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重點更新 魔法異界 仙武異能 言情敘事 時光穿越 科幻太空 靈異軍事 游戲體育 曆史紀實 名著古典 本站原創
註冊登錄 [登出] 
  
 
 
首頁 科幻太空 武裝風暴 正文 五百六十八第一代天師  
   
正文 五百六十八第一代天師

"張米明,別狗咬昌洞賓不知好人心,教主是在救你"斬…果你真要出手了,誰都救不了你!"肖雨雨冷冷的說道,她可不想別人誤會教主.

"救我,我看是救這個小白臉,我還真好奇了,這小白臉究竟是誰,你姘頭?"

張光明譏笑道.

米修7奧丁沒有理會張光明,兩人的目光緩緩交錯,五年了,那一戰仿佛就在昨天,對米修?奧丁影響深遠的一戰.

這種氣氛也感染了眾人,眼前這人究竟是誰"似乎跟教主很熟悉的樣子.

"王動!"米修7奧丁目光中爆出異樣的身材,五年之後,他依然看不透王動的深淺,看來這五年他並沒有閑著.

"奧丁兄,好久不見,風采依舊."王動臉上露出真誠的笑容,米修?奧丁也是人類世界唯一能讓王動看得起的幾個人之一.

"你是"王動?"張光明顯然也沒想到,難怪這個人似乎有那麼點面熟.

"今兒著在奧丁兄的份上,就不見血了,給你十秒鍾立刻消失."

王動目光直射張光明.張光明身體立刻一晃,精神海像是遭受雷擊一樣.

"你狠,米修你也記住!"

幕光明踉踉蹌蹌的帶著人離開,大廳里一陣歡呼.

"王兄第一次來就碰到這種卓兒,實在汗顏."

"偌大的天師教良莠不齊也是正常的,只是你心太軟的毛病依然沒有改變."王動笑了笑.

"蘇蘇,又頑皮了!"米修瞪了一眼一旁的小姑娘.

蘇蘇吐吐了小舌頭,"人家只是去接一下客人嘛,對吧,王動.

王動無奈的點點頭,這麼多人的情況下,也好深談.肖雨雨望著王動的眼神無法控制的炙熱.

曾幾何時,她覺得離開這個人,她會逐漸忘記,她把自己的全副精力投入到天師教醫務官的培養上,這樣會讓自己很充實,可是當這個人站在自己的面前,還是那樣自信的笑容,她現自己根本無法控制,幾乎不知怎麼就跟著眾人茫茫然的來到天師塔.

眾人離開,人們一陣議論,難怪這人這麼不買太子黨的帳,人家是最牛逼的神子黨,你太子黨算個毛啊!

"雨雨姐,別看了,再看眼睛都拔不出來了."一旁的蘇蘇打趣道.

"什麼.行,我去."肖雨雨下意識的回答道.

蘇蘇眼睛都笑彎了,實在忍不住捧腹大笑,"雨雨姐,你想去哪兒啊,想去情郎的身邊嗎?"

"聖女殿下!"雨雨被人識破心事,俏臉通紅,留也不是走也不是,尷尬的不得了.

"呵呵,王動這次來肯定是有要事談,究竟在談什麼呢,談什麼呢,好想知道啊."蘇蘇邊笑邊說,話語中透著無限的挑逗,似乎是說想知道嗎,想知道嗎,想知道就來誇我啊.

肖再雨哪兒能不知道蘇蘇那點小心思,"我們的蘇蘇妹妹最漂亮最可愛了."

"嗯,那是那是."蘇蘇毫不客氣的照單全收.

"最有義氣,最能干了,打聽點消息這樣的小事肯定難不倒你咯."肖雨雨拉著蘇蘇的手說道.

她確實太想太想知道王動來這里是干嘛,是不是向米修?奧丁請求讓她去馬爾薩城呢,一想到這里雨雨的心就忍不住忤忤直跳.

"好吧.就這麼點小事還不是手到擒來,不過雨雨姐啊,你知道的我最近在收藏蛙蛙系列."

"沒問題,我的蛙蛙你隨便選,都給你."

"一言為定!"蘇蘇殿下見目的達成立刻蹦蹦跳跳的去偷聽了,天師教也只有她敢做這種事兒了.

"沒想到會是這種形式見面,世事難料,不過有朋自遠方不亦說乎."

"米修兄,有句不中聽的話,你當我是朋友,我就直說了."王動喝了一口茶緩緩說道.

米修?奧丁微微一愣,點點頭,"直言無妨."

"火星如此不堪的局面,你的責任最大."王動平靜的說道.

門外的蘇蘇氣的握緊了拳頭,真想沖進去暴打一頓這個可惡的家伙.憑什麼說自己的大哥,她可是知道大哥為了天師教有操勞,而且大哥是很好很好的人,一點私心都沒有,蘇蘇直接把王動劃歸到壞人的行列,哼,雨雨姐肯定是沒有看破他的真面目.

"願聞其詳."米修?奧丁雖然脾氣好,卻也不是任人指責的.

