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重點更新 魔法異界 仙武異能 言情敘事 時光穿越 科幻太空 靈異軍事 游戲體育 曆史紀實 名著古典 本站原創
註冊登錄 [登出] 
  
 
 
首頁 科幻太空 末世競技場 第五百三十九章 費舍爾  
   
第五百三十九章 費舍爾

"圖拉爾團長,不知道你們圍住我們有何貴干?"菲琳娜率先開口,她心中驚懼不安,雖說鐵坦城以及周邊禁制私斗,但如果圖拉爾鐵了心對付他們的話,鐵坦城高層想必也不會太過追究.畢竟不是在城里,而且烈焰傭兵團實力夠強,說不好自己等人要做個犧牲品.

薩克等人臉『色』蒼白,他們甚至沒有爭斗的心思,差距太大了,完全不在一個水平上.就算白鷹傭兵團全員在這里,面對烈焰的人,也是被秒殺的份.

那名齊東看不透實力的人將菲琳娜等人挨個仔細看了一遍後才開口,"你就是白鷹傭兵團團長林奇的女兒菲琳娜嗎,我問你,我兒子達克哪里去了?"他的聲音很低沉,充滿威嚴,從聲音便能判斷出是久居上位之人."不要試圖蒙騙我,我已經查得很清楚了,我兒子是為了你們才去的魔獸森林."

菲琳娜打了個寒顫,臉『色』發白地說道:"我們進入魔獸森林後……"

她把在魔獸森林中發生的事情交代出去,不過有些地方她稍作改動,她沒說齊東殺了烈焰的幾名傭兵,只說齊東打暈了他們救出了自己等人.然後自己等人與齊東一起逃離了魔獸森林,至于達克等人的蹤跡,自己等人並不知道.

這些口供,是菲琳娜幾人與齊東在半路上串好的,他們預料到一旦達克回不來,會遭遇烈焰傭兵團的質問,卻沒想到還沒進城就被烈焰的人堵住了.

"你說得可是真的?"圖拉爾面表情,令人看不出他在想什麼.

"千真萬確!"菲琳娜連忙點頭.

圖拉爾看向齊東問道:"你是齊東?"[

齊東點頭.

"你是怎麼從我兒子的追殺中逃出來的?"

"我被『逼』走投路,跳入魔獸河中,僥幸得以脫身."

"魔獸河?"圖拉爾一怔,對于魔獸森林中最長最大的河流魔獸河.他當然不會不知道.就算是他都不敢跳入魔獸河,眼前這個小子竟然敢進入魔獸河?

"我當時不知道那是魔獸河所以才魯莽地跳下去,好在我運氣好,在河中沒遇到強大魔獸,被河流沖出一段距離後,上岸找到了菲琳娜他們,救了他們並一起逃出魔獸森林."齊東補充道,相比其他人,他相當冷靜.

圖拉爾看著齊東等人,心中思考.難道達克誤闖了高階魔獸的領地?他應該不會這麼愚蠢與高階魔獸起沖突的.也有可能他發現了某種天材地寶,所以與魔獸起了沖突,遇害了?也有可能他進入了某個不能傳送信息的領域……

圖拉爾雖然不是很相信齊東等人的話,但也沒懷疑他們.在他眼中,齊東幾人中連法相級都沒有.不可能對達克造成威脅.要知道,達克一行十多人.其中三名法相.其他的都是至強四,五重天的存在,哪里是齊東幾名至強者所能威脅到的.

圖拉爾心中有些沉不住氣了,他活了數百年,一共才兩個兒子.達克是他的小兒子,平時他對達克很是溺愛,連自己在遺跡中得到的道法雕擊長空與那對黑爪都傳給了達克.

"第三隊到第六隊跟我前往魔獸森林.第一隊和第七隊留守鐵坦城!"圖拉爾下達命令,他准備親自前往魔獸森林尋找達克.他是尊級強者,雖然只是尊級中的地尊初期,但只要不太過深入魔獸森林.應該不會遇到危險.

尊級分為地尊,天尊和至尊,每一級都是一個大跨越.鐵坦城中,別說至尊,就連天尊都沒有,可見要達到尊級相當困難.

當然,這也與百靈域是下天域有關,在中天域,要達到地尊並不算太困難.

"團長,他們怎麼處理?"烈焰傭兵團的人中,唯一一名法相大圓滿的高手問道,他是第一隊的隊長,是團里的第二高手.

"殺了!"圖拉爾冷冷地說道:"達克是因為他們才遇險,他們沒有存活的必要!"

聽到圖拉爾的話,菲琳娜幾人面『色』慘淡,心中最後的一絲希望也沒有了.果然,圖拉爾不會放過他們.他們不但害的他兒子失蹤,還曾經阻礙了副城主泰勒的計劃,而副城主泰勒是圖拉爾的後台,不管從哪方面說,圖拉爾都不會放過他們.

在圖拉爾心中,他們不過是幾只小蟲子罷了,殺就殺了,根本沒必要擔心後果.[

齊東暗暗在心中呼叫諾,准備逃離.他之所以敢明目張膽地回鐵坦城,一方面是他認為烈焰傭兵團堵住他們的可能『性』不大,另一方面,就算被堵住,他也有足夠的信心從他們手中逃脫.

他有五行領域,一旦遭遇圍堵,他只需要釋放出土之領域,從土中逃走.他自信就算是地尊初期高手,想要在土里追上自己也並不容易.再者,就算自己的在土里的速度不如地尊快,但自己還有神國碎片,只要自己放出神國碎片並躲入其中就沒關系了.

