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重點更新 魔法異界 仙武異能 言情敘事 時光穿越 科幻太空 靈異軍事 游戲體育 曆史紀實 名著古典 本站原創
註冊登錄 [登出] 
  
 
 
首頁 科幻太空 武裝風暴 正文 一百五十六 公平  
   
正文 一百五十六 公平

叫可帕奇和王動兩人辦是莫名其妙,他們的傷勢只是簡單哩"下就被運走,而且看武裝戰士嚴肅的表情,顯然是把他們當犯人了,靠,這是唱的哪出?

一路上王動問了幾次,耳是沒人開口,都是一問三不知,兩人也只能做悶葫蘆.

也不知道到了地方,兩人竟然被關押起來,誰也沒告訴他們發生了什麼要做什麼.

而此時的王賁已經下了飛機,軍車直接把他接到了指揮部,虎賁將軍正在等他.

一路上王賁的拳頭都是握得緊緊的,見到父親甚至有點忍不住顫抖,不過怎麼看都不像是激動得.

"回來了."虎賁將軍的反應很平淡,好像知道王賁會這樣似.

"父親,這是怎麼回事,島上為什麼會有這麼多紮戈,這不是軍方故意陷害"!"

王賁的情緒很激動,今天仲是故意約王動出去的,他去亞朗不是偶然,更不是簡單的因為一封信,現實往往是很殘酷的.

虎賁將軍也是金鷹一系.簡單說,還是代表人物.要打擊李家和馬家對地球聯邦的影響.首先就要對付馬家,沒了馬家,李家就成了沒有牙齒的老虎,可是要對付比談何容易,所以接近馬小茹無疑是不錯的途徑,也不太會有人懷疑到這個.方面.

這次特,王賁接到的任務就走進入天堂島,以便發現比的秘密實驗,王賁是想做點,成績,可是超出想象的紮戈,"及時"趕到軍隊,整個事件怎麼看都像是個無恥的陷阱,任何人都知道試驗紮戈都是做個處理的,怎麼可能這麼繁殖,只有一個解釋,就是這根本就是軍方醞釀已久的一個計刮,而他恰逢其會,正好做個導火索.

"你來,只是想說這個嗎?"王震面不改色,一雙虎目只是望著王賁.

"父親,你們這樣太卑鄙了,我不能承認,我需要一個解釋!"王賁咬著牙,當王動救他的時候,王賁感覺刺穿的是自己.精神上的痛楚遠超過精神,開始他只是一腔熱血的答應了,可是相處下來,他越來越無法容忍自己的角色.而今天的事情更是徹底刺激了他.

"卑鄙"呵呵."王震微微笑了笑,笑容中包含了太多的意思,除了自己的兒子,還真沒人敢當著他的面說出這個詞,年輕啊.

王震並沒有給王賁一個解釋的打算,站了起來,"再給你選擇一次,繼續就亞朗.繼續你的角色,第二個選擇去凱普斯."

"父親,這不公平!"

"公平?這就是最大的公平!"

王震的聲音透著不容置疑的網絕,有些事情根本不用解釋,到了該明白的時候就會明白,這次的事情只能證明一件事兒.那就是自己的兒子不是搞政治的料,想要成為一名將軍,一代名將,光會打仗是遠遠不夠的,這小子還欠缺磨練!

王賁的身體因為憤怒和激動有些無法控制,但最後還是平靜下來,"凱普斯!"

他用盡了全身的力氣,當說出凱普斯三個字的時候.心中的難過已經無法用言語形容."這是背叛,他的朋友們正在為挑戰凱普斯而努力,而現在他卻要去凱普斯.

可是相比這樣.他更無法容忍自己在亞朗所處的角色,他也無法原諒自己做過的事兒.

王震擺擺手,絲毫沒有開導王賁的想法"成長是要付出代價.

而最好的學習方式就是教刮!

王動和阿帕奇兩個人就比較淒涼了,不知道給帶到了什麼地方就被接受了一系列的身體檢查.

"怎麼樣有什麼異常嗎?"

"一切正常,以目前的年紀.兩個人的精神力都算是一流活躍的,不過想要對付一千多紮戈就是了."

"傷勢怎麼樣?"

"沒傷到骨頭.不會有事."

"行,把他們交給我吧."

對軍隊來說.只要不是骨折等傷勢都不算嚴重,王動腿部的傷是最重的,不過這個那一擊並沒有傷到骨頭,經過細胞治愈,已經愈合,當然肯定是要傷元氣的.而這就需要時間來調養.

只可惜,這些人似乎並不在乎他們,一點沒有給他們作為軍校學生的待遇.

羈押他們的人一問三不知,他們接到的命令就是把這兩個嫌疑犯關起來,而關押的地方則是基地的監獄.

這其實是有點不符合規則,但軍隊的規則本來就是以命令為規則.

