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重點更新 魔法異界 仙武異能 言情敘事 時光穿越 科幻太空 靈異軍事 游戲體育 曆史紀實 名著古典 本站原創
註冊登錄 [登出] 
  
 
 
首頁 科幻太空 末世競技場 第五百三十七章 雕擊長空(5000字章節)  
   
第五百三十七章 雕擊長空(5000字章節)

"你們幾個,快點!"達克急躁地對身後的三名手下喊道:"算了,不等你們了,我先走一步!"

說完,達克加快速度,瞬間甩下了身後三名烈焰傭兵團的成員.

不久前,達克發現自己失去了與看守菲琳娜等人的成員的聯系,他不但沒有擔心,反而興奮起來.這說明什麼,說明齊東很可能還活著!

他們所在的區域不算危險,附近唯一有威脅的魔樹妖已經被達克親自除去,所以不可能是魔獸襲擊了他的成員.也不太可能是其他來魔獸森林的傭兵,烈焰傭兵團身為鐵坦城三大傭兵團之一,不會有傭兵團敢主動攻擊它們.

所以,達克幾乎可以確定,是齊東去救菲琳娜他們了!

唰唰唰!

達克使出最快的速度在森林中飛奔,想到齊東還活著,他興奮地全身顫抖.

赤蘊果,青蘊果,神器,這些全都是我的,你一個小小的至強者哪里有資格擁有他們!

達克不認為齊東能逃回鐵坦城,他對自己的速度有自信,就算齊東能逃出魔獸森林,他也一定能在半路上追到齊東.再說了,由另一個法相級強者帶隊的搜尋小隊比他距離齊東更近,剛才他們聯系過,另一隊已經過去了,說不定等他到達那里時,另一隊已經拿下了齊東.

很快,達克來到了原青蘊果樹所在的位置.

"嗯?"達克疑惑地看著這里,"發生過戰斗,但是沒有尸體?難道齊東逃了出去,其他人去追他了?或者說,齊東擊殺了來這里的所有人?"

想到這里,達克搖了搖頭.他不懷疑齊東有擊殺他手下的實力,畢竟他追殺過齊東,對齊東的實力有所了解,幾乎堪比法相初期.但也只是堪比法相初期罷了,就算齊東吃了一顆青蘊果,實力有所提升,也不可能在這麼短的時間內無聲無息地拿下所有人.

守護小隊也就罷了,一名法相級沒有.但是先前趕過來的另一支小隊,可是由法相級帶隊的!一名法相級加幾名至強五重天的組合,在達克想來.齊東能勉強維持勢均力敵就不錯了.

或許,齊東帶著他們闖進了某個能屏蔽傳信的特殊區域!

達克認為自己的猜測應該沒錯,他開始尋找線索,想追上去.

片刻後,他發現了菲琳娜等人的蹤跡.心中一喜,認為是齊東的逃跑路線.剛要行動.就在這時,他心中突然感覺到身後有莫大的危險襲來.匆忙之間,他來不及回身,運起全身氣力,身上被一層淡淡的藍光籠罩.

一只巨大的土黃色拳頭突然出現,驟然間轟在達克背後.

砰!

達克噴出一大口鮮血.身體撞斷了數百顆參天大樹後才停下.不等他喘過氣,來,又有一道金色劍氣臨近.

"混蛋!"

剛起身一半的達克連忙在地上一個翻滾,勉強避開金色劍氣.劍氣所過之處.大樹好像紙糊的一般被切開.

"不錯!"齊東從樹叢中走出,"接下我一拳,你竟然只受了點輕傷,你身上的那件衣服不錯,果然不愧是下品神器!"

"是你,齊東!"達克再次見到齊東,剛才的興奮之前蕩然無存,有的只是憤怒,極度的憤怒!

他堂堂法相中期的高手,竟然被一名至強四重天打到吐血,甚至在地面上翻滾躲避.如果不是有下品神器磷光衣的保護,齊東的那下偷襲足以令他受重傷.還好沒有人看到他的動作,否則真是丟大人了!

達克發現齊東的實力晉升到至強四重天,能夠判斷出齊東吃了一枚青蘊果.

