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重點更新 魔法異界 仙武異能 言情敘事 時光穿越 科幻太空 靈異軍事 游戲體育 曆史紀實 名著古典 本站原創
註冊登錄 [登出] 
  
 
 
首頁 科幻太空 小兵傳奇 第十二章  
   
第十二章

空姐聽到這話,奇怪的問道:“難道你們不是他引進來的嗎?”看到特警搖頭,不由指著頭等艙說道:“那他可能在那里。” 特警一聽忙邊向長官報告,邊讓其他特警再次搜索一下頭等艙。警督聽到這個消息後嚇了一大跳,同時也咬牙切齒的低聲自語道:“少尉?軍部什麼時候有人在這飛機上?媽的!難道功勞又要被他人搶去嗎?” 警督正思索著應該怎麼辦的時候,部下傳來:“報告,整艘飛船已經搜索完畢,沒有發現那個少尉,機上乘客受到閃光彈傷害,全部基本失明,請求呼叫救護車!”警督聽到這話,心頭一松,雖然不知道那個少尉為什麼不見了,但不是更好嗎?沒人會來爭奪警察的功勞了,所以他忙心花怒放的命令部下通知醫院。 但是他也沒高興多久,突然耳機內再次傳來了特警的聲音,而且這次特警的聲音明顯帶著驚慌的味道:“長官……長官您快來一趟,空姐說那少尉是享受特別待遇的!” “特殊待遇!”警督立刻一震,除了最普通的平民百姓外,相信整個萬羅聯邦的政府人員,沒有人會不知道這幾個字代表著什麼含義。所以警督慌忙朝飛船跑去,不理會以為發生什麼大事,緊緊跟著的部下,一把推開正忙著扶著乘客下機的特警,在極短的時間內就來到了那個空姐的身旁。 空姐呆呆的看著按著雙膝喘著大氣的警督,警督在透過一口氣後,才發現自己這個樣子實在是丟警察的臉面,忙咳了一下,先是裝出威嚴的樣子,但又好像覺得這個樣子不適合問話,又忙堆起了笑容。 “小姐就是您發出危險解除的暗號吧?真是年輕有為,是我國的棟梁……”警督臉不紅氣不喘的誇贊起空姐來,這樣滔滔不絕的說了差不多10分鍾後,警督才進入了主題:“小姐是如何知道那個英勇的少尉先生具有特殊待遇的?不知道他的等級是多少?”說到這,他的語氣都有點顫抖了。 本來警督不用這麼焦急的,因為軍隊少將以上、警隊警監以上、政府部長以上的人就能夠享受特殊待遇,就算自己升多一級也能夠享受特殊待遇。他這麼慌張是因為對方只是一個小小的少尉啊,這個少尉能夠獲得這種特殊待遇,肯定在他的身後有著巨大的高層人物。這樣的人可不是自己能夠得罪的。 萬羅聯邦建國也有幾百年了,而且在中央電腦出色的控制下,根本沒有出現什麼社會危機,可以說整個社會欣欣向榮。但也由于社會繁榮,所以人類社會必備的腫瘤開始在萬羅聯邦萌芽壯大,這個腫瘤就是官僚作風。 能夠躋身高層的人物都不是等閑之輩,這樣的人雖然都帶著為大眾服務的心態坐上高位的,但面對一個關卡時,絕大部分的人都被卡在這里,那就是他們後代的問題。 相信大家都知道龍生九種的諺語,這些精英的後代不可能全都是傑出的人物,那為了自己後代的前途,這些原本十分高尚的人物,開始想著辦法讓自己的後代能夠獲得光輝的前程。也這樣,各部門的高等官員都有些聯系,比如一個高官的兒子喜歡當警察,但卻沒有報考的能力。他就讓警察的高官幫幫忙,剛好這個警察高官有個親戚想進入政府部門,于是他們就互相幫助,把對方的子女安排到自己的管轄范圍內。前面說過,中央電腦雖然十分公正,但卻有一個設計者定下的暗門,這個暗門就是為了脫離公正,進行私心的人事安排而准備的。 不用講,這樣一來高官于高官之間也就關系密切,他們的子女也因為這樣而有了交往,並因此形成了所謂的上流社會。