神國碎片認齊東為主後,可大可小,外形可隨意變換,只要變成一塊石頭,或許有更強者能看透,但地尊強者絕對看不透.

圖拉爾大手一揮,一道形氣場籠罩到齊東與菲琳娜幾人身上,他們立即感到呼吸困難,全身遭到巨大力量的擠壓,仿佛骨頭都要被擠碎了,而且這種力量還在繼續增強.

相比費麗娜幾人,齊東暫時沒覺得那麼難受,他的體質堪比法相大圓滿強者.

這就是地尊的力量嗎,僅僅只是隨手一下,就能引動出這麼強大的力量?

齊東分析地尊的力量,心中暗歎了口氣,自己的力量比之地尊相差太遠了,如果圖拉爾認真起來,自己怕是要被秒殺.

氣場對身體的擠壓力量越來越強,齊東准備擊碎氣場逃跑了.氣場雖強,但畢竟是針對至強者的.攔不住齊東.對于菲琳娜等人,齊東很遺憾,雙方交情不深,他不能為了救他們暴『露』神國碎片的秘密.

就在齊東准備擊碎氣場時,空中的云朵忽然發生了變化,一大團云朵凝聚成一只巨大手掌.

觀察到這一幕的齊東立即停止了擊碎氣場的動作.

云朵凝聚的大手向下一壓,咔嚓,圖拉爾放出的氣場發出一聲如同玻璃破碎的聲音,消失不見.

呼……呼……呼……

菲琳娜幾人不自主地單膝跪地,喘著粗氣.為了不引人注目.齊東也學著他們的動作.

圖拉爾表情嚴肅地看著空中云朵形成的大手,如臨大敵,開口道:"是誰要管我烈焰傭兵團的閑事?"

在場所有的烈焰傭兵團的人以小隊為單位,迅速結成六個陣型,嚴陣以待.充滿肅殺之氣.

齊東發現自己小看了烈焰傭兵團的人,他們以各自隊長為中心結成的陣型很強大.自己絕對不是對手.好在達克當時為了尋找自己.隊伍分散,沒有接陣,否則就危險了.

"呵呵呵……"天空中傳來一陣笑聲.

"這個聲音,難道是?"圖拉爾表情微變.

"圖拉爾,你對我府上的人出手,竟然還不許我管?"天空中傳來的男子聲音充滿質問的語氣.

"原來是費舍爾大人.抱歉,我不知道他們中有您府上的人."圖拉爾怎會不知道齊東是費舍爾府的人,他早從手下那里得知了齊東的信息.只不過他認為齊東實力太弱,在費舍爾府不會受重視.殺就殺了,費舍爾府未必會為齊東出手.他卻沒想到,費舍爾府的人真的出手了,而且出手的還是副城主費舍爾,雖然他沒親自出現,但也足以看出他對齊東的重視.

費舍爾不是在閉關嗎,怎麼會察覺到城門外的事並親自『插』手?

圖拉爾滿頭冷汗,他是地尊初期,費舍爾是地尊後期,別看都是地尊,但初期和後期之間差距很大,就算整個烈焰傭兵團的人加起來也未必是費舍爾一個人的對手.

"費舍爾大人,他們與我兒子的失蹤有關.作為人父,想必你能明白我的感受."圖拉爾再次開口,城門處有很多人在看熱鬧,他不想因為費舍爾一句話就放人,他的面子上過不去.

"我能理解,不過那又如何?你兒子是死是活與我有什麼關系,難道這就是你要對我府上客卿動手的理由?"費舍爾始終沒有『露』面,他的聲音從一開始的淡然變得越來越重,好似在呵斥屬下."別說你兒子不是我府上客卿殺的,就算是他殺的又如何?你敢動我的人,是誰給你的膽子?"

說道最後,費舍爾聲音越來越大,大到半個鐵坦城都能聽到.

圖拉爾只感到臉上火辣辣的,對于殺不殺齊東,他不在乎,他在乎的是自己的面子.被費舍爾如此呵斥,他心中怒火沖天.但是他卻不敢表現出來,如果自己主動沖撞費舍爾,那就給了費舍爾擊殺自己的理由.

自己是另一名副城主泰勒的人,平常來說,費舍爾不會隨便動自己.但是前不久,在費舍爾閉關時,他的寶貝女兒遭到暗殺,他肯定正在氣頭上,現在不敢保證費舍爾是否會含怒出手擊殺自己.

圖拉爾選擇暫時隱忍.

沉默片刻後,圖拉爾開口,"費舍爾大人,是我的錯,我可以放齊東走."

"不止是我的客卿,連同白鷹傭兵團的五個人,你都不能動!"費舍爾的聲音中充滿不可拒絕的語氣.

"你!"圖拉爾差點被氣得噴出一口老血.

太欺負人了!

當著這麼多人的面,你說要我放了你的客卿,好吧,我忍,我放人.但是你竟然還要我放了與你沒有關系的白鷹傭兵團的人,有你這麼霸道的嗎?

我如果放了他們,我的面子往哪放?不用明天,這件事今天就能傳遍全城,以後我還怎麼在鐵坦城混?

但是不放的話,圖拉爾又不敢,他可以背後使陰謀對付費舍爾,但要他正面對抗費舍爾,他不敢.

圖拉爾萬萬沒想到,剛才還耀武揚威的自己,現在反倒成了別人耀武揚威的對象.(未完待續..)

〖∷更新快∷∷純文字∷ 〗

上篇:第五百三十八章 城門被阻     下篇:第五百四十章 買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