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重點更新 魔法異界 仙武異能 言情敘事 時光穿越 科幻太空 靈異軍事 游戲體育 曆史紀實 名著古典 本站原創
註冊登錄 [登出] 
  
 
 
首頁 科幻太空 武裝風暴 正文 二百七十六 艱苦鏖戰之武神級對手  
   
正文 二百七十六 艱苦鏖戰之武神級對手

比如王動現在潛伏的森林,會反應出一種真實存在的光,雖然紮克利無法確定他的具體位置,但絕對就在這個范圍內.

感受到紮克利強大的氣息,蟲子們傾巢出動,顯然紮克利的行為是赤裸裸的挑釁,人類和蟲子是不共戴天的.

在這里,紮克利可不是武裝鎧甲,而是真正的武神級別的強者,潮水一樣的蟲子湧了上來,王動也終于見識到了武神級別的出手.

紮克利面色不變,任由蟲子沖了上來,蟲子如同小山一樣把紮克利裹了起來.

緊跟著一聲天搖地動的爆後,精神力爆開,所有的蟲子都被炸得粉碎,紮克利緩緩地懸浮起來,渾身上下都冒著凶猛的電光,雙手之間更像是抓住了天地之間最凶猛的雷暴之力!

"出來!"

波",

"集來!"

每一聲咆哮,都是如同地震一樣,到靈王動就像是死人一樣一動不動,內心就像是一面鏡子.清楚地反應著外界的情況.

紮克利通過了某種方式確認他的存在!但卻無法把握准確位置,他之所以這麼狂吼,就證明.他的力重小足以頁干這里.這賞傷勢禾漆愈的結果.

王動一樣一樣地記在心里,他不能被萬外唬任,別說芳海否王就算海盜神來了,他也是照樣搞,舍得一身牙,敢把皇帝拉下馬.王動已經沒打算活著出去,置之死地而後生,他現在唯一的想法就芳找機會和紮克利同歸于盡!

只要抱有一絲僥蘋心里.他絕對定有死允生!

蟲子顯然是不會被紮克利葉到的,簡甲說.蟲于不是嚇大的,網.剛沖出來的只是炮灰而已,隨著地面的震動,巨型紮戈.炸彈蟲開始出現,而王動可以聽到桌穴里面的咆哮,蟲于頭怒,它們要攻擊丁!

紮克利雖然強,可是長久以來的封叩,他對蟲子的戰斗記憶芳和王動相同的,但對于蟲子實力的衡量,肯定不如王動,王動是用身體去體驗蟲子的厲害,而對于紮克利他只能大約地判斷,所以從一開始一他就沒把蟲子放在眼里.

無論這個空間咚晶給他們准備什麼拜的錢場,都無法阻擋他,何況他怎麼會被一些不長腦子的臭蟲阻擋!

王動終于明白了什麼叫做差距,一個受傷的武砷,也逞一個無法恐怖的存在,蟲子悍不畏死地撲了上去,鋪大蓋地,到走那些恐怖的炸彈蟲連紮克利的一根毛也炸不到.

王動終于見識到了護體核力,這就是為什麼牙穿了超級武裝的武神所向無敵的原因.只姿稽砷力足夠維持,蟲于拿他們一點辦法都沒有,這就是蟲子最終敗退的原因.

只要把正面戰場上能頂住,高端戰場上,蟲于只有矢爹喊娘的份兒.

每個武神就相當于千年前的核武器,具有最強大的威懾力.

只是以前是武器現在是人.

整整一個巢穴的蟲子,這幾乎姿一.光婪的旅來剿火,可是紮黃利一個人就擋住了,而且還絲毫沒有後退的意思.

難道他沒受傷?

王動禁不住有點懷疑,他已經准備隨著蟲子一起攻擊了,可某那存的情況,他一露頭豈不是一掌就掛,紮克利的掌法他到是見識過的,絕對不是他的精神力能防禦得住的.

趁機撤退?

王動知道這個時候一旦判斷錯技,直接就定0姬.紮歹利究寅"怎麼打算?

刀鋒訣很快讓王動的精神干複卜來,他不能被表現欺騙,老頭午常說,如果你要泡一個妞,就要讓她覺得你對他沒意思.如果一個人想要干掉你,他肯定不會讓你看出來他的強.

也就是說,紮克利現在是想逼看他繼續跑,王動忽然發現,從紮專利出現,他的位置就沒什麼變化,這有點不太正常,他應該直接推講只要把母蟲和腦蟲殺掉.這一窩蟲子也就貿,就算是武神也沒必要這麼消耗!

可是紮克利的精神力確實澎湃,這哪兒有受傷的樣子.

任何矛盾的事兒,肯定掩蓋了真相.

這其中的真相是什麼呢?

王動此時就像黑暗巾的一個影子,他必須發現這個唯一的真相,而且必須盡快,時間總是不等人的.

王動緩緩地靠近.蟲子完全被紮允利吸)江意力.哪兒還有功夫管這個小嘍吧,越是靠近,王動越是感覺到紮克利的強大,但他也感覺到有些不對勁,那就是精神力好穩定,根本沒有正常的消耗.就算某武神,也要節省著使用自己的力量.

