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重點更新 魔法異界 仙武異能 言情敘事 時光穿越 科幻太空 靈異軍事 游戲體育 曆史紀實 名著古典 本站原創
註冊登錄 [登出] 
  
 
 
首頁 科幻太空 超級時空系統 42,第一次的感覺  
   
42,第一次的感覺

嘉譽市,是相鄰榕城的一座較大的沿海城市,在經濟上甚至比身為省份中心的榕城還要發達,自然這里也是高校的聚集地,而林芸就在其中一所名為云水學院的高校中讀英語專業.

林越溪花了一個多時從榕城乘坐動車到達嘉譽市,從動車站出來,感覺這附近的一切既熟悉又陌生,因為曾經與林芸易地而處之時,他也來過數次.如今時隔一年之後,再次來到這里,心境卻已完全不同.

動車站旁有一家花店,曾經每次來到這里,他都會進去買一束玫瑰.

林越溪來到店前,這里似乎已經換了老板.

"一年啊,一年的時間可以改變太多的事了,物是人非還是人是物非……"

云水學院,是一家私立高校,在這里面的學生幾乎都是非富即貴,往來的學生個個光鮮靚麗,從頭到腳都是名牌.

林越溪的家境自然上不起這所學院,還記得當初他數次來這里找林芸,時常會遇到一些異樣甚至是鄙夷的目光,不為什麼,就因為他那一身加起來不超過五百的行頭.當時,他還會有些自卑,還會擔心自己是否會讓林芸丟人,而如今心境不同了,他大大方方地走進這所聚集著大量所謂富人階層的子弟的校園.

"喂,我到你學校了."撥通林芸的手機,林越溪邊走邊道.

"你在哪兒?我去找你."林芸回答道,並且從手機中傳來她匆忙收拾東西的聲音.

林越溪一怔,而後平淡道:"不用了,我去你宿舍樓下等你吧."曾幾何時,他每次來到這里,林芸都是讓他去宿舍樓下等她,時間確實可以改變很多,也或許是心態可以改變許多.

林芸所在的宿舍樓,距離校門有一段距離,如果是過去,他必然是一路跑著去,如今卻是慢慢踱著步,欣賞著旁邊過去曾忽略的美景.

云水學院不愧為一所貴族學院,其內之華麗,就算是榕大那樣的百年老校也無法比擬,榕大有的這里有,榕大沒有的這里依然有.

"呀!"

在轉過一個路口轉角之時,伴隨著驚呼聲,林越溪感覺胸口一痛,有人直接與他撞了個滿懷.

林越溪微微低頭,見到一個身高差不多只到他肩膀的女孩,正低著頭揉著額頭.

"啊,那個……對不起."女孩見到林越溪望著自己,臉了,聲道.

很顯然這是一個害羞的女生,不過此時著臉的她,加上本身就如同蘿莉一般可愛的外表,更添了一分韻味.

林越溪有些詫異,過去數次來到這里,遇到的人無不都是用鼻孔看人的,卻不想今日碰到這麼一個可愛莽撞的女生.

林越溪笑了笑道:"沒關系,你沒撞疼吧?"

女孩搖搖頭,又點點頭,給人一種不出的可愛,同時也有不出的迷糊.

突然她想起了什麼似得,又是一聲驚呼,"呀,糟了,要遲到了."然後看了林越溪一眼,"那個……我先走了哦."

林越溪有些好笑地看著這個迷糊的女孩,點頭道:"去吧,不過要心看路哦."

女孩臉再次了,吐了吐香舌,道:"再見咯."

著,繞過林越溪,一路跑著消失在下一個轉角.

十分鍾後,林越溪遠遠地便看到林芸微微低著頭,站在宿舍樓下.

看著那依然如同過去一般的身影,林越溪知道,過去的終究是過去的,他不是以前的他,她也不再是那個仰著臉,與他瘋瘋語的女孩,終究是不一樣了.

"送給你."

一支粉色的玫瑰出現在林芸眼前,她一怔,這樣的場景不正是曾經無數次上演的嗎?熟悉的聲音,熟悉的粉色玫瑰.在這一刹那,她的眼淚從眼角湧現.

委屈,心傷,欣喜,還有,還有悔恨,所有的緒一下子充斥了胸腔.

"唔……"

林越溪的身體猛地一僵,熟悉且陌生的香味撲鼻而來,微微低頭,那個曾經無數次撲在他懷中的身子,再次地進入了他的懷中,只是……只是為什麼沒有了曾經的感覺,為什麼還有,還有一點抗拒.

"謝謝你,對不起……"柔軟的聲音,似乎在刺激著林越溪的每一條神經.

林越溪感覺喉嚨似乎被什麼堵住了一般,在這一刻不出任何話語.

"喲,挺快的嘛,這麼快就又找了一個了?嗯?不對,這不是那個窮子嗎?不,不,不,我又錯了,應該是那個柳下惠."

正當此時,一個刺耳的聲音傳來,夾雜著更加刺耳的笑聲.

林越溪明顯感覺到懷中的林芸的身體突然顫抖,他扭過頭,只見一個英俊的男子捧著一束玫瑰站在不遠處,很顯然剛才的那句話就是他的.

見到林越溪看來,那男子挑眉道:"柳下惠先生,不對,我記得你的名字叫林越溪,嘖嘖嘖,我想我應該還要感謝你,感謝你將一個完整的女人讓給我,哎,兄弟,你還真是個好人啊,哈哈哈……"

如果之前林越溪還不知道眼前男子是誰的話,聽了這話之後,他知道了.很顯然,眼前這囂張的男子,就是林芸曾經拋棄他的理由,一個曾經林芸眼中的未來,如今眼中的披著羊皮的狼.

"林芸啊,林芸,你倒是挺聰明的啊,居然還留著這麼個備胎啊."男子著,"我就嘛,敢你肚子里的那個野種是他的,居然還想讓我喜當爹."

林芸的身體顫抖地更加厲害了,她猛地從林越溪懷中出來.

然而一只堅實的臂膀,卻再次將她攬進懷里,林越溪冷聲道:"閉嘴!你這個人渣!"

男子一愣,繼而囂張地笑道:"喲,還有脾氣啊,只可惜只能穿老子的破鞋."頓了頓,又繼續道:"哦,對了,不知道這位有脾氣的仁兄,知不知道第一次的那種感覺?哈哈哈……"

"啪!"

一聲響亮的耳光,在空中炸開.

男子手中的玫瑰掉落在地上,整個人直接被打得轉了圈倒在地上,嘴角溢出一絲血跡.

而林越溪站在他身前,甩了甩手,淡淡道:"嗯,不錯,第一次摔別人嘴巴的感覺挺爽的."頓了頓,居高臨下地看著被一巴掌打得發蒙的男子,問道:"不知道這位仁兄,第一次被人掌闊的感覺怎麼樣?"

就在剛才,林越溪憑借著如今已經遠超常人體質的身體,幾乎在呼吸間,輕輕推開林芸,而後跨過數米的距離來到男子面前,一巴掌揮出.

上篇:41,林芸的請求     下篇:43,再打你又如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