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重點更新 魔法異界 仙武異能 言情敘事 時光穿越 科幻太空 靈異軍事 游戲體育 曆史紀實 名著古典 本站原創
註冊登錄 [登出] 
  
 
 
首頁 科幻太空 再生在機甲帝國 中州星·天華學院 第376-380章  
   
中州星·天華學院 第376-380章

第三百七十六章 死神小隊

只看地面上那些原本已經失去了一個機械臂膀,或是一條機械腿根本失去了行走能力的機體,機甲頭部雙眼的燈光猛的亮了起來,紅色的指示燈一亮,如同詐尸般向身旁的叛軍沖去或跳去,而手中的能量刀狠狠的紮入叛軍的駕駛室,或是坎掉了對方機體的頭部,而沒有雙臂的機甲,直接撲倒對方,接著啟動自爆裝置,“轟,”的一聲,同歸于盡。那些砍掉對方頭顱或是紮穿叛軍駕駛室的機體偷襲雖然成功,但是之後立刻被十人一小隊剩下的其他九架機甲亂刀分尸,機甲立刻被大卸八塊。短暫又悲壯的偷襲,杰克在上空看的清清楚楚。“隊長,雖然認識你只有不到一小時的時間,就要全體跟你說告別了,我們第六小隊完成了你的唯一任務,你撤離吧,第六小隊全體隊員注意,開始反攻,掩護隊長撤離。”杰克的通訊器里響起了副隊長的聲音。地面上的叛軍被那些躺著的廢鐵一個個撩倒,基本上第六機甲隊都是以一換一搏命的方式戰斗,面對一群不要命的敵軍,即使對方的機甲殘破的經受不住自己一槍,叛軍心理也產生了一絲恐懼。

“不,你們這簡直是送死,快給我停下,停下!”杰克對著第六機甲隊的通訊頻道大喊到,不過卻不見自己的一個手下停止自殺似的攻擊。“杰克隊長,抱歉,我們這些老兵原本就打算跟著上任隊長一同戰死,可是那時叛軍在殺死我們的上任隊長時卻撤退了,這將是我們最後一塊陣地,此地不保。活下去又有何用?”杰克的通訊器里再次傳來副隊長的話語。聽完後,在低空飛行地杰克立刻轉換成戰甲形態,降落地面,向四周的叛軍機甲沖去,雙手的能量匕首瘋狂的收割著生命,兩把緋紅的匕首,以肉眼捕捉不到的軌跡,來回的飛舞著加入了戰團。葵花斬。擋在他四周的叛軍機體。被已經陷入瘋狂下地杰克切成麼馬賽克狀,直道此時杰克才意識到自己地渺小。即使他的戰甲操作能力再突出,在這場動輒上萬機甲的戰場中,最多也就強巴能有個自保的能力;即使自己地艦隊指揮能力無人可及。但是手中沒有一艘戰艦的他卻只能對著茫茫天空長歎。別提主宰這場戰爭,營救朵朵等人。接著把小米價送到首都星治療,就連最基本地保護住自己手下的生命都辦不到。雖然這300個手下。都是些半殘機體,剛開始時杰克還瞧不起他們,但是此時一架架剛剛杰克認為根本靠不住地隊伍,正用自己的生命換取一架架叛軍的機體。杰克的機甲四周在他連續的恐怖的葵花斬過後,呈現了真空狀態。看著那被兩把能量匕首切成的整齊馬賽克裝的鋼鐵碎片,沒有任何叛軍敢靠近杰克的四周。即使是遠方高樓上的狙擊手們,也被瞄准鏡中呈現的畫面驚呆了片刻。

杰克再次操縱著機甲,如同惡魔般,推進器全開,猛烈的向叛軍沖去。戰斗就這樣持續了一個多小時。“第六機甲隊,幸存者請回話。第六機甲隊幸存者請回話,靠,給老子快回個話。”杰克一邊操縱著兩把已經剝奪了三位數叛軍生命的能量匕首,一邊對著自己的戰隊通訊頻道大罵道。不過卻得不到一個回答,連續的呼喊,只得到通訊器里的嘟嘟的干擾聲音。全死了,自己的三百個手下,在這次叛軍的進攻下全滅了。叛軍方的第九陸戰隊,隊長邱特此時正皺著眉頭,出任務前,原本以為靠著千架機甲,來攻擊一個廢墟城,這個簡單的任務輕而易舉,畢竟第二遠征軍已經在這一周的戰斗下所有地面防禦體系基本上已經癱瘓。而兵力方面,更是吃緊的可憐,據情報部門稱,這座廢墟城最多有四百架機體防守。原本以為最多半個小時就能拿下的城市,可是開戰後,他才知道,自己面對的是一支已經決定犧牲的部隊,看著那些已經失去了手臂的敵軍機體,沖上去,引爆自爆裝置,和自己的手下一起見上帝。

