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重點更新 魔法異界 仙武異能 言情敘事 時光穿越 科幻太空 靈異軍事 游戲體育 曆史紀實 名著古典 本站原創
註冊登錄 [登出] 
  
 
 
首頁 科幻太空 武裝風暴 正文 二百四十八 新主力  
   
正文 二百四十八 新主力

其他小隊成員跟在後面,王動一個人大大方方老到了啡引幾圍圈,立刻,五只鐮刀紮戈瘋狂地跳了起來,巨大的鐮刀朝著王動折了車來.

王動握著手中的長刀一動不動,其他人還以為王動嚇傻了,占斯甯都准備出手了,只見刀光爆射,五只紮戈立玄被分尸.

蟲子的血霧漫天散開,落到了王動的臉上,這種感覺,這種氣息,確實太熟悉了.

王動手中的長刀幕然射出.直接插入地下,地面立刻暴出一團血水,由于潛伏紮戈被攻擊,生命反應立刻變強,信號器才有了反應.

王動握住刀柄,核力關注,地下又是一陣悶響,殺蟲一定要殺徹底.

"報告隊長,完成任務

"好小子,相當的乾淨利索,你是不是以前干過這買賣,如果不是你只有十六歲,我還真以為你是老戰士."

占斯甯狠狠地拍了拍王動的肩膀,這小子不但實力強勁,下手也相當老練,看看這打法,表情,怎麼看都是個老手啊.

而且很關鍵的是,王動在殺這種蟲子的時候並沒有把核力提到橫峰,只用了大概三等的核力就夠了.這說明他對精神力的控制相當到位,而且也非常清楚這些蟲子的防禦力.

"靠小子你怎麼做到的!"齪牙一臉的不可思議,剛剛這個距離王動怎麼能發現潛伏紮戈呢,戰士自身的振動器在這種距離也不會反

啊.

"呵呵,其實我以前就是諾頓星的幸存者,殺蟲也不是第一次了

"哈哈,軍方這次總算做了點正確的事兒

占斯甯笑道,這樣的戰友將會讓小隊的生存力大大增強.

"隊長,這是歪打正著,我就不信現在軍校都有這個水准老三笑道.

"那肯定啊,前一段時間其他小隊已經有人分配了,聽說還是級軍校的,實力還行,不過殺了幾個蟲子之後腦子就有問題了,天天失眠,說什麼神經緊張,壓力太大,靠,簡直就是搞笑."

小奧笑道.

一般的學生哪兒經曆過這樣的場面,這跟什麼學校沒有關系,當他們發現在諾頓星除了要承受五倍的壓力之外,還要整天提心吊膽地防備蟲子的偷襲,精神狀態就不一樣了.而最大的變故還不是蟲子,當身邊的戰友戰死時,才是真正考驗時候,

第九小隊相當的興奮,網開始聽到要送學生來的時候,他們很頭痛,多個累贅還多張嘴,現在到好.軍方竟然給他們送了一個殺蟲劑.

當大家得知王動以前在諾頓星住過一年的時候,更是驚歎,一個人在諾頓星上生活,簡直就是奇葩,也難怪王動殺蟲這備輕松愉快.

占斯甯把部隊的陣型做了調整.王動作為主力先鋒,其他人配合他作戰,在戰場上實力決定命運.有王動這樣的戰斗力,顯然他們可以更大膽地攻擊,同時王動的預感也能給大家帶來極大的安全,畢竟不是什麼人都能在兩百米開外發現潛伏紮戈的.

他們這次的任務是一個三天任務,一天的行程就讓他們干掉不少的散兵游勇,有了王動的存在,大家殺蟲都不要像以前那麼艱難危險了,幾十只的量根本構不成任何威脅.

最關鍵的是,隨著戰斗的深入,大家赫然發現,王動對蟲子的了解比他們這些老兵還要深,王動跟他們不同的是,他既有經驗,還有學院的正規化教育,可以把理論與實踐完美地結合起來.

殺蟲的過程基本上就成了王動的授課過程,直把這些老兵說得心服口服.

