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重點更新 魔法異界 仙武異能 言情敘事 時光穿越 科幻太空 靈異軍事 游戲體育 曆史紀實 名著古典 本站原創
註冊登錄 [登出] 
  
 
 
首頁 科幻太空 武裝風暴 正文 二百四十五 再回諾頓星  
   
正文 二百四十五 再回諾頓星

星人認可強者的標准可不是眾樣的,在他們眼中,強刀現實的.狂放的,勇于站出來做別人不敢做的事情,無論是什麼事兒,都一樣風風火火大張旗鼓.

所以烈堅無論做什麼事兒,在地球人和伊文特人看起來是很愚蠢很不明智的,在火星人看來卻是個性,直率,不掖著藏著.哪怕是些壞事,也是真實的,他們會更崇拜烈堅.

這就是本質的文化沖突.

隨著這些年來火星的發展壯大,尤其是地理位置的優勢,讓他們更推崇自己的文化,他們認為火星人才是人類中最具有戰斗力的.也是為人類發展付出最多的.

當年跟紮戈族的決戰.甚至更早一點的凱蒂人,都是以火星為戰場,讓這個星球飽受戰火侵擾.

這也形成了火星人好戰的作風.

烈堅的挑戰方式實在是太對火星人胃口了,所以火星人無一例外的等著看熱鬧.

如果烈堅就這麼慫的跑到口中跟貌似武神一戰,火星人會看不起他,太自貶身價了,一個妄自菲薄的人,將來也不會有什麼大成就!

所以火星人很看不起李世民,帕特洛克羅斯,認為兩人一個喜歡裝逼,搞什麼親民,高貴就是高貴,不用不敢說,另外一個則是喜歡低調,什麼都不參與,整一個娘們,男人,強者,力量,就是用來戰斗和炫耀的,這是人的本性,為什麼要壓抑?

面對烈堅,地球這邊肯定是清一色的支持貌似武神,地球人骨子里講究文化.他們擁有人類最本源悠久的曆史,講究的就是規矩,對于囂張炫耀武力的行為都是野蠻的不成熟的.

顯然他們是希望貌似武神教一下烈堅這個蠢貨,五大世家沒什麼了不起,他的走狗已經被打的媽都不認識了,烈堅上也是一樣的下場.

雙方的支持者已經開始了瘋狂的口水攻擊,導致官方論壇一度陷入癱瘓,由于貌似武神沒有回應,這口水戰正在不斷升級.就差沒真人月了.

王動同學知道是知道,但"去火星嗎?

船票他都買不起,再說他很快就要去諾頓星服役了,哪兒有功夫理會什麼挑戰,至于其他人怎麼看,就不關他的事兒了,顯然我們的王動同學在某方面是非常沒有責任感的.

最關鍵的是,他根本沒有不曝光的方法,他以貌似武神的身份可以肆無忌憚地試驗自己的新招式新想法,可是一旦身份曝光.他立刻成了聚光燈下的焦點,沒有任何勢力保護的他,豈不是待宰羔羊,他可沒興趣.

所以無論外面怎麼吵.王動還是在加強自己的屬性修煉,以便于使用得更加純熟.

而且試驗多了就會發現一系列細節上的問題,比如說相反屬性的轉換,確實會產生一些小的沖突,他必須更加熟練地掌握這其中微妙的節.

卡爾等人已經出發了.王動周思思也得到了准確的時間;他們將在兩天後登船.

貌似武神則是抓緊一切時間看電視,去了諾頓星他可能就沒這麼多悠閑的時間了.

由于貌似武神沒有回應.這讓火星人很囂張,他們很自然地認為貌似武神是怕了,所以幾乎各個.頻道都在吹捧他們的太子爺.而最大程度的貶低貌似武神,順便把李世民一起貶了.

你看貌似武神在李世民的地盤是多麼的囂張,可烈堅一出馬,貌似武神立刻原形畢露,露出自己的老鼠尾巴.

