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重點更新 魔法異界 仙武異能 言情敘事 時光穿越 科幻太空 靈異軍事 游戲體育 曆史紀實 名著古典 本站原創
註冊登錄 [登出] 
  
 
 
首頁 科幻太空 超級時空系統 66,隨機任務:我來自東土大唐  
   
66,隨機任務:我來自東土大唐

慕容君威終于不舍地將目光從《蘭亭集序》上移開,略有些激動地走向林越溪,道:"越溪,這幅字太珍貴了,你還是收回去吧."他雖這麼,但任誰都能夠看出他的不舍.

林越溪淡淡一笑道:"慕容爺爺,我既然都已經送給您了,怎麼能又收回來呢?所謂君子一駟馬難追,何況我是輕雪的朋友,這幅字也是我的一份心意,所以您還是收下吧."

慕容君威看看林越溪,再看看同樣吃驚于林越溪的一手好字的慕容輕雪,突然笑道:"好,好,好,你的這份心意,爺爺收下了."頓了頓,他拉起林越溪的手慈祥道:"還有,你也隨輕雪直接叫我爺爺吧."

一邊的陳子煜聽了,臉都要綠了,奈何這次完全是自己搬石頭砸自己的腳,打落牙也只能往肚里吞.

林越溪看了眼慕容輕雪,喊了一聲:"爺爺."

慕容君威又是一聲爽朗的大笑,而後吩咐人把林越溪剛寫的《蘭亭集序》好好收起來,而後一手拉著林越溪一手牽著慕容輕雪,道:"諸位,我們下去吧,賓客應該也差不多到了."

眾人聞,也都點頭稱是,跟隨慕容君威往門外走去.

夏雨夕看著被慕容君威一左一右牽著的慕容輕雪和林越溪,心中不覺得有一絲酸味.

"叮!恭喜你完成任務.任務獎勵:慕容輕雪,關注度+15%,好感度+15%;夏雨夕,關注度+10%,好感度+10%;繼承卷軸(殘卷)*1."

接下來的壽宴就簡單了,林越溪與慕容輕雪一直就跟隨在慕容君威身邊,看那樣子,現在慕容君威對林越溪是相當的滿意,而這樣的況,慕容輕雪自是開心無比,一整個壽宴下來,嘴角都洋溢著笑容.

三個時後,壽宴結束.林越溪便向慕容君威告辭,後者還想挽留一番,不過林越溪學校有事,後者便讓慕容輕雪送林越溪一程.

在走出酒店的路上,慕容輕雪略微低著頭,道:"謝謝你,越溪."

"啊?謝我做什麼?"林越溪一愣.

慕容輕雪卻沒做什麼解釋,她這次之所以早早地邀請林越溪來見家里人,有兩個原因,第一個原因自然是因為之前夏雨夕的性格問題,而第二個原因則是她的一點私心.隨著年齡的增大,她也漸漸懂得出生在慕容家這樣的大家庭里,很多時候婚姻是不自*的.而之所以她能夠有自*的空間,就是因為有慕容君威的寵愛.但是慕容君威畢竟越來越老了,現在他還在的時候,自然沒有人敢對她指手畫腳,但是將來一旦老人不在了,那時候她的處境絕對不會像現在這樣.所以她就想趁爺爺還在的時候,早早地把自己的未來另一半定下來,這樣的話,就算將來某一天慕容君威不在了,她也不會被別人干預自己的幸福.

慕容輕雪在了這句話之後,就一直沒有話.林越溪自然也不會沒話找話,就這樣兩人沉默地出了酒店.

到了酒店外後,林越溪扭頭對慕容輕雪道:"輕雪,你回去吧,我打的回去就行了."

慕容輕雪抬起頭,愣愣地看了林越溪一會兒,突然貼近林越溪,在林越溪的唇上吻了一下,繼而飛快地逃離.

這一系列動作就在幾個呼吸之間,林越溪根本就沒反應過來.待反應過來之後,慕容輕雪早已經消失在他的視線內了.

下意識地摸了摸嘴唇,呃,這算是被強吻了嗎?

林越溪回到學校後,就直接回到宿舍,宿舍依然是空無一人.

有些百無聊賴在宿舍內繞了兩圈,林越溪坐了下來翻看起時空系統.

"隨機任務:我來自東土大唐.任務內容:用戶前往西游世界成為唐僧,體驗唐玄奘西游取經的樂趣.本任務屬于特殊任務,用戶將在西游世界中以唐僧的身份,完成借宿農舍,三打白骨精,途經女兒國,錯墜盤絲洞,四探無底洞,天竺收玉兔,險渡通天河七項劇任務,七項劇任務都是獨立世界並無聯系.由于本任務屬于特殊任務,獎勵隱藏,待完成任務之後便可知道.提示:獎勵極為豐厚,不過具有一定的危險系數."

看著這個隨機任務,林越溪有些抓心撓肺,對于西游幾乎所有男生都有獨特的結,而眼前放了這麼一個大好機會,他實在有些忍不住想起見識下.