"好,你很好!"達克狠狠地說道:"你有膽量,不但沒有逃跑,反而留在這里偷襲我.不過這種膽量在絕對的實力面前,很愚蠢!"達克抹去嘴角鮮血,身體恢複了個七七八八,他是法相中期,恢複力極強.

"我當然很好,不過你肯定不好!"齊東看著達克,"下去陪你的那些同伴們!"

"什麼?難道你殺光了他們,不可能!"

達克本以為齊東引走了烈焰傭兵團的其他人後,特意留在這里偷襲他.可是現在聽齊東的語氣,他不但擊殺了看守菲琳娜的人,還擊殺了另一隊由法相級強者帶領的隊伍!

"馬上你就知道可不可能了!"齊東長劍一指,劍氣沖天,帶起無邊黑水,黑水遮住天空.

白帝金皇斬與黑帝水皇變融合!

達克雙眼一凝,他感受到足以威脅到自己的力量.他簡直不敢相信,一個至強四重天能發出這麼強大的招式.

殺了他,必須殺了他!哪怕不為赤蘊果也要殺了他!

他太危險了,在這等修為就有這麼恐怖的戰力,一旦被他逃走,以後必將是心腹大患!

達克雙手一甩,衣袖中滑出一對黑色雙爪,套在他的手上.這套雙爪武器與他的磷光衣一樣,也是下品神器.不過從沒有人知道他還有這麼一套雙爪,就連與他同小隊的烈焰傭兵團的傭兵都不知道.

這套雙爪是他的底牌!

"去死!雕擊長空!"

達克雙爪揮舞,殘影連連,無數爪影融合在一起,形成一只巨大黑雕.黑雕雙翅一震,帶起無邊風云,呼嘯著迎向無數黑水劍氣.

這個招式不是法則,不是大道,而是"道法"!

道法凌駕于一般的大道之上,或者說,道法是大道的升華.不過唯有達到法相級才能使用道法!

道法是尊者級強者創造出來的,而且還是尊者級強者中的天才創出來的.一般來說,大多數尊者級強者創建不出自己的道法,有不少尊級強者甚至還是使用大道.

達克所使用的"道法"是他的父親,烈焰傭兵團團長泰勒從一個尊者級強者留下的遺跡中獲得的,這是達克最大的底牌!

齊東在費舍爾府的圖書室中待了這麼久,對于"道法"當然有所了解.看到達克使出道法.齊東稍稍愣了下,他沒想到達克竟然會使用"道法".

黑水劍氣與巨大黑雕不斷撞擊,發出"轟轟轟"的轟鳴聲.

劍氣與黑雕僵持不下.

看到劍氣能阻礙黑雕,齊東微微松了一口氣,看來自己的五帝遮天大道不弱于達克的道法,甚至更強,果然不愧是仙帝開創的最強大道.

轟隆!

一聲巨響後,天空中,黑水劍氣與黑雕同時消失.

至強四重天的大道攻擊與法相中期強者發出的道法攻擊互相抵消?

"怎麼可能!"達克不敢置信地看著這一幕,他本以為自己用上了神器.使出了自己最大的底牌雕戰天下道法,能夠輕易擊殺齊東,卻沒想自己的道法與對方的大道拼了個不分勝負.

"啊,我不信,你不過一個區區至強四重天而已.去死,去死!"

達克揮舞雙爪的動作愈發加快.在空中揮舞出一個個玄妙的軌跡.一只只巨大黑雕在他身邊成型,瞬時間,黑雕的數量增長到百只.

"群雕,擊長空!"

達克的臉色變得蒼白,身體上很多部位裂開,鮮血流出.身上變得鮮血淋淋.他的修為不夠,這一招對他的負擔極大.

百只黑雕同時昂首長啼,攜帶恐怖威勢沖向齊東.

齊東面色變得嚴肅,面對一百多只黑雕.他感受到巨大壓力.他右手舞劍,發出無數黑水劍氣,左手揮拳,轟出無數只火焰拳頭.

白帝金皇斬與黑帝水皇變融合,形成黑水劍氣.

赤帝火皇氣與黃帝土皇拳融合,形成火焰拳頭.

轟轟轟轟!

無數的劍氣與拳頭同巨大黑雕相撞,發出驚天動地的聲音.