是可忍孰不可忍!

貌似武神氣的暴跳如雷.他***,烈堅算哪兒根蔥啊.他一個指頭就能捏死他!

"王動,去干掉烈堅這個不知死活的兔崽子,***.老子的名譽不能就這麼毀了!"貌似武神吼道,姥姥能忍,舅舅也不能忍啊.

"大叔,首先我後天就要出發了,哪兒有時間應付烈堅啊,再說我們怎麼去?"

"讓他來地球不就完了!"

"老大,我後天就要出發了,就算現在發布消息也晚了,也不是我們說開始就能開始的.何況,我怎麼去,難道就這樣跑過去說我就是貌似武神?"

王動笑道.

"可他凶不能任由這混蛋囂張啊!"貌似武神爆出一大串的粗口.看得出他跟著電視學壞了,詞彙也豐富了.

"呵呵,火星人都這樣,刀鋒戰士都擁有火星血統."王動笑道.

"靠,真能扯淡,不管怎麼樣,都得教教她們!"

貌似武神也很頭痛.顯然這是個無法解決的矛盾,當年,刀鋒戰士縱橫無阻是因為有機甲.根本看不到真人,但武裝戰士是沒辦法避免的.

一武裝鎧甲?

王動和貌似武神面面相覷,不是沒有辦法,如果王動穿著武裝鎧甲的話.別人也是無法認出他的.

但緊跟著兩人都意識到了問題,王動的精神力還不足以支持武裝鎧甲做長時間戰斗,而如果解除鎧甲,勢必要露出真面目.

忽然之間,王動想到了面具,其實這個也不是不能解決,在舞台上帶個普通面具就成了,但為了防止面部比對,普通面具不成.必須帶個萬聖節的活體鬼面具,這樣的話怎麼都無法分析了.

(活體鬼面具三萬聖節玩具,可以在面部覆蓋,甚至身體覆蓋一層活體塑膠,並不影響活動.)

王動晃了晃腦袋,多一事不如少一事兒,最近這麼多事兒.他可沒時間去折騰這個.

老頭子曾經說過,沒有好處的事兒不能做,大費周章.冒那麼大的風險只為意氣之爭,實在沒有必要,何況他現在還有正事兒要做.

貌似武神當然想不出辦法,也只能繼續看電視,武神大人火得快,忘得更快,沒到半分鍾他就把火星人拋到了腦後,開懷大笑,

兩天後王動再次登上了前往諾頓型的飛船,目的地一樣,只是心情確實有很大的不同,同行的人也有很大差別.

五艘飛船中聽說有近萬學生,當然這還只是第一批,同行的還有現役軍人,地球聯邦也是想盡快蕩平諾

絕大多數學生都是第一次離開地球,至于去過諾頓星的更是屈指可數,王動就算是其中一個特例,他都沒想到自己有一天還會回那個鬼地.

這次的待遇跟上次不同.軍艦雖然沒有特別奢華的布置,但簡潔舒適.船艙里有點吵鬧,學生們的興奮很難被壓下來,顯然絕大多數人並沒有意識到他們是去做什備的.

在不少人看來,人類已經完全控制了諾頓星,剩下的就是圍剿那些漏網之魚.把它們從諾頓星上滅絕,可實際上,諾頓星的戰斗已經打了快兩年了.可是軍方還在增兵,絲毫不像是已經完全控制局勢的樣子.

王動對此還是頗為擔憂的,以前從來不想,因為這事兒也不是他杞人憂天.可是既然要去諾頓星,王動也不的不思索一些對自己有用的信息,當初自己在諾頓星體驗到的紮戈族體系是相當的繁瑣龐大,現在回想起來.數量確實不是很驚人,尤其通過軍校學習,對紮戈族數量的了解,它們重視數量的程度要遠高于級別,可是當初圍剿自己的紮戈族數量遠遠不足.倒是種類驚人.