晚上眾人紮營,炮牙把小型營地弄好,布上警戒線,蟲子是不需要休息的,可是人類需要休息,每個小隊在執行長距離任務的時候都耍配備基本的裝備,有了空間水晶的存在,讓人類的行動大大的簡化.

總的來說,諾頓星戰士的裝備算是很齊全的了,畢竟沒有大規模戰斗的情況下,軍方還不至于傻到甯可把裝備放在倉庫爛掉.

"來,兄弟們,以水代酒.敬王動一杯,歡迎他加入我們第九隊!"占斯甯舉起杯子.

"來,干,***,我們小隊的運氣真不錯!"

王動覺得自己真是太開心.太爽了,這才是他想要的軍隊生活,沒有約束,大家都是兄弟,同生共死,沒有像特納那樣的白癡,人人為我,我為人人,這才是男人,這才是戰士,這才是軍隊!

看世界不能只看一個角落,這個世界很大,特納只是個.列,大多數軍人都是熱血的,他們是在為保衛人類戰斗著,而且不求任何回報.

至少第九小隊的戰士都是這

"兄弟們,我現在宣布,王動就是我們第九小隊的副隊長,萬一我掛了,就由他帶領大家!"

在餐後,占斯甯笑道.

"靠,隊長說什麼呢!"

"就是,多了王動,我們的實力更強了,我看就是面對一百這個級別,我們也能干掉!"

"時!"

"不過我倒是贊成王動做我們的副隊長,這小子對戰斗的理解,對臭蟲們的了解都在我們之上,有志不在年高,這個我認!"

"我也認".

今天的戰斗.王動確實讓所有人大開眼界,那完全是老手中的老手,王動殺蟲如同危丁解牛,簡直可以用藝術來形容,刀法和力道的控制完全是恰到好處!

而對于戰斗陣型的理解也相當不錯,顯然王動不是只會沖的人,戰士們認可高材生.正是王動這樣智勇雙全的.

當然占斯甯這麼說是有點過于著急了,可是由于大家發現了王動這麼個寶貝,都沒有注意占斯甯眼神中的憂慮.

王動看到了.因為不能用小孩子的想法來看待王動,相反,他比這些大頭等人的心思更細膩,這些戰士其實想法很簡單.

"隊長,你有什麼心事嗎?.王動問道.

占斯甯點了根煙.並沒有立刻回答,"沒什麼事兒,你也早點休息吧,今天的戰斗也夠累的了."

"呵呵,隊長.這點戰斗還累不到我,其實我初來乍到,你完全沒有必要讓我"

"哦,那你為什麼接受?"占斯甯忽然打斷道.

一般這個時候.要麼會謙虛退讓,要麼會極為興奮的升官,但很顯然王動兩者都不是.

王動笑了笑,"隊長,你們接受我,我就是小隊的一員,我知道自己的實力,在該承擔責任的時候我不會退讓,這也是隊長對我的信!"

虛偽,永遠不要在自己的兄弟之間進行.

"小子,有你的.在戰時,隊長可以直接任命自己的繼任者,而在執行危險任務的時候更是要安排好,本來我是想任命老三的,他各方面都不錯,可是你來了,這一切都變得容易了,老三的實力還是差太多了,像你這樣的實力.要不是特殊情況,也不會到我們這樣的小隊來

占斯甯吸了一口煙,他說的也是事情,以王動的實力照正常情況畢業,就算進入陸軍也會是以軍官開始,根本不會到這麼危險的戰場,執行這樣的任務.所以從某方面說,軍方的這次調集軍校生的計劃,確實也有好的一面.

聽了占斯甯的話.王動有點汗顏,確實,要不是為了薩曼莎他也不會來這里,他不喜歡逞英雄,這是老頭子從小教育的,喜歡當英雄的死,得快,所以他想在戰艦里工作,紮戈族很久很久沒有大規模攻擊,艦隊怎麼都比地面安全.就算不能在艦隊,也可以加入空軍,轟炸怎麼都比地面攻擊來的安全.要知道王動是很清楚紮戈族的金字塔,有不少蟲子他也是要躲著走的.

