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重點更新 魔法異界 仙武異能 言情敘事 時光穿越 科幻太空 靈異軍事 游戲體育 曆史紀實 名著古典 本站原創
註冊登錄 [登出] 
  
 
 
首頁 科幻太空 武裝風暴 正文 六百零四 震怒  
   
正文 六百零四 震怒

暗王很怒,據說是做了最徹底的安排,同時警告北方將軍邪,這是他的幕後一次機會,如果在王動進入暗族核心區域之間沒有抓到王動,那他的蟲生之路也就結束了.

為此甘達略附近城市的暗族和蟲子都瘋了一樣展開地毯式搜索,因為這里離蟲族的中部區域已經不遠了,最近的路在過兩座城市就進入中部了.

邪日夜兼程趕回後方,雖然前方戰場很重要,可是鄔自己生命更重要,前線就算進攻乏力,但怎麼都艙撐住,盡管這與暗王的進攻大計不符,可是邪非常爽快的做出了對自己最正確的判斷.

由于北方將軍親格,周邊十多個城市都忙碌起來,鄔親自坐饋,下達了死命令,暗王要他死,他也不會讓下面的家伙好過."哈爾蒙先生,暗王的慕怒想必您也知道了,我希望能切實的幫助我,邪自當厚報!"

到了生死關頭,邪也不擺北方將軍的架子了,什麼暗族神族之爭,在他看來都沒自己的命重要,一想到自己要被吞噬,北方將軍就有著自靈魂的戰栗,絕對不行,言語之間語氣也變化了.

哈爾蒙的臉色依然很平靜,他冷靜的觀察著暗族中對待這件事兒的應對和暗族情緒上的變化,不得不說,王動把暗族進化中的問題全部給打了出來,在順境和絕對優勢種,暗族看起來是那麼的完美,可事實證明,帕特洛克羅斯才是正確的,哪怕紮戈族的進化在完美,有一種進化是需要時間的,那就是思維.

人類形成現在這種完善的思維,抵擋負面情緒的能力,是經過無數教訓和時間曆練的,這是靠進化,進化不來的.

也許紮戈族分析過,規迫了一些人類的問題,比如說虛榮,比如說酒色等等,可是卻忘了一點,**的種類很多,但要摧毀一個種族,一種就夠了,暗族與生俱來的對力量和吞噬的貪婪,就是他們的致命傷,而且他們不會控制,隨著壓力,它們會面臨崩潰.沒有經曆過考研的智慧種族都是脆弱的.

這也是為什麼帕特洛克羅斯向來就沒把暗族當回事的原因,在神族內部,很多人猜測,之所以留下暗王,是因為念及情分,也有人猜測是因為母皇的干涉,盡管母皇負責的是誕生,可是也非常可能干涉,但有一點可以確定,在母皇的眼中,神族和暗族都是一樣的,它那個層面是不會有差別的,所有紮戈族都是它的子民.

看著邪的變化,這位實力絕對強悍的北方將軍流露出的一絲無奈,讓哈爾蒙真正了解了,帕特洛克羅斯根本就沒把暗王魔葉當做競爭對手.

而神族源自于人類,經曆過各種情緒,當然不排除神族也會出玖一些不良反應者,無法控制這突如其來的力量提升,性格膨脹,但這些都會在神族內部被清除,帕特洛克羅斯從來不認為神族一出現就是完美的,只是說他具備了走向完美的條件,在競爭中,神族會蛻變的更加完善.

而神族完善的唯一辦法就是戰爭,包括帕特洛克羅斯自己,他要成神,走向那至高的境界,需要一個至強的對手.

從現在看,從一開始就不是魔葉,帕特洛克羅斯不插手火星事務,也是想讓暗王強大起來他時王動這麼有信心嗎?也許只有了解兩人的哈爾蒙才會想到這個方向.

帕特洛克羅斯,王動,真是兩個讓人頭癇的家伙,哈爾蒙自己剛剛被耍了一道,本以為王動會消停,誰想到沒多久又冒出來了,而且這次更囂張.

"邪將軍,我-想知道母巢失控的新兵種戰斗力如何,是什麼類型,他們這次戰斗力突然大增,肯定是跟這個有直接關系,如果不能充分的評估對手,消滅就無從談起.哈爾蒙停下思考,說道.

"蘭迪納摩母粜是存在于火星的最高階母粜之一,已經存在三百多年了,一直以來負責火星的生物進化,這一批是最新的繼承基因兵器,其中還包括為暗王陛下准備的坐騎,源自于人類早期騎兵計劃,具休戰斗力不詳,但是有一天,它們有一種干擾人類和暗族的本能,同時具備了直接吞噬生命力的能力,是全天候兵種."邪略顯沉重的說道,這事兒其實跟他沒什麼關系,只是倒黴的承受了結果.

