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重點更新 魔法異界 仙武異能 言情敘事 時光穿越 科幻太空 靈異軍事 游戲體育 曆史紀實 名著古典 本站原創
註冊登錄 [登出] 
  
 
 
首頁 科幻太空 武裝風暴 正文 五百七十 前世今生歸來  
   
正文 五百七十 前世今生歸來

,真.眾個海海王紮繭利心中唯的牽掛!拙※

海盜王紮克利,人類史上最大的惡魔.即便是帕特洛克羅斯的背叛都沒有他所作的一切那麼嚴重,正是因為他打開了空間之門,引來了凱蒂人,和緊隨而至的紮戈族,才有了人類無休止的戰爭.說那個時代天才輩出,強者林立,那強者之巍站著的應該是四個人.

刀鋒戰士李鋒,神之子李蘭加洛斯,天師奧德雷帝斯,最後一個就是史上最強大的海盜海盜王紮克利!

以一人之力,敢于挑戰整個人類聯邦的海盜王.

記憶由模糊變的清晰,一點一滴的回來,如果不是刀鋒戰士,人類是個什麼局面真不好說,即便是李蘭加洛斯都不一定拿得住海盜王,這個人擁有的不僅僅是無與倫比的天賦,還有那翻手為云覆手為雨的智慧,運籌帷幄決勝千里.

只可惜,他遇到了人類史上最強大的神一刀鋒戰士.

對于惡的一面,絕對算是壯志未酬身先死,不是他不夠強,只是最強的人類,依蔡無法抵擋神的力量.

機戰大賽,紮克利身死,但尸體卻被小真保存下來,這個半人半機械的女孩對紮克利有著全心全意的迷戀,紮克利死了,她也就沒有活著的價值.也許是為了彌補紮克利造成的災難,最後把掌握的秘密交給了李鋒,自己也消失在沸騰的火焰中.

這個記們片段不是紮克利的,卻是空間水晶中展現的,卻足以讓紮克利撕心裂肺,不可一世的海盜王,不懼任何人,他內心中唯一的一片淨土就是小真.

在對抗紮戈族入侵的階段,即便是傾盡人類之力也顯得捉襟見肘,人類不僅需要刀鋒戰士,還需耍一個足夠強大的戰士,去攪亂整個紮戈族控制的區域.

而那個時候的人類,唯一能承擔這樣重任的只有四個人,李鋒,李蘭加洛斯,奧德雷帝斯都是分身乏術,最後利用小金之力複活了紮克利的身體,奧德雷迪斯激複蘇了紮克利的精神,創造了那個最可怕的戰士.

也就是那個殺戮無數紮戈族的孤獨英雄,紮克利雖然複活,但是記憶卻沒有複活,腦海只有那個可愛女孩的身影,這個身影伴隨著紮克利渡過了殘酷的殺戮年代.

海盜王帶來的災難,在那個年代已經償還了.

現在是時候還給他記憶的時刻了.

是災難,還是新牡

全部由紮克利自己選擇,而這個時代.沒有刀鋒戰士,誰還能阻止紮克利呢?

他是那個萬惡的海盜王,還是人類最艱難年代的孤單英雄?還是現在的貌似武神?

記憶忽然之間融合,思維的斗爭一下子充斥了紮克利的腦海.



紮克利的力量全面爆,天師塔高聳入云的塔頂爆核爆一樣的力量.

空中的云彩被一掃而光.王動靜靜的站著,紮克利能感受到的,他都能感受到.

其實這個結果並不意外,當初貌似武神選擇紮克利的身份幫助王動練,恐怕就是一種下意識的行為.

那種肆無忌憚蔑視天下的豪邁,也只有海盜王紮克利才有這樣的資格.

可是王動沒有任何恐懼,無論貌似武神是誰,都是王動最重要的親人.

空間水晶炸裂了,找回了記憶,找回了一切的紮克利,整個人都變得不同了,仰望天空,看了一眼王動,他是刀鋒戰士的傳人,而刀鋒戰士卻是一手摧毀他一起的人,如果不是刀鋒戰士.也許人類將進入一個.海盜王的時代.

他的雄心和霸氣,一切成空.

可是暴虐漸漸從眼中消失,望著王動的目光只有慈愛,"李鋒你毀了我的一切,卻給了我一個兒子,咱們叭兩清了!"

紮克利重生之後,依然是紮克利,沒什麼對錯可言,可是他已經回不到過去了,從某種角度上說,李鋒還是贏了.

這一切都是看在王動的份上.和王動在一起的日子,紮克利感受到的一切都是真實的,時光飛逝,有些事情是不能回頭的.

王動手上的空間水晶第四重封印解開了,沒有出現李鋒,只是一個選擇.

黑炭就是解放紮克利的鑰匙,王動沒有一絲猶豫.

紮克利的身形徹底清晰起來,海盜王複活了.

終于回到了人間,紮克利卻沒有任何的狂喜,"那事兒還是我去做吧."

"義父,這是我的責任,我們紮克利家的人都是可以經曆任何考驗的!"