占斯甯似乎看穿了王動的羞愧,拍了拍王動的肩膀,"小子,不用不好意思,人各有命.你跟我們不同,你有更光輝的未來.諾頓星的生活只是一個縮影.只是我希望你在小隊的時間里,能和我們同生共死,兄弟們能活到現在都不容易啊."

"隊長,我既然來了,就是小隊的一員!"

"我相信你.其實你小子是天生的戰士,你自己可都能沒注意,一旦你戰斗起來,當真有一種一刀在手天下我有的氣勢,雖然我實力不行,但眼力還是不錯的."

"隊長,我們這次究竟是執行什麼任務?"

"其實也沒什麼.空間值測到了一個紮戈族的巢穴.我們現在正在往那里趕,還有其他的小隊,我們要一起端掉這個巢穴,殺掉母蟲,只是這就是大規模戰斗力,到時候是要沖鋒,而不能像以前利用地形,呵呵,以後就會明白了."

在諾頓星上.小隊巡邏掃蕩落單的蟲子並不可怕,哪怕會有紮戈族的伏擊,只要小心謹慎,頂多受傷,斃命的可能性很低,可是一旦在攻擊巢穴的時候.蟲子會大批量地湧出,幾萬都是很正常的,那個時候就別提什麼戰術了.每個人都得向前沖,而這個時候是必然要出現傷亡.

但是這也是必須的,蟲子的地下隘道四通八達,一旦開始攻擊,就必須以最快的速度解決,而且戰士們必須深入隱道.殺掉母蟲,轟炸是沒有效果的,必須確定地干掉母蟲才行.(未完待續)

其他小隊成員跟在後面,王動一個人大大方方老到了啡引幾圍圈,立刻,五只鐮刀紮戈瘋狂地跳了起來,巨大的鐮刀朝著王動折了車來.

王動握著手中的長刀一動不動,其他人還以為王動嚇傻了,占斯甯都准備出手了,只見刀光爆射,五只紮戈立玄被分尸.

蟲子的血霧漫天散開,落到了王動的臉上,這種感覺,這種氣息,確實太熟悉了.

王動手中的長刀幕然射出.直接插入地下,地面立刻暴出一團血水,由于潛伏紮戈被攻擊,生命反應立刻變強,信號器才有了反應.

王動握住刀柄,核力關注,地下又是一陣悶響,殺蟲一定要殺徹底.

"報告隊長,完成任務

"好小子,相當的乾淨利索,你是不是以前干過這買賣,如果不是你只有十六歲,我還真以為你是老戰士."

占斯甯狠狠地拍了拍王動的肩膀,這小子不但實力強勁,下手也相當老練,看看這打法,表情,怎麼看都是個老手啊.

而且很關鍵的是,王動在殺這種蟲子的時候並沒有把核力提到橫峰,只用了大概三等的核力就夠了.這說明他對精神力的控制相當到位,而且也非常清楚這些蟲子的防禦力.

"靠小子你怎麼做到的!"齪牙一臉的不可思議,剛剛這個距離王動怎麼能發現潛伏紮戈呢,戰士自身的振動器在這種距離也不會反

啊.

"呵呵,其實我以前就是諾頓星的幸存者,殺蟲也不是第一次了

"哈哈,軍方這次總算做了點正確的事兒

占斯甯笑道,這樣的戰友將會讓小隊的生存力大大增強.

"隊長,這是歪打正著,我就不信現在軍校都有這個水准老三笑道.

"那肯定啊,前一段時間其他小隊已經有人分配了,聽說還是級軍校的,實力還行,不過殺了幾個蟲子之後腦子就有問題了,天天失眠,說什麼神經緊張,壓力太大,靠,簡直就是搞笑."

小奧笑道.

一般的學生哪兒經曆過這樣的場面,這跟什麼學校沒有關系,當他們發現在諾頓星除了要承受五倍的壓力之外,還要整天提心吊膽地防備蟲子的偷襲,精神狀態就不一樣了.而最大的變故還不是蟲子,當身邊的戰友戰死時,才是真正考驗時候,

第九小隊相當的興奮,網開始聽到要送學生來的時候,他們很頭痛,多個累贅還多張嘴,現在到好.軍方竟然給他們送了一個殺蟲劑.

