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重點更新 魔法異界 仙武異能 言情敘事 時光穿越 科幻太空 靈異軍事 游戲體育 曆史紀實 名著古典 本站原創
註冊登錄 [登出] 
  
 
 
首頁 科幻太空 武裝風暴 正文 五百二十三 神秘武神  
   
正文 五百二十三 神秘武神

"桑德魯城主,請讓你的人立刻疏散人群,這樣的怪物低級別的戰士沒用,要用最強的力量."

"好D"

鳥瑞納斯核力迸發,沖天而起,這是二十級的超級戰士,澎湃的核力一出現,立刻吸引了怪物和暗族的出現.

"嘿嘿,終于來了個像樣的."暗族拍了拍身下的怪物,望著烏瑞納斯舔了舔獠牙"甲胄蟲,打個招呼."

碰一一r一一一尾巴閃電劃過天空,從鳥瑞納斯原地掃過,而烏瑞納斯已經換了一個方向.

鳥瑞納斯平靜博望著眼前的怪物,身體像個巨大的龜殼,十多米長的尾巴,像坦克沖一樣的腦袋不斷噴射的火焰.

手中的長劍核力灌注,鳥瑞納斯也不說話,全神貫注的盯著眼前的怪物,這怪物雖然龐大,可是看那尾巴的擺動頻率,最危險的應該是這個怪物.

瞬間,鳥瑞納斯身形消失了,來到了甲胄蟲的頭部,以烏瑞納斯的實力,是很容易判斷出怪物的弱點,對付這種大家伙不需要正面硬磁.

暗族絲毫沒有出手的意思,鳥瑞納斯剛剛到位置還沒來得及出手,巨大的尾巴如同蠍子尾巴一樣刺了過來.

如此迅疾,鳥瑞納斯毫不懷疑如果被擊中會被刺穿.

身形只能離開,而甲胄蟲的尾巴不停的肆虐,同時空中的烈火熊熊噴出,下面的人忙于滅火,場面的更加的混亂.

這種級別的戰斗,一般戰士完全插不上手,上去也是送死.

"城主,我們是不是派高級戰士上去擘忙?"

桑德魯也是面色難看,紮戈族什麼時候進化出這麼不要臉的怪物"廢話,把護衛隊拍上去,備瑞納斯死了,我們也得完!"

也不知道這怪物是怎麼迫開了城市的防禦系統,鐳射炮無效,大型武器也沒用,除非桑德魯想同歸于盡.

一隊隊的武裝戰士沖天而起,殺向空中的怪物,而暗族像是看熱鬧的一樣升空,也不插手,就是看著甲胄蟲面對人類的圍殺,完全一副看好戲的樣子.

倫多和譚布呆呆的望著空中"這他娘的是什麼怪物,這麼厲害!"

"別急,烏瑞納斯是忌憚那個暗族,防止偷襲."

"奧術師攻擊了."

一道道的火焰轟向空中,只不過甲胄蟲也不是傻子迅速升空,逃脫奧術的攻擊范圍.

眨眼間就有兩個超級戰士被串成了肉串,十六級的武裝戰士的動作根本跟不上閃電一樣尾巴.

"你們退,這里交給我!"

鳥瑞納斯沉聲道,顯然沒有十九級根本無法對付這樣的怪物「這些人的存在只能徒增傷亡.

雙手握住劍也顧不得太多,面對襲來的尾巴,同樣閃電出擊"

轟一一r一一一甲胄蟲的尾巴被擋開,可是面對烏瑞納斯的飛躍斬殺,卻把頭縮了進去.

轟一一r一一一巨大的身型被烏瑞納斯砍飛了出去,可是巨大的反震力也震的鳥瑞納斯手腕一酸.

轟一一r一一一幾乎一串串的冰槍射向甲胄蟲,轟的甲胄蟲在空中不斷翻滾,然後重重的砸在地面.

不知什麼時候肖雨雨也站到了樓頂上,奧術對紮戈族的殺傷力相當出色,光靠鳥瑞納斯一個人是解決不了的.

肖雨雨除了是大醫官,同時還是十九級的奧術師.

正准備解決那個暗族的時候,落地的怪物又伸出頭來,一聲怒吼,火焰四處的噴射,地面陷入一陣混亂.

鳥瑞納斯臉色一沉,就要下去幫忙,忽然警兆出現,想閃避已經來不及了.

轟一一r一一一暗族已經一拳轟在他的背上,鳥瑞納斯硬吃一招,准備逃開,可是紮戈族的爪子猛然聲場五米一下子抓住了他的肩膀,手指如刀一樣插入了肩胛骨.

"嘿嘿,人類的二十級戰士也不過如此嘛."-

:!lL……r……一頭冰龍咆哮而出沖向了空中暗族,可是暗族卻陰測測一笑「把手中的鳥瑞納斯甩向冰龍,自己卻遲速竄向肖雨雨.

