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重點更新 魔法異界 仙武異能 言情敘事 時光穿越 科幻太空 靈異軍事 游戲體育 曆史紀實 名著古典 本站原創
註冊登錄 [登出] 
  
 
 
首頁 科幻太空 武裝風暴 正文 四百五十 勇者無敵  
   
正文 四百五十 勇者無敵

"你們都要造反啊!"看身邊的幾個戰士都不動彈,思種臉上的肥肉都抖動走■來.

"城主,大道理我們都知道,不過兄弟們實在是忍不住了,這近衛隊隊長我不f了,今天就是豁出這條命,我也讓蟲子們知道,咱們火星人不是孬種!""對,隊長,我們跟著你干!"

"你,你們……"思科氣的手都抖了,詹斯帶著近衛隊最強的幾個小隊長摘下了近衛隊的徽章,緩緩的放下,他們真是舍不得,只是以後……也許不會再有這個機會了.當放下徽章的那一刻,詹斯的豪情緩緩湧起"兄弟們,跟老子上!"是!"

暗金色的暗族已經殺了一會兒,一直沒遇到像樣的貨色,目光中忽然鎖定了不遠處的氣息,立刻飛了過去,身形從天而降落到了詹斯等人的面前.

翅膀緩緩一手,臉上露出一個應該是"笑容"的表情,細長的舌頭在外面轉了一圈,用尖細的聲音說道:"我還以為人類戰士都是膽小的孬種,嘖嘖,這里還有幾個像模像樣的."

暗族的突然降落,把周圍的人嚇的四散逃竄,這就是紮戈族的毒辣之處,這種新型暗族擁有強大的實力可以長距離襲擊攪亂人類後方,當然紮戈族的本意只是想要采集標本,同時檢驗新型暗族的戰斗力,生死不限,但意外到達了摧毀人類意志的效果,這卻是始料未及的.詹斯的表情一頓,這個怪物前幾次來的時候還不會說人話,現在"少說廢話,接招!"

生死大敵,詹斯一劍轟了過去,暗族驀然騰空而起"呵呵,人類戰士,這麼多天你是唯一一個敢站出來的,給你們個優惠,一起上0巴.轟一一r一一一

暗族帶來的超級原型紮戈也落地,這個紮戈細長,如同一個超大號蜈蚣一樣,但蜈蚣可沒它這麼厲害,基本上各地都是這種配置,可是種類不盡相同.

這就是紮戈族進化之後的可怕症狀了,當一個身體可以無限進化的種族得到了人類型之後的化學反應,自主學習進化!

這暗王魔葉也是個恐怖的存在.一般暗族根本不算什麼,這些新型暗族才是最可怕的.

"哼,既然你懂得戰士這個詞,老子跟你一對一,你們都不許插手!"詹斯吼道."隊長,跟這怪物將什麼一對一,大家一起上!"戰士們可不答應了."閉唱,誰也不許插手!"詹斯頭也不回的說道."桀,桀,桀,愚蠢的人類,他是想救你們的命啊,怎麼現在才發現我的強大嗎,已經來不及了!"

暗族在空中狂笑道.

詹斯本來是抱著一點希望的,他是二十級,自己六個兄弟,有四個十八級,兩個十九級,怎麼都可以拼一下,可是當真體驗到了這種差距,他知道希望渺茫了.但,戰一定要戰,送死的話,一個人就夠了!

可是被對-方看破了自己的意圖,那就只有拼死一搏了,爆吼一聲"列陣!"

暗族相當囂張,甚至到了無視的地步,在那尖細的瞳孔視野中出現了類似虛擬屏幕一樣的數據列表,人類戰士的數據精准的反應在上面.

完全不是它的對手,提取基因,研究戰術配合,這就是它的任務,當然興趣愛好也不能少.

