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重點更新 魔法異界 仙武異能 言情敘事 時光穿越 科幻太空 靈異軍事 游戲體育 曆史紀實 名著古典 本站原創
註冊登錄 [登出] 
  
 
 
首頁 游戲體育 逆天作弊 1 第244章 洪荒四獸  
   
第244章 洪荒四獸

【 】,更新快,無彈窗,免費讀!

就像是天地在刹那間重新終結,然後又猛然打開,四頭身高百丈有余,形態各異的巨獸出現在了眾人眼前.

豎瞳紅眼,粗壯巨大的身體,蜿蜒輾轉不知道有幾千丈,黝黑的身體密布鱗片,輔一出現,李飛揚就瞪大了眼睛,露出驚愕之se.

"李飛揚,我們又見面了."

說話者,乃是已經許久未見,當ri曾在黑魔林助李飛揚一臂之力的上古魔龍.

李飛揚被震撼的半晌無言,愣了一會兒之後,才驚喜的道:"是你,前輩好!"

上古魔龍咧開嘴似是露出一個笑的表情,道:"約定百年之約,想不到一晃卻是千年,今時今ri局面,都出我們預料,卻也讓我們驚喜."

李飛揚道:"前輩今ri出現在此間,我想一定有所圖謀吧,不知道晚輩能不能跟隨前輩身後,效勞一二?"

魔龍出一聲笑,道:"有所圖謀是真,但卻不是要讓你向我們效勞,而是我們要向你效忠."

魔龍話罷,天空中另一頭巨獸說道:"沒錯,你已經成長到了另一個前所未有的高度,宿命之玄妙,也只在你身上才晦澀不明."

說話之巨獸通體燃燒著烈焰,就像是一頭巨大的麻雀,李飛揚當然見過,就是當ri在黑魔林曾被魔龍一擊打走的雀帝.

而另外兩頭沒有說話的巨獸,則用一種奇怪的眼光看著李飛揚.

這兩頭巨獸,其一為龜形,頭上有龍角,身形巨大,就像是一座小山一般,而另一頭,則是一頭赤魘猛虎.

李飛揚現在已經明白,這四頭巨獸,便是洪荒傳說中,曾經力挽狂瀾的四聖獸,血瞳魔龍,霸下玄龜,雀帝鳥和赤魘虎.

但李飛揚卻感到有些奇怪,不是傳說霸下玄龜被封印,而赤魘虎已經死了嗎?怎麼會再次出現呢?

似是看明白了李飛揚的疑問,赤魘虎身形一轉,全身火焰猛然大亮,接著身形一變,變成了人類的形態.

而看到眼前這個人時,李飛揚頓時大吃一驚,瞪大了眼睛.那神情就像是看到了天下最不可思議的事情.

而一眾志強者們也露出驚歎之se,旋即是恍然明悟的神情,出一連串的驚歎.

赤魘虎所變之人,赫然竟是李靖遙.

依然是從前那般的樣子,臉上帶著不可一世的倨傲神se,李靖遙難得的露出一絲微笑的神情,道:"怎麼,不認識我了?"

李飛揚遲疑了半晌,不知道該怎麼回答.

他知道按照常理,他應該叫一聲父親.但他有自己的秘密,穿越而來這個事實,讓他無法從jing神上認同李靖遙是自己的父親.

但李靖遙接下來說的一句話,卻讓他更加吃驚,震驚,以至于完全失去了反應,甚至是思考的能力.

"我明白你想什麼,也許你並不清楚,赤魘虎天賦有一項特殊的能力,那就是元神夢魘.說的清楚一點,那就是我們的元神,可以自如的穿梭到任何世界,不受任何界限和控制,而在這個穿梭過程中,本命源力會使赤魘虎獲得一項寶物,准確的說,是赤魘虎的元神在穿梭中,會自的吸引流蕩在天地間的天才地寶.所以,不要以為只有你自己堅守著秘密,以為你來自一個截然不同的世界,因為在那之前,是你的赤魘虎元神,到達了那個世界,然後又選擇了回歸!"