"次奧,反正是去當唐僧,就算有危險也不可能死,就這麼愉快的決定了,去西游世界走一遭!"

林越溪終究忍不住去見見傳中的仙神的念想.

"叮!用戶使用隨機任務卷軸,即將開啟傳送!"

隨著系統的提示音,林越溪漸漸失去意識.

"叮!我來自東土大唐之借宿農舍開啟,任務目標:順利帶領大徒弟孫悟空借宿農舍,不得使用*力."

在系統的提示音之下,林越溪恢複了意識.

此時他周圍的環境已經大變,這里是傍晚時分,而他身處于崇山峻嶺之間,身體正隨著胯下白龍馬走動,一上一下的抖動著.

林越溪心中一喜,顧不上此時頭上因為光溜溜地被山風吹得有些涼颼颼,當即四下顧盼.

"嗯?孫悟空呢?"林越溪環視了一圈,卻沒有看到孫悟空.

擦,這是怎麼回事?難道穿越錯了?!

林越溪當即開始打量自身,一身袈裟,手中還有一把禪杖,胯下是白馬,沒錯啊,妥妥的和尚啊.

正當此時,遠空傳來喊聲:"師傅!前方有一農舍,我們今晚可以不用露宿了!"

林越溪一愣,下意識望向聲源處,只見遠處的空中一個身影從遠而近,幾乎是在呼吸間就從一個黑點,變成一個瘦削的身影.

下一刻,這道身影就已經出現在他的近前.

凹陷皺縮的臉,尖鳥嘴,圓形黃色的怪眼睛,凸出的額頭,獠牙外生,還不時齜牙咧嘴,塌鼻子,兩耳過肩,滿臉毛,身材瘦削不堪,另外身材不足一米三.

"我次奧,妖怪啊!"林越溪下意識喊道,全身的寒毛都豎了起來,差點一跟頭從白龍馬上栽了下來.

孫悟空一愣,當即伸手在耳朵一掏,金箍棒出現在手中,四下顧盼,大喊道:"代!何方妖怪居然敢嚇俺老孫的師父!"

林越溪緩了緩神,聽孫悟空這麼一,才想起,自己現在是唐僧,而眼前這個怪模怪樣,不過大致能夠看出是一只猴子的生物,就是自己從到大一直崇拜的偶像孫悟空,而現在對方正是自己的大徒弟.

看著孫悟空警惕的四下眺望,林越溪頓時尷尬了,擦,真TM窩囊,居然被自己徒弟給嚇到了.

"咳咳……那個,悟空啊,為師跟你開玩笑來著,你別這麼緊張."林越溪沖孫悟空道.

孫悟空一愣,回過身,驚訝地看著林越溪,似乎才認識他一般,上下打量起他來.

被孫悟空這種眼神這麼看著,林越溪心中一緊,擦,不會吧,難道他發現我不是唐僧了?這怎麼可能,就算他有火眼金睛,按道理也不可能發覺才對.

林越溪知道因為時空系統的緣故,他這個時候確確實實就是唐三藏,不是單純的變身,如果硬要有什麼不對的話,就是唐三藏的靈魂或者思維變了,本身卻沒有任何改變.

不過,就算林越溪覺得孫悟空不可能會發覺,但難免還有些緊張,要知道孫悟空可是出了名的暴脾氣,如果他真的發現了的話,那自己假冒人家師傅,不被他一棒子敲死才對,那就真的是冤死了.

"咳咳……悟空,你為何這般看為師呢?"林越溪戰戰兢兢地問道.

孫悟空聞,收回打量林越溪的目光,抓耳撓腮,笑嘻嘻道:"師傅,我一直以為您為人古板,沒想到您居然也會開玩笑啊."

聞,林越溪才放下心來.這麼來,孫悟空驚訝的也對,自己的性與唐僧絕對是天差地別.

林越溪笑了笑道:"西天之路還長著,如果一路上為師一直板著臉的話,那旅途就太無趣了,為師自然也要嘗試著改變,悟空你不喜為師這樣嗎?"

孫悟空連忙擺手,道:"不,不,不,我怎麼會不喜呢?師傅能夠這麼想,我開心還來不及呢."孫悟空本身就性格跳脫,原本唐僧為人古板,這一路下來枯燥無比,但孫悟空因為觀音和如來的關系,不得不遵循著唐僧.而現在唐僧突然改變,他自然是欣喜無比.

"呵呵……既然如此,那我們上路吧,你剛才不是,前方有農舍嗎?我們今晚就去那兒借宿一晚吧."林越溪道.

"好叻!"孫悟空應了一聲,將金箍棒收了回去,牽起缰繩,在前面領路.

而趁此機會,孫悟空這好好打量了一番孫悟空,最終得出結論,真正的孫悟空比電視上的丑太多了,也嚇人太多了.

上篇:65,再現絕世行書     下篇:67,悟空!削他!善了個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