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重點更新 魔法異界 仙武異能 言情敘事 時光穿越 科幻太空 靈異軍事 游戲體育 曆史紀實 名著古典 本站原創
註冊登錄 [登出] 
  
 
 
首頁 科幻太空 小兵傳奇 第三章  
   
第三章

“可惡!我怎麼這麼倒黴?”唐龍一邊吃著好不容易完成訓練後獲得的食物,一邊不停的發著牢騷:“那些變態教官怎麼會搞些遠古時期的訓練方法來啊?現在這個時代還注重體力嗎?” 也不怪得唐龍發牢騷,他來到這個基地已經三天了,每天都是負重跑步、游泳、仰臥起坐、俯臥撐、倒立引體向上等等體能的鍛煉。而且還不是衡量著唐龍的體力來鍛煉的,機器人下達恐怖的目標後,唐龍要是沒有做到就是一鞭子抽來。如俯臥撐,一下命令就是100下,做不了就沒飯吃和鞭刑,唐龍都很吃驚自己居然能夠活到現在。 要知道在這個時代,除了體育運動員有超強度的訓練外,一般的士兵都不用怎麼訓練體力。現在只要動動手指,動動腦筋就可以打仗。何必搞得這麼辛苦呢? 唐龍每次飯後有一個鍾的休息時間,看來機器人也了解吃飽後不能做激烈活動的道理。唐龍現在就准備利用這點時間找點樂子。 “嗯,要是飯後來根煙那就是真的快樂是神仙了。”唐龍擦擦嘴站起來歎道。他只是說說罷了,他可沒抽過煙,而且就算想學一下也學不到,鬼叫這個基地就他一個活人。 “呵呵,沒想到我這個列兵居然可以配搶。”唐龍按著腰間的那支激光手槍,表情有點僵硬的看著漆黑一片的大廳說道。 也不知道怎麼搞的,自從他把飯廳炸了以後,大廳的電源就時有時沒。機器人教官倒沒有追究他炸飯廳的事,反而配了一把手槍給他,也幸好身上有了把槍唐龍在黑暗中才不會這麼害怕。當然他也不敢隨便掏出來射擊,昨天一不小心射了教官幾槍的後果,現在他想起來都覺得腿肚子會抽筋。 唐龍望著那漆黑一片的景色,咬咬牙,把手指扣入扳機內。當然仍然沒有把槍整個抽出來,就這樣按在腰間走出了飯廳。 他也不想離開一片光明的飯廳,但現在不但自己房間沒有電,連這個飯廳也不知道什麼時候會突然沒電並把門關上。被炸爛的門早就被自動修複裝置弄好了。整個基地有電的地方只有娛樂室,那個地方唐龍進去過一次,什麼立體游戲都有。也因為這個原因,唐龍才敢鑽入黑暗的大廳去那個娛樂室。 “媽的!又變了!”唐龍憤怒的罵道,他發現每次憑著自己的記憶來到原本是娛樂室入口的地方,都會變得不知道到了什麼地方。搞得他要在黑暗中繞著大廳一個地方一個地方的找。 唐龍也不知道那娛樂室為什麼居然不會感應到有人靠前就會打開,一定要自己用手動才能進去。只能用沒有電來解釋了。他可不知道軍事基地電源故障發生率只有0。0001%,要想產生電源故障只有把整個基地毀了才有可能。 唐龍一邊一手按槍彎著腰仔細的在牆邊摸索著,一邊自言自語的替自己壯膽:“真不知道哪個白癡把這基地的手動開門裝置安得這麼低,搞得我才吃飽就要進行腹肌運動……啊,找到了。”唐龍摸到一個突起點,忙高興的喊道。 他上次找到娛樂室的時候,休息時間已經過去了,因為要一個房間一個房間的打開來看。所以那次後他就朝牆角射了幾槍,但又因為有自動修複裝置,只好射個大洞然後把廢棄的激光槍能量彈夾塞了進去。這樣自動修複裝置就不會把這個標記給弄沒了。 