如果說一群不要命的敵人叫隊長邱特頭痛,那麼那個在城市里四處游走黑漆漆的,手握匕首的s級機體,就是噩夢。在有遠程狙擊的和重火力掩護的情況下,居然耗費了300架機體,還是對他無可奈何,看著那個機體靠著四周的牆壁靈敏的躲閃遠處的狙擊鎖定,瘋狂的殺戮,可以堪稱天衣無縫的招式。正在邱特猶豫是否撤退還是不惜一切代價靠著人海戰術毀了這架機體的時候,畢竟一個機甲大隊,被一架機甲打退,回去一定會被其他的戰隊成為笑柄。自己的通訊頻道上卻顯示“撤軍,速度撤退。”的聽放在星球外太空指揮部的命令。接著,在邱特的疑惑中,只看蔚藍的天空,如同暴雨般下落被包裹的金屬球,一個個金屬球在通過大氣層後,外壁已經成火紅裝。

“強行登陸機體裝載迫降裝置。”作為機甲大隊長的邱特可認識這個奇怪的球體,可以抵抗大氣層摩擦,使得陸戰機甲小隊直接著陸的運載體。接著,那些球體和地表接觸,在砸出一個個深坑後,迅速的向四周打開,每個球體里出現四架蜷縮的陸戰機體。那些機體迅速的組成小隊,對著四周的叛軍的機甲進行攻擊。遠程機體精准的鎖定,重型機甲強大的火力壓制,每個突然降落的機體四人一組,仿佛惡魔般的迅速而准確的組成小隊收割著叛軍的生命。

看著那些突然到來的機體上的標志,叛軍的通訊頻道開始出現了恐慌。“我的天啊,死神小隊,他們不是只有執行特殊任務時才出現的嗎。”

“撤退,我的部隊可不能和那些非人的戰士抗衡。”

杰克也通過稍描器看去,天空中,又出現了一隊戰機群,雖然數量加上陸地上那些已經成功迫降的只有一千左右,但是不得不佩服死神小隊的殺傷力,僅僅一個照面,立刻使得對方的戰甲隊形瓦解。這才是死神小隊的正式隊員的實力,杰克看後感慨到,比那些零月訓練的新兵不只高出了一個檔次。在無數生與死的戰斗中存活下來號稱第二遠征軍最強的單兵作戰小隊。

第三百七十七章 零月的狙擊小隊

地點:第零小隊訓練基地。時間:在零月看著杰克駕駛機甲離開三小時後。已經給自己那一百多新兵選好機甲的零月,正在向出任務的戰艦走去,准備去接任務,之後向自己的手下宣布這次的詳細任務,如何襲擊那六個物資星球。可是當零月剛來到死神小隊隊長會議室的時候,死神小隊其他十二個帶領正式隊員的小分隊長正坐在小型圓桌會議室里。大屏幕打開,出現了第二遠征軍統帥杜元帥的身影,“任務,改變,所有死神小隊成員,迫降行政星,我希望在明天日出前,在那兩個正被叛軍攻擊的行政星球上看不到叛軍的一架能行走的機體,我會派第四艦隊,第五艦隊,第六艦隊,十萬戰艦幫助你們掃平外太空停放的戰艦。”

任務改變,營救民眾,不知道統帥今天吃錯了什麼藥,居然放棄那六個物資星球,而去營救毫無戰略意義的兩個行政星,如此大的戰略改變使得所有小隊隊長立刻議論起來,就這樣,在議論聲中,零月接到了帶領手下出擊行政星營救民眾詳細任務。在離開小隊會議室前一分鍾零月還在疑惑,為何杜元帥會臨時改變作戰方針,她卻不知道,改變作戰方針,放棄物資星球的原因是由于杰克那一句——即使贏得了這場戰斗,也失去了民心。

外太空,那些根本沒預料到杜元帥會派軍來營救的艦隊,此時正遭受到十萬戰艦,毀滅性的打擊。星球上有死神機甲小隊的攻擊,外太空有三倍以上第二遠征軍艦隊的艦隊。短短半個小時,原本盛氣凌然的叛軍立刻被打地無還手之力。此時,杰克四周的機甲已經被死神小隊清掃乾淨,看著那一隊隊訓練有素的死神機甲小隊,杰克知道,這場戰斗已經不需要自己了。“靠,不是真的吧,援軍真的趕到了!居然真他奶奶的有援軍。”杰克看著天空中那還在繼續迫降的標有第二遠征軍徽章的機體對天感歎道。原本自己忽悠要塞指揮地話。援軍會盡快趕到。居然成真。“杰克中士,還幸存嗎?如果活著地話,就來38,23要塞的北面歸隊。我的小分隊員都在此處降落,這次擅自離隊本人就當你提前出任務。快給我歸隊。”正在杰克感慨死神小隊正式隊員操作機體高超的時候,通訊器里傳來了小分隊長零月地聲音。“是。”杰克聽後。立刻駕駛著自己的機甲,轉換成戰機狀態,低空飛行,向零月所說地地點飛去。雖然不知道零月小分隊長為何這次幫自己隱瞞擅自出任務的原因,但是知道如果被發現地話又點進小黑屋的杰克還是乖乖的向零月所率領的小分隊,那些新兵機甲群飛去。還好,杰克的機體是死神小隊的特編高檔機體,因此那些死神小隊的正式成員,看著杰克飛過自己領空並且通訊系統識別為友軍,並沒有阻攔。杰克駕駛著自己機體,來到零月所說的地址,立刻降落,看到四周,一百多架機體,正在指定地點對著空中的叛軍機甲鎖定,不過他們這些新兵的鎖定技巧,杰克可看不上眼,基本上十槍能勉強擊毀一架天空中飛過的叛軍戰機就算萬幸了。

