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重點更新 魔法異界 仙武異能 言情敘事 時光穿越 科幻太空 靈異軍事 游戲體育 曆史紀實 名著古典 本站原創
註冊登錄 [登出] 
  
 
 
首頁 科幻太空 武裝風暴 正文 二百七十七 荒野大逃亡  
   
正文 二百七十七 荒野大逃亡

"一經過一個晚上的調息.王動發現目匕的傷勢果然如網預期的許好愕七七八八了,他可以確定,除二自五十六反刀鋒塊,其他的丁法肯定沒他這麼快的恢複力,他大約把握住礙勝紮兄利的唯一一點辦法.

他必須逼紮克利不斷地消耗,絕燈小能讓紮兄利芥好傷!

現在王動反而期待紮克利來找他了,但是王動等了很長一段時間,粗略估計應該有兩個多時了.紮克利一點動靜都漢有.

以上一次紮克利發現自己的速度,他這次應顧到,何況王動並沒有方意地隱藏.

王動知道.必須出手了,紮克利如果選擇春傷,那危險的就是他了,敵人想要的就是自己必須阻止的.

他面對的可不是一叮.匹夫,而是史上市狡猾的海盜王.如果他發現了這一點,對方肯定也明白了,所以紮克利允全到春傷,邊等王動自動送上門去!

他等得起,王動可等不起!

首先,先要先找到紮克利,但是如何找到呢?

既然這不是現實世界.紮克利又不定萬能的!他能找到自己的方法,是什麼呢?

王動在琢磨.可是想了半天卻什麼也悲不到,他的傷勢也沒垮愈,越是焦急的時候,越不能焦急.

對于于事無補的事情.就干脆不要做,王動現在的人生態度,都縣老頭子灌輸出來的,不得不說,刀鋒快雖然讓王動有質上的改垂,可從小培養出來的人生態度,才是決定王動成長的關鍵.

態度決定勝負.

王動焦急的心忙緩緩平複下來,整理一下,春傷,找到紮聲利.

一天就這樣過去了這一天對雙方來說都走一個煎熬.

第四天,王動的傷勢已經經愈,他知通必須正紮兄利十上一架了,他不知道紮克利是怎麼找到他的,但卻有一個.笨的辦法.那就是回去.

那個古戰場的附近,這是一個基本的心理判斷,如果紮策利打定主意要等他,那就肯定會在他比較習慣的地方.

果然千天之後,王動就感覺到利那龐大的稍押力.他正在調養,原來這就是紮克利以前說的修行方式,他定通過吸收這里的一種精氣,來補充自己的元神.

王動不敢再靠近了,他不確定紮克利定杏友現他,但現在的情況可不怎麼妙,他必須想辦法破壞!

王動判斷,紮克利已經發現了他,但顯然已經不打算追他了,因為他確認王動拿沒辦法!

正如王動所判斷的,紮克利確買在芥傷,其尖只哭他稍微狠一點,就可以憑著元氣大傷干掉王動.但問題定,他比王動史經不起損傷,王動在這里是一種特殊的形態,是有根的,哪怕損傷冉大,也有身體支持著,可是他不同,他只有這個)元砷,如果具的散,就水遠徹底地消失.

他從空間里汲取的力量.太慢太慢,遠允法和外界相比.

如果主動出擊,對身體就是一種消耗,而土動兄論跑到哪甲都逃不出他的手掌心,所以他只需要准備足夠一擊的力重.

而王動挑逗了幾次他希望紮克利能夠追出米,叫定紮克利都逞一動不動,自顧自地修煉.

然後王動就消失了,轉眼就是三天過去,對于十大之期來說,這絕對是奢侈的,無論對王動還是紮克利.

終于王動又出現了.他感覺到紮兄利的狀慫止在一點點恢複,這些天他遭受極大壓力的同時.紮克利恐怕也定一拜,這樣的機會他也同樣不能錯過.

王動似乎一點不怕被紮克利發現,稍砷力肆允忌懼地外放著.王動手中拎著一包東西,上面還綁著一個巨大的石頭.

他該不會想用石頭砸死一個武押吧?

王動笑了笑,開始掄了起來.這是這幾大他為紮克利准備的禮物.



石頭帶著巨大的包裹飛向紮克利,但定距離還定遠一點,石頭在離紮克利還有一百多米的地方就掉了下來.

包裹里面發出吱吱的聲音.十幾只羅卜一樣的樂西跑了出來看到紮克利後瘋狂地叫著.

而王動又跑了,紮克利本來沒怎麼在怠,但很快發現了問題,該死,的,是腦蟲!

封鎖腦蟲的信息傳播還是他教的,沒想利王動這麼快就用在了他身上,紮克利現在想封鎖已經來不及了,在腦蟲爬出來的瞬間.這里的坐標都已經傳了出去.很快就開始聽到地面開始震動.