等對方嚴陣以待的時候,暗族的身形消失了,詹斯就知道情況不妙了,剛想出言警告,身後傳來兩聲慘叫,兩個十八級的戰士已經被刺穿了心髒,武裝鎧甲還沒發揮抵抗作用就被貫串.

詹斯爆吼著沖了上去,暗族則是帶著兩個人類飛到了空中,那個大蜈蚣一樣的巨型紮戈似乎連擘手的意思都沒有,折騰著摧殘著周圍的建築,人類四散逃竄的樣子對它來說很有趣,偶爾還有些小家伙敢反抗,不過也就是給它撓撓癢癢.

"愚蠢,愚蠢!"思科氣的直跳腳,詹斯雖然脾氣直了點,可都是他好不容易培養起來的班底,這麼送了,他的地位也會下降,這年頭一個城主的地位屈居于手中軍隊的戰斗力和身邊控制高手的數量.

這個暗族擺明了是想玩死詹斯,由于級別上的差距,十九級的戰士還能勉強配合作戰,但十八級完全就是障礙,但是想跑也來不及了,這個暗族玩的是圍魏救趙,西且正在挑逗著人類的情緒.虐著殺!

五六分鍾之後,和詹斯同生共死多年的戰友就這麼死了,詹斯感覺自己都快爆炸了."混蛋,有種不要像個蟲子一樣亂跑,踉爺爺一戰!"

另外兩個十九級的戰士學聰明了,跟詹靳形成三角陣型,根本不敢掉隊,稍微距離拉開,這個暗族就會發動迅猛襲擊."老刀,大槍,穩住,別冒進,這死貨鬼的很,想勾起我們的怒火各個擊破,不能上當!""老大,小三他們都死了,我火大!""忍,穩住,不然咱們三個也得交代了,我們死是小,不能滅了我們火星人的威風!"

實力最強的詹斯很快感覺到不對勁了,他太小覷暗族了,暗族可不是僅僅進化出人類的一個形態,也不是只學會了人類奢侈的癖好「在戰術方面確實也進步很多,就像眼前這個瘦長的暗族,就先調弱的宰,本來十八級戰士就構不成什麼威脅,可是虐殺幾個弱的,就能讓幾個強的失衡."這家伙雖然攻擊力比我們強,速度快,可是防禦弱,大家穡著,攻擊來了不要躲,跟它換!"

畢竟是二十級戰士,詹斯幾輪交手之後就發現了眼前這個暗族的特點,這些超級暗族的實力和特點都不盡相同,眼前這個也有傳奇境的力量,但偏重于攻擊和速度,防禦上有硇L綻!

暗族在實驗的時候,各大城市也都搜集了出現的暗族的特點,有力量型的,有速度型,還有謀略型的,紮戈族這一手當真是眼花繚亂,不動則已一動真是讓人類應接不暇.

而眼前這個學習能力如此恐怖,顯然是側重速度和智慧的,暗族踉人類也是一樣,除了王族的級別,而這些暗族更多的只是武器級別,所以不可能面面俱到!每個方面前強的,那就是暗王的得力手下了,哪兒還會這兒混.

兄弟的血讓詹斯的頭腦清楚了,這個暗族太狡猾了,故意激動他們才好兵不血刃的結束這場典斗.砰砰砰一一一一一一

又是一連串的刀劍接錯,火花四射,三人吃力後退幾步,這個暗族的攻擊力確實驚人,幾乎是沾不到邊.

"老大,我來引之下來,這樣下去我們早晚要完蛋."老刀說道,這個時候詹斯好不容擋了對方一擊骨刺,手中的劍被震的巨顫,身上的超級鎧甲也是光芒大作.

"還是我來!"大槍說道,所謂引,就是要拿命賭,這個暗族不是一般的狡猾,完全不留任何機會,只有之下殺手的時候會一絲空隙."你們兩個鎖不住它,還是我來!"

說話間詹斯沖了沖去,三角陣容一下子出現了機會,這個暗族/艮有耐心,卻也不肯放過任何一個機會.

