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重點更新 魔法異界 仙武異能 言情敘事 時光穿越 科幻太空 靈異軍事 游戲體育 曆史紀實 名著古典 本站原創
註冊登錄 [登出] 
  
 
 
首頁 科幻太空 武裝風暴 正文 三百八十 英雄 無名  
   
正文 三百八十 英雄 無名

汁間馬卜就要到了.就剩五分鍾似武神懷是杳引箔"心,卡梅隆掏出兩片藥讓自己鎮定一下,人氣還在直線飆升,絲毫沒有停止的意思.那種感覺就是所有人都在關注,然後主角還沒來.

這個時候作人員也開始感覺到了,但沒人敢說,因為老大的臉色已經夠蒼白,誰敢這個時候說不吉利的話肯定就是要卷鋪蓋滾蛋了.

倒是琴藍月顯得很安靜,她在熟悉系統設計的古琴,跟自己的琴確實很像,不過還是欠缺點靈魂力量,但在這里也就足夠了.

琴藍月的弟子也陪在一邊,隔絕其他人,師傅調試的時候都需要安靜.其實連弟子們也很好奇,琴藍月為什麼要做這樣的決定.

還剩兩分鍾,依然沒動靜.

廣告商開始拼命的廣告了,這個時候的廣告都是天文數字,想想關注度吧,這錢都是海水一樣.

可是要是貌似武神不來,這些人也絕對會告的口屁滾尿流.

最後一分鍾"丁咚一聲,卡梅隆覺得心髒都蹦出來了.

貌似武神上限.

老武的臉色不善,當然觀眾是看不到的,因為替代人物是一直沒什麼變化的,就如同戴了個假面具,***,這死小黑,一盤都不讓他,好歹也是武神,真不給面子.

貌似武神上限,卡梅隆才恢複了精神.大手一揮,後續的東西立刻跟進.

所有直播的大屏幕變成倒計時.大家都在等待這一刻.

轟……

看現場的人高達兩百多萬,人們願意掏這份錢,無論是沖著貌似武神.還是卑著琴藍月.

琴藍月出現了,對于這種大場面並沒什麼,何況選手感覺不太到,這是琴藍月特意要求的,因為她來這里是為了貌似武神.

對于完成沉浸于音樂的人來說.沒有什麼比音樂更打動人的,貌似武神擊敗贊布絡塔不算什麼,這些界上能擊敗他的人雖然不多但也不少,琴藍月自己就是一個.

可是貌似武神那兩擊鼓音,卻如同暮鼓晨鍾一樣,一下子敲開了琴藍月很多不解的問題.這些年來,她已經進入了死角,無法再進一步.

貌似武神出現了,對于這種安靜的情況感覺也不錯,眼前這個女人很漂亮,兩人互相望著對方.

比賽的時間已經開始了,但對兩人來說顯然沒有意義,也不會有人敢跟他們說,比賽開始.

琴藍月靜靜的望著貌似武神.完全沒有氣息.

"小丫頭,我時間緊張,我就聽你一曲."貌似武神略顯不太耐煩.內心深處似乎不太願意接觸女人.

也不是不願意,似乎在看到琴藍月,尤其是琴藍月如此好奇的望著他,這讓貌似武神很不舒服,像是要想起什麼.

琴藍月也沒想到對方口氣如此之大.不過她到不介意,此人有如此實力,年紀可能真得比她大.

"請指教月霜!"

精神力攀升,那潔白如玉的手指輕柔彈動起來,每一次聲波出,空間都會有波動,但是跟贊布絡塔的爆裂不同,**琴音沒有那麼爆炸的效果,可是真正的可怕的是一種侵蝕.

連地面前在風化,這才是**琴音真正的殺傷力,可是這卻不是琴藍月所耍表達的.

貌似武神的不耐煩已經消失.因為這個人的實力確實要比贊布絡塔更強一些,不光是實力上,還有境界.

她在尋找進入武神境的大門.

這是一個很聰明的女孩子,也很專注.

她的琴音中想要訴說的是四大皆空,因為只有這樣才能脫,音樂中透著一種空靈.

驀然貌似武神雙手一拍,聲波爆開.硬生生的中斷了琴音.

琴藍月一臉愕然,貌似武神並沒有出手,顯然老武的經驗要更豐富一些,這種較量是境界上的較量.而不是說誰要把誰殺傷,而且老武不願打女人.

"愚蠢,活生生的人,為什麼要搞些假的,武神就不是人了嗎.就算刀鋒戰士也是人,你要成為武神.依然是人,搞這些飄的玄的,給鬼聽啊!"

貌似武神劈頭蓋臉就是一通.

琴藍月被罵的有點呆,很久很久沒人像貌似武神這樣批評她,把她一直堅持的都徹底否定.

她認為只有出世,心無旁鹜才會能成為武神,可是貌似武神等于把她以往付出的一切都全盤否定.

貌似武神看著琴藍月,"給你一會兒,我在聽一曲,再不行就算了."

貌似武神對琴藍月的表現相當不滿,甚至有點期望過高了,現在的孩子都怎麼回事,咋都這麼想當然呢.