當大家得知王動以前在諾頓星住過一年的時候,更是驚歎,一個人在諾頓星上生活,簡直就是奇葩,也難怪王動殺蟲這備輕松愉快.

占斯甯把部隊的陣型做了調整.王動作為主力先鋒,其他人配合他作戰,在戰場上實力決定命運.有王動這樣的戰斗力,顯然他們可以更大膽地攻擊,同時王動的預感也能給大家帶來極大的安全,畢竟不是什麼人都能在兩百米開外發現潛伏紮戈的.

他們這次的任務是一個三天任務,一天的行程就讓他們干掉不少的散兵游勇,有了王動的存在,大家殺蟲都不要像以前那麼艱難危險了,幾十只的量根本構不成任何威脅.

最關鍵的是,隨著戰斗的深入,大家赫然發現,王動對蟲子的了解比他們這些老兵還要深,王動跟他們不同的是,他既有經驗,還有學院的正規化教育,可以把理論與實踐完美地結合起來.

殺蟲的過程基本上就成了王動的授課過程,直把這些老兵說得心服口服.

晚上眾人紮營,炮牙把小型營地弄好,布上警戒線,蟲子是不需要休息的,可是人類需要休息,每個小隊在執行長距離任務的時候都耍配備基本的裝備,有了空間水晶的存在,讓人類的行動大大的簡化.

總的來說,諾頓星戰士的裝備算是很齊全的了,畢竟沒有大規模戰斗的情況下,軍方還不至于傻到甯可把裝備放在倉庫爛掉.

"來,兄弟們,以水代酒.敬王動一杯,歡迎他加入我們第九隊!"占斯甯舉起杯子.

"來,干,***,我們小隊的運氣真不錯!"

王動覺得自己真是太開心.太爽了,這才是他想要的軍隊生活,沒有約束,大家都是兄弟,同生共死,沒有像特納那樣的白癡,人人為我,我為人人,這才是男人,這才是戰士,這才是軍隊!

看世界不能只看一個角落,這個世界很大,特納只是個.列,大多數軍人都是熱血的,他們是在為保衛人類戰斗著,而且不求任何回報.

至少第九小隊的戰士都是這

"兄弟們,我現在宣布,王動就是我們第九小隊的副隊長,萬一我掛了,就由他帶領大家!"

在餐後,占斯甯笑道.

"靠,隊長說什麼呢!"

"就是,多了王動,我們的實力更強了,我看就是面對一百這個級別,我們也能干掉!"

"時!"

"不過我倒是贊成王動做我們的副隊長,這小子對戰斗的理解,對臭蟲們的了解都在我們之上,有志不在年高,這個我認!"

"我也認".

今天的戰斗.王動確實讓所有人大開眼界,那完全是老手中的老手,王動殺蟲如同危丁解牛,簡直可以用藝術來形容,刀法和力道的控制完全是恰到好處!

而對于戰斗陣型的理解也相當不錯,顯然王動不是只會沖的人,戰士們認可高材生.正是王動這樣智勇雙全的.

當然占斯甯這麼說是有點過于著急了,可是由于大家發現了王動這麼個寶貝,都沒有注意占斯甯眼神中的憂慮.

王動看到了.因為不能用小孩子的想法來看待王動,相反,他比這些大頭等人的心思更細膩,這些戰士其實想法很簡單.

"隊長,你有什麼心事嗎?.王動問道.

占斯甯點了根煙.並沒有立刻回答,"沒什麼事兒,你也早點休息吧,今天的戰斗也夠累的了."

"呵呵,隊長.這點戰斗還累不到我,其實我初來乍到,你完全沒有必要讓我"

"哦,那你為什麼接受?"占斯甯忽然打斷道.

一般這個時候.要麼會謙虛退讓,要麼會極為興奮的升官,但很顯然王動兩者都不是.

王動笑了笑,"隊長,你們接受我,我就是小隊的一員,我知道自己的實力,在該承擔責任的時候我不會退讓,這也是隊長對我的信!"

