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重點更新 魔法異界 仙武異能 言情敘事 時光穿越 科幻太空 靈異軍事 游戲體育 曆史紀實 名著古典 本站原創
註冊登錄 [登出] 
  
 
 
首頁 科幻太空 小兵傳奇 第十一章  
   
第十一章

萬羅聯邦除了軍隊這個最大的暴力機關外,還有幾個暴力機構。那就是警察部門、憲兵部隊和國家安全部。他們的職責都是保護萬羅聯邦的安全,不過在具體細節上又有分別。 警察部門不用多說,他們也就是維護地方治安,處理各種繁瑣的事物,以及處理各種日常生活中出現的需要用武力解決的事情,可說是人民的保姆。 憲兵部隊,顧名思義,是屬于軍隊中的警察,但他們也時常處理一些普通警察不方便或者不能夠處理的事情。地位和警察比起來,那是高了很多的。 最後一個國家安全部,這個部門的權力是所有暴力機構當中最大的,他們旗下不但下轄了許許多多或明或隱各種功能的部門,分部也散布在全國各地。他們一般不理會平常的事情,他們的唯一職責就是處理危害國家安全的事,也為了這個原因他們具有監視所有公民的權力。因此在這個部門掛了號的人,可以說在整個國家都找不到一個容身之地。 此時,萬羅聯邦首都星——特倫星系的特倫星上,國家安全部情報局局長辦公室內,一個身穿黑色西裝,身形微微發福的中年人正伸手指著一個同樣身穿黑色西服的中年人大喊道:“怎麼回事?!你告訴我這是怎麼回事!為什麼一天之內,聯邦境內居然會有100架太空船同時被劫持的事?!你這個情報局長干什麼吃的?為什麼先前沒有獲得任何情報?” 這個被罵得狗血淋頭的人正是這個辦公室的主人,安全部下面情報局的局長,今年44歲,名叫梁偉。現在這個原本是這個部門最高長官的人,卻十分可憐低著頭結結巴巴的應著那個中年人的責問:“對不起……這是……這是下官失職……下官……”,雖然現在他額頭上的冷汗不斷地流下來,但他不敢抬手去擦拭,更不用說抬頭去看長官的臉色了。 身為跟著眼前頂頭上司一步一步登上局長職位的他來說,他十分清楚自己的長官是個什麼樣的人,得罪這個長官的人隨時會莫名其妙的消失。他一邊膽戰心驚的承受著長官的怒喝,一邊詛咒著發動這次恐怖劫機事件的恐怖分子,更是詛咒著自己那個去查探消息的部下為什麼還不進來報告呢? 正當梁偉准備承受下一輪的責問時,指向性離子炸彈都炸不開的房門,被打開了。一個身穿黑色西服,滿頭大汗,頭發凌亂,領帶也半松的年輕人,不等那扇電子門完全打開,就側身跑了進來。 這個年輕人還沒停下喘口氣,梁偉立刻發揮了情報部門最高長官的權力,轉身、抬頭、瞪眼、咬牙、伸手指著那個可憐的年輕人怒罵道:“干什麼吃的?!要你去查找資料居然去了那麼久!” 年輕人被長官的聲音嚇了一跳,他當然知道自己長官為什麼怒火這麼大了,看來長官剛才也一定跟自己一樣被人訓了一頓。想是這麼想,但他仍忙立正並飛快的說道:“長官,被劫持的從凱拉星到拉德星的第3245次航班,剛剛傳來消息已經解除警戒,降落到姆德星系的賴特星球了!” “解除警戒?就是說劫匪被抓住了?”梁偉立刻大聲問道。而那個在年輕人進來時已經轉過身背著手的中年人,在聽到這話後也轉過身看著年輕人。此時才發現這是一個很平凡的中年人,而且還是很和善的中年伯伯,不見他笑眯眯的眼睛和帶著一絲寬厚笑意的嘴唇嗎? 他那一頭黑亮的頭發,並不能指出他的實際年齡,但是眼角上的魚尾紋卻顯出他起碼也有50歲以上了。