王動知道紮克利的意思,他是想替自己去執行那個計劃,可是王動卻清楚.有些事情不是別人能代替的,明知山有虎偏向虎山行!

"好,不愧是我紮克利的兒子,李鋒這小子總算有一樣輸給了我,值了,值了!"

"去吧,想怎麼做就怎麼做,這世界沒有什麼能阻止你的!"

紮克利和王動並肩而立,俯瞧著整個火星,那是真無法阻擋的豪情,無畏無懼,不求有功,但求無愧于心.

男兒在世,快意恩仇,放手一搏!

天師顯靈,很快在天訊上擴散開來,所有深處災難中的人們都堅信這是天師的預兆,苦難之後.人類要迎來曙光了.在這個黑暗的血腥時代,哪怕一絲光也會被人們牢牢抓住,至少精神上會有所依托.

但王動和米修?奧丁都知道,啟示是救不了人類的,更不會殺死紮戈族,人們可以寄托于此,但他們絕對不能,從天師塔上下來,米修?奧丁明顯對王動多了一份尊敬.

生了什麼,他沒有問.王動也沒有說.

"你這次來,是要帶走肖雨雨吧?"米修?奧丁主動說道.

"是的,她們是計劃的重要一環,希望你能幫助."王動沒有拐彎抹角,格局不同,他立場完全是整個大局,不摻雜任何個人因素.

同樣.這樣直接也是因為米修?奧丁是可以理解他的人,同樣的話跟烈堅說,恐怕不會有好臉色.

相反,如果是米修?奧丁會更加的佩服.

"當然沒問題,四大醫官你都可以帶走."米修?奧丁無比慷慨,他很清楚王動這次計戎的成敗也許真的會決定人類的命運.

王動搖搖頭,"不需要,肖雨雨和十個醫務官就足夠了,這次的計戈不再人多,關鍵是配合默契,當然也需要她們願意,我自己也沒把握能活著回來."

米修?奧丁集點頭,王動說的很輕松,確實做了他和烈堅想做,但又不能做的事兒,明明就是一步,王動可以毫不猶豫的邁出去,他和烈堅卻不能.

這就是心胸.

肖雨雨和小玲等醫務官被召集的時候已經感覺到了什麼,直到等到王動和米修?奧丁到來,她們真的有點患得患失了,王動能說服教主嗎?

誰都知道.王動和教主並沒有太深的關系,而且聽說烈堅對王動有點敵視,教主這樣明著支持馬爾薩城似乎有點跟烈堅作對了.

大家很忐忑.

"參見教主."

"不必多理,想來你們應該也猜到了一點,接下來的事兒就由王動和你們說吧,你們可以自己做決定."

米修?奧丁微微一笑,也許他米修?奧丁身上的戰士氣度不夠,但他同樣也是為人類的自由而戰,絕對不會拖後腿.

"是,教主!"

"蘇蘇,你跟我出拜"

"大哥,我也想聽聽."蘇蘇撅著嘴,太不公平了,從很久之前,她就聽無數人的談論這個人,五年之後,這個人出現了,卻能在陌生的火星上覆雨翻云,讓大哥和烈堅這樣的英雄人物讓步,讓雨雨姐這樣優秀的女孩子魂不守舍,可是蘇蘇接觸了一會兒,就覺得這家伙是壞人,沒想象的那麼了不起,最讓蘇蘇不爽的是,大家都拿她當小孩子.

"蘇蘇,不要鬧,出來!"米修?奧丁表情嚴肅,他很少這樣對蘇蘇.

一看大哥如此嚴肅,蘇蘇癟著嘴只能離開,一肚子的委屈,怎麼這人一來,什麼事兒都變了.

"蘇蘇,大哥是為你好."米修?奧丁歎了口氣,如果讓蘇蘇聽到這個計劃,她肯定會想參與,雖然蘇蘇實力不錯,而這件事兒,她只能是累贅,戰爭不是游戲,在天師教這個象牙塔里的無憂無慮成長的蘇蘇是無法適應這樣的挑戰的.

而且米修也有別的打算.如果他有什麼萬一,蘇蘇就是下一代天師教教主,所以不能不做長遠打算.

"雨雨小玲,各位,我們又見面了!"

"隊長好!"

大家一起敬禮,齊聲說道.

王動露出會心的笑容,"這次來確實是需要大家的幫助."

"隊長,只要你一句話,我們什麼時候拒絕過.小玲笑道.

王動把真冉的目的告訴眾人,每個參與的人都有權知道,必須做好完全的心理准備.

"情況就是這樣,這次我們可能永遠回不來了,所以我不勉強,願意留下的,我歡迎,不願意的,我也能理解,只要留在天師教,也是一種戰斗!"

"王動,我加入天師教成為一名戰士,早就做好了各種准備,我願意跟隨你戰斗到底!"肖雨雨這個時候展現出巾煙英雄的豪情,她很冷靜,也知道這個計哉的危險,不死不休.

這是一條不歸路.

"我願意!"

"總有人要站出來的!"

為萬惡的海盜王歡呼吧,用月票給他建一艘新的海盜船,如欲知後事如何,請登陸心章節更多,支持作者,支持正版閱讀!