瞬間站-到肖雨雨的面前"人類,你是什麼身份."

"我是天師教的大醫官肖雨雨!"肖雨雨全身戒備,這暗族的實力強的超乎想象,而且根本不是以前見過的暗族,身上透著一種藍光,難道也是新的暗族.

"天師教,很強嗎,把你獻給偉大的暗王陛下做食物他應該會高興"冰風暴!"

驀然肖雨雨手中暴起狂烈的勁氣,十八級冰屬性奧術.

強烈的冰凍之氣撲面而來,暗族護住了頭部,想要抵擋狂風「可是身體緩渡被凍住.

肖雨雨全力施展奧術,心中擔心鳥瑞納斯的情況,雖然冰龍被她移開,可是鳥瑞納斯受傷不輕.

鳥瑞納斯沒顧自己的傷,正在全力牽制地面的怪物,可是用處不大,這怪物狡猾的很,一遇到危險的攻擊就縮起來,然後一出來一陣亂噴.

鳥瑞納斯試過了,自己的劍根本斬不開對方的殼,反是露在外面的都無比堅固.

紮戈族什麼時候進化出這樣的怪物了?如果數量很多的話,那人類哪兒還有希望.

不過基本上可以確認,這個?胄蟲的脖子就是它的弱點,可是沒人幫他牽制很哪有機會,烏瑞納斯也只能盡量吸引甲胄蟲的注意力減少傷亡.

城市陷入一片混亂,遭到攻擊的地方不斷有平民湧出,毫無辦法,一般的核力完全防不住這樣的攻擊.

冰風暴過去,暗族竟然一點事兒都沒有"人類,這就是你的攻擊嗎?"

爪子伸長抓向肖雨雨,肖雨雨震撼無法用語言形容,這是什麼暗族,身形爆退,可是她快,對方更快.

眼看就抓向肖雨雨的時候,肖雨雨感覺自己的身體被什麼抱了一下,緊跟著就出現十多米之外,而暗族的動作停了下來,稍微一頓立刻飛到了空中.

地面跟烏瑞納斯糾纏的甲胄蟲也猛然升空,不知什麼時候空中多了人們可以感覺到溫度在降低,天空竟然飄起了雪花,每當火焰碰到雪花的時候,火焰就會弱上一點.

這個景象很美,很快讓人頭痛的毒火就這樣被飄揚的雪花熄滅了城市里面一片焦黑,冒著黑煙,雪花也消失.

空中多了一個身穿鎧甲的人……

"上帝,是武神鎧,是武神,是武神!"

"真的是武神鎧!"我們有救了!"

"天師顯靈,我們有救了.

肖雨雨望著空中的武神,……這是誰,從沒見過這一款的武神鎧,相當的高級,而且除了教主,怎麼還會有使用奧術的傳奇境高手剛剛落雪絕對是一種高級的寒屬性奧術.

暗族和甲胄蟲已經占到了武神的面前,甲胄蟲的火焰已經洶湧澎湃的轟了出去.

武神沒有閃避!天師在上,他怎麼不閃避!人們一陣驚呼,好不容易來了救星,好不容易燃起了活的希望,每個人都是提心吊膽.

轟一一r一一一火焰毫無阻礙的沖了過去,暗族有點得意,可是當看到毫發無傷的敵人時,那冒著藍光的眼睛也收縮起來.

"人類,報上名表."

甲胄蟲疑惑的晃動著尾巴,很奇怪自己的火焰竟然會不起作用.

武神目光掃過,猛然一字掃出,站在甲胄蟲身上的暗族被一巴掌局了出去.

武神沒有說話,顯然這一巴掌就是曰應,暗族對人類很了解,逕種巴掌叫耳光,是一種侮辱性的動作,對方根本就沒把它當一回事.

"殺,殺,殺,殺了他!"

甲胄蟲張開大口如同炮彈一樣沖向武神.

武神不知什麼時候伸出了右手,轟……

龐大的甲胄蟲如同撞到了牆上,身體立刻翻了過來.

武神的右手已經擊穿了堅硬的甲胄,砸……火紅色的液體從另外面噴了出來,巨大的甲胄蟲瘋狂的掙紮著.

暗族雙手張開,手指伸長變成了十把利刃,閃電沖向武神.

十道暗光破空而出."空裂斬.

肖雨雨心頭狂陣,她已經完全被這場戰斗吸引了,這武神絕對不是火星已知的任何一個武神.

一個兼具奧術和武裝戰斗的武神,在人類世界從未聽說過.

而這全新的暗族實力竟然也進入傳奇境,尤其是連人類的戰斗技巧也複制了過去.

武神的身形消失,身後的一座大樓直接被削去了頂,一道道巨大的暗族雙手合十,變成了一把骨劍,瞬間躍起,斬向左邊的空當,這就是鳥瑞納斯剛才的飛躍斬.