當初王動認為是蟲子的大部隊是在和正規軍作戰,可是現在想,蟲子們會不會是別有目的呢?

諾頓星上出現的一些紮戈族新品種,是教科書上沒有的,進化是宇宙生命中最難的問題,就算是紮戈族也不可能那麼快除非它們是有目的的進行.

如果紮戈族擁有了人類的思考方式,把研究和進化結合起來王動拍了拍腦袋,最近的想象力越來越豐富了,如果紮戈族學會了人類的學習能力.那這宇宙中恐怕還真沒什麼能抵擋它們了.

"各位學員請注意,飛船將在一個小時後准時進入曲度飛行,請所有人到座艙集合!"

王動收拾了一下,亞朗的人都被分散了.他這個單位的十幾個人都互不認識.這次行動,軍方采用的是盡可能不讓同一學校學生聚在一起的方法,盡可能的在每個序列中,安排到各個級別軍校的學生.

這次來的軍校分有級,級,還有級,主力是級,級學院的實力太差.所以只有一小部分人才能來,而且也只能去地面部隊,級學院則多是沖著戰艦去的,而級學院則是充斥到各全部門.

把不同學校的學生分在一起,便于管理.同時又可以增進學校之間的聯系.或者說明白互相之間的差距,有差距才有競爭.

王動這個單元,大家也是互不相識,一些人已經互相聊了起來,總有個性比較外向的,整個當成了旅游,王動也不是個沉默寡言的人,只是要回諾頓星,感觸比較多,所以實在沒有說話的興趣.

這個二十多人的小團體里,顯然來自于耶盾的一個家伙最為出挑,沒辦法.這就是名校風范,作為地球上最強的兩大學院之一,他們確實又這樣的自傲,而且這個人也有點領導風范,很快就跟周圍的人熟絡起來,談笑風生.

王動依然閉目養神,很快飛船進入了曲度飛行,他們需要好好睡一覺,醒來之後大概就會抵達人馬座.

其他人還是那麼熱鬧,王動並不起眼,也有幾個人和他一樣不說話.不過一看就知道是緊張的.

不的不說,隨著人類的發展,盡管肉體力姿在增強,可是勇氣方面比以往的戰士是下降的.

在優美的電腦聲音下,飛船進入曲度飛行,艙門關閉,大家也漸漸進入睡眠狀態.

王動同學也緩緩陷入熟睡,等醒來的時候,就是另外一個世界.

夢中.王動竟然看到了馬小茹,還是那樣溫柔的微笑,輕輕地叫著他的名字,,

"各位同學,你們已經抵達諾頓星上空,請欣賞一下你們即將為之戰斗的世界,諾頓星,是人類在人馬座發現的第一個適合人類居住的星球.它蘊藏著豐富的礦物資源"

戰艦的電腦為大家介紹著諾頓星的基本情況,學生們紛紛離開睡眠艙,抵達大廳集合,同時還可以欣賞到窗外美麗的太空景色,以及那顆非常美麗的星球.

數千名學生聚集一起,熙熙攘攘,人聲鼎沸,幾個.運輸艦的情況都差不多.大家都很興奮,睡了一會兒就來到他們即將為之奮斗的世界了,無數的人揮舞著拳頭,這里就是他們建功立業的期待!

"呵呵.未來的將軍們都很興奮啊."

"上校是不是教教他們?"

"別急,先讓他們興奮一下,分配好之後由直屬軍官給他們點顏色."

幾個.軍官站在樓上,透過大玻璃戲讒地望著下面如同熱鍋螞炸一樣的學生們.作為軍人,他們對軍部的這種做法心知肚明,同時也不屑,他們是要與紮戈族拼命,可是卻分給他們這麼些拖油瓶,他們要的是戰士,而不是廢物,更沒時間當保姆!