還是那些已經成為武神的混蛋在四處忽悠,這些家伙哪個沒結婚生子,甚至泡的妞更多.

人的**,就走進步和力量的原動力,這跟成為武神並不沖突,無論選擇什麼路進軍武道的至境都要融一共中,而不是要表面意義的琴藍月被這一罵,似乎有點明白.因為她自己已經隱隱感覺到什麼地方不對勁了,但就差這麼一道窗戶紙,可就是捅不破.

"前輩,琴真的可以入情嗎?"

這一句話,意思太多了,因為琴藍月自己也不知道,在弟子面前,她是無所不知,無所不能的,可是在前往武神,甚至更高的境界上,她只是個初學者.尤其是由琴入道,更是難如登天,即便是厲默山也幫不上任何忙.

可是貌似武神只聽了一會兒就現了問題.

可是貌似武神聽了這句話,卻渾身一震,因為里面有東西勾引起他的記憶,情,

似乎,他曾經也有一個摯愛的人.很痛很痛很痛,他似乎看到一個.人正在瘋狂追殺無數的蟲子,沒有什麼能阻擋的他,可是那種心痛確實一模一樣,為什麼會這樣?

是鄲

有一個模糊影子似乎要出現,那聲音很甜美,讓他很依賴.

一股強大的壓力不知不覺的散出來,琴藍月的臉色立刻變了,這恐怖的壓力絕對是武神級的,而且絕對不是已知的任何一個武神琴藍月無法評價到底有多強.可是絕對不是一般意義的武神.

這氣息強大到讓她顫抖.

這是怎樣的力量?

為什麼這股力量中充滿了悲傷,而濃重.

貌似武神很痛苦這種感覺,猛然掙脫,氣勢收斂,目光冷漠的望向琴藍月."開始吧."

他在追尋自己的記憶,可是不是這種痛苦,那撕心裂肺的感覺,他依然受不了,武神依然是人,想要找回自己,想要脫,就必須成為武神.

即便是他,因為無法承受那種無奈和痛苦.

那濃重的愛戀"竟然會生在他身上,她究竟是誰?

貌似武神從記憶中獲得的東西,從來沒有如此痛苦過,從上一次和贊布絡塔一戰他就感覺到了一點,但沒這一次更明顯.

他都不知道是什麼刺激了他.

對于氣息,琴藍月的敏銳已經到了大成境界,貌似武神瞬間散出來的那種像是無數歲月積累的出來的愛戀和痛苦,讓她無法承受,那是何等的越時光,過一切的眷戀.可是為什麼又是那樣的痛若?

就在一瞬間,琴藍月心中的門被打開了.

琴動,音起.

琴戶胼川擋艾,蟲然次空靈的高雅,卻多了一種特殊的味道,透徹入心的感覺,喜怒哀樂?

這才是人類.

她要演繹的正是這個,樂師是要脫,從大方向上是沒錯,可是那不是說她要過感情,而是要在其中,但在演奏的時候,本身要是局外人.

樂師就是局內人以局外人的身份去演繹人生.

貌似武神雙目怒睜,這變化的音樂,正在帶著他一點點時光倒流.他是一個無敵的戰士,跟紮戈族厮殺了無數的歲月,只有殺戮才能稍微減輕一點心中的痛苦.

那個女孩子離他而去,可是他卻活著.

記憶很紛亂,一切似乎是模糊掙紮的片段,可是在音樂的激蕩下,那個女孩子的形象終于逐漸清晰起來.

貌似武神根本記不起究竟生了什麼,可是看到這個影像,就像找到了最最珍貴的珍寶了,為了她.什麼武神,什麼都無所謂了,只要她能活著.

只要能在看她一眼.

而這時,琴藍月和貌似武神的精神是連接的,身為樂師的她也跟隨者貌似武神穿越了時光,體驗了一把那殘酷的戰場,那孤獨的戰士,一個人孤身戰斗在無邊無際的星球戰場上,那里是有他一個"他一個人解決了整個星球的紮戈.

那一刻,他站在無數蟲子的尸體之上,眼神中沒有印象自豪,甚至沒有任何的感情可言,最後他拿出了一張照片,上面是一個可愛頑皮的女孩子.

無限的孤獨,越死亡的深情.

只是一眼,琴藍月的靈魂都被震撼了.

人類曆史上什麼出現過這樣偉大的無名英雄,還有那越時光的深情.貌似武神所體會的,就是琴藍月能感受到的.

她呆呆的望著貌似武神,這虛假的外表已經無用,因為琴藍月看到的是那個孤獨的戰士,蔑視一切的豪情,在無數敵人尸體累積的冷酷之上的情感.

凶,,

音樂終結在最後一個音符,琴藍月淚流滿面.

(.骷髏複活了.2推薦好友勝己新作《級醫警》書號鴿丑墜.世界上最富有的軍火世家繼承人,被扔到一個小城市當醫警的故事.醫生,警察,救人,殺人")

上篇:正文 三百七十九 琴仙子     下篇:正文 三百八十一 三P剛剛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