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重點更新 魔法異界 仙武異能 言情敘事 時光穿越 科幻太空 靈異軍事 游戲體育 曆史紀實 名著古典 本站原創
註冊登錄 [登出] 
  
 
 
首頁 科幻太空 超級時空系統 100,記憶,十四年前(二)  
   
100,記憶,十四年前(二)

林越溪的老家距離榕城並不遠,僅有兩個時的車程,然而僅兩個時的車程卻是讓他感覺煎熬無比,心中不斷地想象而今的語曦模樣,雖然十幾年了,但他卻有種可以想象出而今語曦模樣的錯覺.

語曦,全名林語曦,是林越溪養父養母的親生女兒,失蹤那年僅僅四歲,也就是林越溪來到林家的第二年.

倚靠在車窗上,林越溪此時腦中全都是當年的記憶.

對于林語曦來,林越溪或許更像是林澤楷的親生孩子,因為常年在外的緣故,林語曦見過林澤楷的面不過三個照面,因此林越溪對林語曦不僅有著出于哥哥的疼愛,還有一份愧疚.因為林語曦的失蹤,林澤楷與甄亞萍將所有原本應該屬于林語曦的愛,全部給予了他.

林越溪還記得,當初年幼之時,僅有三歲的語曦是這樣形容父親林澤楷的.父親很高,也很漂亮,只是老是一臉的冷漠,對她似乎沒有太多的喜愛.不過在語曦看來,這樣也好,反正她也不喜歡他.只是在很偶爾的時候,她才會想著如果他也能夠像鄰居胖的父親那樣讓自己的孩子騎在他的脖子上,並且給自己的孩子帶好吃的的話,她也不介意的喜歡他一下.

當初年幼,他無法領悟一個年幼女孩對父親寬厚肩膀的渴望,而今想來,心中不禁為語曦而心酸.

林越溪同樣記得,當初母親甄亞萍時常一邊忙碌一邊對他與語曦,你們父親是咱云霧村最了不起的人,所以他不能總是陪在咱們身邊.

完,她總會沖他們笑,只是嘴角彎起的苦澀,卻不是一個五歲男孩與三歲女孩孩能夠看懂的.

如今想起,林越溪明白了當年母親的那份苦澀,那是妻子對丈夫無條件的支持,就算獨自在家里拉扯孩子,也毫無怨.

林越溪來到林家的第二年,也就是語曦失蹤的那年,這一年發生的所有事,都是他銘心刻骨的記憶.

那時他六歲,語曦四歲.因為一件事,他與鄰居的胖打架,孩打架,拼的純粹就是個人氣力和身體發育.胖顯然比纖細的越溪有力氣,但是最終胖卻向語曦求救.因為越溪不僅動手,還動嘴了.

記得那時,胖哭喪著臉,沖語曦喊道:"語曦,***,你還不快救救我!"

語曦趕緊走過去拉越溪,道:"哥,我們走吧,別咬了."

那感覺就像喚自己的大黃狗,大黃,別咬了!走!

回憶到這里,林越溪腦中呈現出當年的畫面,嘴角彎起一個弧度.

然而當時,或許是他咬得太投入了,當語曦伸出手到他面前的時候,他下意識地就一口咬了下去.直到聽到語曦的慘叫聲,他才驚覺,趕緊扔下已經一臉牙痕的胖.抱住語曦流血的手臂,急道:"語曦,對不起,我……"

語曦原本在眼眶中打轉的淚花,漸漸淡開,因為她看到了越溪眼中驚慌失措的淚花.

皺著清秀的眉毛,輕聲道:"哥,我不疼,咱回家吧."

那天晚上,胖的母親來了,在他們的家大吵大鬧.而甄亞萍則是端茶遞水不斷地賠禮道歉,一直到深夜,胖的母親才帶著胖離開他們家.

而胖和他的母親走後,語曦因為這事挨了甄亞萍的揍.