唐龍心急破昨晚打射擊游戲的紀錄,剛打開門就想沖進去時,眼前的景象馬上讓他媽呀一聲慘叫的癱倒在地上,因為門口站著一個全身骨頭都看得到的骷顱人。 唐龍一邊恐慌的往後挪動,一邊把腰間的手槍抽出來,舉手瞄准就想開槍射去。但是在扣動扳機的那一瞬間,他發現了那個骷顱人眼中的綠光閃了一下。那是他最熟悉的光芒,是一種晚上做夢都會被嚇醒的光芒。所以他心頭一跳忙把手壓下,並結結巴巴的說道:“教……教……教官好。” 那骷顱人點點頭,陰深發白的牙齒上下裂開,一個毫無感情的聲音從那傳了出來:“很好,你已經能夠控制射擊欲望了。嘿嘿,要是你剛才射中我的話,不知道兩次謀殺長官的罪行會有什麼樣的處罰呢?”說到這機器人眼中的綠光更亮了。 看到那種詭異的綠光,唐龍只覺得自己頭皮一陣發麻,連忙爬起來恭敬的站在一旁不敢動。 “唐龍,你害怕什麼東西?”機器人教官也是一背手,骨架相碰的聲音讓唐龍雞皮疙瘩都冒了起來。 唐龍雖然不知道教官問這些干什麼,但還是挺了下胸響亮的回答道:“報告長官,我怕軟體爬行類的生物!還有……還有就是鬼!”說到這唐龍偷偷的瞥了機器人一眼。他被教官超越變態的訓練方法訓練了三天,現在已經把軍人的動作變成自身的條件反射了。 “哦?軟體生物和虛構的鬼?”那機器人教官十分人性化的抱臂在胸,並用雪白的骨頭手摸著金屬下巴。 唐龍完全沒有注意到這個智能機器人的證明,他現在根本不敢看那個一身骨頭架的教官。直到聽到咔咔咔金屬重物移動的聲音從自己身旁經過進入黑暗中後,他才敢掙開眼睛,心有余辜的望了一眼那藏在黑暗中若隱若現的金屬骨頭架。 當然望了一眼後,唐龍馬上如兔子搬的跑入娛樂室,他要通過玩游戲把那種不祥的感覺拋掉。 但唐龍還剛開始玩的時候,門外傳來了一陣急促的哨聲,這是結束休息的哨聲。唐龍不情願的離開游戲機,來到門口的時候發現大廳沒有跟以前一樣變成白天,依然是一片黑暗。 那種不祥的感覺更加的強烈了,唐龍正遲疑著出不出去的時候。游戲室的電源突然消失,整個基地一片黑暗。嚇得唐龍慌忙緊緊地握住那把手槍。 正當唐龍恐慌不安的時候,遠處傳來了咔咔咔的聲音。聽那聲音,唐龍知道是機器人走動的聲音。忙把眼睛睜得大大的望著眼前一片黑暗的地方。 沒一會兒工夫,隨著那咔咔越來越近的腳步聲,唐龍先是看到了十個晃動著綠色的光點,然後是隱隱約約白得發亮的五個骨架。看到那恐怖的一幕,唐龍緊緊握在手中的搶啪的一聲掉了下來。但唐龍沒有去撿,他現在不要說動,連閉眼這個簡單的動作也被嚇得不能執行。 唐龍就這樣眼瞪瞪的看著那五個沒有穿衣服的機器人教官走到自己面前。機器人整齊劃一的兩腿分開,雙手背在身後:“立正!” 聽到這句命令,唐龍條件反射的雙腿一並,啪的一聲行了個軍禮:“長官好!”然後學著教官的樣子背手在後。直到這些無意識的動作完成,唐龍才清醒過來。不過現在唐龍沒空去擔心害怕了。 “現在宣布列兵唐龍為期三個月的訓練目標!一:鍛煉膽量,二:鍛煉體能,三:鍛煉躲避能力。有什麼問題馬上提出!”這句話不知道是哪個機器人說出的,沒見到誰的嘴在動。 唐龍聽到這話馬上把恐懼感不知道扔到哪里去了,他的好奇心占了上風,所以馬上舉手提問:“報告教官,什麼是鍛煉膽量?” 沒有人回答他,唐龍正想發問的時候,黑暗的四周起了變化,變成了一幅陰深恐怖的森林環境。