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重點更新 魔法異界 仙武異能 言情敘事 時光穿越 科幻太空 靈異軍事 游戲體育 曆史紀實 名著古典 本站原創
註冊登錄 [登出] 
  
 
 
首頁 科幻太空 超級時空系統 157,道別  
   
157,道別

神皇很是狼狽,神色也有些萎靡,林越溪不知道,宮謹兮剛才如何能夠在短短的幾秒時間內把神皇抓回來的同時還廢掉他,但此時卻相當人得志.

將鹿交還給宮謹兮,然後來到神皇面前,"老子,剛才不是很流弊嗎?不是要把爺我千刀萬剮嗎?怎麼現在成這熊樣了?"

神皇怨毒地看著林越溪,卻也硬氣沒有一句話.

"你放心,我會讓你死的很痛快的!"此時身上還有傷,所以林越溪也沒心思去折磨神皇,"謹兮姐,你帶鹿走遠一些吧."

宮謹兮知道林越溪的意思,默默地抱著鹿走遠.

"媽媽,叔叔是不是要欺負那個老爺爺呀?"

鹿的聲音傳來,讓林越溪一個趔阻,滿頭大汗.而宮謹兮的話,卻更是讓他硬是噴了口血.

"是呀,叔叔是個怪蜀黍!"

隨著聲音漸行漸遠,林越溪抽出斬道,道:"好了,是時候送你去見天道了!"

"逆天者,終有一天,你會遭受天道懲罰的!"神皇恨聲道.

"多謝你的提醒,爺會很心的,現在你可以去死了!"林越溪著,斬道揮下.

神皇魁梧的身體,在斬道的嗜血之下,迅速萎縮.而斬道在飲盡神皇之血後,突然發出一聲嗡鳴聲.

繼而斬道刀身血光乍現,同時伴隨著龍吟之聲.

"叮!恭喜用戶,成長型武器斬道升級,血腥刀氣升級為血雨腥風(給方圓十米以內的敵人造成巨大傷害)嗜血升級為噬魂(能夠吞噬血液補充持有者的體力和法力,同時還能夠吞噬靈魂壯大持有者元神,此刀會通過嗜血噬魂成長),獲得新技能:千軍破(瞬間提升十倍攻擊力,對前方一條直線上造成巨大傷害)"

這種血光四射的景一直持續了幾分鍾,才逐漸內斂,當血光完全消失之後,斬道也發生了很大的變化,原本通體血的它,變成了通體烏黑,同時在刀身上多了一個血滴的標志.

鑒于斬道進化了,所以對于這樣的變化,林越溪也就沒有太在意.

而這個系統提示剛結束,又以提示聲響起:"叮!恭喜你完成特殊任務來自天道護道者的追殺,獲得獎勵:隨機任務卷軸一份,三圍屬性增加10點,幸運+2,魅力+2,道經一部,空間戒指一枚."

這一次的任務獎勵不可謂不豐厚,然而還不待他驚喜完,系統便又一次提示:"叮!由于你斬殺了本位面護道者,請盡快完成任務離開本位面,否則有很大幾率被天道發現!"

尼瑪的這是干掉狗腿子引出主子的節奏啊,丫的怎麼不早啊,早知道這樣,我就等完成任務以後再干掉這貨.

此時抱怨歸抱怨,林越溪趕緊收拾心,把空間戒指戴在手上,也沒心思再去研究其他東西.

"謹兮姐,有件事我想有必要跟你下."林越溪決定在離開這個位面之前還是將真相告訴宮謹兮.

宮謹兮疑惑:"什麼事?"

"其實我並非這個世界的人,我來自于其它世界."林越溪原以為自己出這事,宮謹兮會表現的很吃驚.

然而宮謹兮卻只是:"哦!"

倒是鹿表現地好奇一些,只是她卻把不是這個世界的人當做……

"媽媽人死了都會到另一個世界去,叔叔不是這個世界的人?!叔叔已經死了嗎?"

林越溪滿臉黑線,無奈道:"好吧,我就長話短了,我來自于其它世界,因為任務來到這個世界,而在我的那個世界中,你所在的這個世界其實是一個虛構的漫畫世界,現在我要去完成最後一項任務,而完成這項任務後,就要回到原來的世界.而因為那個原因,你現在與我簽訂了契約,不過你放心,我不會把你帶回去的,而且以後我也不會再召喚你,這樣你和鹿就可以安心地在這個世界生活."

"哦!"宮謹兮的回答依然只有這麼一個字.只是林越溪沒發現,宮謹兮那看似波瀾不驚的眼睛中隱藏著別樣的緒.

"叔叔,你要去哪里?"鹿年齡雖,卻也能聽出一些意思.

林越溪見宮謹兮依然毫無表現,心中難免有些失落,畢竟兩人也相處了一段時間,而且因為鹿以及契約的關系,可以關系匪淺.

他伸手捏了捏鹿的臉蛋,柔聲道:"叔叔,要去很遠很遠的地方,所以以後鹿要聽媽媽的話哦."

"叔叔你真的死了嗎?"鹿天真的回答,把林越溪徹底打敗了.

不過鹿在這麼問的時候,雙眼中卻已經泛起淚光,讓林越溪心疼不已.

"鹿不要叔叔死掉,鹿要叔叔一直陪著鹿."

低歎了一聲,林越溪道:"鹿,你就當做叔叔死了吧,叔叔死了以後,會變成星星在天空中看著鹿哦,所以鹿想叔叔的時候,就可以看天上的星星."

對鹿完,林越溪對宮謹兮道:"謹兮姐,再見了."頓了頓,他遲疑了一下道:"鹿還,如果可以的話,謹兮姐給她找一個爸爸吧."

完,轉身准備離開.

"你不打算跟惠和曉佳一聲嗎?還有,惠那丫頭對你……"宮謹兮卻突然開口.

林越溪一怔,他知道宮謹兮沒完的話是想要什麼,他搖了搖頭道:"終離別,何須再相見,只會空添傷離別,你幫我跟她們一聲吧,至于惠,我們畢竟不是一個世界的人."

林越溪走了,聽著身後傳來鹿的哭喊聲,心髒隱隱有些疼.哎,對于她們來,我終究只能是過客,每一個任務世界,都要經曆這樣的離別,我需要學會習慣.

這一刻,林越溪也有所領悟,在往後還有無數次任務,而這也代表著要經曆更多的世界,更多的人,如果可以的話,最好不要在任務世界中留下太多的牽掛,而如果留下了,那就要學會承受離別的傷痛.

我們不是一個世界的人,這句原本是男女之間分手之詞,在這個時候林越溪卻深刻體會到,只是這種體會卻真的好痛.

宮謹兮望著林越溪漸行漸遠的背影,貝齒微微咬著下嘴唇,多麼希望我只是一個人,那樣我就可以跟你走了,鹿,我一定會好好照顧的,只是你的父親,恐怕再無人選了!

上篇:156,流弊的香花寶燭     下篇:158,十六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