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重點更新 魔法異界 仙武異能 言情敘事 時光穿越 科幻太空 靈異軍事 游戲體育 曆史紀實 名著古典 本站原創
註冊登錄 [登出] 
  
 
 
首頁 科幻太空 武裝風暴 正文 二百六十二 天亮了(力量淺灰色)  
   
正文 二百六十二 天亮了(力量淺灰色)

其實制作MV真的很簡單,真人配合肯定相當的昂貴,但虛擬世界有太多這樣的搭配舞台,背景音樂也可以自己制作只需要跟著感覺做一些調配.

王動的所有經驗還都來自于那次參與HG的演唱會耳濡目染的一些東西,他也不曉得自己這種粗制濫造有沒有價值,但是王動決定做了!

精神力輸出不行了,並不妨礙王動的身體活動,王動的傷主要是精神海,身體上並沒有太大的問題.

像王動等人似乎已經被外界遺忘了,其實這就是生活,一旦失去了力量,一瞬間就沒了存在感,這也是為什麼強者無法失去力量,那等于失去了活著的意義,跟死沒什麼兩樣.

王動可以充分享受這種自由自在,來到一個夢幻天堂的分店,這里的服務員態度可就一般了,隨意地給了王動一個位置,王動也不介意,他在網上查了一點制作.吼的方法,確實很簡單,而他要做的更簡單,其實就是一個空蕩的黑色空白背景,因為現在的他很難喜歡複雜花哨的東西.

跟著自己的感覺來,其他的就聽天由命了,王動很認真,他會盡自己的全力,這些天腦子里的想法一下子都迸發出來.很多都是忽然之間想到的.

可能自己真有舞者的天賦,因為在這個安靜空白的世界里.王動一下子融入其中.心底的感情一下子都迸發出來,在這個物質主宰的世界里,其實一樣有真正的感情,他在占斯甯等人身上有深刻的體會,每一個戰士,他們都是真正的人!

王動的舞步是靈魂的力量,正因為沒了核力,一切變得更自然,沒有刻意追求那所謂的高難度,他可以完全按照自己的想法來,跟著感覺走,他在講自己的感覺,自己的故事!

當這今年曲完畢.王動自己也是淚流滿面.因為心中都是想念"

王動把這個沒有任何裝飾的片斷寄給了

三天後,王動和占斯甯來到了他的家鄉,一個叫做普羅旺斯的美麗小城,當占斯甯和妻子女兒擁抱在一起的時候,王動感受了濃濃的家庭溫暖,這就是一種叫做幸福的感覺吧.

"小貝貝,這就是你王動哥哥,他走了不起的戰士!"

占斯甯指著王動說道.

"王動哥哥.你好!"

王動望著可愛的小貝貝,發出會心的笑容,"你好."輕輕摸了摸小貝貝的頭,兩個羊角辮讓她更像一個可愛的小公主.

小孩子是幸福的.因為她不知逝世界的殘酷,"爸爸,爸爸,大頭叔叔呢,他不是要來看我嗎,禮物我收到了,好喜歡好喜歡啊!"

"禮物?"占斯甯一愣,一旁的妻子告訴占斯甯她收到了一架鋼琴,是以大頭的名義集來的.

妻動捏了捏小貝貝的俏臉,"大頭叔叔有重要的任務,在很遠很遠的地方,等貝貝長大了就知道了."

小貝貝小嘴一嘟."大人就喜歡騙小孩子.大頭叔叔都好幾次說要看我了,這次又沒來."

王動的手一抖,悲傷湧上心頭,占斯甯也是說不出話來一旁的妻子明白,"貝貝,這樣不對,大頭叔叔是軍人,他要保護很多人,貝貝不能太自私".

貝貝捏了捏小手.點點頭,"王動哥哥,不要難過,貝貝沒有生氣,只是很想大頭叔叔,嘻嘻,人家真想摸摸他的頭."

回去的路上小貝貝一邊拍手,一邊歡快地唱著那首兒歌,大頭大頭下雨不愁,人家有傘,我有大頭,,

軍校生正在陸續回到各自的學校,雖然時間很短.可是大家學到的東西可真不少.很多人都拍手叫好,因為他們真有點堅持不下去了,完全還沒做好面對殘酷戰爭的准備,他們想的太簡單了,當然也有一部分已經適應,並從中得到了最好的鍛煉.

王動也回亞朗了.直到這一刻,他才覺得自己應該記起的人卻沒有記起,也許以前有的更多的是浪漫激情,而不是長久.對他,對薩曼莎都是這樣,王動不做後悔的事兒,因為不這樣,他也不會知道,這就是成長,他當初對薩曼莎的喜歡也是完全真心的,而他也相信薩曼莎也是一樣.