虛偽,永遠不要在自己的兄弟之間進行.

"小子,有你的.在戰時,隊長可以直接任命自己的繼任者,而在執行危險任務的時候更是要安排好,本來我是想任命老三的,他各方面都不錯,可是你來了,這一切都變得容易了,老三的實力還是差太多了,像你這樣的實力.要不是特殊情況,也不會到我們這樣的小隊來

占斯甯吸了一口煙,他說的也是事情,以王動的實力照正常情況畢業,就算進入陸軍也會是以軍官開始,根本不會到這麼危險的戰場,執行這樣的任務.所以從某方面說,軍方的這次調集軍校生的計劃,確實也有好的一面.

聽了占斯甯的話.王動有點汗顏,確實,要不是為了薩曼莎他也不會來這里,他不喜歡逞英雄,這是老頭子從小教育的,喜歡當英雄的死,得快,所以他想在戰艦里工作,紮戈族很久很久沒有大規模攻擊,艦隊怎麼都比地面安全.就算不能在艦隊,也可以加入空軍,轟炸怎麼都比地面攻擊來的安全.要知道王動是很清楚紮戈族的金字塔,有不少蟲子他也是要躲著走的.

占斯甯似乎看穿了王動的羞愧,拍了拍王動的肩膀,"小子,不用不好意思,人各有命.你跟我們不同,你有更光輝的未來.諾頓星的生活只是一個縮影.只是我希望你在小隊的時間里,能和我們同生共死,兄弟們能活到現在都不容易啊."

"隊長,我既然來了,就是小隊的一員!"

"我相信你.其實你小子是天生的戰士,你自己可都能沒注意,一旦你戰斗起來,當真有一種一刀在手天下我有的氣勢,雖然我實力不行,但眼力還是不錯的."

"隊長,我們這次究竟是執行什麼任務?"

"其實也沒什麼.空間值測到了一個紮戈族的巢穴.我們現在正在往那里趕,還有其他的小隊,我們要一起端掉這個巢穴,殺掉母蟲,只是這就是大規模戰斗力,到時候是要沖鋒,而不能像以前利用地形,呵呵,以後就會明白了."

在諾頓星上.小隊巡邏掃蕩落單的蟲子並不可怕,哪怕會有紮戈族的伏擊,只要小心謹慎,頂多受傷,斃命的可能性很低,可是一旦在攻擊巢穴的時候.蟲子會大批量地湧出,幾萬都是很正常的,那個時候就別提什麼戰術了.每個人都得向前沖,而這個時候是必然要出現傷亡.

但是這也是必須的,蟲子的地下隘道四通八達,一旦開始攻擊,就必須以最快的速度解決,而且戰士們必須深入隱道.殺掉母蟲,轟炸是沒有效果的,必須確定地干掉母蟲才行.(未完待續)

其他小隊成員跟在後面,王動一個人大大方方老到了啡引幾圍圈,立刻,五只鐮刀紮戈瘋狂地跳了起來,巨大的鐮刀朝著王動折了車來.

王動握著手中的長刀一動不動,其他人還以為王動嚇傻了,占斯甯都准備出手了,只見刀光爆射,五只紮戈立玄被分尸.

蟲子的血霧漫天散開,落到了王動的臉上,這種感覺,這種氣息,確實太熟悉了.

王動手中的長刀幕然射出.直接插入地下,地面立刻暴出一團血水,由于潛伏紮戈被攻擊,生命反應立刻變強,信號器才有了反應.

王動握住刀柄,核力關注,地下又是一陣悶響,殺蟲一定要殺徹底.

"報告隊長,完成任務

"好小子,相當的乾淨利索,你是不是以前干過這買賣,如果不是你只有十六歲,我還真以為你是老戰士."

占斯甯狠狠地拍了拍王動的肩膀,這小子不但實力強勁,下手也相當老練,看看這打法,表情,怎麼看都是個老手啊.

而且很關鍵的是,王動在殺這種蟲子的時候並沒有把核力提到橫峰,只用了大概三等的核力就夠了.這說明他對精神力的控制相當到位,而且也非常清楚這些蟲子的防禦力.

