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重點更新 魔法異界 仙武異能 言情敘事 時光穿越 科幻太空 靈異軍事 游戲體育 曆史紀實 名著古典 本站原創
註冊登錄 [登出] 
  
 
 
首頁 科幻太空 武裝風暴 正文 四百三十六 全力以赴  
   
正文 四百三十六 全力以赴

王動不是不知道這個道理,只是這種事兒經常是從腦海哩一掃而過,並不會真的去想,畢竟他是勝利者,很難靜下心去想這種事情.

可是厲就山不是,他是武神,而且是殺過無數紮戈族的武神,一旦戰斗開始,根本沒有給對方發揮的機會,當厲就山確認了對方的程度,那就直接攻擊到死了.

蹭蹭蹭蹭蹭……

厲就山絡是根本沒動,漫天的光芒,無限的璀璨,瞬間籠罩了貌似武神,這是沒有死角的范圍攻擊.

根本沒給對方閃避的機會,而且厲就山根本不需要出劍,像這樣的手刀,厲就山可以瞬間發出JL百擊.

對方眼前這個菜鳥,已經-足夠結束戰斗了.

王動知道無法閃避,在這一刻他已經不在思考其他,這是長久以來戰斗形成的習慣,生死已經置之度外,這點覺悟都沒有,他的骨頭灰都散了一聲爆吼.

王動雙拳全力揮出,這是光憑核力根本不足以抵擋的強大力量,必須使用自然之力,元神發狂一樣的帶動自然之力,讓王動的雙拳包裹上了白色,的光芒.

轟轟轟轟十一一十一一太空中是厲就山鋪天蓋地的手刀光芒,而王動的雙拳則不斷的轟擊著,那力量光芒碰觸王動的拳頭就會炸開,而王動的手臂也像是消失了一樣,不斷的轟擊著.

兩人交戰的地方徹底籠罩在力主光芒之間,人們的眼前是白光一片,只知道戰況激烈,卻看不太清楚.

除非是明白9!j人.

光從攻擊的方式上就能看出誰控制了局面,厲就山根本就是在隨便攻擊,而就算這種程度卻讓貌似武神疲于應付了,身為武神,可以調配足夠的自然之力,自然以外放力量為主要攻擊方式,可是為了應對厲就山的攻擊,貌似武神似乎已經很吃力,競然用肉體力量抵檔.

王動根本無暇想太多,他能做的就是抵檔這漫天的攻擊.

碰▲r,十一一一擊手刀擊中了他,厲就山就如同一個繪畫大師,隨便描寫幾筆,就讓貌似武神疲于應付.

當局面漸漸清楚的時候,連一般人都看到了,貌似武神以前的從容已經不複存在,他在疲于應付,猛烈的揮動著雙拳抵擋著漫天的劍氣攻擊,可是厲就山根本就沒動,或者人們根本看不清厲就山的動作.

水貨就是水貨,也許可以存小地方風光一時,卻永遠也上不了台面.

看到這里,伊文特人已經大大的松了一口氣,局面一目了然「貌似武神確實是個武神,從某種角度上說,也難能可貴了,可是面對真正強大的武神,他還是太稚嫩了,級別也差太多.

不要總想著什麼神話,如果神話這麼容易出現,那還叫什麼神話?

人類曆史上,總共就出現過那麼幾個人,每千年才出現一個「神?

只有愚蠢的地球人才喜歡相信這種噱頭,刀鋒戰士只是偶然,王動不就是刀鋒戰士的傳人嗎,很強,的確很強,可是也不過是個人而已,連武神境都沒到.

那只是一個很強的人.

貌似武神?

這人無意是很聰明的,可能背後也有個什麼秘密勢力在支持.加上團隊炒作,制造出現在的名氣,可惜千不該萬不該,他竟然真把-自己當成神了,還惠然妄想挑戰真正的武神.

這個級-別差太多了.

厲就山能使用六分力就算不錯了,可是看貌似武神恐怕已經到九分力了,以攻代守,結果還是無法給厲就山制造任何壓力,這只能說是一種悲劇了.

伊文特人也有少許失望,他們本來還想見識一下天雷劍武神名動天下的天雷劍法,由武神使出,那將是何等的壯觀,傳說這是可以誅殺萬千紮戈族的超級劍法,橫掃一切.

現在看來,雙方實力相差是有點懸殊.

其實出來混不是貌似武神的錯,但混著混著想要挑戰武神威嚴就有點不自量力了.

無數人正在觀看這個寂靜的比賽,地球人的心情逐漸壓抑,確實看不到任何一點希望,從容的厲就山,拼命的貌似武神,其實從武神鎧上就能看出差距了,厲就山那是真正的戰神,而貌似武神只是鄉下貨色啊.

早知道就應該老老實實混跡PA,只要不出頭,總歸還能保留個懸念和神秘感,還可以自己吹捧一下,但這麼一露頭,被打成這樣,以後就不用混了.

