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重點更新 魔法異界 仙武異能 言情敘事 時光穿越 科幻太空 靈異軍事 游戲體育 曆史紀實 名著古典 本站原創
註冊登錄 [登出] 
  
 
 
首頁 科幻太空 超級時空系統 518,另一個曲非煙  
   
518,另一個曲非煙

當晚,林逸塵突然感覺一陣惡心感湧上喉嚨,立即驚醒.23us

"嘔!"一口沒忍住吐在了地上,抬手以法術將穢物清理掉,他不由得一陣苦笑,這君子酒還真是非同一般,居然讓他吐了.

"看來想好好享受一下凡人的睡眠也不行了啊."原本因為今晚喝的微醉,林越溪便打算直接睡覺,也算是回顧一下作為凡人時的普通睡眠,然而現在卻因為嘔吐而驚醒,卻是再無睡意.

起身,打開房門走了出去.四周都是黑漆漆的,唯有空中的一輪殘月給大地提供了些許光明.

這君子閣後面的院子很大,在最中央處還有一個面積不的花園,望著空中的殘月,不由得想念地球上的家人.

夜風習習,花園徑曲折幽深,滿腹離愁的林越溪就想進入花園隨意看看.

花園內的花雖然並非是什麼奇珍,卻也是地球上不曾見過的,林越溪走在其中,嗅著空氣中淡淡地紛紛,不由得想起一首詩.

"遙寄相思于明月,你若有心定能感.歸時若只如初見,來將私語不複眠."

而他剛念完,突然傳來一聲叫好聲.

"好詩!"這是一個女子的聲音,聽起來似乎還有些耳熟.

循聲望去,只見在黑暗中一位身著鵝黃色衣裳的女子,手中拿著不知是從何處折下的一朵黃花.

見了之後,林越溪便認出此人.不正是之前吃飯之時,差點與蔣珺瑤爭吵起來的那黃衣女子嗎?

"煙兒,這麼遲了不要隨意走動.明日我們還要趕路呢."又一聲女聲響起,林越溪望去,卻正是與黃衣女子一起的那位蒙面女子.

"煙兒?"林越溪不由得一怔,她已經遇到兩個叫煙兒的女孩,其一笑傲江湖中的曲非煙,名也叫煙兒,其二自然就是他的女兒煙兒.當然如今因為見到了林越溪父母,他的父母得知煙兒至今沒有大名,然後就給煙兒起了大名叫做林寒煙.若是再加上這名黃衣女子的話.那就是三人了.

同時他不由得想起那個被關在地牢月余,最後終究難敵宿命而死去的曲非煙.或許她早已投胎轉世了吧,但願下輩子能夠投身一個完整的家庭,在一個和平的年代.

林越溪的聲音雖然不大.但是在這幽寂的夜晚.何況三人皆不是常人,如此一來,兩名女子自然就聽到了.

黃衣女子不禁微皺秀眉,不悅道:"如此直呼陌生人名諱,不覺得無禮嗎?"

林越溪此時因為沉浸在回憶之中,一時間還未反應過來.

而那黃衣女子見他居然裝作沒聽見,不僅如此,更是直勾勾地看著自己.頓時羞惱.

"放肆!今日,我就挖了你這登徒子雙眼!"

"煙兒.別……"還不待蒙面女子阻止,黃衣女子已經飛身過來,單手如電,居然真的想要將林越溪雙眼挖下.

感受到危機,林越溪立即反應過來,條件反射地直接爆出心象世界,登時黃衣女子被禁錮住.林越溪雖然只是太乙金仙,但是他的心象世界甚至能夠暫時困住大羅金仙巔峰的凶獸,更何況眼前這女子只不過是太乙金仙,根本一點反抗都做不到,直接被禁止住.

林越溪冷哼一聲,道:"僅憑一句話,就要挖人雙眼,如此歹毒心腸,拿你與非煙相比簡直就是侮辱非煙."

因為林越溪後面有意識控制心象世界,所以那名蒙面女子並未被困.如今,對于心象世界林越溪早已能夠做到控制自如,否則以他如今的實力,這心象世界的范圍足以將整個出云城籠罩住了.

那蒙面女子見黃衣女子被不知名的東西困住不動,登時救人心切,雙手突然出現兩柄匕首,一閃即至林越溪面前,想要逼退林越溪,然而卻撞進心象世界,雖然她有大羅金仙的修為,可是與凶獸相比,人族修士要弱上許多,自然同樣被困住了.

林越溪放開時間停止,只是以空間禁錮,將兩人困住.

如此一來,兩位女子也就能夠思考與話了.感覺自己被牢牢得禁錮在原地,皆是大驚,想要掙紮,但是卻連手指都難以動彈,別手指,就算是法力都難以運行.