李飛揚呆立半晌,似是不敢相信這番話,然而仔細一想,他就明白了李靖遙不可能騙自己,也沒必要騙自己.

那麼,一切的一切就都有解釋了,自己為何穿越來到這里,又為何得到了修仙戒.

自己本就是赤魘虎血脈,穿越到了地球,然後吸引到了修仙戒的垂青,之後又回到了洪荒.

可是……李飛揚還是覺得驚訝,有些東西迷惑不解.

"當**飛升之時,我明明看到一道劍光,然後一只赤魘虎的爪掌飛落,我還以為你與什麼生了爭斗,而且當**那一聲大喊……"

李靖遙淡淡一笑,道:"若沒有赤魘虎血脈重新塑體,只有元神有何用?若是我不做隱瞞直接給你,那豈不是露陷了?你如何有壓力?怎麼會成長?你應該了解為父的一片苦心."

李飛揚修為至三十六混元,早已暗曉天道,做事自不會忸怩,當即沖著李靖遙跪下行禮道:"孩兒拜見父親,不過孩兒還有一事不明,請父親指教."

李靖遙伸手將李飛揚扶起來,道:"你說吧."

"傳說父親已經戰死,如何又會出現在這里?如何出現在凡間……?"

李靖遙呵呵笑道:"赤魘虎哪有那麼容易死,只要元神不滅,終究可以重生,我只是托舍重修而已,現在你明白了吧?"

李飛揚道:"孩兒明白了."

李靖遙點點頭,道:"好,既然如此,蒼無涯祖師傳下的五行宗讓你受益良多,也算是你的開派祖師爺,你去給他問個安,道聲好吧."

李飛揚一愣:"蒼無涯祖師也來了?他在哪?我正好想要拜見,感謝他……"

"飛揚,我在這,怎麼,你認不出來嗎?"隨著一個蒼老的聲音如霹靂般響起,李飛揚心中微訝,順著聲音來處看去.

霸下玄龜滿含深意望著他,接著身形一變,變作了白衣獵獵的蒼無涯祖師的形象.

李飛揚更加吃驚:"蒼無涯祖師……您竟然是,霸下玄龜?!"

蒼無涯哈哈大笑:"沒錯!封印無法破解,也只有像你爹那樣托舍重生,才有一線生機,所幸結果很好,我們才能在此相見,飛揚,你的成長可是大大出我們預料."

李飛揚心中感慨萬千,許久以來壓在心頭的諸多謎團,才算是終于解開,一念及此,心中如釋重負,有種豁然開朗的感覺.

而同樣蒙在鼓里的,還有那十數名至強者,當然,此時他們再無與李飛揚對敵之心了,先不說四大聖獸他們根本打不過,話說起來,四聖獸幾乎是洪荒所有人心中的祖先,是奠基者,沒有人會生出與他們對敵的想法.

就在此時,燕帝身形一閃,到了李靖遙身邊,跪下行禮道:"燕帝拜見主人,主人,屬下如今已歸順少主,還請主人不要怪責."

李靖遙一擺手,毫不介意的道:"不要緊,我這個兒子有出息,我十分高興,你能拜到他的手下,也是你的福緣."說到這里,李靖遙話音一轉,看著李飛揚道:"飛揚,說起來,你元神穿梭時,得到的寶貝可不簡單那,竟然衍生出我們所有人都看不透的玄妙,說起來,就算是比妍幽的'輪回天盤’,也不遑多讓."

"輪回天盤?"李飛揚一愣,下意識的問道:"這是什麼東西?"

李靖遙無奈的歎了一口氣道:"其實妍幽,也是一頭赤魘虎,元神穿梭後,進入了妍幽之軀,托舍重生.而他吸附來的法寶,便是這輪回天盤.此法寶擁有造化天地之奇效,而且威力巨大,說是毀天滅地也不為過.當年鴻蒙乃是一片亂流,不毛之地,妍幽便依靠此寶,重塑了今ri的鴻蒙,你說這法寶威力如何?"

李飛揚倒吸一口涼氣,不由暗暗皺眉,心中歎了一口氣.