這些高干子弟雖然職位低微,但是能量卻是巨大的,在這些子弟里,隨便找一個,很可能就找出能直接和總統對話的。 其實想深一點的話,帝王政治和民主政治的區別也不過是:一個是單獨一人獨裁,一個是幾個人共同獨裁而已罷了。只要統治者是人,不分什麼政治體態,都是有著因私心與私情而出現的產物。 空姐先是晃了下腦袋,好像要把剛才被灌入大腦的噪音晃出了,然後站起來一邊走到艙門的那個紀錄器面前,一邊說道:“我也是檢查他的軍人卡才發現他的密碼等級是ss。” “ss!?”警督立刻失聲震驚的喊道,當然他也立刻發現自己失態了,忙回頭察看四周。發現四周都是些忙碌著解開乘客安全帶的特警和捂著眼睛呻吟的乘客,這些人都沒有注意自己這邊,也就舒了口氣回過頭去。 他完全沒有發現,乘客中有兩個身穿白色襯衣,黑色西服都擺在大腿上的大漢。他們雖然也是捂著眼睛,但很明顯,他們的眼睛沒有受到傷害,不見他們正從手縫偷偷的看著警督這邊嗎? 此時負責抬動那具劫匪頭目尸體的特警,抬著尸體從他們身邊經過,靠在過道旁的一個大漢正要比上眼睛,可他突然全身一震,眼光透過手縫緊緊地盯著那匪首的手腕,那手腕上有著一個好像是燙傷的如手表般大的傷痕,看那傷口的痕跡,大漢一眼就判斷出是一個星期前弄傷的。 大漢他身旁的伙伴雖然發現了大漢的異常,但現在不是問的時候,也就打消了立刻詢問的念頭。 警督讓尸體被抬走後,才悄悄的向空姐說道:“ss級?有可能嗎?總統的等級也就只是s級啊!”此時他看著空姐的眼神明顯出現了不相信的神色。 空姐沒有回頭,徑直操作著那台機器說道:“我也不知道有沒有這個等級,但是電腦顯示出來的確實是ss級……咦?”空姐說到一半突然驚奇的低語道:“怎麼不見了?” “什麼不見了?”警督忙靠前來問道。 “少尉的登機資料不見了!我明明記得是排在最後一位的啊,為什麼不見了?”空姐皺著眉頭再次把電腦里面所有的乘客登機資料查了一遍,仍然是一無所獲。那個印象深刻的少尉好像憑空消失了一樣。 此時警督也被負責調查飛船通訊系統的警察告知:“長官,不但通訊系統被破壞得很徹底,連存儲以前通話和影像紀錄的系統都被破壞了,根本不能恢複。” 原本為找不到那個神秘少尉而煩惱的警督立刻一震,雙眼冒出了莫名的光芒,他忙威嚴的對空姐說道:“記住,那個少尉是聯邦的最高機密,希望你把這件事忘了。要是外界問起就說匪徒是自相殘殺而死的。” 空姐聽到這話,呆了呆,但她好像明白了什麼,忙點點頭表示明白。警督看到這,滿意的點點頭,向身旁的特警說道:“快帶著位小姐下去休息。”他相信特警也明白到事情的經過,以特警的理解力,當然不會亂說。 看來警督認為消滅劫匪,破壞通訊器材的少尉,不願意讓人知道他的存在,所以才會消除資料和放棄大功勞偷偷藏起來,對于ss級的人物來說,消除登機資料根本就是小菜一碟。雖然不知道聯邦最高密碼等級是不是ss級,但警督決定不去追究,要是真的有這麼一個ss級的人物存在,自己去追查而惹怒他是十分不明智的。再說這樣巨大的功勞難道要拱手送給軍部?這可是那個少尉送給自己啊,怎麼能夠送給其他人呢? 警督下了決定後,立刻命令部下配合醫務人員,加緊時間把乘客送下飛船,同時也命令搜索機腹的特警取消任務。在所有人離開飛船後,警督還命令把飛船拖到偏僻的地方,就這樣沒人看管的放了一夜。他以為那個少尉還藏在飛船上,希望那個少尉能夠乘著夜幕逃離呢。 當天,機場附近醫院的眼科可忙死了,因為突然來了一批需要眼部治療的病人啊。不過由于醫院不可能接收全部的乘客,所以很多的乘客都被分流到其他地區的醫院。