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重點更新 魔法異界 仙武異能 言情敘事 時光穿越 科幻太空 靈異軍事 游戲體育 曆史紀實 名著古典 本站原創
註冊登錄 [登出] 
  
 
 
首頁 科幻太空 武裝風暴 正文 六百七十三 痛快  
   
正文 六百七十三 痛快

即便是這個時刻,王動展現了絕對的實力,神族將領依然堅定的相信帕特洛克羅斯一定會取得勝利.

任何一個民族的崛起都需要英雄,都需要戰斗,而這一戰是最艱巨的,但只要跨過去,神族就會成為真正的神族.

迪馬利斯,哈爾蒙,藍伽等人都到齊了,忠實的執行著帕特洛克羅斯一道道命令,從這些命令上看,帕特洛克羅斯對于戰局的估計也是相當保守的,母皇已死,神族不在能擴張,這讓神族對很多事情都失去控制,多米諾骨牌效應正在爆發.

除非帕特洛克羅斯擊敗王動,不然神族就完了,哪怕同歸于盡,人類也絕對會剩滅神族.

神族雖然現在依然掌握著龐大的軍隊,秩序也勉強可以維持,但這一切都是源自于帕特洛克羅斯的壓力,而且外人也不知道是否還能提供蟲體,這些秘密都掌握在帕特洛克羅斯手中,但是哈爾蒙知道,以帕特洛克羅斯掌握的基因技術,要制造出蟲體也許並不是不可能的,只是就算能,他也會胡亂擴張神族,這跟他的理念不同.

"各位,這些年來,多謝了."帕特洛克羅斯靜靜的說道,剩下的時間屬于他自己,他做一些屬于自己的事情,然後靜靜等待決戰的來臨.

望著帕特洛克羅斯離去的背影,神將們一句話也說不出來.

墓地.

風,很冷,帕特洛克羅斯沒有穿他神族的鎧甲,而是一身簡單的衣服,那是他身為人類的時候常穿的,道爾家的衣服.

這是安德列斯?道爾的墓.

那一戰,人們只知道安德列斯戰死,卻沒人看到真正的過程.

帕特洛克羅斯就這樣靜靜的站在那里,"父親,我做到了,紮戈族已經完了,接下來我要為自己而戰,我既然創造了神族,就不會讓它在我手中滅亡,道爾家族不會再失敗了."

到了這一刻,很多事情都已經變了,以往是為了什麼已經不再重要,時間會改變一切.

望著父親的墓,帕特洛克羅斯露出了一絲笑容,只是在這個地方顯得格外的冰冷,一如他的心境.

道爾家族,榮耀了數百年,天才不斷,最終斷絕在他的手上,但實際上,道爾家族是以神族的身份重生.

當年就是道爾家族的先驅者誕生了新人類,新人類剛出現的時候同樣遭遇的是血雨腥風,可事實證明,新人類為人類的發展做出了巨大的貢獻,多少科技革新都是來源于伊文特人,但是足足有了兩百多年,新人類才被接受,神族的阻力顯然要比當年的新人類還要大百倍.

他就差一步了.

道爾家族都是瘋子嗎?

猜對了,他是瘋子,他的父親,安德列斯也是瘋子,甚至比他更大的瘋子.

那一戰,根本一招都沒有動過,已經走到了這一步,帕特洛克羅斯絕對不會停下腳步!

無論是身為神王,還是瘋狂的道爾傳人,他都要走下去.

在蒼涼中,帕特洛克羅斯的背影顯得無比挺拔,道爾家族,逆天而行......

地球上,王動同學正在開派對,地球上的朋友,月球上的朋友,火星上的朋友,都來子,狂歡進行時.

大家不知道這樣會不會影響到王動,但就如王動說的,如果要靠最後這點時間去修煉什麼都晚了.

到了王動和帕特洛克羅斯這個級別,身體和精神都已經到了極致,勝負是另外一種東西了.

剩下的時間都是為了做自己想做的.

而王動同學很小的時候就有一個夢想,等自己將來有錢了,就開一個僂大很大的panty,把自己的朋友都請來,想吃什麼吃什麼,想喝什麼喝什麼,還不用給錢.

這一刻他的夢想實現了.

望著這個熱鬧的場面,老頭子禁不住拍了拍自己的腦袋,"唉.我當初怎麼培養的,這小子就這麼點出息."

"哈哈,老王,你要求太高了,還想怎麼樣,少主乃真性情啊."

幾個長老單獨在一個角落,望著這個熱鬧的氛圍,到了他們這個年紀也很是感慨,真的很不容易,王動的性格是那種隨遇而安,但是他確實為了別人,願意去承擔這一切.

"唉,這小子,奶奶的,老子喝多了."

王步庭,望著興高采烈如同孩子一樣的王動,心中一陣酸楚,從他小時候就承受了一般孩子沒有的壓力,沒有過過什麼好日子,望著王動長大成*人,老頭子心中是悲喜交加.