既然歸隊,當然點加入戰團,不過杰克卻發現自己的狙擊槍已經在剛剛的戰斗中由于連續鎖定的原因,槍頭融化,被自己扔掉了,自己只有一把進距離鐳射槍,射程只有三百米,但是鎖定那些最底飛行高度達千米以上的叛軍戰機群可有點困難。“自由射擊,對著天空給我狠狠地打,叛軍的陸戰機甲群已經被其他小隊給消滅了,快給大姐我狠狠地打,多打下點叛軍的戰機,好積累軍工。”零月此時正在通訊器里焦急的說到,這次群體出任務,其他的死神小隊分隊長們,居然以她手下的那些新兵,最近損傷過重,不能領取危險性大的任務為由,給自己小隊們分到了拿著狙擊槍,站在要塞的上面,對著交戰的死神小隊進行遠程火力支援的活。遠程火力支援,看著那些訓練還沒到一年的手下,狙擊能力居然十多槍都打不中一槍,畢竟高速飛行的機體,對于那些新兵來講,難度還所有些高,畢竟對新兵來講,在三千半外,能擊中那些不動的物體就不錯了,現在叫他們鎖定高速飛行的叛軍戰機,那些提前量的計算一時間新兵們還是掌握不了,不擊中友軍就算不錯了。零月看著手下們已經開始射擊了半個多小時,居然擊毀叛軍的機體才僅僅個位數,這樣要是到戰斗結束,估計自己率領的小分隊就只能成為其他死神小分隊的笑柄。杰克此時可不知道自己的隊長零月此時正處在氣頭上,雖然上次成為了其他小隊的副隊長,但是由于上次任務只有自己一人幸存,因此無兵可帶的杰克被退回了零月所屬的小分隊,從正式隊員,再次退化成為一名新兵,歸零月管。“射擊,快給我鎖定,你們這些豬腦,快給大姐我好好鎖定目標,別發呆。”零月的咆哮聲在小隊通訊頻道內來回的回蕩著。既然隊長催,無奈寫杰克也只能操縱著機甲,舉起手中的射程只有三百米的一把小鐳射槍,對著高空中飛著的叛軍機體鎖定,沒辦法,狙擊槍人手一把,自己總不能跟著其他隊員說,“哥們,我的狙擊槍丟了,我看你的遠程鎖定技術一般,用這麼好的槍就是浪費,不如把你的遠程狙擊槍借我用用吧。”

因此雖然杰克的鎖定的很成功,但是心理很明白在自己的鐳射槍的射程之內還沒有叛軍的機體的杰克還是決定找個零月看不到的角度裝裝樣子。正當杰克單手舉起鐳射槍,望天發呆的時候,卻沒發現,自己的身後,此時已經站著一架淡粉色的機體,隊長零月的坐機,同時頻道里傳來了零月的怒吼。“你,微型鐳射槍的射程只有300米,別跟我說你這支是經過特殊改造過的,快給我換成狙擊槍。”

第三百七十八章 慶祝

看到身後出現的零月的戰甲,杰克只能無奈的通過私聊頻道向零月發話,“大姐,我的狙擊槍迫降的時在叛軍的圍攻下不小心壞掉了,剛剛在叛軍群中狙擊槍由于超負荷發射槍頭融化了,我這不是剛歸隊,還沒來的及回去修理嗎。”

聽到原來眼前這個站著用只有三百射程的鐳射槍瞄准的原來是杰克,杰克比自己這個小隊提前到這個星球參加戰斗幾個小時,雖然不清楚他經受過多麼慘烈的戰斗。在零月想來,那把狙擊槍在迫降的時候掉丟的可能性比和叛軍戰斗中壞掉的可能性更高些。