于是那兩個眼睛完全沒事的大漢就這樣乘著混亂,逃了出來。 “大哥,我們現在怎麼辦?我們根本不知道目標在那耶。”一個大漢向他的大哥嘀咕道。 大漢沒有理會他的同伴,反而是焦急的尋找電話亭。他的伙伴看到這一幕,想起從醫院出來他就一副怪異表情,不由忙問道:“大哥發生了什麼事?” 大漢沒有說話,拉起衣袖,露出手腕,在手腕上擦拭了一下,一幅手表大小的銀色老鷹圖案出現在他的手腕上。 他的伙伴在他擦拭的時候就緊張的打量著四周,看來他十分明白大哥要干什麼。大漢低聲向同伴說道:“那些劫匪的手腕上都有被燒過的痕跡。” 那大漢聽到這話忙驚慌的低聲說道:“你是說那些劫匪也是銀鷹特種部隊?!” 大漢點點頭:“對!而且剛才我聽到警察的交談,獲得一個消息,在同一時間聯邦境內共有100被劫機了!我們沒有去理會那個什麼少尉的時間了!” 那個大漢不敢相信的失聲低語:“同時?100架?!難道說……” 大漢兩眼放出了寒光:“沒錯,所以我們要趕快帶著小姐回去,不然一戒嚴,就沒機會了!”那個大漢立刻點點頭,他明白時間十分緊迫了。不久他們從電話亭出來後,互相望了一眼,他們臉上都出現了沮喪的神色。 大漢狠狠地一拳捶在電話亭上,怒聲低喝道:“可惡!居然說沒這回事,還放我們長假呆在萬羅聯邦內。哼!什麼放假,哪有放假要去收集聯邦各界消息的事!這不就是要我們當間諜嗎?” 那個大漢明顯和他大哥不同,他只沮喪了一會兒就露出了笑容,他湊前大哥身前悄聲笑道:“大哥,這更好啊,不然我們回去後,很可能被征入部隊,隨時會被派去執行危險任務,分分鍾都有可能掛掉,哪有現在帶著近百萬身家做收集各界消息這麼輕松任務的好事啊。” 大漢聽到這話,思索了一下後樂了。他嘻嘻一笑:“對,我們可是接了收集各界情報的任務哦,那麼今晚就從這里的夜總會調查起吧?” 那個大漢忙點點頭:“對啊,大哥,夜總會美女越多,消息也就越靈通!我們一定要去美女最多的夜總會啊!” “放心!一定會去最多美女的夜總會。哈哈哈,完成任務去啦。”說著,這兩個難兄難弟就這樣扳著肩膀走向了市中心。 在警督和空姐有心隱瞞的情況下,唐龍的身份沒有被人識破,神秘少尉的事也沒有出現在新聞上。不過難道警督和空姐不說唐龍的事,那些乘客都不會說嗎? 要知道乘客絕大部分人都沒有看到唐龍,再說他們正等著眼睛的康複呢,沒有那個心情。就算有那個心情也不知道劫匪如臨大敵對付的人是誰,這叫他們說什麼呢?而看到唐龍和知道唐龍高級身份的人都是些高官富商,這些人可是比警督還油條的,見到新聞上沒有報道,他們哪里還會大嘴巴亂說? 總之一句話,唐龍可以跟以前一樣的自在了。當然唐龍還以為自己干得出色,把自己的痕跡消除了呢。 在唐龍開始攀登的時候,電腦女郎已經利用無線電波,進入了網絡,現在已經出現在一架終端里面。電腦女郎現在很不爽,因為自己不是那幅立體眼睛沒電才走的,而是被人召喚才不得以離開的。電腦女郎雖然不爽,但還是要往回趕,因為不想被人知道自己可以自由離開終端啊。 “唉,原本還可以看唐龍怎麼離開機場的呢,可惡,為什麼這個時候有人使用s級密碼啟動我啊。”電腦女郎嘮嘮叨叨的進入終端,在等待那人啟動的時候,不由又感歎道:“唉,為什麼要啟動我呢,我那些附屬功能應該可以解決聯邦98%的事情啊。還真是煩耶……” 萬羅聯邦首都特倫星,在它數千米的地底,有著一個極少數人才知道,時時處于最高等級戒備的地下基地。這個基地叫做星零,有一個城市那麼巨大,常年駐紮在這的聯邦精銳部隊,也因此命名為星零部隊。 