王動又躲了起來,這就是他在三大時則里做的,其買也沒什麼,只是發現了三個巢穴,抓了一些腦蟲,悲來蟲于們對于它們的這個鄰居也凡.懸言的.

這就看紮克利的反應了!

王動感覺到紮聲利的精神力正存朝著自只的方向逡巡.心中駭然,武神的搜索范圍果然可怕.

但是蟲子的速度更快.如同潮水一樣朝這汐湧來,王動抓住腦蟲之後,就開始斷斷續續地釋放信號把蟲午群往這甲引現在終于是收獲的時候了.

大概也就是五分鍾左右諫度最快的一波蟲午出現了,從四面八萬朝這里包圍過來.尤其是紮靠利赤裸裸的武神級的精神力,就如同黑夜中的火把,蟲子們是絕對不能忍的.

王動就這樣潛伏著.箕待著他卑看著紮右矛會怎麼做,只要有機會,他絕對不會猶豫和紮芽矛同歸干軍人越老越怕死,其實越是午臉人的膽子越大.

紮克利沒有躲.精神力展開讓王動貝識了一場更為恐怖級別的戰斗,武神級的戰斗,很顯然紮本矛恢複得不錯.

只是他還是太小覷王動同學了王動絕對不具什麼好鳥,從小被老頭子教得坑蒙拐騙偷什麼的都貝識了只懸並不某那種邪惡本性.所以一般不用,可是跟一個.想要本取自只身體的敵人戰斗,王動顯然要把自己的手段發揮到極致.

他根本羔沒打算這些蟲午能垂創紮本矛他就是折騰,因為他感覺在這個世界里.竟然還是會懼睡帶還某會餓他這樣,那紮克利肯定也一樣,所以大家比的就是折騰.

王動相信自己這樣的年輕人東麼都能搞宏州,黃矛這樣的老骨頭灰!

紮克利要是主動追他,他就拼命地出如果紮步利想修行.他就勾引蟲子不停地搞紮芽利,由干每次修行紮帝矛的精神力都要釋放開,這絕對是蟲子們不能忍的.

這里的蟲午跟夕一面的蟲午有一個縐對的丘同占那就芳和人類不同戴天.

而且這里的蟲子某殺不牢的

王動在捕捉腦蟲的時候,也漕謂到不少用難但相比面矯一個武神,這些腦蟲就是稚嫩的蘿薪,可以輕易地推倒.

十天就是個屁.

雖然時間有點混亂.但王動還某北妄沒有點記這個十天之約.十次的日夜交替早就過了,他還是回不尖紮本利還某那麼凶猛.

這幾天里,他又和紮歲,利交了一次年,斷了三根骨頭.整整三大才恢複過來,當然紮聲利也被他和蟲子搞得好討不到哪里.

王動並沒有因為時間麻木,相反越懸這樣他越渴望活著.盡首紮克利越來越強.壓迫力越來越大也越來越狡猾可是王動更不想死,每次絕望的時候,他都會報到,茹那溫柔的目異,似乎在鼓勵他.

絕對不能死!

王動在荒野中逃竄,絕對,絕對不能死!

每一天對于王動都是生死之間他不但要一汝提升自己的力量.還要想盡一切辦法不讓紮聲矛恢複一旦紮專利傷勢複原,那在這個世界里,無論他逃到哪里都沒有活路了.

每一天都活在高度緊張當中可以禪存諾頓星的時候的生活就是天堂,蟲子是那麼的可愛.

死亡並不可怕,可怕的集每天活存死亡的功緣可嘉王動不能死,死是一種幸福.可是他不能.

每個周都至少要伏擊兩次,只有這樣才能讓紮芽利苦不堪言.王動極盡騷擾之能.敵進我退敵駐我擾敵疲我打敵退我追,就定用精力纏死對方.

但是紮克利畢竟是紮芽矛對方的陰謀請計也嘉相當的恐怖.有幾次就差一點點王動的卜命就交代了可某他還懸活下來了,看來老大爺還不想讓他死.時間已經沒有意義王動每天都在成長.跟武神的較量,那是完全不同的壓力可縣就算具這樣王動依然不敢想和紮克利決一死戰.

其實面對受傷的紮芽矛,他不具一占機金都沒有,他有自己的優勢,那就是可以隱身在紮戈族當巾姆存他對車甩的變化已經非常徑,熟,就算站在蟲子巾央.蟲午都很難發鉀女們某誦過毛味和一種只有蟲子才懂的頻率來辨別的,幸好王動也懂另外一點就嘉恢複力.王動顯然要比紮克利強很多.

王動也不知道自己現存算縣什麼級別可臭他知宿紮聲利在絕對買力上還是比他強.如果只是生死較量他肯宇早就出弄了,但是現在哪怕有點危險,他都不能冒險,用安頭午的話那就是男人一定要對目已狠一點,為了小茹,就算熬死存這里也絕對不能讓紮芽利出去.

上篇:正文 二百七十六 艱苦鏖戰之武神級對手     下篇:正文 二百七十八 原來如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