這就是賭博心理,在有懸念之前,誰都會有很大的期望,對于貌似武神和厲就山這一戰,黑市上賭局也是開的超大,基本上伊文特人和中立方依然是清一色的看好厲倮只有地球人比較相信奇跡,畢竟他們曾經出現過奇跡「『鄴以他們敢賭.

出來混總是要還的嘛.

轟轟轟一一一一一一貌似武神上已經連續中了五六下了,如果不是有武神鎧保護「恐怕光是這幾下就夠他受的了.

王動承受著重擊,他不能全部化解,有的時候必驥-用身體承受幾下,連制造一點空隙.

武神的攻擊當真是密不透風.

但王動可以通過犧牲方式來制造出去機會.

就這一瞬間,硬承受了攻擊,身體猛然上竄,哪怕是受傷也要突破這種局面,必須攻擊對手,不然這樣下去敗亡是早晚的事兒.

可是王動剛剛沖上去,迎面就是感覺到一道光,下意識的雙臂一護,一股巨大的力量傳來,整個人被轟出去數十米,渾身如同被高壓電擊一樣-的麻痹感.

他的路手完全被看穿了.

卡爾等人都是支持貌似武神的,可是看到這個情況,眾人都傻眼了,實在叫不出來了,都不是傻子,這局勢差距有多大一目了然,以前的戰斗,人們可以看得出是有底限的,或者說貌似武神給了對方發揮的機會,可現在的局面恰恰相反,是厲就山在給貌似武神機會,但貌似無神的力量根本不足以抓住這樣的機會.

小茹的心都揪緊了,她甚至有點後悔自己應該不顧一切的攔下王動,挑戰武神實在是一件太危險的事兒,而且……沒有必要的意義啊.

一個戰士為了尊嚴必須要戰,可是這樣的戰斗也可以避免啊.

很多事情本就沒有對錯,做與不做只在一念之間,王動必然會面對各種各樣的挑戰,小茹很清楚,如果因為有危險就逃避,那活著跟死了沒什麼兩樣,她喜歡的也不是那樣的王動,但道理是一回事兒,一旦遇到這樣的情況,馬小茹覺得心都被帶走了,只是自己一點忙都幫不上.

刹那,馬小茹想起了雙修的事兒,一直以來,小茹其實並沒有主動配合,因為女孩子還是有點想不通,對于那種事兒,以馬小茹的性格是非常被動的,西王動也沒有刻意要求,所以雙修的效果頂多發揮個四五成,如果自己積極配合一下會不會就不至于這麼被動了?

馬小茹深深的懊悔,為了一點沒必要的矜持,無法讓王動的實力更進一步,總是口口聲聲想要幫忙,可是為什麼到了真正要做事兒的時候卻退縮了呢?

但現在都已經來不及了,王動必須過眼前一關.

貌似武神一動不動,不是不想動,而是王動動不了了,身體被剛才這一擊已經打的麻木了,顯然厲就山控制的剛剛好的,他的武神之力之中帶著巨大的電屬性,哪怕是自然之力被他吸收後輸出,也都會自然而然的帶上這種屬性,這也是夭雷心法真正可怕的地方.

誠然絕對的力量,就是絕對的強,可是誰能擁有絕對的力量?

除了刀鋒戰士,從來沒有人做到過!所以在這種情況下,根據武者自身的體制發揮出一種屬性,不近求均衡,而追求單一極致才是正確的方向.

而厲就山也就是悟了這一點,才觀自然之象,忽然領悟自然之力,才進入武神境,確實在方向對了的情況下,機緣封了才有這樣的機會.

而經過了這麼多年,厲就山對于力量的理解顯然要比帕特洛克羅韃老道太多,帕特洛克羅斯確實是天縱奇才,但他也需要時間和戰斗去磨練,當然帕特洛克羅斯的未來還長得很,只要他想要,就一定可以超過所有人,這點即便是武神們都是認可的.

當然前提是,他也要付出,在天才的人,如果自己松懈不努力了,也會泯然眾人的.

"你太弱了,實在不值得我出手."厲就山淡淡的傳音道"只要你答應從此銷聲匿跡,我就放你一馬,修成武神也不容易."

對手畢竟也是個武神了,處于對人類力量保護的角度,大家內部都有共識,武神之間都要留一分情面,除非萬不得已最好不要開殺戒.

厲就山現在已經完全控制了局面,面子里子都有了,殺了對方也沒什麼價值,任何事情都有個尺度.

至于戰意,厲就山已經漸漸壓制了,這種程度還無法把他真正的戰意激起.

也許這個時候王動真應該知難而退,首先這一戰旨在切磋,讓他領教一下武神的力量,也不是仇敵,動不動就用生命去拼,有點莫名其妙,也是匹夫之勇.

上篇:正文 四百三十五 疵品?     下篇:正文 四百三十七 有一種戲謔可以對武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