以現在的情況.王動更不會去見薩曼莎,他要重新站起來.哪怕只有渺茫的希望也不能放棄,這段時間王動一直在想辦法恢複自己的刀鋒訣運轉,可是好艱難,好艱難,精神海還有那麼一點點精神力,但完全啟動不了核力.可是哪怕是這樣,王動也感覺到興奮,有反應就好.

只是可能是因為精神海的問題,他無法聯系到貌似武神和二號金,四引偽了保護自只也遭受了重創,貌似武神在戰斗中消耗了吸圳自身能量.二號金幫他抵擋了核爆"有時候自己真的太任性了,他需要更刻苦地提高自己的力量,如果就這樣放棄了,這麼大的犧牲又是為了什麼?

王動覺悟了,他要從基礎的開始.只要自己還有一口氣,就一定要堅持下去,占斯甯.老三.大奧已經歸隊了,他一定要在畢業之後去跟他們彙合!

他去上京的別墅找過小茹,可是那里已經關了,馬家那麼大,他才感覺到自己是多麼的渺哪怕想見馬度天都是不可能的事兒.

作為比的總裁.豈是什麼人都能見的.

換成是網開始的王動肯定不顧一切地沖過去,可是這麼多天,他從占斯甯,老三,大奧身上學到了太多的東西,他知道自己該怎麼做!

學校沒什麼變化.學生們還是一樣按部就班,王動覺得會不適應,但其實改變的只有自己,其他人是不會太關注的.

周思思卡爾他們還沒回來,應該是最後一批吧,由于火星人的干涉,學生們的歸程受到了一點阻礙,其實就是火星人想拖延一下時間,弄清楚地球聯邦的真正打算.

聯邦撤回學生的事兒.是上面的事兒,跟普通人的生活還是很遙遠的,最近事兒也不多.因為貌似武神不見了,烈堅在哪兒唱獨角戲唱著唱著就沒得唱了.但是就在前幾天娛樂圈卻出了一件大事兒.

一個沒有任何技巧可言的樸素橫掃各大排行榜,以一種火箭的勢頭竄到了第一位,那力量無人能擋.

推出舞者面具人,歌手周依依,歌曲"天亮了"

任何一個有感覺的人.都無法抵擋這個剛的震撼,沒人問面具人為什麼又拍了,因為這個問題已經沒人關心!

這次的境界比上一次更有了質上的提升,伴隨著周依依那首動人的歌聲,看得人都是忍不住潛然淚下.

那是一個秋天.風兒那麼纏綿

讓我想起他那雙無助的眼

就在那美麗風景相伴的地方

我聽到一聲巨響震徹山谷

就是那個秋天再看不到他的臉

他用他的雙肩托起我重生的起點

黑暗中淚水沾滿了雙眼

不要離開不要傷害

我看到他就這麼走遠

留下我在這陌生的人世間

不知道未來還會有什麼風險

我想要緊緊抓住他的手

他卻告訴我希望還會有

看到太陽出來.他笑了,天亮了

一個人在世上要學會堅強,,

不是主流的勁爆熱舞.卻直接攻擊了每個人的心,人類之所以為人類,是因為他們一直堅守著感情,這才是最本源的東西,可是隨著物質的不斷發達,感官刺激似乎更容易達到,及而久之,人們忘了初衷,那就是歌聲,舞蹈等等,都是為了表達人類最珍貴的感情.

這個返璞歸真的則,是不可抵擋的,原來流行的那些誇張的,勁爆的,甚至靠身體的俊男覦女的東西,在它的面前都變得不值一提,甚至沒人願意去對比,那都是一種侮辱!

無可爭議,人們發現一直渴望的東西,其實還是情感.這點無論是人類,伊文特人,還是火星人都是一樣.

三大聯盟的流行不盡相同,風格也不一樣,可是這種正以星云風暴的速度橫掃人類各大聯盟,每個人的職業不同,可是都有自己的感觸,因為不在于內容是什麼,它喚醒了人們最寶貴的記憶.活著,是多麼美好的一件事兒!

生命是用來珍惜的,感謝你過的每一天,這才是生活!

而那些戰士的家屬.在看到這個剛的時候無不感動得無以加複,這個說出了他們的心聲.

這首的所有收益都將成為戰士傷亡撫恤基金,將向這個基金捐出他所有的財產!

整個一連串的舉動.可以說震驚了整個聯邦的知名度絕對比那些政客還高,對于這個有點娘娘腔的男人竟然會做出這樣的行動,著實讓所有人大吃一驚.轉而就是無限的尊敬.

毫無疑問,在這種聲勢之下,沒有任何一個新聞能阻擋它.

