們則是必死無疑,根本沒有活路."

老者不給李飛揚說話的機會,繼續道:"就算是為洪荒的子民和子孫們爭一條活路,好吧!就算洪荒世界的所有世界全部打開,我們能集中起億萬的大軍,可你知道鴻蒙的強大修士又有多少?若我們有億萬人,那他們就有億萬萬,甚至更多!更不要說,仙界現在的可戰之力,就只有這里的不足千萬!就算是鴻蒙隨便一位勢力強大一些的強者,手下jing兵都比我們要多!李飛揚,你告訴我們,我們拿什麼去打?!"

"你說的都對,但眼下的洪荒,卻只有一條路可走,那就是殺入鴻蒙!"

半空中忽然響起一聲雷霆般的爆響,接著就像是亙古以來的惡魔出世一般,天地頓時被四股強橫無匹,幾乎無窮無盡無邊無際的強大煞氣所籠罩!

上篇:第242章 慘烈激戰     下篇:第244章 洪荒四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