在零月正准備臭罵一頓杰克解氣的時候,突然,一架機頭被擊穿的叛軍戰機,冒死向零月這個小隊沖去。藍色的戰機,駕駛室正冒著黑煙,估計駕駛員已經受了重傷,最終決定在臨死前做個壯舉——和第二遠征軍的遠程小隊同歸于盡。看著這沖向自己小隊高速飛來的准備同歸于盡的機甲,零月的狙擊小隊成員都慌亂的舉起手中的狙擊槍射擊過去,本來狙擊能力就差的新兵,看著那逐漸迫近的機甲,心一慌,更鎖定不了了。此時的杰克,操縱著戰甲舉起手中的鐳射槍,輕輕地一點,射擊按鈕,只看那只有二百米就和自己小隊來個對撞的叛軍戰機的推進器被擊毀,失去了推進的機甲,無力的墜毀在要塞的前方。本來想繼續臭罵杰克的零月此時瞪大著眼睛,看著眼前的杰克,居然真地用手中的狙擊槍擊毀了一架叛軍的機甲,說不出話來。就這樣,叛軍在外太空和死神小隊的攻擊下。全面退敗。而小米佳也在朵朵和愛莎的陪同下,去了首都星醫治。三日後,第零機甲大隊,因為正規軍和叛軍的戰斗中,取得了難得的大勝利——奪回了兩個行政星球(同時也失去六個物資星球)。為此第零大隊,別批准,今晚舉行晚會,來慶祝這個值得高興的日子。

當然。晚會地布置場所。還是平日,第零大隊地集體餐廳,不過,此時這個原本如同軍校一樣冷淡的餐廳。已經被死神大隊的士兵,想盡辦法的裝飾。不知道士兵們從哪里弄來了閃亮地耀眼光芒的燈球。掛在餐廳地房頂之上。看樣像從機甲的照明系統之上,臨時拆卸下來。當然對于這些。在死神大隊幾十年都難得一次放松地晚會上,長官們也都睜一只眼閉一只眼。平日里整齊的桌椅,全變為圓球型擺放。牆壁上,張貼了數張新人類當紅歌星火辣身材的海報。當然,在死神大隊,這幾乎大部分全為男性士兵的軍隊中,烈性的酒水,動感刺激的音樂同樣不能缺少。士兵們從布置會場開始,都忘卻今日為何來慶祝,只想的好好的放松,消遣一夜,在戰爭中難得的一夜享受。當然,在夜晚走入這個會場的杰克,看著四周熟悉的類似酒吧的場景,戰隊之中,少有的幾個女性士兵,不管長得漂亮的,還是需要整容來挽救的,都被四五個隊友,拉到各自的小桌前,在那里嬉笑著不知道說著什麼。看到這樣的情景,杰克也有些興趣的,靠邊找了一個偏僻的小桌坐了下來,來享受享受這美好的情調,喝幾口桌前擺放的烈酒。可是,杰克剛放松心神沒多久,就聽到整個晚會廳,爆發了熱烈的歡呼聲,順著那些起身注目的人群望去。

此時,宴會廳正中間的,四個大長桌子,臨時組成的舞台上,零月,這個女丫頭,穿著一個墨綠色的小軍裝背心,左手拿著一個擴聲演唱筒,正興奮得像眾人揮手。“零月,零月,零月,我愛你,”整個宴會廳內的男性士兵集體呐喊道,看到自己的長官,這個平日里冷酷總穿著正統軍裝的零月,今天居然改了興致,穿了明顯能暴露出男人欲望的小背心,這可是第零小隊公認的一朵冷玫瑰啊,今天居然上場即興演唱,在場的眾多男性士兵們,怎麼能夠不瘋狂。“謝謝眾位戰友的支持,我在此將帶給大家演唱一首新人類當紅女歌手的今年經典歌曲《青春的舞動世界》”零月說完這句話後,舞台旁那清幽的伴奏音樂開始響動。零月緩步在舞台上走了兩步後,就拿起話筒,

啊,天啊,杰克剛開始還有些興趣的准備聽零月的演唱,可是這個零月也太對不起觀眾了,第一句就跑掉,一首經典的情歌,都唱成戰斗歌曲了。聽零月唱歌簡直就是折磨,杰克在聽到一半的時候,終于忍不住用兩手捂住了自己的耳朵,零月那站在台上,美滋滋的放聲歌唱的盡情樣子,調忽高忽低,並且零月唱著唱著還出來兩聲盡情地尖叫,這哪是什麼情歌啊,簡直就是午夜幽靈。可是在宴會內的其他男性士兵,可不這麼認為,這些士兵一直在給零月叫好,好不容易杰克忍受零月魔鬼的歌喉一首結束後,台下的那些雙眼直盯著零月小臉和那快掙破小背心的雙胸,瘋狂的喊著“再來一首,好棒啊,再來一首。”

奶奶的,看到身旁那些都開始看著零月流口水的膀大腰圓的戰友,簡直就是一群色鬼投胎啊。第一次盡情演唱一首歌曲後的零月,聽到台下眾多士兵的歡呼,心里可高興得不得了,沒想到自己還有歌唱天賦,零月都有些飄飄然了,可是突然,一個自己熟悉的身影,出現在零月視線之內,杰克,這個該死的混蛋士兵,此刻居然捂著耳朵,一臉痛苦狀。零月想著自己這麼受歡迎的歌喉,自己准備了好久的歌曲,第一次提著膽子上台給大家演唱,可是這個叫杰克的士兵,居然在下面給自己拆台,不,簡直就是侮辱,人格侮辱,汙辱自己的音樂天賦。

第三百七十九章 慶祝2

不行,自己一定要好好得報複他一下,讓這個杰克當眾出丑,才能結自己的心頭之氣。

狡猾的面容在零月臉上一閃而過,零月再次拿起話筒“戰友們,你們還想不想聽我再唱一首歌曲?”