從心態上說駐守軍隊是不歡迎這些毛都沒張齊的小崽子們的,可是上頭的命令不是他們能違抗的,心中不願意,也只能接受.

"雖然戰斗力不高,總算也多了一些端茶送水掃地洗衣服的貨色,聊勝于無."

"大概級學院的那些小子還是有點,價值的."

"戰斗力可能有一點,可惜過于天真的想法在戰場上就會變成拖累,所以前先要讓他們懂規矩,傳下去,不用客氣,凡是來這里的也都是簽過生死協議,軍方和議會都允許了一定的傷亡率,這是人類和紮戈族的戰爭!"

"是"

飛船進入諾頓星的大氣層,諾頓星的引力是地球的五倍,所以大氣層也異常的厚實,穿過的時候,飛船產生劇烈的摩擦,場面異常壯觀,這也讓一些外向的學生歇斯底里地大喊著,他們要發泄.

王動平靜地望著周圍的一切,這些小子真不知道將會面臨什麼,周圍的人高喊著"人類無敵踩死臭蟲"等等宣言,看得王動也是哭笑不得.

這大概就是學生吧,充滿激情,說不上好壞,只是這種激情早晚會被現實改嬰,舊願就像軍方說們來紋里只是清除紮戈族的殘會叢

隨著巨大的轟鳴聲,飛船降落在諾頓星的人類總部,新建的人類總部比以前大了五倍,受到了紮戈族的攻擊之後,這里的防禦加強了不.

學生們根據自己的編號陸續離開飛船,在廣場排好整齊的隊伍,會有軍官把他們以小隊的形式帶離.

王動一行二十人面前站著一個軍官,"姑娘們,歡迎你們來到諾頓星,我,特納中士將把你們這些娘們刮練成真正的男人,然後你們可以狠狠地操死那些該死的具蟲!"

特納的目光狠狠地掃過眾人,充滿了不屑和蔑視,看看這些兔崽子,還軍校生,一個個站都站不直!

"特納先生,我們本來就是男人!"一個級學院的學生忍不住說道,他在學校里也是佼佼者.老師都要寵著,哪兒會聽到這種侮辱,何況他來這里是來當軍官的.

特納走了過去,盯著那個竟然敢放抗的學生,而那個學生也毫不畏懼地盯著他.

可是特納毫不客氣地出手了,直接擰斷了對方的手臂.在他還沒來得及使用核力的時候.

剩下的只有慘叫.

"醫務官,把這個娘們抬下去!"特納大吼道.

"你們這些娘們給我聽好了,現在你們可以忘記自己的身份了,不管你以前是誰,在這里.你們只有一個.身份,那就是士兵,而我,特納,就是你們的老爹,聽明白了嗎?"

特納吼道,回應的是一片稀稀拉拉低聲的呼應.

"大聲集,聽明白了嗎?"

"聽明白了!"

"現在開始,我只想從你們娘們一樣的小嘴里聽到一個回答,那就是和五,"

"聽沒明白了嗎!"

"和五,"

"大聲點,蠢貨們!"

"馳五,"

"很好,這就是你們成為一個合格士兵的第一步,在這里你們只需要這一種回答,現在我告訴你們作為軍人應該遵守的規矩.第一條,遵守命令!第二條,遵守命令!第三條,遵守命令!聽到了沒有?"

,"

特納目光一個個地掃過分給他的二十個.蠢貨,現在只剩下十九個了,他們的軍裝沒什麼不同.區別于正常戰士的唯一特點就是右胸口有自己學校的校徽.

很快特納在即盾那個人的身上停了下來,"士兵,向前一步,報上名來."

"趙志廷,來自于耶盾級軍事學院!"趙志廷向前一步,非常干脆地說道,自始至終他的表現很沉穩,級學院在這方面的教育相當到位,不會疏于對學生們的軍事化管理.

特納還算滿意,無論從站姿和氣勢上,都有那麼點軍人的意思,磨練一下應該是個不錯的家伙.