不遠處,剛剛趕過來的烈焰傭兵團的三人驚呆了,這還是法相中期與至強四重天的對決嗎,兩名法相大圓滿的對決也不過如此.

他們很有自知之明,不敢靠近.別看他們都是至強四,五重天的存在,與齊東同級或者超出齊東一個小等級,但是他們與齊東相差太遠了,齊東完全可以秒殺他們.

戰斗在僵持,達克不斷演化出一只只黑雕,而齊東則不斷發出劍氣與拳頭.

一只只黑雕與劍氣或者拳頭撞擊消失.

達克的臉色越來越白,渾身皮膚開裂得越來越多,甚至口里開始吐血.不斷發出這種攻擊,他根本承受不起.

而反觀齊東,雖然臉色也不怎麼好,但比起達克要好多了.這就體現出齊東五帝遮天大道的變態了.五行相生,生生不息,齊東一邊戰斗,一邊回複.而且,森林是他的主場,他站立在大地上,同時放出土之領域與木之領域,分別從大地和森林中吸取力量,補充消耗.

達克想逃跑,可是他跑不了,他不敢停下與齊東的對轟,他知道自己一旦停下,立刻就會被齊東的攻擊淹沒.他後悔了,後悔自己與齊東硬碰硬,早知道齊東這麼變態,他根本不會選擇這種戰斗方式.

他察覺到自己的三名手下也來到了戰場,他想讓他們為自己抵擋片刻,好讓自己順利逃脫.可是不等他呼叫他們,他發現他們竟然頭也不回地跑了.

達克噴出一大口血,一半是因為受傷,一半是被氣得.

原來他們也看出達克的形勢不好了,直接掉頭閃人.齊東當然也察覺到了這一幕,他冷冷一笑.

想跑,沒門!

唰唰唰!

三個分身出現在齊東身後,化為三道藍色流光追擊逃跑的三人.雖然分身只有齊東一半的實力,但追殺三名至強者,足夠了!

終于,達克的身形一個趔趄,渾身鮮血四濺,如同噴泉,再也演化不出巨大黑雕.

黑雕消失,數十道黑水劍氣與幾十個火焰拳頭穿越而來,吞沒了達克.

轟隆隆!

達克所在位置,劍氣縱橫,拳風肆虐,地面塌陷.大樹倒塌.

附近十余里,飛禽驚叫而起,走獸爭相逃離.它們是魔獸,它們中最強的不過才法相初期,比之齊東與達克的戰斗差之甚遠.

攻擊結束後,齊東袖袍一揮,一陣大風吹散灰塵.

達克趴在一個深深的大坑底部,磷光衣沒有包裹的部位沒有一處是完好的.磷光衣所包裹的部位也全都是傷口,是他過度使用道法造成的.

咚咚咚!

齊東一步一個腳印,踩出聲音.慢慢靠近達克.

"別裝死了,我知道你還沒死!"

齊東話音一落,達克的身體顫動了一下,隨後,達克沉重地抬起頭.他的臉沒有磷光衣保護,血肉都翻了出來.看上去異常恐怖.

達克看著慢慢靠近的齊東.眼中充滿恐怖."你不能殺我,我是烈焰傭兵團團長泰勒的兒子,你殺了我,我父親不會放過你的!"

一般的人類,修行到法相級,只要不因為意外隕落.足足有近萬年的壽命,沒有人甘心就此死亡.

"不殺你,留著你以後向我報仇?"齊東來到達克身前,居高臨下看著他.冷笑一聲.

"我……我發誓不會再與你為敵."達克的聲音顫抖,"放過我,我可以付出令你滿意的贖金!"

"哦?你用什麼來買命?"

"我的磷光衣,你知道,這是一件下品神器.防禦類神器的價值遠超同級武器的價值,這件磷光衣的價值是你手中長劍價值的五倍以上!"達克雙手撐地,掙紮了幾下沒爬起來.

"一件神器就能買你性命?"

"我……"達克眼中閃過一絲掙紮,片刻後,他咬咬牙說道:"還有我手上的這套黑爪,這是在一個遺跡中發現的,雖然是武器,但品質很高,比之磷光衣也毫不遜色!"

"嗯,這套黑爪確實不錯!"齊東點頭,"不過還是不夠!"