天亮了,它讓人類最質樸寶貴的情感天空亮了"

亞朗,中午的食堂.跟往常很不同,以前大家肯定會像在戰斗一樣去搶菜,而這次所有人都站在屏幕前,看著一個新聞.

這是的獨家采訪,自從那個出來之後,人們有無數的問題要問他,在現在這個競爭激烈的時代,再好小果不持續炒作也今汛速被人淡忘.人們需要的是巋謀剛刺激,包括面具人.

上次的表演確實很驚豔,可是時間長了,人們的熱度還是漸漸降下去了.這對一個明星來說已經意味著終結.在現在這個時代,任何一個過去式都無法複蘇,可是面具人做到了,這個剛得到了無數音樂人的熱評.包括那些相當不屑的著名評論人.他們經常說的口頭語就是硫是一個摧毀音樂的炒手,可是這次一連串的事情,讓他們也不得不在公開場合豎起大拇指.

因為真的沒什麼人能做到了.

王動靜靜地站在人群後面的改變真的很大,以前他渾身都是名牌.處處透著一種貴族的華麗,不光是穿戴,那眼神,都透著一種炫耀一樣的強勢,可是現在似乎也返璞歸真了,這是從外表的感覺就能感受到的.

".所有人,你的朋友,你的敵人都想知道一個問題.究竟是什麼讓你捐獻了所有的財產,讓你有這麼大的改變.你知道嗎,你現在的崇拜者可是很多,我就是其中之一,呵呵.換成是我,我可舍不得捐獻出來!"

地球聯邦當紅大人物訪談主持人克蘭登問道.

"曾幾何時,我也是為藝術而奮斗的人,但是這些年為了名利浪費了太多的時間,這個我看了很久,想了很多.其實也不是什麼頓悟,也沒外面說得那麼偉大,我只是想做點事情."表現得很淡定,因為當一個人真正看開了一些東西,就得到了精神上的釋放.

光是看這個態度,亞朗的食堂就響起了一片掌聲,真假,大家都是有一定分辨力的,哪怕這個人把所有財產捐掉只是為了作秀的話,那也值得佩服.至少他是做了一件大好事.

"呵呵,照勉,說不定哪一天我覺悟了也把自己據獻了,所有人都關心的另外一件事兒就是面具人到底是誰.每個人都看到了他的剛,那是超越這個時代的藝術,讓我回憶起不少年輕時的東西,說實話,我自己竟然哭了好一會兒他到底是誰,能說嗎?"

克蘭登同樣非常渴要的想知道這個人究竟是誰.

"克蘭登,我的朋友,我很想告訴所有人.但我更尊重我的朋友,雖然我不能告訴你他是誰,但有些話我想說一下,我的這位朋友是個勇敢的戰士,跳舞只是他的興趣,這次之所以做了這個剛完全是為了籌錢完成他戰友的心願,他的戰友在跟紮戈族的戰斗中光榮犧牲,可惜撫恤金連個禮物都買不出來,我希望議會重視這一點,正是有我們的戰士流血犧牲抵擋紮戈族的入侵才有我們現在安逸奢侈的生活,"

的話可是毫不客氣,亞朗又是一陣掌聲.說得太….的痛快了,前線吃緊.後方緊吃,看看這些議員們一個個肥頭大耳的樣子,而一個犧牲生命的撫恤金還不夠他們一次宴會的開銷.

"你罵的好,我個人在這里向你的基金捐獻五百萬,在這里,我希望大家重視軍人的待遇,有他們,才有我們,向所有的戰士致敬,再次感先生來到這里.謝謝!"

以前確實讓很多人有點受不了.可是現在的他頗有一種脫胎換骨的感覺.

學生們在歡呼在鼓掌,王動端著自己的飯.靜靜地吃著,沒了精神力按理來說去跳舞也是一條不錯的出路,至少會衣食無憂,說不定還能成為大明星,但王動很清楚,他不是那種人.他不能回頭,他只能是一名戰士.哪怕不能直接戰斗,也可以從事其他的工作,哪怕是打雜,他也要跟蟲子戰斗到底!

失去了精神力.王動注意到一些平時忽略的東西,他要補充自己,因為只要不放棄,總會再度站在戰場上.

確實是個不錯的朋友,其實他聽了都覺得瘋狂,但本身就是一個瘋狂的人,人活著為了什麼?

每個人都有自己的答案.

(一首讓我很感動的老歌,鼎套餐大家吃的很多了,偶爾換換口味吧,我還是相信生活中有這種真情,也許罕見,就如同貝貝的天真和現實的殘酷.唉,有點小灰色,窗外的雨好大.)

上篇:正文 二百六十一 繼承     下篇:正文 二百六十三 纏人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