"為了便于把你們這群小娘們盡快變成能干的爺們,我需要一個隊長,你能勝任嗎?"

"馳"蜘!"趙志廷立刻一個敬禮非常痛快地回答道.對他來說,這個位置顯然是舍我其誰.

成為臨時生的隊長.這樣就意味著他比別人先行一步,大體流程是這樣,學生們先由教官培,基本達標之後,將會分配到諾頓星的各個圍剿部隊當中,而這個臨時小隊合格的話,也將成為這些人未來的首領,直接獲得下士的軍銜,可以說這個待遇就完全不同了,這一步看來隨意,卻相當的關鍵.

特納卻沒有立刻讓趙志廷回去,因為他看到有幾個人的眼神中,顯然有種叫做不服的東西.

"趙志廷,有人不服啊.在這里,只有最強的人才能成為領袖,不然他只會帶著隊員去送死,你願意接受挑戰嗎?"

特納笑眯眯地說道.只是眼神中透著一種殘酷,這里不是學校,長官當然可以直接任命,可是在最底層的***里,不流行這一套,想要服眾就必須拿出真本事.

巨大的廣場中,其他的一些小隊已經開始了戰斗,顯然學生們來這里的第一波挑戰賽已經開始了.

顯然耶盾的名頭並不足以嚇倒其他人,耶盾雖然牛,但也分很多科系,對方如果不是武裝戰斗專業的,也不一定就是高手,機會總是存在的!

而且很明顯的一點.所謂戰斗智商跟學習成績沒什麼必然聯系.

可是挑戰者還沒站出來,廣場的一角傳來一聲虎嘯,緊跟著一圈人蕩開,只有一個人站在那里.

這麼標志性的聲音,在地球聯邦只有一家虎賁拳!

顯然王賁的實力在他所在的小隊中是壓倒性的,他服眾的方法也很簡單.一起上!

身為五等戰士,又身兼虎賁拳,恐怕在整個這一批的數千名學生中都沒人是他的對手.

"我現在宣布,王賁就是你們的小隊長!"

顯然王賁小隊所屬的教官非常的欣賞王賁,王賁的老子也是實戰派的一員,是一點點打出來的.在陸軍中的聲望確實無與倫比,而小王賁的經曆也同樣讓戰士們大感光榮.對教官們來說,他們已經把王賁當成了一名合格的戰士.

虎父無犬子!

而和王賁一起的人也是心服口服,這種實力確實沒繼續爭下去的必要了,他的身上確實擁有同齡人不具備的沉穩.

"不用看別人了,誰想當這個隊長就站出來,最好是你們當中最強的,不然到了戰場上冤死的時候別怪我沒提醒!"

特納叫道.立刻就有人站了出來.

在軍隊里沒有那麼複雜的規矩,把對手放到就算贏,三下五除二,上來的三個人立刻到了.趙志廷擁有四等的精神力,大約在一百五十的情況,看來這個耶盾的三年生還是相當有兩下子的,而小隊的其他人多在三等,甚至還有二等的,差別還是太明顯了.

其他小隊那邊也差不多.基本上精神力到了四等也就差不多可以成為小隊長了,而且這些人多是三年級和四只級.

除了個別戰斗比較激烈.大多數已經分出勝負,很多時候情"二力對比比賽就結束了.純靠技巧戰勝核力紋個難度舊愕"而且都是學生.不見得會自己的技術就比對方強.

趙志廷看著自己的隊友略皺了皺眉頭.因為他沒想到這些人竟然這麼弱,弱的太離譜了,這樣的隊伍能有多少戰斗力呢?

王動躊躇了一下,在諾頓星這個鬼地方,什麼危險的事兒都能遇到,他本來以為是一個人行動,誰想到新人都是小隊行動,這個可讓人頭痛了,因為一旦成為正式軍人,服從命令就是天職,可他怎麼能把命運交到別人手中?