"靠小子你怎麼做到的!"齪牙一臉的不可思議,剛剛這個距離王動怎麼能發現潛伏紮戈呢,戰士自身的振動器在這種距離也不會反

啊.

"呵呵,其實我以前就是諾頓星的幸存者,殺蟲也不是第一次了

"哈哈,軍方這次總算做了點正確的事兒

占斯甯笑道,這樣的戰友將會讓小隊的生存力大大增強.

"隊長,這是歪打正著,我就不信現在軍校都有這個水准老三笑道.

"那肯定啊,前一段時間其他小隊已經有人分配了,聽說還是級軍校的,實力還行,不過殺了幾個蟲子之後腦子就有問題了,天天失眠,說什麼神經緊張,壓力太大,靠,簡直就是搞笑."

小奧笑道.

一般的學生哪兒經曆過這樣的場面,這跟什麼學校沒有關系,當他們發現在諾頓星除了要承受五倍的壓力之外,還要整天提心吊膽地防備蟲子的偷襲,精神狀態就不一樣了.而最大的變故還不是蟲子,當身邊的戰友戰死時,才是真正考驗時候,

第九小隊相當的興奮,網開始聽到要送學生來的時候,他們很頭痛,多個累贅還多張嘴,現在到好.軍方竟然給他們送了一個殺蟲劑.

當大家得知王動以前在諾頓星住過一年的時候,更是驚歎,一個人在諾頓星上生活,簡直就是奇葩,也難怪王動殺蟲這備輕松愉快.

占斯甯把部隊的陣型做了調整.王動作為主力先鋒,其他人配合他作戰,在戰場上實力決定命運.有王動這樣的戰斗力,顯然他們可以更大膽地攻擊,同時王動的預感也能給大家帶來極大的安全,畢竟不是什麼人都能在兩百米開外發現潛伏紮戈的.

他們這次的任務是一個三天任務,一天的行程就讓他們干掉不少的散兵游勇,有了王動的存在,大家殺蟲都不要像以前那麼艱難危險了,幾十只的量根本構不成任何威脅.

最關鍵的是,隨著戰斗的深入,大家赫然發現,王動對蟲子的了解比他們這些老兵還要深,王動跟他們不同的是,他既有經驗,還有學院的正規化教育,可以把理論與實踐完美地結合起來.

殺蟲的過程基本上就成了王動的授課過程,直把這些老兵說得心服口服.

晚上眾人紮營,炮牙把小型營地弄好,布上警戒線,蟲子是不需要休息的,可是人類需要休息,每個小隊在執行長距離任務的時候都耍配備基本的裝備,有了空間水晶的存在,讓人類的行動大大的簡化.

總的來說,諾頓星戰士的裝備算是很齊全的了,畢竟沒有大規模戰斗的情況下,軍方還不至于傻到甯可把裝備放在倉庫爛掉.

"來,兄弟們,以水代酒.敬王動一杯,歡迎他加入我們第九隊!"占斯甯舉起杯子.

"來,干,***,我們小隊的運氣真不錯!"

王動覺得自己真是太開心.太爽了,這才是他想要的軍隊生活,沒有約束,大家都是兄弟,同生共死,沒有像特納那樣的白癡,人人為我,我為人人,這才是男人,這才是戰士,這才是軍隊!

看世界不能只看一個角落,這個世界很大,特納只是個.列,大多數軍人都是熱血的,他們是在為保衛人類戰斗著,而且不求任何回報.

至少第九小隊的戰士都是這

"兄弟們,我現在宣布,王動就是我們第九小隊的副隊長,萬一我掛了,就由他帶領大家!"

在餐後,占斯甯笑道.

"靠,隊長說什麼呢!"

"就是,多了王動,我們的實力更強了,我看就是面對一百這個級別,我們也能干掉!"

"時!"

"不過我倒是贊成王動做我們的副隊長,這小子對戰斗的理解,對臭蟲們的了解都在我們之上,有志不在年高,這個我認!"

"我也認".

