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重點更新 魔法異界 仙武異能 言情敘事 時光穿越 科幻太空 靈異軍事 游戲體育 曆史紀實 名著古典 本站原創
註冊登錄 [登出] 
  
 
 
首頁 科幻太空 武裝風暴 正文 五百四十五退避三舍  
   
正文 五百四十五退避三舍

江修7奧丁結束了一天的修行,對干天道他真是有矛窮刑,趣,可惜天不遂人願,沒有和平時期讓他專心修行,作為天師教的教主,他需要做的很多.

"教主,這里有一個你應該很感興趣的事兒,是雨雨傳來的."說話的女孩子一身白衣,柔美的面龐一雙如同星辰般的眸子讓整個人柔和中又帶著神秘,有種不食人間煙火的秀和美,看似很容易接近,但實際上卻又遙不可及,黑色的長發如同綢緞一樣泛著淡淡的熒光舉手投足都有種發自骨子里的高貴.

"蘇蘇,什麼事兒能讓你這麼感興趣米修?奧丁聲音古井不波,這位天師教的新任教主在自己的天道之路也在大步邁進.

"呵呵,別在我面前裝深沉了,我只要說出他的名字就能破了你的鏡水心境,信不信?"蘇蘇故作神秘的說道.米修7奧丁身形一頓,"王"動."

"啊,你已經知道了?真沒意思!"蘇蘇撅著小嘴不並心的說道.

"王動,王動,呵呵,太好了,真的太好了."

蘇蘇望著自己這位天神一樣的大哥,天師教的教主,從在蘇蘇眼中就沒有任何人能跟米修奧丁相比,他是那樣的天才,那樣的完美,即便在武裝大賽上失敗,她也不認為是實力上的問題,只是天師教不追求極限武力,而是境界,那種近乎神的境界,對于宇宙力量的理解,這是追求不同,可是回來的米修口中竟然多了一個人,而那個人就是王動,那發自內心的推崇讓蘇蘇頗為不服,她不信世界上會有這樣的人,在她看來,米修的天賦已經到了人類的極致,在對天道的理解上,是獨一無二的,即便是帕特洛克羅斯也是不及,一個能夠超脫權勢**的人,才是最強的,其他人,無論是烈堅,帕特洛克羅斯,都無法看破這一點.

而五年了,她只是提了一點,竟然能讓已經貴為天師教教主的米修如此失態,這人真的這麼神奇嗎?

激動只是轉瞬間,因為米修7奧丁知道在天道之路上,他不在孤獨.

"教主大人,您不想知道你的這位知音做了點什麼嗎,他竟然拐騙了雨雨和我的十個醫務官!"

米修7奧丁笑了笑,微微沉思了一會兒,"蘇蘇,傳我的話,異要和他相關的事兒,遵從三不原則,不管,不聞,不問."

"這能行嗎,萬一產生沖突呢,此人畢竟是外來人,而且動機不明,何況你不考慮烈堅那邊嗎?"

"正因為考慮了,所以才有這樣的決定,若有沖突,記住,凡我天師教眾,退避三舍!"

說道後面一句,米修?奧丁已經嚴肅起來,這不是在說笑.

這也讓一般的聊天變成了天師教教主的正式命令,蘇蘇見米修?奧丁認真起來也就不在辯駁,只是退避三舍"在火星,天師教什麼時候這麼窩囊過,誰都不怕的天師教,至于嗎?

只可惜,米修?奧丁並沒有繼續討論這個話題的意思,表情看不出是高興還是擔憂,那是一種奇妙而複雜的感覺,這是外人的感覺,而對于米修?奧丁卻又是統一的口

米修7奧丁看到的,想到的.是"道"這不是簡單的道理,動機能形容出來的.

帕特洛克羅斯遵從了他自己的道,這些邁步在天道之路上的人,都已經有自己的唯一,只是,他的道俗稱魔道.

米修?奧丁也有自己的道,整個天師教的行事風格,也遵從了他的道!

蘇蘇本以為米修會對這事兒極為感興趣,會了解詳情,可是恰恰相反,他竟然選擇了不聞不問.這確實知,

若不是蘇蘇知道米修的性格,她實在有點無法理解,想來對于這個命令恐怕也會在天師教內部引起極大的爭議,但爭議歸爭議,在天師教沒有任何人會違背教主的意思,哪怕不贊成也會忠實的執行.

而米修真正的打算是什麼呢?

蘇蘇第一次不清楚了.

馬爾薩城已經是人類的了,這讓休息過來的戰士們還感覺像是在做夢,可是這是真實的,這場戰斗不但是馬爾薩地區空前的勝利,傷亡更是驚人,戰狼組損失了三十多名戰士,五十多人重傷,一百多人輕傷,在這樣的一場戰役,簡直就是奇跡.

當然火焰武裝的及時趕來也相當重要,極大的降低了傷亡,布知火這人屬于江湖行,勝利的高興只是一個方面,真正難的還在後面,普通的戰士不需要考慮這介"但管東陽等人就不能不想了.