"你是什麼人?想做什麼?!"黃衣女子見自己根本無法反抗,只能夠厲聲對林越溪道.

林越溪見狀,也被氣笑了,冷聲道:"你想要挖我雙眼,現如今倒質問起我來了,難道不覺得很可笑嗎?"

黃衣女子卻恨聲道:"若不是你如此無禮,我豈會想要挖你雙眼."

"哈哈……我無禮?我這麼無禮了?"

"你與我不熟,為何直呼我的名諱,如此還不是無禮嗎?"

林越溪笑了笑,道:"你的名諱?難道你叫煙兒,就不許別人叫煙兒了嗎?我口中的煙兒,是我的妹妹非煙,與你何干!"

"非煙?怎麼可能?"

林越溪聞一愣,皺眉道:"什麼不可能?"

此時那蒙面女子也放棄了掙紮,見黃衣女子與林越溪又要起沖突,如今我為魚肉人為刀俎,若是就自己一個人的話到還好,但是她可是閣主的女兒,望望不能有閃失,于是接過黃衣女子的話頭,道:"道友,這里面恐怕有些誤會,我的姐她也叫非煙,卻不知令妹也是同名,因而才有此誤會."

然而黃衣女子卻倔強道:"怎麼回事誤會?就算他的妹妹叫非煙,但如今明明是對著我喊……"

"姐,你別再了."蒙面女子嚴厲道.

黃衣女子似乎很怕這蒙面女子,聞雖然還是氣不過,卻也不再開口.

蒙面女子這才繼續道:"道友,如今既是誤會,女子在此向你道歉,不知道友可否高抬貴手."

林越溪也不是那種心眼之人,何況困住一個大羅金仙的修士所要消耗的法力也是很恐怖的,既然沒有殺人之心,如今這樣的結果,自然也就沒有必要繼續浪費法力.

于是,他便收回心象世界.如此一來,兩女自然就恢複了自*.

"多謝道友."蒙面女子微微欠身道.

林越溪道:"不必,倒是你家姐若是如此行事的話,恐怕只會多招是非."

"呵呵……多謝道友良,女子會告誡姐的."

林越溪看了眼一邊氣鼓鼓的黃衣女子,也沒心思繼續逛花園了,轉身往回走去.

突然背後傳來黃衣女子的聲音,"等等,你的妹妹姓什麼?"

林越溪眉頭微皺,不知道女子為什麼會這麼問,不過卻也道:"我妹妹全名曲非煙."

完,便不再理會,徑直離開.

而在他離開後,那黃衣女子和蒙面女子卻是呆立,只聽黃衣女子喃喃道:"曲非煙?雪姨,這天底下居然有這麼巧的事?他不會……"到這里,她突然懊惱地捶了下自己的頭,抱怨道:"都怪我,把哥哥的容貌給忘了,可是如果……如果他是哥哥的話,他應該記得我才對啊."

被曲非煙叫做雪姨的蒙面女子,愛憐地摸了摸被曲非煙自己敲過的地方,道:"煙兒,不要這樣,人族人口如此眾多,有同名同姓很正常,這應該只是巧合而已,正如你所,他若是你的哥哥,應該記得你才對,可是他絲毫不為所動,顯然這只是巧合."

"也許吧."曲非煙歎了一聲,"可是,我真的好想哥哥,哥哥他到底去了哪里呢?爹爹什麼都不告訴我,我討厭他!"

雪姨勸慰道:"煙兒,你爹有他的苦衷,很多事不是我們能夠知道的,我相信少爺他一定會回來的."

曲非煙道:"如果早些遇到雪姨就好了,這樣雪姨也就會知道哥哥是什麼模樣,也不用每次去求爹爹,還不告訴我."

"好了,不要抱怨了,明天還要趕路呢,今天遇到星海學院的蔣珺瑤,聽她進入了大荒,原本有隨從跟隨,而今只剩下她一個人,看來在大荒中星海學院損失慘重,不過如今看她的樣子,似乎找到了什麼,最重要的是剛才的那個男子是與蔣珺瑤一起,明明看上去只有太乙金仙,但是卻能夠輕易困住我們,想來他是隱藏了修為,如今這樣一個神秘強者出現在蔣珺瑤身邊,不得不讓人懷疑蔣珺瑤是不是真的在大荒中找到了什麼,所以我們明天還是早些返回萬法閣,將消息帶回去,也好為一個月後的大比早做准備."

曲非煙聞,點點頭,便與雪姨消失在花園之中.

上篇:517,項羽的心思     下篇:519,項羽加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