瞬間朝著詹斯沖了過去,而詹斯根本不問不避,敞開胸膛,所有的力量都聚在手中的劍上.

可是就當他要跟暗族玩命的時候,一直都在四處翻騰的巨型紮曳忽然射出一道電光,頓時攪亂了這個局面.噌一一r一一一

老刀被抓住了,十九級的戰士很強,可是面對高出兩級的恐怖暗族,一個照面前沒擋得住.

這個暗族智慧非同一般,看似讓那個巨型紮戈在一旁翻騰,給人一種不參與這場戰斗的感覺,卻在關鍵時刻突然發動.

骨刺刺穿了老刀的肩胛骨,暗族沒有立刻攻擊,反而停在空中"桀桀桀,聽說人類有種叫做感情的東西,不知道是不是真的,人類,你願意用你的命換他的命嗎?"骨刺挑著老刀,暗族就懸浮在空中,聲音響徹全城.

"老大……不用管我,殺了狗娘養的."老刀的肩胛骨被刺穿,核力根本無法使出,現在就跟個普通人一樣.大槍狠狠的握住手中的槍"老大!"與大槍的憤怒不同,詹斯反而冷靜下來"你想怎麼樣?"我的人類語難道不標准嗎,你的胳膊換他的胳膊,如何?

暗族的臉上又出現了那種玩味的笑容,智慧型的暗族比破壞型的更可怕.

人們探出頭遠遠的望著戰斗的地方,誰都清楚跟暗族談判就是與虎謀皮,心中一個勁兒的都是殺.

可是被暗族抓住的人,是和詹斯出生入死的兄弟,他能眼睜睜的看著自己的兄弟死嗎?

忽然之間一聲慘叫,原來是大槍自盡,可是一根骨刺刺入了他的須部,徹底卉瘓了他的行動能力,這痛楚恐怕跟地獄沒什麼兩樣了.

慘叫響徹城市,人們都覺得渾身發麻,看著那骨刺紮了進去「像是紮在自己身體里一樣.大槍的眼睛凸了出來,渾身顫抖著,這已經超越了意志忍受的范

緊跟著暗族像是這棍子一樣折斷了大刀的左手,那清脆的咔嚓聲讓人不寒而栗."嘖嘖,看來人類所謂的感情是假的了,現在是右手."

說著那巨大的爪子抓向了老刀的右手,不過這次詹斯沒有猶豫,一拳打在自己的右臂上,咔嚓一聲,右臂錘了下來.↓放了他!"詹斯-吼道,生死是小,這個卑鄙的蟲子想要做的是徹底打壓人類的勇氣.喲,不錯嘛,接下來是左腿!""老大,不能,跟蟲子不能講信用!"大槍連忙抱住詹斯.

↓讓開!"詹斯一把推開大槍,仰天說道:"阿波羅城的所有人聽著,今兒我和老刀,我的兄弟們倒在這兒了,但咱們人類還站著「我們人類的勇氣和團結是這群爬行動物永遠不會明白的,我死了,我兒子,我的兄弟,還活著,哪怕剩下一個人,戰斗也永遠不會停止!說著一拳大斷了自己腿,從頭到尾詹斯都沒皺一下眉頭.

聽了詹斯的聲音無比震撼,而暗族的瞳孔卻在收縮,顯然它的Q的失效了,殺幾個人類沒有用處,它要做的是讓人類膽怯.

最強的一個對手,少了一個胳膊,一條腿,跟不用打了,如果不能讓對方膽怯,那就讓他們恐懼.

暗族的骨刺突然收了回來,老槍頭朝下掉了下去,這要摔到地上肯定是腦漿炸裂.

大槍想救,可是暗族已經超他來了,他是在場唯一一個有戰斗力的人了.