小子,進去小心一點."負責帶他們去的上士大概有點不太忍心,善意地提醒了一句.

等王動和阿帕奇抵達目的地的時候油的目光.

這里竟然是軍隊關押嫌疑犯的地安,而這里的混亂可想而知,把這些本就精力過剩的家伙關在一起,不鬧事才是奇跡.

這些人看到王動和阿帕奇也比較意外,竟然送來兩個嫩雞崽,細皮嫩肉的真不錯啊.

阿帕奇雖然沒過這種地方,但在強私隊里聽到太多了,"看來我們兩個是的罪人了,有人故意要整我們."

"的罪人?"王動愣了愣,他好像什麼人都沒得罪吧,何況他也沒機會的罪大人物啊.

"這次應該是我連累你了,八成是緝私隊的事兒."阿帕奇琢磨了一下.以王動的情況是不太可能得罪到人的,而在緝私隊的事兒則是處處得罪人,但他也想不出有什麼地方觸動了大人物的利益,能借這種機會整他們兩個小菜鳥,似乎也太小題大做了.

王動尖了笑,"這麼說我們又要打架了?"

"恐怕是少不了了."阿帕奇已經感受到數十道不懷好意的目光,在這種鬼的方不但有不斷的暴力,更惡心的是,這里會有變態,一些被關押太久的荷爾蒙分泌過多的家伙會產生一些不太好的需求,這種事兒他在輯私隊聽過,只是沒想到自己也會遭遇.

"來了."十幾個人晃晃悠悠地朝他們走了過來,領頭的那個目光一直在阿帕奇和王動身上逡巡,光是這種目光都讓人到胃口.

正當兩人准備戰斗的時候,獄警敲了敲門."誰是阿帕奇,出來."轉過頭又對著一個人說,"你,進去,好好享受一下吧."

兩人面面相覷,阿帕奇站了出來,兩個武裝戰士把阿帕奇帶走了,獄警看都沒看王動,大門緩緩升起,把這里與外面隔絕,而被推進來的人年紀似乎跟王動差不多,唯唯諾諾,已經嚇得發抖

新進來的一個.長得確實更嫩,王動和阿帕奇兩個人打拼的時間久,膚色還是很暗,肌肉也比較明顯,而新來的這個卻是皮膚白暫,雖然看起來髒髒的,一群人的視線立刻盯上了這新嫩小子.對他們來說,沒有女人找個像女人的男人也是一件樂事.

小朋友,跟我混吧,有我罩著你,這里就沒人會欺負你."一群人已經把新來的小子圍到了牆邊,就差沒流口水了.

"我.我是男人,你們要干什麼!"

"哈哈哈,我們也是男人,所以不要怕."

"你們不要過來,再過來我就要叫了."

"叫?哈哈,他說要叫,叫吧.這樣更刺激,竟然送來一個妞,媽的.老子已經多少年沒享受過女人了!"

一聽有女人,一群人都要發狂了,都蠢蠢欲動得冒著綠光,不光是這群人.連其他人也有了興趣.

"我.我不是女人."新來的年輕人已經嚇得快要癱了,他怎麼都沒想到軍方會用這樣卑鄙的方法.

王動本來不想管,可是他骨子里就有那麼點愛管閑事的毛病,拍了拍那個人的肩膀,"哥們,這樣不太好吧."

被拍的首領沒想到一個新嫩子竟然膽子這麼大,在他們中間竟然還有心情調侃.

"滾一邊去,等老子享受完了,再

王動出手了,緊跟著監獄里發出驚天的慘叫,慘叫不是源自于領頭的,因為他已經叫不出幕了,他的腦袋被塞到了離他最近的一個手下的屁股里.

整個過程不到一秒鍾,監獄里就傳來殺豬一樣的叫聲,剛剛笑得最歡的兩個家伙頓時變成了最淒涼的慘叫.

王動並沒有就此罷休,既然要爽就要爽個痛快,其他十多人紛紛出手,核力沒有一個超過兩百的,戰斗技術上也不見得有多高,最強的也就是領頭的那個,哪兒想到王動下手又快又狠.

很快幾十個人都開始了痛苦的旅程,不過僥幸的是,人數是奇數,所以還多出一個,王動拍了拍手,笑眯眯地望著他,真是鼻子尋常的痛快.

"不.不要過來,救命啊,殺人了,救命救命!"最後一個家伙瘋狂地敲打著合金門,希望引起獄警的注意.

此時獄警正在外面抽著煙,有人交代,要整整這個小子,但別弄出太明顯的外傷,這種事兒太多了,里面也沒一個好鳥,都是些渣滓,怎麼會放過這小子.

他直接弄了隔音狀態,監視器早就關掉,這種事兒當然不能留下證

上篇:正文 一百五十五 扣押     下篇:正文 一百五十七 西貝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