"你!"達克的臉上閃過憤怒之色,旋即平定下來,問道:"你還想要什麼,我身上最值錢的只有這兩件物品了."

"不,你身上還有一件更值錢的!"齊東表情淡然,"將你剛才使用的道法玉簡給我!"

道法需要刻錄玉簡中,玉簡能記載刻錄人對道法的所有領悟,有文字,有影像,甚至有記憶.齊東對道法很感興趣,費舍爾府的圖書室中只有關于道法的記載,沒有相關道法.齊東手中有一套道法了,青冥劍訣,不過技多不壓身,他當然不會在意多一套道法.

他已經至強四重天,距離法相級不遠,要盡早為法相級做准備.

"不,這不行!我身上沒有記載雕擊長空的玉簡,玉簡在我父親那里!"

一套道法,珍貴至極,比之下品神器要珍貴得多,這麼珍貴的東西,泰勒自然不可能交給自己的兒子保管.

"沒關系,你可以給我刻錄一套!"齊東取出一個空白玉簡扔到達克身前,這是他之前從擊殺的傭兵身上得到的戰利品.

達克既然會雕擊長空道法,他也有資格刻錄.只不過他修為淺,對道法的理解不深,刻錄出的道法必然不如原版雕擊長空道法.不過齊東也不在乎,有總比沒有好.而且,齊東暗想說不定以後會對上達克的父親泰勒,了解清楚這種道法,以後對上泰勒能少吃點虧.

達克接過空白玉簡,臉上猶豫不定,他看了齊東一眼,終于還是對生命的渴望勝占據上風,開始閉上眼睛,將自己對雕擊長空的理解刻錄近玉簡中.他不敢耍什麼花樣,玉簡會直接記錄他對鷹擊長空理解的記憶.

片刻後,他睜開眼睛,眼中黯淡無光,身體更加虛弱.

刻錄玉簡很耗費精神.

"刻錄好了."

齊東手一招,玉簡飛到手中,他將精神潛入進去大致看了一遍,發現沒什麼問題.

"將你的黑爪和磷光衣給我!"

達克掙脫下黑爪與磷光衣扔給齊東.

"可以放過我了嗎?"

"我說過要放過你了嗎,很遺憾,這些東西的價值不足以買你的性命!"齊東舉起長劍.

"果然,我就猜到你不會放過我!"聽了齊東的話,達克沒有想象中的憤怒,反而露出一絲詭異的笑容,"你給了我充分的時間准備,哈哈哈,齊東,後會有期!"

達克身上突然飄出一個正方形黃色紙符,紙符上刻印有神秘符文,紙符散發出淡淡黃光把達克包裹起來.

"這是父親大人交給我的子信符,父親那里有母信符,我可以通過它瞬間回到父親身邊,謝謝你給了我充分的准備時間.齊東,父親不會放過你的,你死定了!"達克剛才之所以答應齊東的各種條件,為齊東刻錄道法,主要是為了拖延時間啟動子信符.

齊東眉頭一簇,手中四極青虹劍狠狠落下,斬擊在黃色光罩上面.

當!

黃色光罩絲毫無損.

"哈哈,沒用的!"達克大笑,"這一套子母信符是中品神兵,尊者以下是打不斷它的傳送過程的!"

黃光越來越強,達克的身影開始變得模糊,眼見達克就要轉移走.

"嘎嘎,齊東,准備迎接我烈焰傭兵團瘋狂的報複!"

"哦,是嗎?"齊東突然露出神秘的笑容.

達克心中產生一絲不安.

難道他有辦法留下我?不,不會的,他就算再逆天,也不過是法相級,發揮不出尊者級的攻擊,他在虛張聲勢.

達克看到齊東身體中漂浮出一塊拳頭大小的物體,這物體好像是某種器具的碎片,一半上面發出火光,另一半被冰覆蓋.

碎片朝達克飛來,達克心中的不安愈發強烈.

"快,趕快,傳送啊!"

就在即將傳送時,達克忽然感覺到一陣天旋地轉,等他清醒時,發現周圍環境大變.

不在森林中,也沒回到他所熟悉的家中.(未完待續..)

上篇:第五百三十六章 救援菲琳娜     下篇:第五百三十八章 城門被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