人們捂住了眼睛,饒是詹斯鐵血漢子,這一刻也閉上了眼睛,是他的硭,他的錯不走出戰,而是不應該帶老刀他們來的!轟一一r一一一

一聲爆響,連最強的詹斯都不是這個暗族的對手,剩下一個大槍更不是對手了,可是被彈出去的卻是那個暗族.只是一刹那,這個人影一拳轟飛了暗族,還救下了老刀.

暗族的目光飄忽,眼睛中一串不太對勁的數字,按照這個數字這個人類很弱啊,可是實際上這是絕對不可能的.武神!"武神,是武神,天師顯靈,真的是武神!"是武神,是那個神秘武神!"

武神……詹斯茫然的望著空中的武神,他沒有驚喜,只是松了一口氣,人類終于有人願意站出來了,他區區一個二十級戰士也只能做到這一步了.

"桀桀桀,武神,很好嘛,終于來了一個像樣的貨色!"暗族並沒有立刻攻擊,反而在拖延時間,這個時候那個巨大的原型紮戈已經飛了上來,落在暗族的腳下.

武神只是淡然的望著對方,像是要透視一樣,暗族渾身不對勁,它確實有一種被分解一樣的感覺,想動點歪腦筋,一時也繼續不下去,瞬間腳下的舉行紮戈射出無數的閃電,同時暗族也跟隨出手了,一大一小殺向武神.攻擊炸開,落空,空中只有一個殘與0

緊跟著一道勁氣傳來,巨型紮戈被直接轟飛,暗族則是高速躥升多開了攻擊,剛一避開攻擊就離開朝著原型紮戈奔了過去.

而那個原型紮戈的抵抗能力確實夠猛,挨了武神一擊竟然還能爬出來,暗族沒有攻擊,反而是主動保持了一定的距離."人類,放棄抵抗,不然我就把這座大樓里的人全部殺光!"暗族和巨型紮戈的腳下正是一座大樓,而這座大樓的下面藏了不少人,這個時候想跑是絕對來不及了,巨型紮戈的上百只爪子上已經出現了無數的電球,隨時都可以把這個大樓擊毀.故技重施,偏重智慧型的暗族存在的本能就是利用一切計謀.

看對面的武神沒有反應,暗族也不由的小小得意了一把,這可是一條大魚,甚至可能得到偉大的暗王的贊賞.

可是就在這個時候,武神的手中多了一把金色的長劍,這可不是要妥協的意思.

暗族也不廢話,身下的巨型紮戈立刻把所有的電球轟向了大樓,大樓一片驚呼,立刻有人跑了出來,可是並不是每個人的身手都很好,而這攻擊范圍,恐怕都會受波及.

就算死,也要完成禳期的任務,這是暗族的本能,它是和原型紮戈一起出手的,這些人的死要算在這個武神的頭上.轟一一r一一一天搖地動,人們的心一下子涼了,完了,死定了.搖歸搖了,可似乎並沒有倒啊!

暗族心驚了,全部的攻擊就被一個金色的護盾給擋住了,只是一刹那它就知道能量級別部隊了.智慧型紮戈會一個絕招那就是一一逃!

原型紮戈頂了上來,為暗族做掩護,剛剛擋住攻擊的武神,長劍出手,無數的金光炸開,手中的長劍飛了出去,穿透了原型紮戈,沖向了遠遁的暗族.

暗族幾乎想都不想的全速逃竄,它對自己的速度還是很有自信的.

至于一把飛劍躲過去也就罷了,可是……噌……

暗族的身體僵住了,它明明躲過去了……

轟一一一一一一

巨型紮戈的身體墜落,緊跟著暗族的尸體也掉了下來,大膽一點的人沖了出來,仰望著空中的武神,開始膜拜起來.

不一會兒剛剛好死寂的街道漸漸人多了起來,緊跟著是響徹天空的歡呼.

人們崇拜的是強者,是救世主,是無敵的武神.

似乎……忘記了剛剛還英勇戰斗過的戰士,榮耀只屬于勝利者嗎??