“這個景象起碼比一片黑暗稍微好一點。”打個寒顫的唐龍這樣想到。但很快他就渴望重回黑暗的懷抱。 因為除了這個陰深的環境外,四周還出現了一些揉動的東西,唐龍定睛一看居然是各種軟綿綿滑溜溜的蛇、惡心的毛毛蟲、恐怖的蠍子、等等各種軟體爬行類生物。還有各種只在立體電影看過的腐爛的僵尸,那令人反胃的尸蟲居然爬滿了那些僵尸的身體,並且隨著僵尸的走動不斷的掉落下來。 不用想,唐龍看到這麼恐怖的一幕,當然是馬上驚叫起來。教官當然也是馬上提鞭就抽。唐龍被追著抽了好幾鞭,仍然沒有鎮定下來,拼命的往牆角縮去,恨不得把自己塞入牆內一樣。 “身為軍人居然怕這些虛構的東西,你還混什麼!聽好!在一個月內你將在這樣的環境中生活,飯堂仍然准時開放和關閉,要是在開放時間內沒有吃到飯,那麼那一餐你就要餓肚子!還有你只能用遠古的金屬武器反抗這些攻擊你的影像。要知道這是《恐懼》游戲改良的虛擬系統,被他們攻擊中的話,你受到的傷害是超越真實的。” 同樣不知道哪個機器人說這話,他們五個骷顱人在聲音落下後留下一把金屬做的大刀後就消失在黑暗中。 唐龍雖然神志快消失,但由于那些恐怖的東西沒有靠近自己,所以還能保留一份神志,同時也聽到了教官的話,他這個游戲愛好者當然知道《恐懼》這個游戲。這個游戲是許久以前虛擬真實系統出現時的產物,直接通過神經觸覺把信息傳到大腦,使得面對的景象產生超越真實的效果。 當這游戲剛測試時,參于測試的100個游戲者,神經失常者達到90人的恐怖數字,而且這100個人全部被虛擬傷害成了心理殘廢人,超強的心理治療都不能醫好。這個心理殘廢是指在游戲中,假如被怪物砍斷手,大腦以為這感覺是真的,就會放棄了那支完好無損的手的指揮功能,使得這支手在游戲後跟著變成殘廢。 由于游戲的真實感超越了真實,所以這個游戲還沒有完成就被放棄了。後來被利用制造成飛機、賽車等游戲,同樣因為超越真實的系統使得游戲者在失敗時,跟著身亡。當然也有人利用這系統制造出色情游戲,可惜仍然被這恐怖的系統搞得游戲者精盡人亡。這個虛擬系統同樣也被改進,但改進後卻少了那種超越真實的感覺,變成了普通的立體游戲。最後政府下了嚴令禁止開發這種虛擬真實系統,因為不但危險而且還會使人分辨不出現實世界和虛擬世界。于是這部禁錮的系統就被稱為死神系統,而沒有完成的《恐懼》則被稱為死神游戲。 唐龍沒想到機器人居然會把這套死神游戲挖出來,要是自己一不小心,分分鍾小命凍過水。 當人面對危險和巨大的恐懼時會有兩種表現:一種是喪失自我,一種是超越自我。 唐龍雖然面對這些內心最為害怕的東西,但他也知道在這個系統里害怕只會帶來死亡。隨著上方傳來的合成聲音:“還有10秒游戲將啟動,請游戲者准備。10、9、8、7……”唐龍猛地跳起朝已經被大大小小的蛇裹住的大刀撲去。 他知道現在自己全身的汗毛都豎了起來,心里也被一種毛毛的感覺包圍著,特別是觸摸到那滑溜溜的軟體生物時,感覺到頭發都快從頭皮上飛出去了。但面對生命的誘惑,這些算什麼呢? 唐龍在聲音數到1的時候,撿起了那把刀,然後轉身就跑。因為那些原本不動的物體開始發出恐怖的聲音並朝他撲去。 “你們那五個金屬王八蛋!我x你們36代的祖宗!一個月後我不把你們拆成廢鐵賣掉,我就不姓唐!”唐龍的咒罵聲在這森林傳了出來,當然還夾帶了:“去死啊!”“殺!”“媽呀!”