要是他出現在街上,誰也不知道他手中握有多大的權力。但是熟悉他的人,看到他那副慈祥寬厚的容貌,立刻會打個寒顫,因為他就是萬羅聯邦國家安全部的最高長官——安全部長陳昱。 陳昱擺擺手制止了還想說什麼的梁偉,和氣地向那年輕人問道:“發出指令了嗎?知道劫匪的具體情況嗎?” 那年輕人先點點頭又搖搖頭說道:“已經讓賴特星的安全部門跟進了,不過飛船剛剛降落,而且飛船上的監視鏡頭和機艙的通訊器材都被劫匪破壞了,飛船駕駛員也是在領班空姐使用了暗碼通知下才知道的,不過那領班空姐好像受了什麼刺激,發出警報解除的暗碼就沒有什麼動靜了。由于他們格于規定,飛行期間不得離開駕駛艙,所以詳細情形他們也不知道。” 梁偉聽到這才暗自舒了口氣,雖然不知道這艘飛船怎麼會這麼快解除警報,但它起碼降落了。這可是100艘被劫飛船中第一艘降落的飛船啊。不管這個解除警報是真是假,就算劫匪沒被制服,也應該能夠知道這伙恐怖分子是誰,不會一頭霧水了。 陳昱點點頭:“很好,辛苦了,下去繼續監視其他被劫的飛船。”在那年輕情報官離開後,陳昱回身朝那張舒服的大椅子走去,梁偉當然明白上司要干什麼,忙快步上前,按動了巨大辦公桌上的一個按鈕。 隨著陳昱的坐下,明亮的辦公室立刻暗了下來,一幅虛擬立體的聯邦星際圖出現在陳昱面前。上面有著近百個閃亮的紅點在星際圖中緩慢的移動著。梁偉用手指著停在一個星球上不動的紅點,向陳昱說道:“長官,這就是解除警報的3245次航班。” 陳昱嗯了一聲沒有說話,梁偉發現陳昱的目光沒有放在這里反而仔細研究那些移動的紅點,雖然奇怪,但也不敢吭聲。 好一會兒陳昱才說道:“梁偉,你認為這次劫機事件的目的是什麼?”梁偉聽到這話,心中思索了一下說道:“長官,這次劫機事件肯定是有預謀的,不然不可能100架飛船同一時間被劫持。而能夠組織如此人力物力和制定這麼精密計劃的人,不可能是那些追求獨立的狂熱分子。”說道這,梁偉頓了一下,看到陳昱沒有發問才繼續說道:“因此只有國家才能組織這樣的計劃。” 陳昱聽到這冷哼一聲:“這誰都知道,我是要知道是哪個國家策劃的,不然我在接到報告後第一時間來到你這情報局干什麼?” 梁偉身子一抖,額頭的冷汗又冒了出來,他一邊按動桌上的按鈕一邊指著在星系圖旁邊新出現的一組數據說道:“長官,和我們國家接壤的國家只有西邊的銀鷹帝國,和上方的萊斯共和國。最近的情報顯示萊斯共和國有數萬的軍人突然消失,這些軍人的家屬都要政府解釋,不過不知道為什麼這幾天這些家屬的情緒安定了下來。而銀鷹帝國並沒有發現什麼異常的舉動,只是各貴族之間的宴會次數增加了,好像是為太子選妃的緣故。因此下官斗膽認為這次劫機事件是萊斯共和國策劃的。” 陳昱皺皺眉起身來到星系圖前停下,梁偉不愧是跟著陳昱的,立刻按動一個按鈕,萬羅聯邦的星系圖突然變細了,它的上方和西方各自出現了一幅星系圖。陳昱指指萊斯共和國問道:“萊斯共和國的其他鄰國是什麼國家?” 梁偉呆了一下,因為這個問題誰都知道啊,但是他還是立刻回答道:“萊斯共和國除了和我國相鄰外就和號稱混亂之地的無亂星系連接。” 無亂星系說是星系但卻是數十個星系組合而成的巨大星系。在擁有黑洞彈讓宇宙出現和平的時候,就是這個無亂星系還存在著戰爭。在這星系上沒有什麼特別強大的國家,一般是幾十個行政星為一個政體。 這個星系存在著家族政治、宗教政治、帝王政治、民主政治,可以說宇宙中出現的政治體系在這都有。原本這個星系是不可出現這樣的情況,臨近這個星系的國家當時都想吞並它。