奶奶個熊,就算不想當出頭鳥也不行了.這個小隊長他是要了,至少自己帶領隊伍行動在判斷上是不會出錯的.但同時,王動也必須把其他人的小命綁在自己褲腰帶上,這肯定會讓褲腰帶墜很多.

王動同學骨子里是個不太願意承擔責任的人,因為"一旦他決定要做.就肯定會做好.

王動站了出來,"教官,我要挑戰!"

特納以為沒人敢挑戰了,感覺除了趙志廷,其他人的水准確實有點差,"快點,剛才不站出來!"

趙志廷打量著對手,毫不客氣的一拳轟出.王動不閃不避,眼看就要被擊中的時候,一個瞬閃,朝著趙志廷的後頸就是一下,毫無反應,趙志廷噗通一聲到底.

王動這一下的力道掌握得可是恰到好處,直接破防.

要承認.像特納這樣的老兵在戰斗經驗上是豐富的,臨場應變能力也好.可是單從眼光上,他還差了些.

像馬薩那樣的強力教官可不是什麼時候都能遇上的.

"你叫什麼,用了什麼暗器?.

特納檢查了一下再到的趙志廷,怎麼可能一下就把一個四等戰士打暈呢?

"報告教官,我叫王動,來自亞朗級軍事學院,我沒有使用任何暗器!"

王動抬頭挺胸.大聲說道.

特納用懷疑的眼神望著王動,對方的精神力並沒有爆發出來,似乎是很輕易地就躲過了趙志廷的攻擊,而且一掌破防,這也太搞笑了.

"王動.立正,你是在挑戰我嗎?.

"心

"那就趕快交代,你用了什麼違禁武器!"

"教官.我沒有使用任何違禁武器,也不懂得何為違禁武器!"

很顯然並不是每個教官都有很高的素質.一般軍人也都是很固執的,這些人很看不起這些從軍校來的小子,這些小兔崽子在這里溜一圈之後.不用幾年就會跑到他們頭頂上,所以現在落在他們手上也是不會客氣的.

特納的表情有點扭曲,關鍵是他已經公開承認了趙志廷,挑戰只不過是讓趙志廷樹立威信,這王動不但沒有任何表示地擊倒了一個四等戰士.而且態度極度的"囂張".

特納二話不說,猛然一棍子抽了過去.

王動的目光閃現殺機,如果自己違反軍紀.他願意接受懲罰,但是不代表他是聽話的好孩子,任何規矩之外的攻擊都會被王動判定為敵.

老頭子語錄一對于敵人,不用客氣.

王動輕松閃過,還是同樣的一掌切了過去.教官特納應聲而倒.

頓時整個廣場都安靜下來,因為學生們很明白他們的諾頓星生活都掌握在這些教官手中,刮練完成,這些教官會根據他們的實際情況給出適合的作戰區域,再加上嚴格的軍規,誰都知道攻擊上司會是什麼結!

新生上路,謹小慎微是應該的,可是王動竟然一上來就把自己的教官放倒了.

說實話,由于教官們的囂張跋扈.已經讓不少學生有點不爽,其實對于學生們來說,他們既然選擇了軍校,現在又來到了這里,他們願意遵守軍規.但問題是,顯然這些教官的素質並沒有想象的那麼高,參差不齊.有一些的兵痞習氣太重了,但絕大多數人只能忍,因為每個.新兵都是這樣過來的.

當然像王賁這樣的也不需要忍,因為也沒人敢找一個有背景,有實力的人麻煩.

可是王動就不同了,立刻一隊全副武裝的戰士出現,他們身上穿的都是武裝鎧甲.在武裝戰斗界是有定律的,第一個就是精神力優勢定律,精神力的強度絕對勝算;第二個就是武裝鎧甲定律,多了鎧甲的保護,差不多相當一級的差別,當然這並不確切,可是卻多少說明了鎧甲的重要性.