說起星零部隊,不說聯邦的民眾和政府官員,甚至一些軍隊高官都不知道這個番號存在了幾百年的部隊。這個部隊人數很少,只有3萬人,但是卻裝備了除戰艦、戰機外,聯邦所有的新式武器。星零部隊的人員,除了強勁的軍事本領外,唯一的要求就是忠誠的心和嚴密的嘴巴。他們的服役期限比起外界特種兵的5年期限多了5年,也就是說,星零部隊的人員要求服役10年以上。 當然,這樣長期呆在地下是不行的,所以他們是分成三班制,一班一萬人,四個月一輪回。不過據說他們在地面駐守的地方,除了聯邦元帥外,就算是總統也沒有資格可以知道。這麼嚴厲的保密制度下,這些星零部隊的士兵當然要有很好的待遇,單單看他們隨便一個最低級的士兵都是少尉,就可以知道他們的待遇有多高了。 按說城市這麼巨大的基地,只駐紮一萬人肯定很空曠。可是雖然這里的總面積有城市那麼大,但是能夠活動的地方並不大,甚至可以說是狹隘,當然,這個狹隘是對那些習慣太空戰的士兵來說的。這里雖然有足夠的空間,但飛行是不可能的,要在基地里移動就只能依靠漂浮汽車,而且還不能加快速度行駛,不然隨時會撞上突然出現的直轉彎。 如果把這個星零基地挖出來的話,可以清楚地發現,整個基地如一個圓形的鐵球。這是幾百年來,聯邦不斷加固這個星零基地防禦系統的結果,當時曾在內部流傳:就算首都星整個爆炸,變成宇宙的塵埃,這個星零基地也能夠保存下來。當然,在黑洞彈出現後,這句誇耀的話語就沒有人再說了。 此時,基地通道內,站滿了全副武裝的士兵,要是熟悉軍隊的人看到這些士兵一定會感歎:外面的士兵都是小孩!隨著通道彎彎曲曲如迷宮般的延伸,士兵也越來越多,肅殺的氣氛也越來越嚴重。 通道的盡頭是一個巨型的空地,這個空地四周全都是一個個的通道口,看這個樣子可以知道這個地方就是基地的中央了。在這里不但站滿了同樣威嚴的士兵,更在空地上擺放了數輛加長超級豪華的黑色漂浮車。但是除了這些外,這個空地根本看到什麼建築物。 再這空地地下不知道到少米處,有一個巨大的圓形會議廳,在c形圓桌的會議桌旁,已經坐滿了年紀都是中年以上的人,這些人出現在外面可都是要風得風要雨得雨的人物。 不過這時這些人都很緊張,全都把身子繃得緊緊的。圓桌的一半坐著的是肩銜統統都是數枚閃亮金星的聯邦軍人,另一半坐著的則是清一色身穿西服的人。那個國安部部長陳昱就在其中,當然他也跟其他人一樣緊緊地瞪著圓桌的中央。 眾人目光集中所在的圓桌空出來的中間位置,擺了一個直徑數米大小的圓形物體,看著去就好像一個巨大的碟子。當然見過世面的人都不會為在那擺個大碟子而吃驚,因為誰都知道那個碟子是立體影像投影器。 站在投影器旁的一個軍人,向眾人點了下頭後,按動了手中的一樣東西。投影器冒出了光芒,一道人影慢慢的出現了。看到這一幕,數聲吞口水的聲音頓時從圓桌那邊傳來。 b的一聲,電腦女郎知道終端系統啟動了。她的臉孔開始出現分解,慢慢的整個樣子消失了。與此同時,投影器上的那個人影慢慢的變得真實起來。一看那人一頭飄柔修長的金發,和燈光透過那人身上雪白寬袍,而露出若隱若現的優美線條,就知道這個的人是個女子。 轉到正面,可以看見這是一個有著一幅嬌媚的瓜子臉的女子。小巧的鼻梁下面是淡紅、誘人的嫩唇,再配上那纖細的柳葉眉和一雙蘊含著莫名神采的眼睛,好一個絕世美女啊。相信任何看到這幅樣子的人都會魂不守舍。 那個站在投影器旁的軍人,以及那些坐在圓桌旁的人,都在她出現的一瞬間,就把癡迷的眼神盯住那個美麗絕塵的女子。 此時那女子看到這一幕,嘴角露出了一絲優雅的笑容,這樣一來她的美麗更是讓那些人驚豔得不願清醒過來。 