可惜,它的政治體系的所在位置卻讓人頭疼不已。 如東方是萊斯共和國,實行的是民主政治,但它鄰接的地方卻是一片的帝王政治勢力。而萊斯共和國的北方,無亂星系外卻是巨大的帝王政體國家。要是進攻,肯定會受到那個帝王政體的國家阻撓。而那個帝王政體連接無亂星系的地方卻是一片的宗教政體勢力,這個帝王政體國家在無亂星系外連接的國家又是巨大的宗教政體國家。至于宗教政體在無亂星系連接的是一片民主政體勢力,在星系外又是一個巨大的民主政體國家。至于這個民主政體國家又連接著一片的宗教政體勢力,除了這麼混亂的政治體系外,整個星系還散布著無數個家族政體勢力。 在黑洞彈沒有發明之前,隨便一個國家進入就能引起一場巨大的混戰,但在黑洞彈發明後,這些完整的國家都擁有了這種武器,這樣一來誰也不敢冒著被另外一個政體國家攻擊的風險去攻打無亂星系。因此這些年來都是無亂星系內的勢力各自攻擊,沒有了大國的加入反而更為混亂不堪了。不過在黑洞彈失去作用的今天,各大國開始蠢蠢欲動了,畢竟無亂星系的面積大得嚇人,而且星系里面還有許多稀有金屬蘊含量十分豐富的星球啊。 陳昱點點頭繼續問道:“那麼和無亂星系相比,是我國比較強大呢?還是無亂星系強大?” 身為情報局長的梁偉,當然是十分清楚本國的國力了,他一挺胸朗聲說道:“如果我國和無亂星系有連接的話,無亂星系早就變成我國的疆土……”說到這,梁偉突然身形一震,抖聲說道:“難道……難道是銀鷹帝國他們……” 陳昱冷哼一聲:“哼!現在才想到嗎?你這個情報局長這麼多年真是白干了,這麼容易被那些虛偽的情報瞞住。”說到這,陳昱指了指星系圖上萬羅聯邦的鄰國——銀鷹帝國,冷聲說道:“現在可以說是個混亂大時代的前奏,銀鷹帝國處于宇宙的邊沿,它要想擴張只有把攔路的我國吞掉,不然它是不可能進入宇宙中央的!” 陳昱說到這突然盯著整個星系圖不吭聲了,良久,陳昱嘴角露出了一絲笑容,好像是對梁偉又好像是自言自語:“呵呵,想當年,我國就是為了能夠毫無後顧之憂的進軍宇宙中央,才借口解放奴隸進攻銀鷹帝國的。嘿嘿,沒想到,原本以為不堪一擊的帝王政體,不但擁有強烈的生命力,最後更搞出了雙雄對立的局面。……經曆了數百年的歲月,和平年代是消失的時候了……呵呵……帝王政體……”說著這話的陳昱,那微微眯著的眼睛內,冒出了讓人心寒的寒光。 梁偉只聽到前面那幾句話,最後一句由于陳昱太小聲了,完全沒有聽清楚,不過他卻看到了那一絲寒光,心中打了個冷顫,他知道長官在想什麼的時候才會冒出這種寒光。 正當他緊張得不知道怎麼接話的時候,陳昱揮手嚴肅的說道:“把被劫飛船航線等情報,統統給我傳給軍部,讓他們密切留意被劫的那些飛船,特別是要暗示他們注意一下這些飛船將要飛到什麼地方。” “軍部?”梁偉愣住了,安全部和軍部一直以來都沒什麼好氣的啊,平時遇到什麼大一點的事,軍部的憲兵隊都想插一下手,長官可不是一次在背後罵軍部的人把手伸得太長了。再說就算劫機是銀鷹帝國策劃的,安全部也有能力解決啊。 陳昱看出了梁偉的不解,冷冷的笑了一下:“哼哼,現在國難當頭,不是爭功勞的時候。而且有些事情我們是不適去做的,還是讓我們的元帥大人去做吧。” 陳昱開始朝大門走去,一邊走一邊說道:“不過,我們一定要先憲兵隊一步掌握那些劫匪的身份,既然賣人情了,就要賣個大人情。我會親自打電話給賴特星的分部負責人,讓他配合你的情報分局做事。被憲兵和警察搶先了,不要怪我沒有給你立功的機會。” 