這些怒喝和慘叫。 唐龍面對巨大的危險時,數億光年外的拉德星球,某城市的一棟公寓內也有一個人焦慮不安的拿起立體電話,這是一個風韻猶存的婦人,只見她焦急的等待著電話的接通。 一個中年人的立體頭像出現了,他看到婦人微微一愣,還沒開口說話,那婦人已經焦急的喊道:“唐龍已經三天沒有跟我聯絡了,怎麼辦?” “三天?”中年人顯然聽到這話也吃了一驚,但又忙說道:“我想他可能不知道在哪游玩,樂得忘乎所以,所以才忘了打電話回家吧?” “不可能!你也知道唐龍是很乖的,怎麼會三天不跟我們聯絡。他……會不會出了什麼事……”婦人說道這的時候有點哽咽了。 中年人忙安慰道:“我們兒子這麼機靈不會發生什麼事的,要是真的出了什麼事,警察早就通知我們了。……好了,不如先報案吧,唐龍有身份證,很快就可以查到他在什麼地方。” 那個早已淚流滿面地婦人這才想到還有這個方法確認兒子的安全,當然是立即按動立體電話。不一會兒在那中年人頭像的旁邊出現了一個身穿警服的女警頭像,她露出笑容問道:“您好,這里是聯邦警察局有什麼能幫到您的?” 婦人知道這是虛擬人,屬于電腦操控的,所以沒有怎麼客氣就說道:“我兒子失蹤了,他的身份證號是lade0125tanglong34140531221。”婦人早在幫兒子辦理身份證時就把號碼背得滾瓜爛熟了。 “好的,請您等一下。”那女警仍然帶著微笑,也沒見她有什麼表情,才停了一瞬間就說道:“查到了,唐龍,男,拉德星0125區人,宇宙曆3414年出生。三天前他在凱拉星球加入了聯邦軍隊,現正進行軍事訓練。” “什麼?!”婦人和那同時聆聽著的中年人頭像都露出了震驚不敢相信的表情。他們沒想到兒子才走了三天就成為了軍人。 “這不可能,這不可能!他怎麼能去當兵呢?不可能……”婦人不敢相信的搖著頭。中年人比較有魄力,很快從這震驚的消息醒過來,他朝那婦人安慰道:“當兵就當兵了,反正現在沒有戰爭,最多是當個三年義務兵,而且唐龍這家伙整天無所事事,身體也那麼差,去當兵訓練一下對他以後更有好處。” 婦人只是一開始接受不了,也很快清醒過來,對她來說兒子沒有出什麼事,就放下心中的石頭了。而且如丈夫說的,現在是和平年代,進軍隊鍛煉一下也是好事,反正又不是不能去探望。 所以她拭掉眼淚向那女警問道:“他在什麼訓練營?” 女警又停了一下後才說道:“對不起,這個屬于軍事機密查不到。” 那中年人呆了一下,他可從沒聽過訓練營屬于軍事機密的事,要是訓練營都是保密,那些新兵的家長不抗議才怪,所以他奇怪的問道:“這不可能,你再查仔細一點。”幾千年前就可以進行電話會議了,所以中年人雖然在另外一部電話,但仍然可以和女警講話。 “好的。”女警說完又保持著那種笑容不動,這次她沉默得比較久。那夫婦兩忐忑不安的看著那女警。 良久,女警搖搖頭:“抱歉,他所在訓練營的保密程度是ss級的,連聯邦元帥也不能知道。請問還有什麼需要幫忙的?” 中年人張開了嘴巴合不回去,他是個蠻有地位的商人,所以他知道國家最終武器的密碼機密才能達到s級,而現在自己兒子的訓練營居然是ss級的!那將是一個怎樣的訓練營啊。商人敏銳的直覺讓他覺得兒子陷入了十分危險的漩渦,所以他忙制止了還想說什麼的妻子,向女警表示沒有什麼事了。 婦人見那女警還沒說清楚就消失了,不由不滿的問道:“怎麼回事?