其中一個二話不說就朝王動攻擊了,王動略微一愣,他也沒想到這些家伙竟然屁話不說就動手,反正已經打了一個,不在乎打一雙,保不准就是李魔女安排的,他絲毫不懷疑李家的能力.不過既然來了這里,不怕牽連別人,他還真沒什麼好害怕的.

王動估量了一下,一拳轟出,直接砸在這個身穿二級鎧甲的戰士身上,碰"

戰士的臉立刻如同豬血一樣,鎧甲炸開,整個人被轟出十多米,脖子一歪.顯然是不能動彈了,生死不明.

其他人一看,立刻拔出長刀砍向王動.王動有點怒了,這是想要他的命啊.

猛然一個突進,一記正拳轟出,完全無視攻擊,直接把來人轟了出去,只是這次校正了力量,顯然武裝鎧甲沒他想象的那麼強大,想要抵擋他的力量還是差了點.

三下五除二,四個人也到了,在地上哼呀.

警笛響起,一大批武裝戰士出現,一個軍官走了出來,"發生了什麼事兒!"

"上校.這個.學生襲擊教官,還放到了四個戰士."

王動怡然不懼,盡管在這種地方得罪這些人是不明智的,但做都做了,顯然沒可能再縮回去.

王動抬頭一看眼前的上校,不由愣住了,而那個上校看到他也愣住.

,,竟然是馬薩!

馬薩面不改色,小子,襲擊上司,這是重罪,說說你的理由?"

士兵們以為馬薩會立刻拿下這個小子.誰想到竟然會問原因,但沒人敢說話.因為馬薩可不是一般人.

"我是來參軍的,不是來當奴隸的!"王用爾早不亢地說實看到馬薩,他知道自只遮與不

馬薩聽手下略微的了解了一點原因,"小子,看來你對自己的實力是很有信心了."

"還行吧."

"很好,你不需要進行特刮了,明天你就可以前往普拉多.區開始自己的諾頓星生涯了!"

眾人一陣嘩然.而幾個教官則是搖頭,都說馬薩上校隸屬于特別部隊,也是最近才來諾頓星的,成為這里的主要長官之一.綽號毒蛇,普拉多區?

如果說諾頓星現在就是個和蟲子厮殺的泥沼地獄,那普拉多區就是煉獄,看來這小子是別想活著回來了.

,"

王動立正敬禮.

"跟我走吧!"

人群中,王賁靜靜的望著王動,他本來要站出來的.可是看到馬薩出現.就知道不會有事兒了.

"教官,好久不見.嘿嘿."王動一路小跑,跟在後面嬉皮笑臉地說道.

小子,收,你還真會惹麻煩,如果我不在,你難不成想把這里的人都放倒?"馬薩冷冷地說道.

"哪兒會,教官.不是那備回事,士可殺不可辱,您的手下也太不講道理了."王動抱怨道.

馬薩當然知道是怎麼回事了,這在軍隊太正常了,尤其是那些普通的士兵,對這些學生老爺兵更不爽,只要不太過火,大家都是睜一只眼閉一只眼,而且這對錘煉這些溫室花朵也是有好處的,畢竟戰爭不是游戲.

只可惜碰上的是王動,那也只能怪這小子命不好.

"哼,你還真能給我制造難題,好好去享受自己的普拉達之旅吧,哪里可以充分地發泄你旺盛的精力."

馬薩說道.

"多謝教官!"

小子,那里可是臭蟲們最瘋狂的地方,也是諾頓星戰場上我們遭遇阻力最大的地方.萬一掛了,可別惦記著我."

"教官放心,我不會給你丟臉的!"

王動說道,他很清楚,馬薩是用這種方法直接把他撈出來,不管因為什麼原因,一上來就把教官打昏了,對今天的新生刮練都是個不小的影響,馬薩要帶兵要管理,也不能不顧老兵的想法,這也是一舉兩得,以王動的實力,顯然不怕艱苦的戰斗環境.