梁偉聽到這話,忙滿心歡喜的點頭道謝,並像哈巴狗似的送陳昱出門。 ※※※ 賴特星的第一機場,今天這里可是熱鬧非凡啊,整個機場的旅客都被警察客氣的請去機場旅館休息了。現在這個第一機場除了機場人員外,就是數以千計的警察、特警。所有的警察都十分緊張的看著停機場那緩緩移動准備停下來的飛船,畢竟這麼多年來還沒聽過有劫機的事情發生。 與諸位警察緊張神情不同的是一個肩掛警督銜的警官,他現在正咬牙切齒,兩眼冒出怒火的看著停機場出現的一大票身穿軍服開著迷彩漂浮吉普軍車的憲兵隊。他沒想到屬于軍隊警察的憲兵,居然會命令自己這些第一個趕來的警察呆在一旁看熱鬧! “媽的!”警督越想越憤怒,狠狠地一拳捶在指揮塔的鋼化玻璃上。這時他身旁的一個警官忙拉拉他的衣袖,悄聲說道:“黑甲蟲來了。” 警督抬起頭一看,數輛黑色的高級漂浮轎車,唰的超過憲兵的吉普車,擋住了憲兵車隊的前進。雙方的車子都是猛地一停,吉普車的憲兵立刻跳下車,看那些憲兵的嘴巴動個不停,可以知道他們正在罵娘。而黑色轎車也下來數十個一色黑色西服的大漢,雙方一下子對峙起來。 警督看到這一幕不由無奈的歎了一息,他知道又來了。憲兵和國安部爭功的事也不是一天兩天的事,而且他們爭的功勞原本都是屬于警察部隊的。會出現這樣的結果,主要就是因為現在處于和平年代,憲兵和國安部完全沒有用武之地,加上立下功勞的獎賞是十分豐厚的,他們這些擁有強大力量卻不能發揮的家伙當然不肯放過這些機會。警察系統去向他們抗議,他們居然拿出都是為民眾安全努力的理由,要求警察系統不要講究這麼多。 警督一咬牙,暗自決定看他們狗咬狗一嘴毛,雖說有可能延遲了處理的事情,但管不了這麼多,反正出了事也怪不到警察頭上。 突然警督發現今天的情況不同了,原本沒有幾個小時不可能分辨出誰主誰後的,卻在一個國安部像長官的家伙打了一個電話後,那些憲兵居然乖乖的擔任後衛,任由國安部一馬當先的朝已經停下的飛船奔去! 正當警督在猜想他們怎麼今天這麼快和解的時候,看到接下來的那一幕,再次瞪大了眼睛。因為一輛接駕駛員的自動階梯車居然飛快的超過憲兵、國安部,跑到最前面,把接口牢牢的接在駕駛員的艙口處。 于此同時,指揮塔傳來下面一個國安部官員的怒罵聲:“他媽的!哪個混蛋擅自控制自動車的?快把它叫回去!要是讓匪徒假裝駕駛員跑了,老子饒不了你們!”隨著這個聲音,可以看到停機場有一個黑衣人指著指揮塔跳著腳。 值班的調務長當然是一邊向那官員賠禮,一邊向身旁的調務員喝道:“快查查,到底怎麼回事?!”此時那個官員突然改變了口氣:“算了,不用調回去,我們正需要登上駕駛艙的工具呢。”聽到這話,調務長松了口氣,也就沒有催促調務員加緊調查的工作了。 不過調務員仍遵照命令查探原因,在一陣忙碌後一個調務員向調務長報告道:“這是程序原來就設定的,要是飛船沒有連接登機口,系統電腦會以為飛船出現故障,就會自動派出階梯車和消防車……”他還沒說完,嗚嗚嗚消防車刺耳的聲音從下面傳了進來。 原本要說話的調務長,目瞪口呆的看著下面數十輛自動消防車一窩蜂的朝飛船駛去。原本登上階梯車准備打開駕駛艙的國安部人員,以及圍在飛船四周並呆在飛船肚子下正准備打開腹艙的憲兵隊人員,看到數十輛消防車跑了過來,還都呆了一下沒有回過神來。 不過當他們看到消防車把飛船包圍起來,車上的消防槍開始移動瞄准了飛船時,才醒悟過來,全都大罵的往外逃去,不過他們這時才走實在是太遲了。 數十道強而有力的白色噴沫,同時從消防槍噴出,才一瞬間就把整個飛船塗滿了泡沫。