原本以為修仙戒是主宰這個世界的最高法則凝結而成,現在才明白只是自己轉世穿梭吸引而來的天地靈寶,那麼這輪回天盤的威力又如此巨大,若是兩相比較,自己究竟能不能勝呢?

"飛揚,你想帶著大家脫過這無量量劫是好事,但是,你的實力必須有所提升才可以,我們今ri來此的目的,除了要勸說諸人停止與你為敵,與你一起殺向鴻蒙之外,另一個目的,就是來考校你."李靖遙深吸一口氣,淡淡說道.

"考校我?"

"對,沒錯,考校你究竟是不是有能力面對鴻蒙諸修士,是不是夠資格面對妍幽."

李飛揚苦笑皺眉,道:"難道說,在大戰開始之前,還得先被你們打一頓嗎?"

蒼無涯哈哈大笑道:"不是我們,是你父親一個人,只要你能打敗他,或者說讓他滿意,就算是你通過考校了,當然,我們不會白白考校,若是你能通過,是會有獎勵的."

李飛揚眉梢一挑:"獎勵?什麼獎勵?"

蒼無涯一伸手,一把銀se的小斧頭便憑空出現在了他的手中.

這把小斧閃耀著奪目的光澤,一眼望上去,似是有一種神奇的吸引力,讓人無法移開目光.

每個人都能感受到斧頭上蘊含的波動不休的空間之力,在這把斧頭出現的一瞬間,周圍的空間似是開始變得混亂,扭曲,動蕩,仿佛遇到了什麼可怕的事物一般,想要逃離這里.

能讓空間都產生如此變化,那麼眼前之物是什麼不言而喻,自然是十大神器中,擁有開天辟地之力的盤古斧.

李飛揚眼睛一亮,心中驚喜不已,他雖然有了三大神器,但三神器偏重的俱是輔助作用,真正具有巨大威力,具有攻擊xing的神器他是一件都沒有.此時看到盤古斧,心中自然高興.

然而李飛揚的高興還沒持續多久,頓時臉露驚容.

李靖遙也是一伸手,他的身前嘩的一聲爆響,出現了一把金光四she的黃金劍.

那端正仁義的氣息,一往無前的銳意殺氣,似是貫通天地的無上威勢,都宣告了這把劍的來曆.

太古十大神器之中,攻擊力最強,殺戮第一的利器,軒轅劍.

李靖遙看著李飛揚的神情,臉上似是露出一股戲謔之se,道:"想要吧?只要你通過我的考驗,就能得到這把劍.不過有個條件,我要拿著這把劍考校你."

聽到這最後一句話,李飛揚臉露苦se,道:"父親,您知道軒轅劍的威力嗎?拿這把劍考校我,別說是我本來就打不過您,您用了這把劍,我還如何通過?"

李靖遙哈哈一笑:"那我可不管,既然是要挑戰妍幽,自然有通天徹地的手段才可以,否則的話,只能是去白白送死,我怎麼可能看著你踏上不歸路?"

李飛揚還待說話,李靖遙卻是大笑一聲,道:"好了,閑話少說,來吧!"

李靖遙話罷便即出手,也不見他有什麼動作,只是隨手拼指如劍,捏了一個劍訣,揮手向前一指,刹那間,天地間便有數以萬計的劍影呼嘯出現,帶著絲絲破空聲,向李飛揚卷去.

李飛揚面se一肅,李靖遙的出手看似輕描淡寫,但一招隨意間便帶著至強的劍道規則,他自問出手也可達到這般威力的效果,但那隨手間的自在輕松,卻是無論如何達不到的.

眼見漫天劍影呼嘯而來,李飛揚凌空而起,雙手化作劍指前指,刹那進,劍仙虛影出現,同樣現出了漫天劍影,對著李靖遙出的劍影擊去.

天空中傳來劇烈的金鐵交鳴之音,就像是成千上萬的jing鐵在劇烈的碰撞,震顫.漫天劍影就像是密密麻麻的飛蟲一般,在天空中劇烈碰撞.從最前端的開始,不斷的刺擊,削割,金星四she,光芒閃動,兩撥密集的劍影,最終在半空中全部化作齏粉消失不見.