小心點,這些可都是船長的寶貝啊,你要是弄壞了一件小心到時候被扔下船去".一艘很大的貨船.此時正在海上航行,在這艘船的前後,還跟著十幾艘其他的船只,不過,都沒有這艘船只大.

這艘貨船,很顯然,是這支商隊的主船,體形比其他船只都要大上一些,旗杆上飄揚著的旗幟更是鮮明.繡著屬于他們商隊的標志.

主貨船一共分為三層,除了第一層是駕駛艙和船員居住艙之外,其他兩層,都是裝貨物的地方.

就是在第三層的某一間貨物艙里.卻住著一個少年,這個少年年紀不過十一二歲的樣子,卻生的很瘦一副營養不良的模樣,不過,兩只眼睛卻很是有神.

這是一個很聰明的少年,卻因為貧窮,如今只能暫時在貨物艙里棲身.而這已經是船長的仁慈了.

按照大陸法則,像他這樣的偷渡者,被船長現,是有權利扔進大海.

耳是,看在他還是個少年的份上,這艘船的船長顯然並沒有這樣做.而是繼續讓他在貨艙里容身.

"達姆叔叔,我知道,我會小心"小少年小心翼翼的回答的說著.

"你說你,學我們做什麼?當水手船員,真的有那樣好嗎?其實,你並不知道,像我們這樣的人,都是想有一天,能夠安定下來,有誰真的願意一直過這種漂泊的生活?"和這個少年說話,是一個三十多歲的船員,一臉的大胡子,看起來很是凶悍,事實上,他的心腸很好."達姆叔叔,可是,我的家已經被精靈毀了,我在家鄉活不下去,所以才想逃出來當水手!"這個少年低著自己的頭,輕聲說著.

"哎"精靈真是可恨啊"算了,不遠處就是遠帆港,我們的目的地,如果我們回船的時候,你不跟著回去,等再想回去的時候,就要靠自己的努力了."

"據說遠帆港,也不好呆,你只有找到一個好心人,收留你才行,最好是有手藝的,你辛苦三年.就可學徒出身,以後就有飯吃了就可以獲得市民身份了."

"反正機會只有一次,下次船長未必讓你上船,來,這是兩塊黑面包.還有一根香腸,一袋清水,吃點喝點,就睡覺吧!"

"等船到了目的地,我會告訴你.如果你還想回去,到了那個時候,你可以出去看一看.別跑丟了!"

大胡子船員一邊將兩塊面包,一根香腸,遞了過去,一邊說著.

小少年忙將食物和水接到手里,然後.小雞啄米一樣的點頭.說著:"達姆叔叔,我知道了,謝謝你,對了,我叫伊拿米!"

"好,伊拿米,既然這樣,我就先上去忙了,你先在這里躺一會吧.下一次,我還會送飯和水下來.不要到處跑來跑去.船長現在還對你有些不滿,別讓他怒了!"想到這個少年的聰慧和執拗,大胡子臨上去之前,特別又說了一番話,免得這個少年到時候亂來.

伊拿米的眼睛里閃過感激,再次點頭:"達姆叔叔,您放心好了,我會聽話

"這才乖見這少年答應下來,大胡子船員這才算是放下心來.邁步上去了.

昏暗的貨艙內,幾乎沒有任何光線的來源,除了樓梯入口那里,有光線從上面傳過來,照亮了一些景物.

伊拿米看了看手里托著的食物和水.歎了一口氣,狼吞嘉咽起來.

別看伊拿米吃的度倒是挺快.將食物吃乾淨之後,他又取下水囊的塞子,將里面的清水,倒進了自己的口里,咕嚕嚕的喝了好幾口.

直到過了癮,這才抹了抹嘴,將水囊重新塞好,放到了一旁,不再理會了.

看看上面沒了動靜,他從自己的懷里.掏出一個小冊子,然後,走到樓梯入口那里,借著一點光亮,看了起來.

上面的內容很簡單,不過就是一些簡單的文字,是教人識字的.

這已經是很難得了,對于一個貧窮的少年來說,能有一本用來識字的書籍,已經是莫大的幸運了.

在這個世界,任何一本書籍都是價格昂貴,就是這樣一本簡單的冊子.想要購買到它,就需要用至少一只羊來換,這樣的代價,是任何一個貧窮人家不能承受.

這個少年手里拿著的冊子,不知道是從什麼渠道獲得的,但無論是怎麼獲得,都很珍貴.

"這本書,已經看過很多遍了.上面的東西,我全都已經學會了,如果能有新的書本來看,那就好了."摸著已經起了毛邊的書籍,伊拿米很是珍惜的小心翼翼的將這本書籍一頁頁的打開,念讀著上面的文字,臉上露出了期待和失落相互混雜的神情.

想要獲得新的書籍,對他這樣一個窮少年來說,實在是太難了,就是這本書,還是他極為巧合的情況下獲得,被他當成了寶貝一樣,一直


上篇:正文 五百六十九 神跡     下篇:正文 五百七十一 老鼠就應該在下水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