轟一一r一一一兩個消失的身形同時出現在空中,龐大的力量鋪天蓋地的炸開.

這是傳奇境的力量.

"新品種嗎,有多少了."空中的兩人似乎僵持在了一起,巨大的力量正在源源不斷的散發著,離的稍進一點都會感覺到呼吸困難.

這個時候暗族像是被控制了一樣"十二……個.

"目的."

"進化方向,人類的秘密.

"月球那邊來人了嗎?"來了."

"魔葉的傷好了嗎?"

一提到暗王魔葉,暗族瘋狂的掙紮起來,王動皺了皺眉頭,控制失效了,暗族的進化速度超乎想象的快,難得礓到一個高級暗族還想多問一點.

本來僵持中的高級暗族,頭一下子爆開了,液體灑落,提心吊膽的人們掀起震天動地的歡呼.

武神的身影漸漸模糊,沒多久就消失在空中.

但是這場勝利來的太突然了,城曇-所有人都在歡呼,一方面是死里逃生,另一方面他們見到了強大的武神.

桑德魯也沒想到運氣這麼好,他都打算躲一躲了,誰想到會突然有這樣的救星.

這武神是誰?

火星上格武神屈指可數,但每一個武神鎧是這個樣子的?

大區官的秘密保護者?不可能,一個大醫官才多少級,絕對不可能請得起這樣的高手.

肖雨雨正在幫鳥瑞納斯治療傷勢,這傷勢可不輕,尤其是他帶傷還跟甲胄蟲周旋了好久,不過鳥瑞納斯連眉頭都沒皺一下,這種傷已經算比較輕了.

"看來這是紮戈族的測試,教主擼測的沒錯."

聞言,烏瑞納斯也點點頭"這個甲胄蟲和那個暗族都是新品種,甲胄蟲的戰斗力可能只有十八級,但防禦力卻在二十級,破壞力更不可同日而語,最可怕的是那個暗族,竟然已經有了傳奇境的力量,同時還能模仿人類的攻擊方式,這事兒需要盡快向教主稟報."

肖雨雨點點頭"暗族處于某種目的,正在那人類當實驗品「現在各大勢力都抱著一種樂觀的態度實在太危險了,一旦我們沒了價值,紮戈族的攻擊像是毀滅性的."

鳥瑞納斯點點頭"那桑德魯這樣的人不在少數,我覺得我們的手段太溫和了,紮戈族的進化程度比我們想象的還快.

"那人究竟是誰,是我們的人嗎?"肖而雨問道.

"不是,天師教的傳奇境高手就那麼幾個,而且都有重任在身,而且據我感覺,這人的實力深不可測,我們火星什麼時候出了這樣的高手."鳥瑞納斯也很好奇,這個暗族的實力在二十一級,哪怕比人類二十一級的傳奇戰士弱一點,也不容小覷,可是此人卻能輕松誅殺,這勢力一一一一一r倫多和譚布目緒了這一戰,他們可不會退縮,只是完全幫不上"咦,老大呢?"

"是啊,老大別出危險,我們快去戰他!"

"難得你們還記得我,不過要等你們來救,豈不是黃花菜都涼了."王動笑著走了出來.

"老大,我們去找葉醫務官吧."

本來預定的拍賣會是不行了,城市里一片混亂,不過士氣高漲,人們都在猜測這個救世主的身份是誰,不過都推斷是天師教帶來的.

桑德魯猜測也是,哪怕運人不是保護肖雨雨,恐怕也跟天師教有關系,說不定是其他的任務.

所以桑德魯越發謹慎,……該不會是要對付他吧?

一想到這里渾身一個冷戰,以剛才那人的實力,多少戰士都擋不住,何況有多少人願意對抗天師教呢?

越想越害怕,這大醫官說不定就是先禮後兵的意思,如果他後面陽奉陰違,恐怕他的下場也跟著暗族好不到哪里.

一想到這里,桑德魯就知道怎麼做了,踉天師教對抗是絕對不明智的,就算你有多少人保護都沒用,除非自己是傳奇境高手,可是桑德魯是隱藏了實力,但遠沒有到達能和天師教高手對抗的地步,人一死,哪兒迎會有人管他.

跟天師教合作才是唯一的道路.

王動哪兒想到會變相的擘了肖雨雨一個大忙,桑德魯被他嚇的成了天師教的乖寶寶,而他則在琢磨別的事兒,帕特洛克羅斯現在到什麼程度了還真不好說,不過他在天道上肯定又有了領悟,王動也到了差不多的境界,所以才有此一問,對方果然派人來了.

帕特洛克羅斯還是那麼狂妄自信,不過究竟是什麼貨色,他倒要看

上篇:正文 五百二十二 紮戈族的超級暗將計劃     下篇:正文 五百二十四 請貌似武神出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