李靖遙哈哈大笑,道:"好手段!再看看我這一招."

言罷再次出手,仍然是以手作劍,對著李飛揚指出.

李靖遙這一劍,輕飄飄的看起來似是沒有半分力氣,絲毫不見異常和威猛之處,但是李飛揚看見後卻是心中一顫,一股極大的危機感瞬間湧上心頭,瞳孔驀然收縮,臉上露出謹慎的神se,右手也化作劍指,同樣是一劍刺出.天空之中,兩道明亮的劍光如長虹般劃過天際,在半空中激烈的碰撞到了一起.一道刺目的閃電猛然爆,在厚實的云層之中綻放出一道火蛇,云層下方,兩團劍芒似是活了一般,劇烈的在云團中扭動,一分為二,二分為三,然後由三化十,最終化作萬千道劍光,瘋狂的攪動著,割裂著.

此時看起來李靖遙與李飛揚皆是在禦劍而爭,並沒有及至自身.但在場的高手卻都心中明白,越是這般相斗,對自身的消耗就越大,對神識cāo控的要求就越高,所耗費心神之力,實在是已經大到了一個無比誇張的程度.

漸漸的,就連李飛揚周圍的時間似乎都變緩了不少,劍花爆裂重生的度,竟然不可思議的變慢下來.然後所有破碎的劍花,終于漸漸的融彙到了一起,化作了一把銀se的古拙長劍.

"鏗!"

這把劍出一聲清唳的鳴響,接著嗖的一下劃破天際,朝著天幕中刺去.

長劍凌空而行,初時之時似有萬均之沉,極其緩慢,但往前遞進一段距離之後,突然消失,然後下一刻,卻倏忽出現在了前方數十丈處,刹那間由一分為萬千,化作無數道劍光,沖進了云霧之中.

這萬千劍光,與天空中本就激烈碰撞不休的兩團劍陣激烈的對擊到了一起.嘭!一聲驚天動地的巨響,天空中突然出現一道劇烈的扭曲裂痕,就像是玻璃破碎了一樣,逐漸的變大擴散,然後轟然炸裂.刹那間,一股強勁的氣流迸she開來,橫掃天地.漫天的劍慕在兩人磅礴的氣勁轟擊下,結成一圈圓形地光雨,擴展開來呈幅she狀,向整個天地擴展開去.

一陣悅耳的清脆鳴音,就像是仙樂奏響,天地間忽然灑下了點點光雨,每個被光雨淋到的人,都在這一瞬間感到心境無比舒適.光雨緩緩灑落,在半空之上,李飛揚與李靖遙一動不動,恍若石化了一般.但兩人的氣息卻充斥于整片虛空,似乎無處不在.忽然間,兩人再度同時出手,每個人的手都化作無數劍指,度快到漫天都是虛影.兩人之間,一處處虛空凹陷,扭曲,似有無數高手在虛空中交手,每一處凹陷處,原本向下墜落的大光雨被一股無形的氣勁卷動,向四方暴濺開來.原本溫柔祥和帶著安撫之意的雨珠,在氣勁的貫通下,化為了比任何神兵都犀利的武器,一篷篷雨珠擦過虛空,出陣陣剌耳銳嘯之聲.轟!

天地間一聲爆響,一道刺目的雷霆貫通天地,天地似是忽然間碎裂開來,便在這黑暗之中,一點金se的光芒在天空中綻開,初始是一點,繼而化作一條線,然後變作匹練般的劍芒,最終化作一道貫通天地的金se光幕,對著李飛揚斬落!

軒轅劍!

李靖遙終于以這件神器出了自己的攻勢,雖然心中早有准備,但在此刻見到這件神器威力的人,卻還是情不自禁的被深深震撼.

那股似是要毀天滅地的氣勢,深深的驚懼了每個人的心,讓他們元神一陣顫抖,甚至無法動彈.

上篇:第243章 背水一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