那些來不及逃走的國安部及憲兵隊的人,立刻被噴得成了胖胖的雪人。近百個雪人一邊吐著口水一邊抹著臉上的滅火泡沫,一邊飛快的跑了出來。 此時誰也沒有注意到,消防車好像在選擇噴灑地點似的,開始移動起來。在幾輛車子集中在一個地方停下的一瞬間,飛船的腹部開了一道門,一個人影飛快的跳了下來。他好像不怕人看到,好整以暇的伸個懶腰,然後才把那艙門關上,接著這個人鑽入了車底後就沒見他出來了。 這時這架消防車開始移動,它旁邊的車子,好像有意為那人消除痕跡一樣,轉動了幾個方向,把那架消防車剛才停留的位置,以及機腹那道艙門的地方。完完全全的噴上了一層厚厚的泡沫,把那人剛才開門和爬動時留下的痕跡徹底消除了。 呆在指揮塔看到國安部和憲兵的滑稽一幕,原本惱怒的警督立刻噗哧一聲笑了出來。整個指揮塔笑聲一片,不過只有一個人沒有笑,就是那個呆住的調務長。他臉色青白的看著這一切,他知道自己就快完了。好一會兒,他才想起一件重要的事,立刻怒吼道:“快!還不快把那些該死的消防車調回來!” 調務員聽到這話,看到調務長要吃人的目光,嚇得忙飛快的按動電腦。消防車關掉了噴槍,轉個彎,整齊的穿過跳著腳的雪人身邊,朝停車場駛去。 警督此時得意地笑了,因為他的部下在國安部和憲兵被噴了一身白的時候,就全部出現在停機場,把整個停機場團團圍住了。就算飛船上還有匪徒想乘剛才混亂的時機逃走,也是絕對不可能的。現在兩個頂頭大哥一身肮髒,而且都出了丑,肯定沒有面子留在這里,總算輪到自己警察出場了。警督含笑帶著自己的親信走出了指揮塔,他要親自指揮呢。 不用講,這個警督肯定沒有看見剛才飛船腹部發生的事,除非他有透視眼,也許才能夠穿過一片白色的泡沫和厚重的消防車發現從飛船上下來的那個人。 數十輛的消防車,井然有序的駛進了停放它們的車庫。當自動庫門緩緩關上的時候,一個人影從一輛消防車底部鑽了出來。此人正是仍帶著立體眼睛的唐龍。 唐龍摸摸已經濕透的軍服,不滿的對電腦女郎嚷道:“老姐,難道沒有好一點的方法離開飛船嗎?你看,我這身帥氣的軍服全濕了。嗚嗚,我還想這樣穿著去見老媽呢,現在全泡湯了。”唐龍一邊說一邊脫起了衣服,也不怕電腦女郎把他看光。 電腦女郎聽到唐龍的話,不滿的翹起嘴唇,嘟嘟的說道:“哼,還敢抱怨我。要不是我想出這個最安全最有效的方法,你早就被憲兵抓住了,哪里還能為濕了衣服而呱呱叫啊。” 唐龍笑嘻嘻的說道:“嘻嘻,你是我老姐,我不抱怨你,難道去抱怨那些憲兵嗎?嗬嗬,怎樣啊老姐,我的身材一級棒吧?”此時唐龍已經脫下上衣露出結實的肌肉,正在那里學健美先生擺款呢。 電腦女郎掃視了唐龍一下,點點頭說道:“嗯,還算可以啦,現在的人類可沒有幾個擁有這樣有力的身軀。好啦,不用現給我看了,快點換衣服離開這里吧,我怕那些警察會從乘客口中問出什麼。” 原本還得意洋洋的唐龍聽到這話,嚇得慌忙從行李袋取出自己參軍時就帶去的衣服換上,雖然有點緊但還能夠湊合穿著。當然,他的軍褲沒有換,他可不敢在電腦女郎面前脫褲子哦,就算對方是電腦也不敢,因為不知道怎麼回事,這個電腦女郎總是給自己一種人類的感覺。 唐龍飛快的把濕透的軍服塞入袋子,然後詢問道:“好了,老姐現在應該怎麼出去?我可不認識路哦。” 電腦女郎剛想說什麼,突然她臉色一變,慌忙改口說道:“唐龍,這幅立體眼鏡的電量快用完了,我就長話短說,從這里出去,往南三百米翻過柵欄就是機場外,到時你找到咨詢機我再幫你消除軍人卡的特殊待遇吧。”說完不等唐龍回話,電腦女郎消失了。