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重點更新 魔法異界 仙武異能 言情敘事 時光穿越 科幻太空 靈異軍事 游戲體育 曆史紀實 名著古典 本站原創
註冊登錄 [登出] 
  
 
 
首頁 科幻太空 末世競技場 第五百五十四章 劍斬尊者!  
   
第五百五十四章 劍斬尊者!

"好厲害,費舍爾在鐵坦城經營數百年,底蘊深厚,他手下的地尊級高手幾乎是另外兩大副城主的總和!"

"雙方地尊高手數量差不多,不過費舍爾府的法相級數量少得多,雖然暫時勢均力敵,但時間一久,費舍爾的人就會陷入下風!"

"這場大戰的關鍵還在于費舍爾,泰勒,石動三人!唉,可惜了,費舍爾就算再強也不可能敵得過泰勒與石動聯手,尤其是泰勒,他可能已經突破到了地尊大圓滿!"

各大勢力以及圍觀群眾都在討論戰局,費舍爾府憑借多出來的幾名地尊強者,再加上府內隱藏的一些陷阱法陣,面對兩大副城主府的人,一時不落下風.這一戰雙方都投入了全部力量,明面上的,暗中的,全部暴露出來.神魔大世界中,法相級不能飛行,在地面交戰,而地尊強者則在空中交戰.

一個瘦弱的紫衣人出現在齊東面前,他的眼睛死死盯著齊東,眼中充滿貪婪.

"嘿嘿嘿,沒想到你短短幾天時間便從至強四重天晉級到法相級了,想必是用什麼藥物強行推上來的."

"你是誰?"齊東面色嚴肅,他看得出來眼前的紫衣人是一名地尊初期強者,看樣子,這名紫衣人明顯是來找自己的,連自己的修為都看出來了.他的法相特殊,晉升法相後,一般人如果不仔細觀察,很難發現他的具體實力.蘿絲夫人前不久召見齊東時就沒發現齊東已經晉升法相,當然,地尊強者如果仔細觀察,還是能夠看穿齊東的具體實力的.

"嘿嘿,反正你要死了.無需知道我的名字."紫衣人手中握有一把短劍,他慢慢走近齊東,"說起來,你還應該感謝我呢,否則你現在已經死了.大戰開始時,正是我阻擋了圖拉爾的視線,他才沒第一時間找到你."

"呵,這麼說我確實應該感謝你,那麼,不知道你為何要幫我呢?"

"幫你?漬漬.你錯了,我是不想讓你被圖拉爾殺了,我要親手殺你!"紫衣人已經距離齊東不足五米.

"我跟你有仇?"

"沒有!"紫衣人咧嘴一笑,"我要殺你,是為了你身上的財富!你在拍賣會上拍的東西哪一件都不是凡品.我聽說費舍爾很重視你,想必給了你不少好東西.你區區一個初入法相的螻蟻完全沒資格擁有大筆財富.殺了你.這些東西都是我的!"

"原來如此!"齊東淡淡一笑,他在拍賣會上的表現確實夠資格引起一些人的注意.對地尊初期強者來說,幾十萬靈晶就是一筆天大的財富,很多地尊初期強者一輩子估計也就能賺幾十萬靈晶.而眼前這名黑衣人,在齊東眼中是真正的窮人一個,全身上下.只有手中的短劍和身上的紫衣是下品神器,混得這麼慘,難怪會把主意打到自己身上.

"要說的說完了,小子.受死!"

黑衣人驟然消失,不對,不是消失,是他的速度太快,常人的眼睛跟不上他的速度.他的作戰方式傾向于刺客,擅長一擊必殺.在戰場上,他找不到可隱蔽身形的地方,便借著和齊東說話的機會慢慢靠近齊東,走到合適位置時,用最快速度使出他最強的攻擊.別看他不把齊東放在眼里,實際上他很謹慎,他擔心自己一擊不中會被齊東跑掉.在這種混亂的地方,想要追殺一個人太難了.

唰!

紫衣人一劍刺透齊東的心髒!

"哈哈哈,太弱了,虧我這麼高看你,原來你不過是個普通的法相級."黑衣人大笑.

"是嗎?"伴隨聲音,紫衣人突然感到一種莫名的危險感,他的身體一動,唰唰唰,分出數十個殘影分身.殘影分身一個個消失,他的本體落在不遠處的一座假山上.

他看著身前不遠處正持劍的齊東,滿臉不可思議.

"怎麼會?我剛剛明明刺穿你了,我刺的絕對是你的實體,不是虛影!"紫衣人暗殺過無數的人,對自己的手感很自信.他卻不知道,剛才他與齊東對話時,他在做准備,而齊東也在做准備.齊東暗中使出了水分身,本體潛藏起來,與紫衣人對話的不過是一個沒有任何實力的分身,所以才被紫衣人一劍刺殺.

"原來如此,你一定掌握有某種會分身的道法!"紫衣人認為齊東是利用道法分身的,因為一般的分身術根本就不能制造出一個與自己完全相同的分身,連內部構造和氣息都一模一樣.

