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重點更新 魔法異界 仙武異能 言情敘事 時光穿越 科幻太空 靈異軍事 游戲體育 曆史紀實 名著古典 本站原創
註冊登錄 [登出] 
  
 
 
首頁 科幻太空 武裝風暴 正文 四百六十九 狩獵  
   
正文 四百六十九 狩獵

斗實也不是沒有人懷疑那合道地仙就是正在和玉玄真知蜘,口的徐長青,比如陰玉樓和聚寶尊者等人.只不過因為徐長青在離開之前直接在玉玄真人云笙身上加了一道禁制,令其不由自主的選擇留在云煙仙霞帕中熟悉那些新得到的東西.同時也熟悉自身突然暴漲的修為,而不去過問外面的事情.云煙仙霞帕的威名令外面的人不由得相信徐長青依舊還和云笙在這件法寶之中密談.從而將其從自己的懷疑名單中刪除.

在霧鎮的眾仙都被徐長青給嚇住的時候,緊追徐長青身後的青衣劍仙也逐漸冷靜了下來,並且對徐長青的實力重新估計.他之所以會很快做出改變,完全是因為他從剛才就全力驅動劍光追趕了徐長青,可是追了將近一柱香的時間,卻連徐長青的影子都沒有看到,如果不是徐長青刻意在空中留下一條引路的光帶,或許他已經把人追丟了.

在昆侖仙界有不少專門修煉飛遁的法門,比如仙宮的鰓鵬化身法,雷音寺的無上虹光法身等等全都是昆侖最頂級的飛騰之術,當年仙宮鰓鵬殿之主遮天大聖嚴甫就曾施展鯉鵬化身法,自一日之內游遍外門靈讓數百凡人,仙左城池,行程總數加起來盡超千里.雖然青衣劍仙的劍光之術遠遠無法和鯉鵬化身法相提並論,但是日行百萬里不過是些許小事,在眾多飛遁法門之中,也算是上品之列.可現在他竟然在全力驅使劍光的情況下,把人給追丟了.讓他著實在惱怒之余,也不由得開始警惕起來.

為此,青衣劍仙故意放慢劍光,等其他兄弟追上來,而追上來的其他三名刮仙也對徐長青的虹光飛遁之快感到驚訝,明白青衣劍仙為何會等他們追上來,所以也都沒有多說,自發的移動到四象通明誅仙陣的位置,隨時准備組成陣法應對可能的襲擊.然而,直到他們追上徐長青.來到了那個,相對僻靜的小山谷中.也沒有人襲擊他們.

這處小山谷位于霧鎮的西南側,靠近小過山和未濟山的邊界,是未濟山和小過山的靈脈尾端交界處.單以地形而論這是一塊少有的龍虎交彙之地,只不過此地卻在兩條靈脈尾端,天地靈氣屬于垂老無繼之態.加上離此不願的虛空崖不時有混濁之氣襲來,擾亂五行,從而令到這一上好之地出現了五行逆生,陰陽混亂的怪現象,整個山谷也寸草不生.形同荒漠.這樣的土地本本不適合種植靈藥,不但凡人,就連仙人也很少來此,只不過上品靈藥蠻頭根卻需要五行逆生之地,加上徐長青的生死有無之道催生,令到靈藥能夠在混濁之氣襲來之前完全成熟.反到使得這里成了徐長青一個專門種植蠻頭根的好地方."你們來得太慢了!我還以為你們跟丟了,希望你們樓觀道劍宗的無上劍訣能夠名符其實,不要讓我也感到失望."在四名劍仙落在徐長青不遠處的土丘上時,徐長青極盡諷刺之能事,用輕蔑的置疑聲挖苦四人,顯然是想要借此行徑來惹怒四人,讓四人可以全力以赴.

其實徐長青所說的也完全是事實.四人的劍光雖然在昆侖仙界堪稱極速,但是比起全力施展的虹光飛遁.顯然差了不是一星半點,或許只有那遮天大聖的鰻鵬化身法方能與之相比.這也是徐長青在完全清除體內混濁之氣後,第一次施展從金烏神火和仙佛法訣之中悟出的虹先,飛遁,速度之快同樣超乎他的預料.小山谷和霧鎮之間相隔兩萬余里,自己以前來此也需要兩刻鍾左右,而現在不過是數個呼吸,便直接從霧鎮到了這里.因為其遁法實在霸道,就連天空也被其發開了一道裂痕,仿佛是被人從中劈開似的,濃烈的火靈之氣在裂痕周圍久久不散.形成了一條光帶,在黑夜中份外醒目,從某一方面來說這條引領四名劍仙來此的光帶,並非他自願而為的.

對于徐長青的挑釁之言,四人並未如其所料的那樣暴跳如雷,反而非常冷靜的以神念掃看四周,查找徐長青可能事先布下的陷阱.他們這種看似膽怯的謹慎行為,卻讓徐長青認識到這四人絕對是那種不為外物所動,專門修煉殺戮之道的戰仙人.這種仙人比起一般的武仙,劍仙都要強上不少,為此他也收起了游戲之心,准備從四人身上好好品嘗一下久聞其名的樓觀道劍宗大法.