就這樣王動被直接編入了前往普拉達.區的戰斗序列,而馬薩也知道像王動這樣的小子也根本不能被那些小兵練,看得出這小子最近的提高不少.

王動的事兒並沒有引起太大的反響,很顯然,學生們並不想去最危險的普拉達.區,那里連正規軍的傷亡都很大,蟲子們也不知道吃了什麼藥.在其他地方都走進進退退打游擊,可是在普拉達.區每天都交火,蟲子也相當的瘋狂.寸土不讓,戰斗進行得非常殘酷.

這次征調大量的軍校學生,主要是為了應付其他戰況不怎麼激烈的人類控制區,方便騰出兵力攻擊幾個紮戈族的控制區,因為紮戈族占據的幾個區域都有著重要的礦藏,人類之所以戰斗都是為了爭奪資源.

說實話,對于久攻不下,那些議員們也是很惱火,因為戰爭遲遲不能結束,就意味著大筆的軍費,以及民眾的壓力,對于已經控制了局勢,兵力占優的情況下還不能平定,確實讓人質疑議會和軍部,而且火星人和伊文特人還在一旁看笑話.

馬薩這次來可不是為了領兵打仗,軍部專門把他和他的隊員調來,是為了執行特別任務.他對外的身份,更多的是為了掩人耳目.

"洛爾,剛剛是怎麼回事,為什麼要攻擊那個叫做王動的學生?"馬薩看著手中的文件,冷冰冰地說道.

被叫來的洛爾中尉立刻一個寒戰,他是少數知道馬薩真實身份的人,這些特別部門的家伙都是些殺人不眨眼的惡魔,而他現在又是大權在握.得罪誰也不能得罪這群人.

"上校,我們已經調查過了.只是一個小意外."洛爾冷靜地說道.

馬薩抬起頭,那森寒的目光像是要刺穿洛爾,洛爾是這里專門負責人事的,關系網非常廣.馬薩是什麼人,那個教官的事兒還算正常,可是一個教官被放倒.在這里也不是新鮮事兒,為什麼負責警戒的戰士會突然出手呢?

要知道這些人畢竟還都是軍校學生,他了解王動的個性,如果不是對方下狠手,他是會很有分寸的.

"洛爾中尉,你在浪費我的時間!"

洛爾擦了擦汗,"上校,其實這事兒,涉及到了我們招惹不起的人,這個,,很難辦啊."

"說說看,招惹不起的話,這事兒我就當沒聽到."

馬薩像硬石頭一樣的臉露出了一點笑容.

這倒讓洛爾有點放松,雖然那頭要保密,可是讓馬薩知道也好,省得自己背鍋,"上校.是李家的人,要小小地教一下這個叫王動的,您知道,我們也很難辦."

"哦,是嗎,說說看.說不定我能幫你完成."馬薩笑道.

洛爾放下心來.看來馬薩也是想要拍李家的馬屁.

這次在諾頓星實踐的學生中確實有幾個大人物.比如說王賁,還有幾個議長的子女或者親戚關系的孩子,顯然他們是把這次的機會當成了制作漂亮檔案的好機會.

不過最大牌的.無疑是李世民,李若兒,馬小茹三人.說實話,軍方對這些太子公主們也很頭痛,萬一有個什麼三長兩短,相關人員也是吃不了兜著走,先不說李家和馬家能做出什麼事兒,可以確定的是,這輩子都別想升遷了.

李世民也就罷了,他算是地球聯邦年輕一代第一高手,又是武神親傳,而且久聞李世民年少老成,做事相當有分寸,戰場的經驗也不缺乏,所以雖然身處諾頓星的主要戰區之一,出事的可能性很低,而且幾次戰斗下來,李世民的表現都讓上上下下頗為贊賞,頗有大將風范.

上篇:正文 二百四十四 決一勝負     下篇:正文 二百四十六 新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