要是他們知道這個女子想些什麼,肯定會口吐泡沫倒在地上。那女子暗自得意的想到:“嘻嘻,要是自己以這幅真正的容貌出現在唐龍面前,不知道他會不會跟這些老豬哥一樣的發呆流口水呢?” 她就是那個中央電腦,這幅容貌雖然也是虛擬出來的,但卻是當時集合聯邦所有畫家和鑒賞家花盡腦汁幻想出來的,可以說是人類美的化身,據說單單設計她的外形就花了五六年的時間。當然,完美的不單是她的容貌,身材也同樣是那麼的完美,可以說完美得讓所有的人類女子羨慕妒嫉不已。 她不知道當時創造自己的人類為什麼要把自己虛擬得這麼完美,她也不知道剛開始測試的時候,這幅樣貌出現在民間的電腦屏幕上,民間單身男子的數字成幾何級的上漲,繼而引發了制造以她為原型的充氣玩偶的熱賣。她也不知道當時一些權勢和富裕的人士,強迫身邊的女子去整容,希望能夠讓她的容貌出現在活人身上。不過這些現象都只是曇花一現,因為任何高超的技術都不能再現她的風采和韻味,甚至同樣的虛擬系統都不能夠。 當時的測試就被民間的氣氛嚇得被迫停止,最後只能設定了連接了主機功能的電腦女郎出現在民間的電腦上。而她就被放在這個基地內,除了少數人外,沒有人能再見到她。雖然民間見過她的人對她沒有出現,而舉行了聲勢浩大的抗議,但也被政府強力壓迫下消除了。不過這些見過她的人至老都在嘮叨著再見一面,更有很多人立志從政,希望達到能夠見她的等級。 好一會兒,她面前的那個軍人首先清醒過來,按動了手中的一個按鈕,她那誘人心弦的容貌立刻變得朦朧起來,雖然那種攝人的美貌變得朦朧,但是五官還是能夠若隱若現的看得見,此時她更產生了一種朦朧的美感,不過這美感不會再讓人癡迷了。 在一片深深的喘氣聲中,那個軍人啪的一聲向她行了一個軍禮,並恭敬的說道:“星零小姐您好,好久不見了。”這個軍人是個剛毅的中年男子,身穿一身貼身的聯邦軍服,軍服沒什麼特別,但他肩上的軍銜卻是一粒閃耀的金星。 她優雅的向這個少將點頭,含笑說道:“你好,有一年零三個月過十五天不見了,愛德姆少將。” 一個肩掛三粒金星的上將插話冷哼一聲:“哼,愛德姆少將不用這麼多廢話,你的責任已經完成,下去執行你的警戒任務吧。” 原本因為星零記住有多久沒和自己相見的時間,而激動得滿臉通紅的愛德華少將,聽到這話後臉色立刻變得青白,他暗自咬了一下牙,先向星零行了一禮,然後再向那圓桌的人行了一禮,面無表情語氣平淡地說道:“下官告退。”說完,他轉身邁著堅定的步伐離開了房間,誰也沒有注意到背對眾人的他,雙眼冒出了一股憤怒的寒光。 星零目光平和的望著愛德華少將的背影,她知道這個少將在青年時期就被調派到這里擔任了星零部隊的指揮官。來得時候是少將,在這個基地度過了漫長的10多年後仍然是個少將。看來星零部隊變相成為了不合群的將官的無形牢獄啊。 那個三星上將在愛德華少將離去後,放肆的大聲說道:“真是有病,堂堂聯邦少將居然對一個電腦行軍禮。難怪他能夠在這一呆就是呆上十幾年。哼!都說星零怎麼迷人,看來只能迷住那些有病的人,像我們這麼有為的人怎麼可能被星零這部電腦迷住呢?”說道這,不屑的瞥了星零一眼。這話引起那些人員的贊同,頓時一大堆貶低愛德華少將和星零的話語冒了出來。 “這幫老王八!剛才看到我還直流口水,現在居然一副正人君子的模樣!每次和這些老王八見面都會聽到這些話,好像他們不這樣就不能夠挽回剛才看到自己失態的面子。惡心!早知道我就和唐龍玩不回來了!”星零在心中怒罵道,當然,她的樣子仍然是一片的平和,她可不想這些人知道自己能夠自主思維哦。至于為什麼星零會說這些粗魯的話,想一下這一年來她最關心的人是誰就知道了。 