“想,想”

“想得要死”

“再來一首”隨著零月的一句問話,台下的男性士兵,在次陷入瘋狂。聽到這些回應後,零月滿意的一笑“但是,戰友們,你們不知道,其實在現在這個部隊中,有一個根本就不喜歡我唱歌的人存在,他認為我唱歌遠遠比不上他唱的好聽,他就是杰克,那個站在牆角捂著耳朵的那個士兵。今天我就要在場的眾人評價一下,到底他的唱功,有沒有我的強。”零月說著用她白皙的手指向正趴在桌子上,兩手捂著耳朵的杰克。而眾人順著零月的目光,果真看到杰克的痛苦表情。“天,啊,這個臭小子不知好歹。”

“快向我們的女神零月妹妹道歉。”

“根本就不用比了,我們的零月是最棒的。”

台下的士兵受到零月的挑撥,眾多憤怒雄性目光,都聚焦在杰克身上,好像下一秒,就要撲上去把杰克撕碎。而杰克看到眾多表情,一腳踢開了攔著自己路的兩個士兵,奶奶的,這個零月丫頭鬼哭狼嚎的都敢上台表演,就這樣還膽敢和自己叫板,此刻也有些喝高了得杰克,踢倒了幾個士兵後。霸氣的一躍,來到零月所在的舞台之上。“零月,就讓你見識見識什麼叫真正地音樂。”酒氣上漲的杰克格外張狂,一腳踢開了舞台後正控制電子樂台的一個年輕的士兵,自己坐在樂台前,隨手編寫了伴奏音樂。一個同樣舒緩的音樂前奏響起,杰克隨著音樂的步伐,回憶自己的一聲,開始盡興演唱,畢竟杰克本身所熟識的歌詞,隨便拿出來都能驚動當今地樂壇。但是此時已經有些喝高了得杰克根本就不懈于那麼做。

杰克所唱地一段前生平淡的經曆,當然最開始的時候,台下還有些搗亂叫號的士兵,可是聽著聽著杰克這富有感情,讓人心靈震撼地歌曲,逐漸震撼在其中。在場的原本還不服氣地零月也身身的被杰克地那完美的歌喉吸引,陷入其中不能自拔

隨著杰克歌曲的繼續,眾人陷入各自前生,在家中愉快,辛酸的各種童年回憶之中。在場的數個感情豐富的女兵眼角已經不停的流出淚來,而眾多男兵,聽著杰克那仿佛世間最純潔的音樂得旋律,此時就算他們這些死神大隊,在戰場之上,殺人如麻的戰士,也不免的想到兒時在父母的懷抱中的幸福生活,那無憂無慮的童年時光,平日里這些戰斗在死亡邊緣的戰士,深埋在心底,認為早已不存在的美好回憶。接著,杰克的歌喉帶動著音樂進行升華,眾人如同來到天堂,看到美麗的張著兩個小翅膀在天空中快樂的飛翔,在綠草地上,無憂的生活,一切都是那麼美好,各人夢想中才會出現的世界,突然來到了他們眼前

突然,杰克的歌喉再次一轉,原本在天堂夢想中生活的眾人,被一股巨大的吸力,帶到了一個裂開的大門之前漆黑的大門,另外一側,陰魂布滿,鬼哭狼嚎,但是任眾人如何的掙紮,最終都被無情的拉到這片地獄之中。死亡,骷髏,鮮血,殘肢,那冒著黑煙的地面。“我的淚已在夜晚哭干,我的心已碎成萬段,曾經的回憶已成痛苦折磨。曾經的幻想已毫無意義。我的感情已埋藏心底。我的靈魂已破碎不堪,曾經的期盼已不複存在,曾經的快樂已離我遠去。無盡的黑夜,漫長的白日。以再無分別。

一切,如同兩點一線。一切,都那麼簡單。前天的過去,還是一片歡笑,今日的過去,卻是一片悲哀,

空洞的日子,將于我長伴,

美好的未來,以相距遙遠,只能在夢中遇見。”