哈爾蒙也禁不住皺眉頭,可是也無法埋怨,誰想到王動這個瘋子真的會去翻越蘭迪納摩山,他在了解了那里的資料時,也絕對相信正常人是肯定不會從哪里走的,就算是瘋子,也只會葬身蘭迪納摩山,王動他們不是還好,走就必死,人越多死的越快.人類的身體狀況,曾經是人類的哈爾蒙是很了解的.可是結果就是這樣的讓人無語,他們翻過去了,還進入了母巢,更不知道使用了什麼方法控制了紮戈族的最新兵種.這滋味確實是哈爾蒙成為神族之後第一次體會到的郁悶,憋氣.

他以前確實有點大秦了,把王動看成是學生輩的,而現在,既然理解到,這王動是神王如此看重,甚至存在特別意義的對手,那就要另做打算了."這些新兵種有什麼弱點嗎,土動敢如此囂張無外乎仗著新兵種的移動力,要解決他們必須先對付這些新兵種."

"哈爾蒙先生,局勢刻不容緩,一旦王動進入中區,那我的處境將相當的惡劣,無論他的實力有多強,只要被找到,我定能讓他們全軍覆沒!"

邪略顯不滿,他親自出馬,難道是看眼的嗎,什麼實力在他面前都是浮云!

他現在擔心的不是實力對比,而是怕找不到王動,更怕王動進入中區,要知道暗王可不會給他大多的時間,更不會給他解釋的機會,在暗族還不流行解釋.話都說到這份上了,哈爾蒙也不需要在多說什麼了,畢竟這還是暗族的事兒."放心,王動想進入中區沒那麼容易."

"呵呵,哈爾蒙先生,您在北方的運段時間,我們之間的合作還算就契,盡管前面有點小小的失誤,但我想我們精誠合作是絕對可以拿下他們的,神族要做的就是判斷出王動的動向,剩下的交給我!"

邪的細條瞳孔閃爍著宋芒,顯然是在暗示著什麼.

"北方將軍,找不到王動,我自當向暗王請罪."哈爾蒙淡淡的說到,他知道對方是在威脅,這種情況在人類出現的太多太多了,簡直是小兒科.

邪很瘋狂,瘋狂到甚至連前線的輸送兵力都停止了,在他看來,前線成敗跟他沒關系,只要抓住王動,抓不住王動,什麼戰況他也看不到了,還有什麼價值?

所有的原型紮戈都被鋪散開來搜索,而哈爾蒙則帶著神族駐紮王動等人可能出現的城市,全力堵截,被耍了一次可以算是失誤,他也是奉命來抓王動,如果這樣一而再再而三的被戲弄,就算暗王不拿他怎麼樣,他在神族的地位也會降低.斗爭,在任何一個種族都是存在的.

在如此緊張的戰況下,紮戈族突然後續乏力,前線的感受是非常明顯的,連驚雷玫王都趁機一鼓作氣推進數百里.人類的戰將是不會放過任何機會的.

只是暗族根本不在乎,他們就是一根筋的要抓住王動,准確的說,北方將軍為了自己的腦袋,一定要抓住主動.

戰局悄悄的生了一點變化,盡管整體局勢依然不利,可是人類卻得到了寶貴的喘息時間.

王動根本沒有要離開的意思,現在對他來說,目的越來越清晰,戰斗的思路也越來越清楚,紮戈族的動作他已經得知,深藍可以汲取暗族的力量,同時可以讀取暗族的思想,得知北方將軍下的死命令,大家都非常開心.

蕭離別-更是清楚的感受到這個命令對于前線是多麼的寶貴,只要他們活著就是對前線最大的苄助.

深藍它們不需喂養,只要戰斗之後讓它們進食就可以,而且相處這段時間,找不到缺點,自主意識不是很強,紮戈族在生產非思維型兵器方面確實宇宙無雙,可惜貪心不足,非要涉足智慧領域.如果什麼都是它們的天下,那才真是宇宙其-他生命的悲哀."世事無常,哈爾蒙好歹也是凱普斯的副校長,實權上就相當于校長了,這樣的人物竟然也背叛了人類."

在分享了信息之後,肖雨雨禁不住感慨,想來,火星上的人類還是滿幸福的,至少神族並沒有降臨火星,帕特洛克羅斯那惡心的一套沒用到這里來,不然曾經的戰友朋友親人,轉個身變成了怪物跟自己戰斗,那才真叫痛苦,而且對士氣的打擊也很大,雖然已經不是人類了,可是面對模樣不變,甚至連思想都還在的親人,有幾個人還下得了手?

這些年,地球和月球上的悲歡離合要比火星慘烈的多.!

上篇:正文 六百零三 屠城     下篇:正文 六百零五 請君入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