那個三星上將還在誇誇其談的貶低愛德華少將:“愛德華那家伙,到現在都沒有結婚,肯定是愛上了星零,准備一輩子和星零……”他的話還沒有說完被一聲威嚴的聲音喝斷了:“肅靜!” 三星上將不滿的朝發出聲音的地方看去,一看忙閉嘴低下頭不吭聲了。發出聲音的人是坐在c形圓桌頂端的一個中年軍人,這個軍人肩上的軍銜只有一粒金星,但卻和少將的金星不同,那是一粒被金色圓圈圍住的金星,那圓圈和金星之間的空隙,有著許多雕刻細致的金屬線紋,而且這個金星還比其他將軍的金星大了三分之一。 這個掛著奇特軍銜的軍人,大概50多歲,身材修長而強壯,一頭棕色的短發,劍眉星目,國字臉、雙下巴、剛毅緊閉的嘴唇,整個人散發出一股說不出來的威嚴氣勢。他就算是步入了中年,以他的樣子也可以稱一個帥字,想他年輕時一定吸引了眾多女孩的目光。不過相信現在他肯定吸引了更多女孩的目光,因為現在的他一定比年輕時多了一種威嚴、成熟、穩重的味道,這味道對眼界極高的美女來說可是一種致命的誘惑。 在這個中年軍人說話後,所有的人,包括穿西服那邊的人都一起閉上了嘴巴。陳昱偷偷的瞥了那個中年軍人一眼,眼中流露出炙熱的光芒,那是見到了自己一生的對手才有的光芒。 中年軍人見大家都不吭聲了,嘴角微微挽出了一絲笑容,他威嚴的樣子立刻變成了和藹可親了。他望著星零和聲說道:“讓您見笑了,星零小姐。” 星零在那中年軍人讓眾人肅靜後,就一直看著他,心中不斷的想道:“不知道唐龍大了以後會不會有這樣的氣勢呢?”就這樣胡思亂想著到中年軍人向她說話,星零臉上帶著固定的笑容,柔聲說道:“不用客氣,奧姆斯特元帥。” 原來這個中年人就是萬羅聯邦軍隊統帥,控制著聯邦軍部預算,同時也是唐龍的目標——奧姆斯特元帥。 奧姆斯特苦笑了一下說道:“這次請您出來,是因為我們根本掌握不了被劫飛船的動向,雖然已經明白是銀鷹帝國搞的鬼,但我們根本沒有證據向他們抗議。再說現在抗議是小事,我倒是害怕他們利用這些飛船制造出什麼災害來。”說完伸手揉了揉額頭,然後才抬起頭繼續向星零說道:“星零小姐您掌握了聯邦所有的機密,同時也具備了最先進的運算功能。我們這次來就是希望您能幫我們推算出這些被劫飛船的目的,和這些飛船將要到達的地方內有什麼重要的設施,以防他們利用飛船去進攻那些設施。” 星零點點含笑說道:“樂于效勞。”說著她就閉上了眼睛,整個會議室立刻一片甯靜,耳朵好的人在此時因該能夠聽到除了一片盡量放緩的呼吸聲外,就是突然傳出微弱的好像電腦讀盤的聲音。 好一會兒,星零掙開了眼睛,向奧姆斯特點點頭:“已經計算出他們大概的目標了。”說完也不見她有什麼動作,她的面前出現了一幅巨大的聯邦星系圖。眾人看了一會那幅星系圖後,立刻露出了驚訝的神色。這些人會這樣,是因為他們發現這幅星系圖比常見的軍事星系圖更為詳細,也更為珍貴,因為這幅星系圖上出現了許多他們不知道的聯邦境內的秘密基地和行星。而且這些出現隱秘基地和行星的地方都在那些被劫飛船將要經過的區域。所以大家明白到事情的嚴重性,立刻出現了凝重的神色。 人群當中的陳昱驚訝了一下,就馬上從眼神中露出驚喜的神色。不過除了陳昱和眾人不同的眼神變化外,還有一個人眼神也和眾人不同,他就是奧姆斯特。他的眼神很複雜,有驚喜、有迷茫、有苦惱,當然也有著凝重。但這麼多的神情里面卻就是沒有大家都有的驚訝,好像他早就知道軍用星系圖不完整似的。

上篇:第十一章     下篇:第十三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