隨著杰克歌聲的繼續,眾人開始在地獄中痛苦的回憶自己的過錯,回憶一生的悲慘經曆,一切都那麼無助,一切都失去了意義,原本死去的戰友,變為鬼魂,在身旁掠過

在場的眾人,冷汗直流,精神幾乎崩潰,痛哭流涕。在眾人即將放棄希望的前一個,通往現實人界的大門再次開啟,絕望中的眾人,被來回現實世界中。一切都如一場夢幻,隨後杰克結束了自己的歌曲。那再次變為舒緩的音樂進入尾聲。在場從音樂中蘇醒的眾人,包括零月在內,都感覺自己的背部流下了眾多冷汗,積壓在心底的回憶,被杰克一首歌曲完全引動。此刻零月看著杰克,唱完歌後,好像很憂傷的走下舞台,顯得是那麼的孤獨,那麼的深沉。被杰克的歌聲沉迷的眾人,此刻已經忘記了去許價杰克的歌唱能力。

不過很顯眼,就算不用評價,雙眼已經哭紅的零月,也知道了結果。零月再次看相杰克走到角落的椅子上,坐下的身影,“難道自己不了解這個士兵,為何他看起來如此年輕,卻擁有能震撼所有人的感情,”零月心理想著,“杰克,沒想到這個平日里被自己看輕的垃圾士兵,居然有如此深的情感,不可能,他這麼年輕,哪能擁有什麼驚人的經曆,一定是錯覺,是錯覺。”

宴會的氣氛冷清了一段時間,才再次恢複,不過,因為通過杰克的音樂,剛剛宣泄出埋藏在心底記憶的所有戰士和長官,都感覺身體更加輕松,接下來的宴會,都玩得更加瘋狂與盡興。不過這些剛剛聽過杰克恐怖令人難以置信的音樂的人,像把自己過去的所有情緒都展露出來的人,此刻都回避著坐在角落中的杰克,沒有一個敢上前,去杰克的桌前套近乎的。杰克唱完了盡興而發的歌曲後,酒盡也清醒了不少,那可是超水平發揮,現在要再讓自己唱,杰克相信,恐怕連剛剛十分之一的實力都達不到。唱完一首歌,把深埋在自己心底里面的情緒發泄出來後的杰克,雖然感覺有些疲憊,但是心靈也輕松了許多。不過看著在場的那些還算漂亮的女兵們,都用驚異並帶著愛慕的眼神看向自己,但是可惡的就是,到現在為止,沒有一個女兵過來陪自己喝酒。沒辦法,隨叫自己剛剛演得太深沉了呢,為了為此現在的形象,杰克決定繼續惡搞得在角落裝深沉,說不定等等就有被自己深邃的眼神打動的女兵上前主動和自己親熱呢。“快來,啊,來一個女兵陪我啊,哥哥我裝深沉很累的。”杰克在邊觀察著宴會上的數個還算極品的女兵,邊嘴里小聲地叨念著。在杰克調動出下,整個舞廳再次進入了高潮,幾個還算小極品的女兵,上台,開始跳起來脫衣舞,圍繞在舞台的四周,用她們那在燈光映襯下還算性感的身姿來回的挑動著。

正在眾人盡情放縱的時候,舞廳里的那個從機甲探照燈下拆卸下來的霓虹燈突然熄滅,接著短時間的黑暗過後,正式的明亮的白熾燈光亮了起來,重金屬音樂聲也突然停止,轉換成“咚,咚,咚……咚,咚”三長兩短的刺耳的警報聲。“各小隊成員注意,立刻停止一起活動,緊急空襲警報,預計十分鍾後,大約十萬叛軍艦隊將來襲擊本基地,已經向第二遠征軍其他艦隊發出求救信號,不過由于所有艦隊都在前線,援軍十小時後才能抵達,各小隊成員立刻有序的挑選戰甲,准備抵抗敵軍。”指揮官的聲音在通訊器中連續的播放。“什麼?空襲。”在慶祝會里的許多死神小隊的機甲隊員都詫異萬分,剛剛攻占了兩個行政星球,打跑了行政星上叛軍,好不容易回到基地得到了幾天地休息時間。前線現在還在戰斗,叛軍方面不知道是懼怕還是出于別的什麼原因。調集了十萬戰艦,秘密潛入第二遠征軍腹地,希望一舉(16K小說網,電腦站)把號稱單兵作戰力最強的死神小隊全殲。聽到了廣播里的話語,那些老兵們,不愧是號稱最強的機甲戰士,一個個迅速整理好自己衣服,離開舞廳,向機甲倉庫跑去。當然也有幾個喝高的。現在還派在酒桌上一醉不醒。杰克看向那幾個明顯是咳了些迷幻藥劑的幾個剛剛還跳脫衣舞女兵,她們的神志現在還沒清醒過來。杰克看著那一雙雙火辣辣地眼神,那一個個任君采摘地女兵,考慮到十分鍾後這將成為叛軍戰艦的火炮攻擊地點。如果留在此地,估計小命不保。最終還是放棄了上前采摘。在享受香豔之後被戰艦轟和立刻去取個好機甲防身兩個選擇中,杰克猶豫了片刻。果斷的選擇了後者。