立體眼鏡屏幕上原本顯示周圍環境的圖像,也在這一瞬間消失,唐龍立刻成為睜眼瞎。 “有沒搞錯,說走就走了啊?唉,這電量還真是沒得不是時候。算了,還是靠自己吧。”唐龍嘀嘀咕咕的把立體眼鏡摘了下來,順手塞入了袋子。手摸到那濕透的軍服時,唐龍突然大叫起來:“慘啦!”不過喊完立刻捂著嘴巴緊張的打量著四周。 當發現這個車庫除了自己就是那幾十輛消防車後,唐龍才松了口氣,慌張的把濕衣服拉出來扔到一旁,並一邊從袋子里面掏著東西,一邊呱呱叫著:“嗚,我的褲子啊,完了完了,被弄濕了。” 唐龍提著那件原本還是干燥的,但現在已經濕了一半的西褲,苦惱的搖搖頭:“唉,我那麼害羞干什麼?又不是沒穿內褲,得,現在還是要穿濕褲。”雖然他一個人自言自語,但還是脫下身上濕透的軍褲,飛快的換上了西褲。 如果沒換褲子的話,誰都一下子能夠認出唐龍的身份。聯邦軍隊的衣服顏色和布料都很特別,而且管制也很嚴格,非軍人是不可能擁有軍服的。 唐龍整理好行裝後,這才仔細打量一下這個車庫,發現除了車庫門外,只有天花板上的通氣窗能夠讓人離開。看到這,唐龍想也不想就背起袋子,開始攀登支撐天花板的金屬架。幸好這個車庫是平房,不然唐龍就要冒著被人發現的危險,撬開庫門離去了。 此時,圍住飛船的警察已經不顧那些惡心的泡沫,打開了艙門。在艙門打開的一霎那,數十個訓練有數,裝備齊全的特警,快捷的湧了進機艙。 這些沖進來的特警,沒有發現預期中出現和匪徒對峙的場面,反而聽到客艙內傳來一片叫喊聲。雖然在此之前就獲知飛船的警報解除了,但仍不敢大意,按照訓練的計劃,小心翼翼的互相掩護著進入了客艙。因為他們沒有獲知匪徒解決了啊,小心點總沒錯。 進入客艙後,眾特警都是一愣,因為所有的乘客都是捂著眼睛在叫喊著:“我的眼睛啊”之類的話,要不是他們的安全帶可能被匪徒鎖死了,他們肯定是滿客艙跑的。 幾個先頭部隊的特警,立刻發現在過道牆壁上的血跡,也立刻發現了躺在那的一個人以及在這人身旁攤著吐著的空姐。他們立刻端槍瞄准那個人和空姐,並通知自己的伙伴。 慢慢的靠前去後才發現這個躺著的人死得很慘,看到那個樣子也難怪空姐一只在吐。同時特警發現尸體手中握著一把沒見過的手槍,雖然不知道那人的身份,但在飛船上能夠帶槍的家伙,肯定是劫匪的一員了。所以一個忙上前踩住尸體握槍的手,另外幾個則警戒的看著那具尸體和那個空姐。 此時空姐已經發現有人來到自己身旁,無力的抬頭看了一下,發現是幾個手持武器的蒙面大漢,先是一驚,不過在看到大漢手臂的警察臂章,立刻面露喜色的松了口氣,吃力的說道:“我是3245次航班的領班空姐,這是我的身份證……”說著吃力的從口袋掏出一張卡片。 眾特警雖然明白她就是發出暗號通知駕駛員警報解除的領班空姐,但仍是在檢驗過身份證後,才把她扶了起來。 此時另外幾批特警已經把整個飛船檢查了一遍,除了通報發現另外三具尸體外,就表示沒有任何異常了。扶住空姐的特警在接到長官的指示後忙向空姐問道:“匪徒共有多少個?這個人是誰殺死的?” 從危險解脫的空姐,完全依靠特警的支持才能站住,她喘了口氣盡量不去看地上的那具尸體,心有余悸的說道:“一共4個劫匪,都被一個少尉殺死了。” 聽到這話,特警心中一松,因為和發現的4具尸體符合啊,但緊接著又是一呆,忙問道:“少尉?他在哪?”

上篇:第十章     下篇:第十二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