什麼是ss級?唐龍在什麼地方?” 中年人露出嚴肅的表情說道:“不要問這麼多,等我回來跟你解釋,你要記住,以後有人問起唐龍去哪了,你就說去外地讀書了。不管是誰這樣問,你都要這樣回答,因為這關系到唐龍的生命安全。好了,你在家等我,我這就回來。” 婦人看到丈夫那嚴肅的表情不由呆了一下,她從沒見過丈夫這麼嚴肅的表情,雖然不知道發生什麼事,但為了兒子的安全,她還是點點頭表示明白。 幾個小時後,中年人出現在婦人身邊,給她解釋了ss的意義後,婦人也大吃一驚。他們決定暫時不在詢問兒子的事,不過他們也覺得奇怪,自己兒子是怎樣的人他們最清楚了,這麼一個平凡的少年能夠參與ss級的事嗎? 其實唐龍他父母過慮了,以前說過,聯邦終端電腦是智慧電腦,‘她’唯一的朋友就是那五個跟‘她’活了同樣年齡的機器人。自從幾百年前被人查出23團的存在,差點被銷毀的事後。‘她’為了保護朋友就把這個23團定位為國家最高機密,任何人都不能查詢。這次還是因為唐龍是幾百年來第一個投考23團,在電腦中留下痕跡,才能查到。不過現在就算唐龍父母想在查也查不到,因為所有的資料在‘她’獲悉有人查找23團後就修改了。也因為這次的事,使得‘她’對唐龍這個唯一出現在23團的人類產生了興趣。 一個月後,五個赤裸金屬骨架的機器人出現在大廳里,隨著他們的出現,大廳那陰深的森林消失了。整個大廳恢複了一片雪白的環境。 一個身上軍服肮髒破爛,頭發長長,身材有點單薄的人,低著頭盤膝坐在大廳中央,他手中握著一把經過太多激光掃描而變得像鐳射刀的金屬刀。一股隱隱約約的殺氣正從他身上透出來。 森林的消失沒有引起這個人抬起頭,機器人來到他身旁也沒有讓他有什麼反應。五個機器人教官一邊打量著那個軍人,一邊聆聽上空傳來的合成聲:“游戲者唐龍,游戲時間29天另21小時35分53秒,消滅敵人18604個。” 機器人聽到這個數字微微一愣,剛開始他們聽到時間時就猜想唐龍應該最多消滅敵人8604個,這是以一分鍾殺敵5個來計算的,可沒想到居然多出一萬個。 “干得好,唐龍。這一個月生活下來,相信你那內心的恐懼已經消失了。”機器人剛說完被唐龍抬起眼睛瞪了一下,從來不知道恐懼為何物的機器人突然發覺自己不敢面對唐龍的眼睛了。這也是因為他們是智慧型的機器人,擁有跟人類一樣的感情才會出現這樣的舉動。不然的話,唐龍犀利的眼神就跟去恐嚇電腦一樣什麼用都沒有。 唐龍現在看到這些骨架機器人完全沒有害怕的感覺,他這個月幾乎是躺在死尸上睡覺的,雖然那是虛擬的,但十分真實,不但有腐臭味還有那粘粘的惡心感,這樣的骷顱人對他來說簡直是嚇唬小孩子的。所以他一肚子氣的跳起來舉刀朝機器人砍去。 他這一個月過的是非人的生活,那些虛擬的怪物攻擊自己不但會讓自己覺得痛,而且那些蟲蟲沾到自己身上,那揉動的粘粘的惡心感覺特真實,還有那些僵尸被砍死時飛濺的尸蟲、尸水、腐爛的肉塊,帶著臭味灑向自己,立刻讓自己把胃酸都嘔光了。 這些還不算什麼,一開始雖然害怕,但久而久之也就麻木了。可惱的是,吃飯、上廁所、睡覺這些惡心的東西都會不知死活的跟來。上廁所時要一邊砍著那些偷看的僵尸,還要提防馬桶里伸出來摸屁股的僵尸手。睡覺時更是要時時清醒著,一不小心會在睡夢中被人偷親。說到吃飯時就特嘔,那些尸蟲從主人身上掉在飯菜里揉動的樣子,能讓自己三天吃不下飯。