跟著呼啦啦的人群,向存放機甲地倉庫快步跑去,不過杰克可知道,等十分鍾之後,這個基地將遭受十萬戰艦的空襲,雖然這個基地地防禦措施不錯,但杰克可不認為靠著這個只有一萬戰甲的基地能抵抗住叛軍十萬戰艦連續十個小時地猛烈攻勢。如果要活命,必須找准時機突圍,而首要的條件就是挑選一架適合宇宙太空戰的s級高級戰甲。當然那些老兵們也和杰克想的一樣,監測系統上可是顯示十萬戰艦,並且剛剛的廣播已經說得很清楚,十萬戰艦來空襲,友軍短時間內不會趕到,現在跑去那些陸戰機甲倉庫挑選的都是些決定戰死,不惜為其他人吸引火力的情操高尚的士兵。顯然這樣的士兵,在整個死神小隊中還找不到一個,面對逃生突圍或者死在強大的叛軍火力下,那些老油條們,一股股向空戰機體存放倉庫沖去。基地內的紅色警報聲連續的響著,一架架可以空戰的機體從機甲倉庫迅速的走去,接著,立刻在自己小分隊規定方向集結。在此時,訓練有素的士兵和那些新兵成了鮮明對比,只看死神小隊的那些老兵們,一個個迅速操縱著戰甲,各自跟著小隊長准備突圍。而零月那些新兵,有些此時還在機甲存放空戰機甲倉庫門口發呆,不知道該選擇什麼型號的機甲進行戰斗,即使其中幾個選好的機甲,為了逃命,獨自一人,向空中飛去,完全不管零月通過通訊頻道的集結命令,妄想以一己之力,突破叛軍的十萬戰艦的封鎖。十萬戰艦的圍殺,杰克很明白,如果要逃,只有等要塞和叛軍交火,靠著要塞那強大火力,和噸位級的身軀,暫時吸引住對方戰艦主炮的火力,這樣自己才有可能找到機會在十萬戰艦包圍下逃離。

杰克來到存放s級空戰機甲的倉庫,往日滿滿的倉庫現今只零星的留下一兩架高級機甲還沒被其他人啟動,杰克向一架距離自己最近的還沒啟動的暗紅色機甲跑去。一個士兵此時正早杰克一步出現在機甲下方,正要握住輔助繩,登入戰甲。看著自己居然慢了一步,知道如果不登上一架高級機甲,如果進入低級戰甲,等會逃命的時候對自己相當不利,杰克環顧了下四周,所有的高級能轉變為戰機形態適合宇宙戰的機體都已經啟動,只有眼前這一個,還在將要啟動的狀態。看著前面那個不認識的士兵的後背,那個標有中校軍銜的士兵,在死神小隊里應該是個身經百戰的機甲戰士。杰克一個彎腰在旁拾起一個鐵棍,毫不猶豫的對著那家伙的後腦就一下,眼前那個正興奮自己找到一架S級空戰機體的士兵,手剛握住輔助繩,就被敲暈。“德特副隊長!我們第九小分隊福隊長被敲暈了,是第九分隊的漢子快來幫忙。”在杰克剛敲暈那個先自己一步出現在機甲前方的倒黴鬼後,幾個看到杰克動作的士兵顯然認識這個杰克沒見過正臉的中校,立刻向四周喊了起來,並且向杰克這邊沖去。

第三百八十章 死神小隊的末日

二十四個緋紅女子軍校在鳳舞的領導下立刻建立起來,接著,無數的貴族或是一些有理想,有抱負的暴力女們,都開始加入緋紅女子軍校,加入緋紅女子軍校,就意味著,將來她們的身價有可能百倍或是千倍的提升。至于緋紅女子軍校的老師,鳳舞則是花巨資在其他軍校挖牆腳,或是直接從緋紅軍團調指揮官去教書,在鳳舞看來,一個好老師有可能教出一堆好學生,但是一個資格不夠,學曆淺薄的老師只會浪費白白金錢,因此緋紅軍校的老師都是一流的。中州星,隸屬緋紅第六執政星球,原白玫瑰女子高等學府,被緋紅艦隊接受,接著改名為緋紅第六女子軍校,所有在校老師在A級之下的立刻卷鋪蓋走人,接著又在天華學院等重點學府花大價引進一些一流的老師。