這是違反常理的,更不符合他已經受傷的情況.

觀察了一會兒.王動心中駭然,終于明白什麼賞賊神.紮克利竟然在褲環利用自只的精神力,似平縣形俊紅州亞式的循環,也就是說.只要他不動,蟲子這樣程度的攻擊,宇全沒有效果,他的實際消耗是極低的,他需要做的就是綢整級別.蟲午存眾種情況下的攻擊就是蟲海戰術,根本不會有任何花哨,無論來多少都具漾

聞所未聞的恐荊吉式!

王動知道自己必須打破這個,循環,不然等蟲子死光的時候就輪到他了,既然做了判斷.他是絲毫不會猶豫的.

機會只有一次!

就算成功了也很危險.但他必須去做,哪怕是跟紮事矛一起消斯

終于蟲子的高級品種也動手了,金濘蟲,狼猿怪.還有幾種聞所未聞,但戰斗力絕對不會弱的蟲子混雜其中開始沖鋒,而這時也正縣紮克利調整自己的雷暴的時候.

王動出手了.如同幽靈一樣,在諾頓星和蟲子的戰斗中"王動最喜歡的就是埋伏.這同樣也是他的專長.

對付比自己強大的敵人,就一定耍把自己的戰斗力發揮到極致同時還要利用天時地利蟲和!

紮克利的臉色微微一變,嘴角泛起一絲冷笑.雷暴瘋狂湧出,王動一咬牙,這個,時候絕對不能後退!

一拳轟出,完全是奮不碩身,以小搏大,擠的就芳命!

他賭的就是紮克利怎麼都不想和自己網歸于盡.對方甯可自控云神也要救自己,就是為了出去,所以絕對不會像目己這樣玩命,他就算可以斃了自己,也絕對無法抵擋尚階蟲子的瘋狂攻擊.

安",

王動只覺得天旋地轉,一口血湧上胸口,根本壓抑不住一轟欲飛了出去,而紮克利的雷暴升級也被王動這一擊給破壞了.蟲午們蜂擁而上,紮克利的精神力開始消退.

這個時候消耗的可就是他的真實猜砷力了,紮步利看著就在不氓處的王動,臉色開始轉冷,雙掌猛然拍向地面,碎石漫天,有土飛杯一

王動差點把自己的舌頭咬掉,強行提神,壓住自己的傷勢瘋狂地逃,面子就是個屁.面對武神,哪怕是個受傷的,也遠不是他能對抗!

在擺脫了蟲子之後,王動開始使用核力加速,蟲子剛芳沸善撲本利去了,他確定紮克利傷勢未愈,剛剛那一下,他自己差點掛了,但集紮克利也絕對不好受.實力越強的人,越怕受傷.要麼別傷了,傷了就很.

王動充分發揮了自己的靈活,跑得絕對比兔子快.而且他很清墊如何利用地形和蟲子的掩護.現在他需姿做的就是春傷.

王動敢玩命的另外一個依靠就走他的恢複能力,他相信怎麼都比紮克利這個老鬼魂強!

雖然王動很想停下來.但是他不敢,他必須逃得越遠越好,而且以日前的狀態,他也不能找蟲子的巢穴做掩護,一不小心,他真會被蟲午干掉,那就哭都來不及了,人在受傷狀態,潛伏就容易出理關錯一旦被蟲子發現,那才叫虧了.

不知是什麼時間.天反正是黑了,王動估摸著自己又跑丫兩個多小時,這鬼地方竟然還有日出日落,只是像走水遠都沒有盡頭似的.

王動再度把自己埋了起來,雖然周圍沒什麼危險,但天臍得會不今從哪兒竄出一個路過的蟲子.

這次的傷真他娘的重.王動只是接觸了紮克利的雷暴,還不甚正面動手,就差點要了小命,可是正因為這樣也體現出了刀鋒訣的頑強侵入體內的精神力很凶猛,很暴力,可是刀鋒訣竟然自動的壓迫也幸虧王動的精神力進入先天.不然那混雜不純淨的精神力,絕對沒有這麼強的轉化力!

在王動體內流轉的金色力重並不是把入侵的核力排除出去,而某正在一點一點地吞噬轉化,墨綠色的雷暴之力很頑強,可芳金圭精神力韌性十足,有身體做大本營,不斷地拉扯,不斷地消磨.這是一個整體.非常的團結.

王動的呼吸緩緩放慢,整個人如網徹底消失了一樣,不留下一點痕跡,刀鋒訣正在以前所未有的狀態運轉看.

在這個世界的王動.是一種無法解釋的狀態.並不是單純的精神力,簡單說跟現實中的人沒什麼兩樣,司又不是現實中的人.

這里更加純淨.王動的修煉沒有任何的阻礙,加上超越母死的原力,王動現在已經忘記了一切,恐懼什麼的都是不需要的,只有一個,字一一戰!

這是一種無法形容的,單純的戰斗狀態.

上篇:正文 二百七十五 最可怕的敵人在身邊     下篇:正文 二百七十七 荒野大逃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