雖然不知道現在有多重,但可以肯定自己現在一定是人干。所以惱怒的唐龍拼命的砍著機器人泄氣。 不過那金屬刀雖然外表被磨得像鐳射刀,但畢竟不是,所以除了噐噐噐的碰撞聲傳來外,就是只有唐龍手麻的感覺,機器人的金屬還不是普通的硬。 “媽呀!”已經二十多天沒有被電過的唐龍被連抽幾鞭後,丟下大刀整個人在地上打滾著。 “你手持利器攻擊長官,罰你俯臥撐300個!不做完就沒飯吃!”那個被唐龍猛砍的機器人冷冷的說道。 唐龍這才想起眼前這五個家伙不同于那些可以砍成粉碎的僵尸,全都是打不死而且還是沒有人性的機器人長官。識時務的他忙站起來立正:“是長官!x&$@#*”他也記起了只要自己先說了什麼長官後,就可以用髒話罵這些家伙了。所以他一邊做著俯臥撐一邊把這個月說得熟透了的髒話罵出口來。 沒辦法,這個月面對的都是不會說人話的敵人,不一邊干掉他們一邊罵著粗口那怎麼行?一個月不說話會變啞巴的啊。 這一個月常常面對著死亡的威脅,唐龍的體能早就非比尋常了,這300下俯臥撐做完雖然讓他差點起不來,但那只是差點,所以他仍能夠立正站在那里。 “很好,現在你休息一下,明天開始的兩個月,我們將進行躲避訓練和體能訓練相結合的訓練。”機器人教官冷冷的說到。 唐龍一聽這話馬上保持立正姿式整個人倒了下去,同時響起了呼嚕聲。要知道他這麼久以來根本沒有睡過一個安穩覺。 五個機器人看到唐龍倒下了,全都兩眼射出紅光掃描了唐龍一遍,然後他們分別走到唐龍頭部和四肢處站好。也沒見他們怎樣動,唐龍身下的地板托著唐龍慢慢的升了起來。當升到機器人腰部的時候就停了下來。 這時機器人綠色的電子眼突然變成了藍色,十道藍光開始在唐龍身上來回掃動。在十分鍾後,唐龍有點黑兼有點干燥的皮膚恢複了健康的顏色,此時機器人的藍眼也恢複成綠色的顏色,不過好像那綠光沒有先前那麼亮了。最後其中一個機器人把唐龍抱起走向唐龍的住處。 剩下的四個機器人依然站在原位,他們雖然沒有動,但卻交談了起來: “看來我們的能量不能支持一年了。” “沒辦法,誰叫我們隔個三五天就對唐龍實施一次細胞活性化促進他的新陳代謝。不這樣做他如何能夠支持下如此強烈的訓練。” “呵呵,想來唐龍也蠻厲害的,呆在《恐懼》里面一個月居然沒有留下什麼後遺症。” “還好說,要不是我每天晚上給他施展意識催眠,他不瘋也殘廢了。” “不要擺功勞,剩下兩個月要加強他的體能鍛煉和實戰技能。以後幾個月就是謀略、戰艦指揮和空戰技能。” “這不夠啊,我還想了許多東西要交給他的呀,如什麼控制心理的課程,間諜課程……” “好啦,你想把他變成特種兵啊?” “不是特種兵,我是想把他訓練成全能兵。” 如果沒有看那站著絲毫不動的四個機器人,單單靠耳朵來聽的話,一定以為是幾個很要好的朋友在熱烈的討論著什麼。 這時那送唐龍回寢室的機器人出來了,那四個機器人停止了討論,全都回頭看著那個機器人。 “不用多說,我們按照計劃行事。我們唯一的學生不可能只當一個普通的士兵,要加強他指揮全局能力的訓練!”這個機器人明顯是這五人中的頭,他背著手說出這話的時候,其他四人全都雙腿一並,啪的行禮說道:“是!”

上篇:第二章     下篇:第四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