這是這個柔弱女子第一次動語曦,一邊揮動著藤條一邊哭,"你知不知道你就是整個云霧村人眼里的一根針啊,讓你心做人,你怎麼就這麼能折騰啊,非要鬧得整個云霧村都知道你的存在,才肯罷休嗎?"

當時林越溪不知道母親的這些話其實是給自己聽的,而語曦則是替自己挨了這一頓揍.

直到很多年以後,他才明白母親就是這樣一個唯喏的女子,一個甯願自己傷心流淚也不願傾訴的女子.

當藤條抽向語曦手臂上被越溪咬傷的傷口,語曦整個人哆嗦成一團.在門簾後偷看著的越溪則緊緊捂上了眼睛.

月光如水,如水的月光下柔弱的女子無助地舞著藤條.頭發披散,淚水橫流.而四歲的女兒與五歲的男孩,永遠無法理解她的悲苦.

最後甄亞萍無力地丟下藤條,抱著語曦,哭道:"語曦啊,這都是命啊!"

語曦是甄亞萍中年後才得到的孩子,她是那樣的珍視她,她一生不曾有什麼金銀珠寶,而語曦就是她的金銀,她的珠寶,她原本哪怕一句重話都不曾對語曦過,然而那天卻狠心地抽打了她.

哭完之後,甄亞萍依舊罰語曦站在庭院之中.

那天晚上,皎月是那樣的孤單,語曦赤著腳站在院子中,手擺弄著衣角.

半夜時分,越溪偷偷從屋子里跑出來,他輕聲喊道:"語曦,語曦."

語曦抬起頭看著他,一臉的委屈,又低下頭,裸露的腳趾不停地翹來翹去.

越溪心中愧疚,但年幼的他還不懂得太多的人世故.他走過去,扯過語曦的手臂,心疼地看著上面暗的牙痕以及藤條留下的痕跡,問道:"語曦,還疼嗎?"

語曦搖頭,又點頭,緊接著拉住越溪的胳膊哇哇的哭起來,眼淚鼻涕沾滿他乾淨的衣上.

越溪咬著嘴唇,道:"語曦,對不起."

語曦頓了頓,接著哭得更傷心了.

越溪扶起語曦,用衣猛擦她的眼淚,道:"語曦,別哭了,都是越溪不好.越溪以後再也不讓語曦受委屈了,否則……"他抬起頭看了眼天空那孤單的皎月,"否則,就讓天上的月亮砸死!"

語曦停止了哭,她看著語曦,道:"哥,還是別讓月亮砸死你吧,要是以後語曦再受委屈了,就讓燒肉砸死語曦吧!"

語曦邊邊用粉色的舌頭舔著嘴角,試圖回味下午所吃的燒肉的味道.越溪愣愣地看著語曦,哭了.

而後,在如水的月光下,越溪偷偷拉著語曦回到屋里,然後去打了井水,一不發地給語曦洗腳.

語曦的腳很,越溪的手也很.

越溪道:"語曦,以後要穿鞋子哦,不然腳會長成磨盤那麼大,長大了就沒人要了."

語曦坐在板凳上,笑著:"我不怕,我有越溪,我有哥哥要."

越溪不再話,把語曦從板凳上背起,背回了屋里.

那晚語曦就挨著越溪睡下,兩顆的腦袋挨在一起.

語曦好似忘了剛剛挨過鞭子,沒心沒肺地沖越溪笑,而後者則是輕輕拍著她的腦袋,道:"語曦,快睡吧,乖."

語曦聽話的閉上眼睛,越溪看著她閉上眼睛後,才安心地也閉上眼睛,眉眼如水.

林越溪看著車窗外,不斷向後倒退的景物,低喃道:"語曦,你受了這麼多年的委屈,月亮卻沒有砸死哥哥,不過你放心,從今往後,我再也不會讓你受任何委屈!"

只是他卻不知道,語曦或許再也沒有機會讓他完成這一諾.

上篇:99,記憶,十四年前(一)     下篇:101,哥,不要太難過好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