越是這樣,只能說明,王動也一點把握都沒有,面對帕特洛克羅斯,誰敢說有把握,無論勝敗,現在都算是一種告別了.

大家也是心里知道,但是嘴上不能說,都裝作很開心的樣子,王動喝了很多,今天必太多老朋友了.

"靠,王賁,你小子越來越胖了,要減肥了吧."卡爾笑道.

"滾你的,我這叫健壯,以為像你啊,三兩肉."王賁說道.

"你小子竟然敢誹謗長官,膽子不小啊,來啊,拖出去打三十大板!"卡爾捏著鼻子說道,從軍銜上,卡爾卻是比王賁高了,太空艦隊向來是做直升機晉升的.

"要不你們倆去單挑吧."王動笑道.

"那也的看挑什麼,別的不說,論泡妞,我絕對比他強,小賁賁,還是處男吧."

論斗嘴,有幾個人是卡爾少將的對手.

"卡爾,不要總是欺負王賁."一個柔美的聲音響起,王賁同學稍微有點迷糊,眼前的這位美女似乎有點眼熟啊.

"不是吧,你不會連我們亞朗最可愛的美眉都認不出來了吧?"鄭重笑道.

"露米?"

王賁不可思議的望著眼前這個高挑的女軍官,這個......當真是女大十八變啊.

"哇靠,王賁同學臉紅了......"

眾人一陣起哄,六年過去了,大家的變化都很大,唯一沒變的就是友情,這種感覺真的很好.

天道是什麼?

天道無情再,可是人有情.

這種滋味真是滿滿的,王動臉上泛起由衷的笑容,嘴都有點合不攏.

"兄弟姐妹們,這是一個慶功會,提前慶祝王動打敗帕特洛克羅斯,打的他落花流水隨風去!"

卡爾吼道.

"王動這小子雖然比我差那麼一點點,但把事情交給他,我還是放心的.,.阿帕奇非常平靜誠懇的說道.

不太說笑話的人,更容易引爆全場,卡爾同學非常不滿阿帕奇的喧賓奪主,所有人對拼白酒去了.

"王動,我想你心中已經有了打算,勝利是什麼,你很清楚,來,預祝你成功."張靜等大家鬧的差不多了,走過來說道.

"靜姐,放心吧,我知道人類需要什麼,幸虧你當初把我從荒無人煙的諾頓星帶走了,不然我可能還在過著野人生活."

"是嗎,我可是有點後悔了."張靜搖搖頭說道.

"啊?"

"呵呵,我後悔怎麼沒留下來和你一起過二人世界."張靜半真半假的說道.

"哈哈,榮率榮牽啊,干!"

李世民和波頓等人也少不得喝上幾杯,一笑泯恩仇,其實,活著想簡單一點就那麼簡單,在這種氛圍下,大家都受到了感染.

"王動,干掉那家伙,伊文特人有那麼美女,我還沒泡過呢."波頓也不掩飾什麼,淫蕩的說道.

"有什麼需要幫助的,盡管開口,我不希望我妹妹傷心."李世民拍了拍姜動的肩膀.

"呵呵,看來我想死還真不行啊."

王動笑道,很痛快的把酒喝干.

整個晚上,他都被拉來拉去,跟大家盡情的享受,肆無忌憚的喝,老頭子等人先退場了,畢竟年紀大了,不能跟年輕人比啊.

馬小茹她們非常善解人意的把王動讓給大家,她們還有很多時間,今天其實就是王動跟大家的一個告別,或者是重溫那些最寶貴的記憶.

也許是太悶了,王動都到陽台上,手中端著兩個酒杯,一個舉向空中,等回來的時候兩杯都空了,不過他很快就被拉入人群繼續拼.

"老武啊,酒好喝嗎?"兵炭饒有興趣的問道.

"還不錯,真的不錯."

紮克利的身影是虛的,他已經進入超武神境,為了要看完王動最後的戰斗,所以依然把身體的投影留在這里.

但是其實酒是什麼味道已經無關緊要了,他體會的是里面的感情.

"黑炭,讓這些年輕人熱鬧一下吧,我們去下盤棋吧."

"老武,我有點擔心主人,我評估過帕特洛克羅斯的實力,兩人實力相當......"

"黑炭,無論勝負,其實他們都不虛此生了,這事兒我們就不要管了,讓他們自己決出自己的人生吧."

"好吧,但是你的棋藝還是那麼臭,殺你沒什麼興趣."

"放屁,老子都是超武神了,你懂嗎,那是神的境界,玩什麼都是神."紮克利吹胡子瞪眼的吼道.

一高一矮就這樣消失在虛空之中.

王動是被抬回去的,眾人玩的實在太開心了,都有些忘乎所以,其實人生得意須盡歡,越是在戰亂年代越是如此,大家的壓力都很大,需要一點放縱.

上篇:正文 六百七十二 無法後退     下篇:正文 六百七十四 占有她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