四名劍仙不愧是從殺戮之中悟道的戰仙人,在查驗周圍情況正常後.連招呼也不打,便聯手朝徐長青殺了過去.四人並沒有一動手就施展他們名震昆侖的那套四象通明誅仙劍陣,反而是按照各自所擅長的仙家劍訣發揮各自劍丸的最高境界.四人雖然同,門種.但是所修劍訣卻截然不同.甚墨連各自劍丸所化刮有半點相似之處,根本看不出乃是出自一家之劍訣.

紫衣劍仙和白衣劍仙的劍訣最為奪目,兩枚劍丸化作了一紅一白兩顆巨大的太陽將兩人包裹在其中.紅的豔紅如血,熔煉大地,白的光耀奪目,殺戮無盡,所有的仙劍之氣皆化為無堅不摧的萬道光芒,毫不費力的就將徐長青的給完全至于劍光之中,令其無路可退.這兩團頭,芒萬丈的劍勢徹底的割斷了這個山谷和昆侖大地的聯系,令這里成了一個單獨的封界.不但如此,就連無形的時間也仿佛被劍光斬斷停止了一般,讓置身劍光之下的人覺的一切都變慢直到停止,甚至包括自身.唯一不便的只有周圍粉碎一切的紅白光芒.

在如此強勢,如此奪目的攻擊之下.被攻擊的仙人只會疲于應付.而完全無法抽身尋找另外兩道隱身其中的劍氣,而這兩道凝聚于一點.顯得平淡無奇的仙家劍氣卻隱藏這更強的殺機.

雖然對方的劍訣非常強橫,但是遠超一般的劍訣,但是身懷大破滅劍氣的徐長青卻並不認為這些凌厲無比的劍光能夠對自己構成威脅,同時也為了好好看看昆侖劍仙的用劍法門,徐長青並未打算施展大破滅劍氣,以力破巧.他反而運用火靈戰決推動劍罡訣,以從愕自毛方正的那枚劍丸之中學到一套上古仙家劍訣驅使萬千烈火劍罡,單純以技巧來見招拆招.

這套上古仙家劍訣名為玄通鏡鑒大法,是徐長青從那枚劍丸內上古劍仙一生經曆中提取的三套劍訣中最完整的一套,只不過因為完全是守勢劍訣,所以並不適合搭配徐長青以殺戮為主的無上劍罡,可單純以精妙而論卻遠遠比起只有一式的劍罡訣耍好得太多.另外這套上古仙家劍訣還有一個就連創出這套劍訣的上古劍仙也不知道的妙用,這個妙用只有身懷三分元神的徐長青才能運用.那就是他能夠依靠這套守勢劍訣在斗法中能夠偷學到對方所施道法.從某種程度而言,這套上古歹訣已經不再單單是一套劍仙的用劍法門.而是一套披著仙家劍訣外衣的道法神通.

在徐長青全力施展這套劍訣的時候,周身立刻被銀光四起的劍罡之氣包圍起來,化作一團好似水銀凝結的巨大水球,而這水球就像是一面毫無破綻的鏡子,能夠反射出周圍四面八方的情景.這團劍罡水鏡像是堅固不破的城牆似的,承受著對方無止境的劍光,以柔克網,內藏劍罡之氣好似深海汪洋,令沖入其中的萬千劍光在還沒來得及發揮作用之前便像是錄筍子一般一層層的被錄開.還歸本源,化為無形.

而徐長青的真武蕩魔劍元神則進入道心空明之態,在八寶琉璃人參果樹元神施展劍罡水鏡分解消彌侵入其內的劍光時,也以劍明劍,在侵入的劍光完全消失之前掌握對方劍訣之中的奧秘和精要,然後也無需演化吸收,直接模仿其劍,其勢,同樣施展出來.

幾乎就是一瞬間的事情,劍罡水鏡在被無數劍光刺入的同時,好像會反射的鏡子一樣,又將這些光芒一般的仙家劍氣完全反射回去,也形成同樣的攻勢與對方的劍勢交纏在一起.不分上下.只不過這些劍光不再是對方所熟悉的仙家無上劍氣,而是徐長青所特有的烈焰劍罡.若是有其他仙人在旁觀戰,不看中間那團劍罡水鏡的話,肯定會不由得認為同樣施展出兩枚太陽般劍光的徐長青也是在運用同一種劍訣,畢竟兩者實在太相似了,簡直就像是一個人施展的.

徐長青的上古仙家刮訣著實讓紫衣劍仙和白衣劍仙感到難受萬分,他們在面對無比熟悉但確是由烈焰劍罡所組成的劍訣時,就感覺像是在和另外一個自己厮殺一樣,想要別說破開那劍罡水鏡了,就連破開這層師出同源的劍訣也萬分困難.

不過畢竟兩人都是經曆千年殺戮的戰仙人,對殺戮之道可以說是精通到了極至,在久攻不下之後,立刻不約而同的想到了應對之策,並且通過相連心意,一起施展了出來.周圍劍光所化太陽幾乎同時消失不見.縮到指尖,凝聚一點,而這一點幾乎和剛才完全不同的劍光所蘊含的力量卻比剛才要強烈萬倍,光氣勢就令到整個大地為之震顫,看樣子他們是選擇以力破巧.這兩道劍光似乎也有些超出兩名劍仙千年修為的承受范圍,臉色有些難看,在凝聚成一點之後,便立刻被他們施展出來.朝徐長青的劍罡水鏡刺了過去.

上篇:正文 四百六十八 不是偶然     下篇:正文 四百七十 困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