"哈哈哈,殺了你,分身道法就是我的!"他是刺客,分身類的道法對他最為有用.

"那也要你有本事來拿!"齊東手中神劍輕輕一劃,千百道劍氣瞬間沖出,劍光如驕陽,迅速劈向紫衣人.晉升法相,凝聚出五**相後,五帝遮天大道威力提升數十倍,白帝金皇斬比起以前的威力,不可同日而語!

千百道劍氣齊出,每一道都可輕易擊殺一名法相初期的強者.

此時此際,這片區域中,日月無光,山河失色,唯有千百道劍氣,縱橫交錯,如漫天星辰墜落.

這一片戰場頓時吸引了諸多人的目光,附近交戰的人紛紛遠離,擔心被卷入進去.鐵坦城的各大勢力,通過各自的手段觀察 這里.

"好強的劍氣,費舍爾府中竟有如此劍豪強者?費舍爾真是隱藏太深了!"

"此等劍豪如果能被我們所用就好了,通過劍氣觀人,此人絕非池中之物!"

"與劍豪交戰之人我認識,是石動府上的一名暗殺者,實力不咋樣,暗殺水平還算不錯,正面交戰的話,在地尊初期強者中屬于墊底的.不過他速度挺快,擊敗容易,擊殺困難."

各大勢力首腦紛紛發表意見,他們身前浮現出十多個影像,費舍爾府中,地尊強者的戰斗全部呈現在他們眼中.

白茫茫劍氣,如滔天洪水,擠壓滿一片天空,直接砸落向紫衣人.

紫衣人差點嚇得魂飛魄散,他感覺得到,一兩道劍氣也就罷了,如果被這麼多劍氣同時擊中,就算不死也要沒半條命.區區一個初入法相的強者,怎麼這麼變態.早知道他這麼難拿下,自己就不會著急出手了.自己引以為傲的速度,在這麼多劍氣面前根本就不夠看!

紫衣人眼見逃不出劍網,大喝一聲,身上紫光閃現,手中短劍舉起,紫氣沖天,與齊東的劍網撞擊在一起.

轟轟轟!

劇烈的碰撞,可怕的交擊,這是劍訣的對決.

劍氣消散,露出了紫衣人狼狽不堪的身形,雖沒受什麼大傷,但比起齊東的淡定從容相差甚遠.

這次交戰,齊東的劍網略勝紫衣人的暗殺一擊.

紫衣人他心中後悔,目光四處移動.他習慣了暗殺,面對正面能傷到自己的敵人,他有了暫時脫離戰場的想法.

不過,齊東不會給他機會.想來就來,想走就走,哪有這麼好的事情?

齊東背後,一尊法相升起,法相身披金龍甲,頭戴紫金冠,儼然一副帝王模樣,充滿帝王之氣.

五帝法相之,白帝!

白帝法相吐出一口金色氣息,金色氣息在虛空中演化無上劍道,化為一柄巨大的黃金劍.

轟!

黃金劍射向紫衣人,劍氣雷音,如同開天辟地,釋放出強大的力量,震得附近交戰的法相強者不斷後退,各大勢力首腦再次把目光轉移過來.

紫衣人變色,直覺告訴他,絕對不能硬接.不能打,那就跑!他身體一動,化出無數殘影,跑向四面八方.

黃金劍不管其他殘影,只盯緊一個身影,速度極快無比,"砰"的一下擊在那個身影身上,發生大爆炸.

鮮豔的血花綻放,紫衣人的身體被震得飛出百米遠,裝在假山上,將假山撞得晃動不止.假山不是普通石頭,是特殊石材,硬度堪比下品神器.

紫衣人滾落在地,渾身浴血,身上紫衣破碎.

"咳!"他突出一口鮮血,夾帶著內髒的碎片."怎麼會這樣,我怎麼會敗在一名法相初期的手里……"他趴在地上看著走向自己的齊東,臉上全是恐懼,突然,他看到齊東手里的四極青虹劍,瞳孔驟然收縮,"中品神器,原來如此,敗在中品神器上,不冤!"

"勝負已分,石動損失了一名地尊初期強者."

"這場大戰不管誰勝,都是慘勝!"

"不錯,對我們而言,並非不好.泰勒就算掌權,他手下力量大損,以後有些事還是要依仗我們!"

"咦,你們看,那擊殺了刺客的人是不是有些面熟,我記得他好像是拍賣會時,在費舍爾身邊的那個人,他當時的實力是至強四重天!"

"哈哈,別說笑了,至強者怎麼能擊殺地尊初期."

"不對,你們仔細看,那人的修為好像是法相初期!"

"還真是!逆天,逆天了!法相初期跨越一個打等級擊殺地尊初期,在我百靈域中只有絕頂天才才能做到,費舍爾從哪里找到了這等人才?他只要不死,必定能晉升天尊!"

各大勢力接連發現了齊東的真實勢力,震驚不已.(未完待續..)

上篇:第五百五十三章 激戰!     下篇:第五百五十五章 法相破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