今天的戰斗.王動確實讓所有人大開眼界,那完全是老手中的老手,王動殺蟲如同危丁解牛,簡直可以用藝術來形容,刀法和力道的控制完全是恰到好處!

而對于戰斗陣型的理解也相當不錯,顯然王動不是只會沖的人,戰士們認可高材生.正是王動這樣智勇雙全的.

當然占斯甯這麼說是有點過于著急了,可是由于大家發現了王動這麼個寶貝,都沒有注意占斯甯眼神中的憂慮.

王動看到了.因為不能用小孩子的想法來看待王動,相反,他比這些大頭等人的心思更細膩,這些戰士其實想法很簡單.

"隊長,你有什麼心事嗎?.王動問道.

占斯甯點了根煙.並沒有立刻回答,"沒什麼事兒,你也早點休息吧,今天的戰斗也夠累的了."

"呵呵,隊長.這點戰斗還累不到我,其實我初來乍到,你完全沒有必要讓我"

"哦,那你為什麼接受?"占斯甯忽然打斷道.

一般這個時候.要麼會謙虛退讓,要麼會極為興奮的升官,但很顯然王動兩者都不是.

王動笑了笑,"隊長,你們接受我,我就是小隊的一員,我知道自己的實力,在該承擔責任的時候我不會退讓,這也是隊長對我的信!"

虛偽,永遠不要在自己的兄弟之間進行.

"小子,有你的.在戰時,隊長可以直接任命自己的繼任者,而在執行危險任務的時候更是要安排好,本來我是想任命老三的,他各方面都不錯,可是你來了,這一切都變得容易了,老三的實力還是差太多了,像你這樣的實力.要不是特殊情況,也不會到我們這樣的小隊來

占斯甯吸了一口煙,他說的也是事情,以王動的實力照正常情況畢業,就算進入陸軍也會是以軍官開始,根本不會到這麼危險的戰場,執行這樣的任務.所以從某方面說,軍方的這次調集軍校生的計劃,確實也有好的一面.

聽了占斯甯的話.王動有點汗顏,確實,要不是為了薩曼莎他也不會來這里,他不喜歡逞英雄,這是老頭子從小教育的,喜歡當英雄的死,得快,所以他想在戰艦里工作,紮戈族很久很久沒有大規模攻擊,艦隊怎麼都比地面安全.就算不能在艦隊,也可以加入空軍,轟炸怎麼都比地面攻擊來的安全.要知道王動是很清楚紮戈族的金字塔,有不少蟲子他也是要躲著走的.

占斯甯似乎看穿了王動的羞愧,拍了拍王動的肩膀,"小子,不用不好意思,人各有命.你跟我們不同,你有更光輝的未來.諾頓星的生活只是一個縮影.只是我希望你在小隊的時間里,能和我們同生共死,兄弟們能活到現在都不容易啊."

"隊長,我既然來了,就是小隊的一員!"

"我相信你.其實你小子是天生的戰士,你自己可都能沒注意,一旦你戰斗起來,當真有一種一刀在手天下我有的氣勢,雖然我實力不行,但眼力還是不錯的."

"隊長,我們這次究竟是執行什麼任務?"

"其實也沒什麼.空間值測到了一個紮戈族的巢穴.我們現在正在往那里趕,還有其他的小隊,我們要一起端掉這個巢穴,殺掉母蟲,只是這就是大規模戰斗力,到時候是要沖鋒,而不能像以前利用地形,呵呵,以後就會明白了."

在諾頓星上.小隊巡邏掃蕩落單的蟲子並不可怕,哪怕會有紮戈族的伏擊,只要小心謹慎,頂多受傷,斃命的可能性很低,可是一旦在攻擊巢穴的時候.蟲子會大批量地湧出,幾萬都是很正常的,那個時候就別提什麼戰術了.每個人都得向前沖,而這個時候是必然要出現傷亡.

但是這也是必須的,蟲子的地下隘道四通八達,一旦開始攻擊,就必須以最快的速度解決,而且戰士們必須深入隱道.殺掉母蟲,轟炸是沒有效果的,必須確定地干掉母蟲才行.

上篇:正文 二百四十七 戰士職責     下篇:正文 二百四十九 交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