首先要面對的還不是紮戈族的反擊,而是如何分配,這城市打下來可不代表就是戰狼組的,其他勢力必然要進來,而同時也確實需要共同對敵.

布知火的性子相當仗義,戰後一直幫助維持叭引.去經毫沒有奪權的意思.此人耿首,部隊辦是消滅她曉明知任,因此不盲目擴張,也不抱大腿,可是並不是每個人都這樣,一座空城,一個小小的戰狼組,這些都是人們凱覦的.

得知城市被打下來,這些天不斷有人朝著城市進發,就靠戰狼組這點人累都能累死,全靠火焰武裝的幫忙.

三天後,就如同預想的那樣小各大抵抗軍的首領或者代表都抵達馬爾薩城.在他們看來雖然馬爾薩城是戰狼組打下來的,可是沒他們牽制消滅了紮戈族的大部分部隊,馬爾薩城也守不下來,所以他們來這里也是應該的,馬爾薩城究竟歸誰,利益怎麼分配,這些不是戰狼組一個,人能做的了主的.

如果說戰狼組要最大化自己的利益,控制馬爾薩城就應該盡早聯合幾個強大的勢力,這樣後來的勢力就只能服從,可是王動絲毫沒有這方面的打算,任由周邊的勢力都在向這邊靠攏,誰都清楚城市的重要性,只耍馬爾薩成能站住,那馬爾薩地區在火星人類控制區的地位就不同了,而且有了城市就有了壯大的可能,意味著源源不斷的物資和武器,很多很多利益,每個人的眼睛都瞪的老大.

目前馬爾薩城的主要力量依然是戰狼組和火焰武裝,其他勢力的大部隊還沒有向城市靠攏.他們也是做了多產准備,先派一部分來占地盤.

而戰狼組由薦東陽公告了馬爾薩地區抵撫軍大會的日期,邀請各路抵抗軍首領一起商討馬爾薩城的管理.

"管東陽這小子很識趣嘛,知道自己沒能力吃下這塊大肉,看樣子是要跟大家一起分享了."

"呵呵,憑我們戰團的實力怎麼也能分上一大塊城區!"

"就是.管東陽有點小聰明,鑽了空子,能打下馬爾薩城也是大家的功勞!"

各地進入馬爾薩城的抵撫軍代表不少已經開始膨脹,好久沒有體會城市的舒適,早到的人已經開始享受了.

暴雪戰團的埃米爾和漢斯都到了,兩人也得到了相應級別的對待,埃米爾和漢斯只帶了十幾個人,並不像一些勢力帶了三五百人,在那些人看來.人多談事情的時候才"方便".

"明天就是大會了,這幾天城市里亂哄哄的,真不知道王動怎麼想的."漢斯說道,暴雪戰團早就到了,卻沒有任何動作,一直在觀望.

"不知道葫蘆里賣的什麼藥小謹慎點好.此子實力不俗,可是做法上還是欠妥當,這些勢力良莠不齊,明天的大會肯定會亂糟糟的,這利益想要均衡很難啊."

"他不會是想要搞民主制度吧,那可就要亂套了,協商是協商不出事兒來的."漢斯確實有點擔心,而從目前的局勢看,各勢力的代表都來了,而且一些人已經進駐城市,想要趕是趕不走的.

打江山容易,守江山才是最難的,一個不好,就為他人做了嫁衣.

"戰狼組是公布了規矩,不過我看遵守的也就我們暴雪戰團和布知火的火焰武裝.其他人全當放屁,也就是沒燒殺搶掠,都在占地盤."

"老大,我們是不是也叫一些兄弟來,我們暴雪團的勢力最大,現在是空白期,不搶白不搶啊!"

"是啊,老大,管東陽這小子壓不住陣的,早晚亂套,先下手為強啊,憑我們暴雪團的名頭,肯定能占最大的一塊!"

跟著來的兄弟也紛紛說到,這幾天大家都在搶,搞的眾人也是眼熱,可是埃米爾不准,他們也只能干著急.

埃米爾倒是笑了,"你們似乎露了一個人,他也很安靜."

眾人都是一愣,倒是漢斯先反應過來."薩科斯,對啊,雷火團也來了,這幾天他們一點動靜都沒有,老老實實在賓館里呆著.""這可不是薩科斯的風格,該不會被管東陽那小子嚇怕了吧,今夕不同往日,戰狼組也不敢犯眾怒的,就憑他點人馬,就算送給他們管理也不管不了啊."

"呵呵,他的人是管不了,現在維持秩序的布知火的火焰武裝.布知火這人太重情義,所以火焰武裝搞了幾年就那麼點人,馳援戰狼組,這次損失了三百多人,可是卻不占地盤,真不知道腦子怎麼想的."

"不急,不急,明天就會揭曉了."埃米爾很沉得住氣,這麼多大風大浪都過來了,早就練就了好的心態,明天觀望一下再做決定.

別的不說,以薩科斯的老奸巨猾,竟然不動聲色,他就應該看看.

有句話老話叫做先下手為強,但也有句話老話叫做槍打出頭鳥.

上篇:正文 五百四十四 霸氣     下篇:正文 五百四十六 哥不會以德服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