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重點更新 魔法異界 仙武異能 言情敘事 時光穿越 科幻太空 靈異軍事 游戲體育 曆史紀實 名著古典 本站原創
註冊登錄 [登出] 
  
 
 
首頁 科幻太空 超級時空系統 46,愛你,依然是我做過的最美好的事  
   
46,愛你,依然是我做過的最美好的事

蔣奇又是一聲低喝,腳下踩著一個奇怪的步伐,看起來有些別扭,但是速度卻是奇快,呼吸間便已經來到林越溪近前,放佛就要一頭撞進林越溪懷中似得.

而後,雙手齊出,以刁鑽地角度直搗林越溪胸口,雙手看似一虛一實,但卻又好似隨時都可能都是實.

林越溪如今擁有了趙云豐富的戰斗經驗和武技,自然不會被迷惑,知道蔣奇這一手攻擊是虛實兼備,兩者可以迅速相互轉換.

趙云作為一名沙場宿將,自然不是僅僅會槍法,在拳腳功夫上也是宗師級,而他所走的路線正是敏捷型,面對蔣奇這樣的攻擊,很是輕易地就可以化解.

林越溪此時此刻就相當于趙云,不管是身體素質還是其他屬性,甚至連同思維方式都有或多或少的影響,除了樣貌以外就是一個趙云翻版.

因此此刻面對蔣奇這樣的攻擊,林越溪並沒有選擇躲避,反而是主動迎上,單手迅速在蔣奇的雙手手腕處輕點兩下,腳下同樣沒有閑著,僅僅是一個勾腳,便將蔣奇的步法給破去.

蔣奇被點中手腕的瞬間,悶哼了一聲,雙手便失去了知覺了一般無力地垂了下來.同時因為腳下步法被破去,一個踉蹌就要栽倒,林越溪眼疾手快,迅速扶住他.

待蔣奇站穩之後,看林越溪的眼神不一樣了,震驚和苦澀夾雜在一起.首先是震驚于林越溪居然僅僅是隨意的一招就將自己打敗,其次苦澀地也同樣是因為這個,自己十幾年來風雨無阻苦練,居然僅僅在對方手中走一招,這樣的挫敗縱使是他也有些無法接受.

林越溪心知這是自己作弊使然,否則的話自己絕對不會是蔣奇對手,同時心中也很是吃驚,現實中居然真的有武功,從蔣奇剛才所施展的奇異步法和出招方式就能夠看出.

"承讓了,奇哥."林越溪道.

蔣奇苦笑地搖了搖頭,道:"不是承讓,我是敗得徹頭徹尾."

林越溪有些不好意思,勸慰道:"奇哥,你別這麼妄自菲薄,以你這樣的身手,普通人根本不會是你的對手."

蔣奇笑了笑道:"看來兄弟是超人啊."

林越溪一愣,隨即知道蔣奇這是自嘲,不好意思地撓了撓頭,也不知該怎麼.

蔣奇畢竟是一個豪爽之人,並沒有過于矯,道:"好了,兄弟,你贏了,答應你的事我一定做到."

"什麼?怎麼可能,奇哥居然敗了?"

"他們不是才接觸一下嗎?奇哥怎麼會敗了?"

"奇哥,你不會是讓那個子吧?"

與蔣奇一同來的十幾個人全部一副不相信的神色,這些人都是與蔣奇多年的朋友,自然很清楚蔣奇的身手,就算他們這些人加起來都有可能被蔣奇一個人放倒,而如今居然有人才一招就把蔣奇打敗了,他們如何能夠接受.

蔣奇扭過頭,道:"你們別了,我確實是輸了,林兄弟的實力比我強太多了."

林越溪連忙道:"奇哥,別這麼,我也只不過是湊巧點到你的麻穴而已."

蔣奇翻了翻白眼,沒好氣道:"我兄弟,你可別再謙虛了,再這麼謙虛下去,我不就更加的不堪了."

"呃……好吧."林越溪道.

蔣奇走到陸昊身邊,道:"昊子,你剛才也聽到了,我希望以後你不要再打擾林芸了."

陸昊面露不甘,道:"可是奇哥,我……"

蔣奇打斷他,"好了,昊子,我蔣奇是什麼人你是知道的,一口唾沫一個釘,既然已經出來了,就不可能改變,所以還當我是兄弟的話,以後就不要打擾林芸了."

陸昊看著蔣奇,良久之後,低下頭,不甘道:"好吧,我聽你的,奇哥."

蔣奇拍了拍陸昊的肩膀,道:"昊子,你和林芸的是我或多或少也知道一些,實話如果不是我們相交多年,我別幫你了,揍你都算輕的了,所以記住我的話吧,以後有些東西該改的還是要改下,否則的話,別怪我無,以後再有這樣的事,我絕對不會出手幫你了."