而此時杰克,剛從外面散步回來,買了一周的口糧,准備接著混吃等長大,畢竟自己才11歲零5幾個月,小弟弟還抬不起頭,對于美女只能目測,還不能用于實踐。走到門口的杰克卻發現,今天自己家門口停著一輛軍用運兵車,車的上面一個散彈加濃機槍,並且五個穿著軍裝的女子正在門口吸著女士香煙堵著門。那五個女子一看就是軍隊中的刺頭,那原本整齊的軍裝,在胸部和肚臍的位置上都給這五個女士兵故意挖了幾個小洞洞,來吸引別人的眼球,走進一看,嫩白的肌膚,還真有些香豔。“你就是杰克?”杰克剛一走進自己的家門,運兵車旁的一個叼著煙地女子立刻問到。“是。大姐姐們,找我有什麼事嗎?”不知道找到自己是好是壞的杰克,只好裝成一個十一二十的孩童的身份,回答道。“我們老大,鳳舞的任命書,你被任命為緋紅第六女子軍校的副校長,並且兼任A班戰艦輔導課的老師。這是任命書,還有一封是給你的密信。緋紅總統帥交待過了。這個電子密信只能給你一個人看,我們無權拆閱。”那個女士兵看了看外表還是十一二歲地杰克,帶著驚訝地表情宣布了委任狀,接著遞給杰克一封用電子筆寫成的信件。那五個女子。現在看杰克的眼光出滿了喜愛和驚訝,在他們看來。鳳舞失蹤了十多年,之後又突然任命一個十歲左右大的小男孩當緋紅軍校地副校長。並且當老師,那麼重要的職位,居然給這個長得還算有些帥氣地小男孩當,這意味著,這個孩子和鳳舞的關系不淺。以她們地一致看法,站在她們五個眼前的杰克,有很大可能是鳳舞的私生子,少女是出滿幻想的。

在她們五個姐妹想來,鳳舞有很大可能在上次被百獸帝國艦隊包圍後,落難到一個星球,接著被一個白馬王子般的男子救出,再接著就迷迷糊糊的生了個大胖小子,為了撫養這個大胖小子,鳳舞才在杰克能獨立生活後回到緋紅要塞,接著秘密通過她們好好照看杰克。女子軍校的副校長,杰克聽到後先是一愣,接著對眼前的五位穿著軍裝的女子點頭笑著說道,“好,還好她沒忘了我,呵呵。”

女子軍校,一聽這個名,就全是女學生,一想就可以在一群學生妹之間游走,快樂似神仙的生活,看著規模,緋紅軍校在中州星的招生至少過十萬,那只要泡到其中的百分之三,就是後宮佳麗三千。“那好,小弟弟,跟著姐姐走吧,給你一個小時收拾行李,姐姐們在門口等你。”那個女士兵接著說道,此時看到還是孩童身體的杰克的表情,她們更加確認杰克是鳳舞的私生子,一個十歲大的小孩,居然能和鳳舞相識,聽他的口音,還很熟,不是親生兒子還能是什麼。杰克聽完立刻轉身,開門,接著把大門關上,手里拿了個小板子,來到實驗室,開始對著靈魂抽割器等實驗儀器一頓亂砸,直到杰克認為無修複的可能性才停手,看著自己和凱特組建的小型實驗室里所有的有用儀器都已經被自己損壞後,杰克把手中板子扔在地上,接著拍了拍手,拿起餐桌上的一塊面包,大步走出屋門。自己家的實驗器材,可是結合33刀年後的科技造出來,不是這個時代應該擁有的東西,如果被其他人發現可不好,因此杰克只能無奈的摧毀,摧毀這一年來的勞動成果。五個看起來凶暴的穿著軍裝的女子,熱情的把杰克抱上車,一個波霸姐姐還大方的讓杰克坐在她腿上,小腦袋靠著她的胸部。把杰克美的,閉上眼睛一陣幻想,軟綿綿的感覺,“我靠,老子的春天到了。”接著,杰克打開那封信件看了起來,由于是寫給杰克一個人看得,只有戴上和電子筆匹配的特殊眼鏡才能看到字跡,杰克接過身後女兵遞過來的一個特殊的眼鏡開始看了起來。“杰克小弟,你鳳舞姐姐答應把林達給你,就一定給你,這個中州星的女子軍校副校長的職位你就先當著,而林達,我會把她送到中州興來學習戰艦指揮,指揮上課老師就是你,時間為五年,在五年的時間內這個學校我只聘了你一個男老師,呵呵,姐姐夠照顧你吧。”

當杰克看完後,杰克邪笑著把信件撕毀,五個女兵看到杰克的表情,都投來了微笑。

鳳舞大姐是個GL,這是所有緋紅軍團內部都清楚地,而這個GL大姐,居然背著她們養了個1O歲的小兒子,難道鳳舞轉性了,五個女兵此時正在思考著自己的總指揮鳳舞的性取向是否改變。經過半小時的飛行,運兵車停放到原白玫瑰女子學府,現緋紅第六女子軍校的起降台上,接著,告別,起飛,起飛前,五個女兵都上前,一人親了杰克腦門一下。“小弟弟,不要辜負你媽媽的心血,她很愛你的,就是太忙,緋紅艦隊不能沒有她。”最後的一個女兵拍了拍還是十一二歲外表的杰克的小腦袋,說道,接著,迅速回到運兵車,起飛。“我媽媽?鳳舞?靠,你們搞錯了,我可是不那個GL的兒子。”杰克對著已經起飛的運兵車大喊,但是車已經升空,由于高度的原因,五個軍用運兵車里的美女已經聽不到杰克話語。

上篇:中州星·天華學院 第371-375章     下篇:中州星·天華學院 第381-385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