大槍扶著詹斯,只是一會兒,一同出生入死的兄弟里,死了四個,一個徹底殘廢了,活著不如死了,而自己也完了.

這是戰士的職責,大丈夫馬草裹尸,只是在歡呼之下,過于蒼涼了-,G"1-r

看著躺在地上已經完全沒氣息的老刀,這種傷沒得治了,就算活著也是個植物人,徹底的殘廢,在現在的條件下,根本無法存活,拖一天就是一天的痛苦."大槍,送兄弟一程吧."詹斯說的很平淡.

大槍咬著牙,從不曾發抖過的手,此時也無法控制的顫抖著"老刀,到了下面小弟在給你賠罪了."

這種痛苦和掙紮才是人類真正的勇氣和感情,這是任何生物都不會明白的.一聲悶吼,一槍紮下.轟一一r一一一一道閃電從天而降,直接轟在槍上,長槍被硬生生的蹦了出去.

歡呼的人們這才想起除了空中的武神,他們還有自己的英雄,只是一瞬間,看著殘廢的詹斯,一臉悲愴的大槍,還有送命的戰士,……他們的歡呼似乎太……人們的興奮一下子消失了,這個場面震撼了所有人.

大槍怒視空中的武神"你算什麼,武神有什麼了不起,你要是早來,兄弟們會送命嗎!""大格."詹斯想要阻止大槍.

"老大,讓我說,為什麼暗族肆虐,武神都死哪兒去了,那麼多傳奇境高手都是狗屎嗎,我兄弟完了,我要親手殺了他,為什麼,為什麼,為什麼!"

說道後面大槍的淚都下來了,因為他在也沒有勇氣下第二次手了,真的沒有了."大槍,閉嘴,他是唯一肯站出來的武神!詹斯說道."老大,我……知道,可是老刀他……死不是最可怕的,最可怕的是生不如死,就如同現在的老刀.

空中的武神雙手張開,口中似乎在念著什麼,緊跟著一道白光從天而降,覆蓋了三人,第一個反應過來的是詹斯,因為他感覺手臂和腿在恢複知覺!很快大槍也發現了"老大,你腿……"

緊跟著地上的老刀竟然彈了一下,緊跟著噴出一口黑血,竟然大大的松了一口氣"悶殺老子."

白光維持了足足有十分鍾,最後的白光主要都是集中在老刀身上了,數萬人目睹了這一刻,沒人說話,他們期待奇跡,可是這可能嗎?

白光漸漸消失在老刀的身上,所有人的目光都集中在他的身上,……這可能嗎???

不知道是不是人們的祈禱起作用了,老刀竟然坐了起來,這一刻所有人都無法壓抑激動的心情.

而大槍更是噗通一聲跪了下來,毫不猶豫就是當當當三個響頭,額頭都碰出了血.

能救他的兄弟,讓他做什麼都行!

神跡,神跡在火星重現!

這次神秘武神沒有立刻消失,金色大劍緩緩從空中落下,落到了詹斯的面前,一個;$厚但又擁有無比威嚴的聲音響起:

"以戰神之名,賜予你血義騎士之名!"

詹斯望著金色大劍神情嚴肅莊重,看了一眼老刀,緩緩的握住了金色大劍,瞬間光芒消失.

詹斯舉起了手中的大劍,得到的是人們響徹云霄的歡呼,他不再是近衛軍的一員了,他有了新的身份.人來的血義騎士!在這個混亂的年代,人類需要騎士精神!

看到這一幕的胖子城主臉色無比的難看,當看到人們的支持「更讓抖動的肉都糾結在了岵.

危難時刻,詹斯做了什麼,而城主大人做了什麼,每個人都看的很清楚,尤其是詹斯在軍中的地位.人類真的不缺乏戰斗力,有的時候只需要勇氣.看了看身邊衛隊臉上的崇拜,胖子知道他這個城主快要做到頭了.

上篇:正文 四百四十九 兩難     下篇:正文 四百五十一 戰或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