接下來,林越溪婉拒了蔣奇一起去喝酒的邀請,兩人互換手機號碼後,便送林芸回宿舍.

宿舍樓下,林芸停了下來,依舊低著頭.

"上去吧."林越溪道.

林芸微微咬著嘴唇,微微晃了晃身體,道:"越溪,謝謝你."

林越溪搖搖頭,道:"不用謝,朋友嘛,相互幫忙很正常."

"可是……"

林越溪打斷了她的話,道:"我知道你想什麼,我已經忘記了那些,所以不用這些."

林芸眼神一暗,"你都忘了嗎?也是啊,那些東西就應該忘記,我這樣的人就應該被遺忘."

林越溪聞,知道林芸誤會了自己的意思,想要解釋,卻遲疑了.

"你還是回去吧,我也該回去了,你現在身子比較弱,能請假的話就在宿舍休息幾天吧."著,看了眼林芸,"那……再見吧."

"不要走!"在林越溪轉身的一刹那,林芸突然從背後抱住他.

"不要走好不好?我一個人好怕,我知道……我知道曾經對不起你,也知道我現在不應該,也沒有資格在要求你,可是……可是我真的不知道該怎麼辦."林芸哭著道.

林越溪感覺背後濕了,聽著林芸的哭泣聲,心似乎被融化了一般.

林越溪深吸了一口氣,沉聲道:"你知道嗎?我曾以為,我注定要穿上禮服英姿勃發,牽起你嫩白的手,與穿著婚紗的你走進教堂,走到白頭,像我恩愛半生的爸爸媽媽."頓了頓,似乎想起來痛苦的回憶一般,聲音有些顫抖,"可是這個幻想,在一年前戛然而止.那次,我流了最矯的一次淚.我努力地將嘴角逼迫出上彎的弧度,可是淚水依然一點一點染上臉頰,從始至終,無聲無息."

林芸沒有回答,只是雙手將林越溪抱得更緊,指尖都發白了.

"我曾以為,我就算將你縱容的無法無天,你依然會跟在我右邊一步遠,可是我錯了,在一年前,你退開了,退到了一個很遠很遠地地方,遙遠的我都無法再次看到那個曾經天真無邪地與我拉勾永遠永遠一起走的女孩."林越溪的聲音很平靜,放佛是在一件與他無關的事一般.

然而就是這樣的語氣,讓背後的林芸眼淚更加阻止不能.

"我曾以為,真正的愛是可以成為忠誠的理由.但是後來我才發現,原來所有的愛,都會隨著時間慢慢變淡,無法成為忠誠的理由.你知道嗎?在一年前,我看見我的影子,在你的瞳眸里慢慢黯淡,也就在那時我關于愛的信仰開始慢慢沉入黑暗."

"這一年來,我漸漸明白了,就算我曾經參與你的過去,但卻並不一定能夠奔赴你的未來.我只是,也只能是你過往中一個留下沉重一筆的人而已."

林越溪猛然轉過身,雙手扶住林芸的雙肩,看著淚眼朦朧的她,低聲道:"芸,你這樣子流淚真好看,像是雪花輕輕碎裂在玻璃上."

林芸抬眼,不明白林越溪為什麼突然這麼.

林越溪突然用骨節分明的手捧住林芸的臉,嘴唇毫無預兆地欺了過去.

林芸愣住,瞪大淚眼,看著咫尺間的那對蝶翼似的睫毛微微顫抖,然而林越溪只是停留在她的唇上,輕微的,沒有入侵的打算.

良久,林越溪發出一聲破碎的歎息,松開了林芸.

"芸,很多事,我都知道的,現在的你在害怕,害怕又遇到陸昊這樣的人.現在的你因為我的再次出現,想起了太多的過去.我告訴你,芸,不要害怕去愛.為一個人全心全意的付出,真的是一種美好的感覺.即使我們最後不能在一起,愛你,依然是我做過的最美好的事.很多事,有了美好的過程,結局就不再那麼重要了."完,林越溪輕輕轉過身,微微仰著臉,離開.

林芸看著林越溪的背影,簡單的T恤,藍牛仔,如月光般發著清冷的光.在這一刻,她放佛聽到記憶崩塌的聲音,那些屬于她與林越溪的時光開始漫長的陣亡.她緊緊抿著嘴唇,努力不讓自己哭出聲,林越溪的身影在她淚眼朦朧中沉沉浮浮,漸漸變成了一場夢境的模樣.

太相愛的兩個人不適合相守,太深刻的感只能用來回憶.

帶著最後明悟的一句話,林越溪踏上了歸程的動車.

上篇:45,變身:趙云     下篇:47,跟他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