"天師教在你手中只揮出了七成的作用,太被動了!"王動直言不諱,顯然他來這里不是討好米修?奧丁的,現在這種局面如果在不點醒,那就真的沒機會了.

"怎麼說?"米修?奧丁臉色平靜,只不過門外的蘇蘇可是氣

"對外,天師教是火星的精神象征,在這個時候天師教應該展現全力攻擊的一面,雖刀山火海亦要一馬當先,上一代教主不惜生命重創暗王魔葉就是這個意思,他是要在作出表率,在和紮戈族的戰斗中,人類沒有退路,續置之死地而後生!"

王動不疾不徐的說道,他不是來吵架的.

"天師教的子弟正在正面戰場上血戰,我們也不斷輸出人才前往各個城市,難道這些都是錯的?"

米修?奧丁說道.

"沒錯,但是遠遠不夠,你不能站在火星的立場上,而是要從人類的整個戰局考慮,難道你認為,當地球和月豫徹底淪陷之後,火星能獨活嗎?"

"著然不能!"

"月球已經完全落入了帕特洛克羅斯的掌握,地球也危在旦夕,人類唯一的契機就在火星,只有火星盡快打開局面,制衡地月系,我們才有機會,而目前火星穩紮穩打,似乎做好了和紮戈族持久戰的准備,就算火星堅持的住,地球和月球能堅持住嗎?還是你覺得魔葉的實力僅止于此?"王動說道.

換個自度,其實是地球牽制住了最強大的帕特洛克羅斯和恐怖的紮戈族大軍,才有火星現在的局面.如果火星這個時候還想著慢慢來,最後等帕特洛克羅斯騰出手來,恐怕是直接把火星的人類連同暗王一起一鍋恰了.

別人干不出,但帕特洛克魯斯絕對做的出.

至于魔葉的勢力一直不見底,人類能維持目前這個局面,不是由人類決定的,而是由紮戈族決定的,但萬一紮戈族不願意了呢?

米修?奧丁已經隱隱把握住了王動的意思,只是這種話沒人敢這麼敢和他說.

"王兄高見啊,只是你在不了解實際局勢的情況下如此大放厥詞,我烈堅可不怎麼同意!"

烈堅獨特的豪邁聲音響起.

王動沒有驚訝,其實他沒有隱藏行蹤.在人類後方,天師教和烈堅知道毫不意外.

"烈堅,坐吧,別這麼沖,王動說的有理,現在的局面確實不容樂觀."米修就是和事老,烈堅什麼性格他可是很清楚.

烈堅緩緩坐下,時過境遷.這五年來,烈堅的實力增長信心累積可不是一星半點,武裝大賽的失利已經老黃曆了,當初人類四太子中現在混得最得意的就是他了.

當然烈堅當初那種稚嫩的狂躁早就消失不見,"王動,大道理不用說了,誰都清楚,你既然想盡快打開局面,總不能空口說白話吧,我和米修都很想知道,有什麼絕招能打破目前的局勢."

烈堅也是開門見山,三人都是一個級別的,無需繞彎彎,其實烈堅心中也是不是沒有感覺,雖然穩紮穩打對他是最有利的,可是就如同王動所說,真要這麼僵持下去.肯定更危險,只是想打開局面.卻不是一句話的事兒,更不是指望他烈家的子弟去送死,送死並不能解決問題.!

以米修?奧丁對烈堅的了解,他說出這個話,其實本意是贊同王動的,只是說都會說,問題是要解決.

王動笑了笑,並不在意烈堅的傲慢,一貫如此,江山易改本性難移,烈堅不傲慢就不是烈堅了.

當下就把自己的打算說了一下,一番話說完,烈堅和米修?奧丁全愣住了.

門外的蘇蘇拼命的豎著小耳朵,可是愣是什麼都聽不到,到了關鍵的時候,她竟然聽不到了,怎麼能不讓聖女大人著急呢.

良久,烈堅爽朗一笑."王動,你有膽,如果你確實能形成你說的效應,那我火星軍絕對不會坐看機會溜走,我們的目標一致!"

王動點點頭,這已經是他希望形成的最好局面了,他不是聯邦軍司令,根本無權指揮火星軍,能達成這樣的合作,就是他的最終目標,而烈堅肯答應也是因為這個局面對他只有好處沒有壞處,而對整個太陽系的戰局來說,確實是一個機會.

前提是,王動真的能做到.

王動和烈堅沒有什麼深交.兩人的風格其實也很不對頭,話不投機半句多,以他和米修?奧丁的關系也不必在意什麼禮節,沒他的事兒了,這哥們就拍拍屁股走人了,至于他來天師教是為了王動,還是其他的什麼事兒,就不得而知了.

"王兄,天師教最偉大的存在天師奧德雷帝斯給你留了一個份東西,現在是交給你的時候了."

米修7奧丁微微一笑,做了一個請的手勢.

"第一代天師?"

(求舊張月票,上升一名)(未完待續)

更新最快

上篇:正文 五百六十七 "太子黨"     下篇:正文 五百六十九 神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