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重點更新 魔法異界 仙武異能 言情敘事 時光穿越 科幻太空 靈異軍事 游戲體育 曆史紀實 名著古典 本站原創
註冊登錄 [登出] 
  
 
 
首頁 科幻太空 小兵傳奇 第十五章  
   
第十五章

唐龍再次敬了一禮響亮的喊道:“謝謝長官!”然後立正目不斜視的望著沈日太尉。那個沈日太尉和身後兩個中尉交換了一個眼色,其中左手邊下巴比較消瘦的中尉忙上前拍拍唐龍的肩膀,十分熱情的笑道:“兄弟真是年輕有為啊,想當年哥哥我在你這個年齡才不過是個一等兵,兄弟以後一定會飛黃騰達,到時可不要忘了哥哥我啊。” 另外一個圓臉的中尉則笑嘻嘻的拿出一個刷卡器笑道:“我說你不要顧著和小兄弟親熱,誤了他的報到,你可要負責哦。”說完,向唐龍笑道:“兄弟,快把軍人卡拿出來,報到後咱們好好慶祝一下。大哥我請客!” 原本一臉冷酷的唐龍,立刻換上了一副巴結諂媚的笑臉,點頭哈腰的雙手奉上軍人卡:“唉喲,看大哥您說的,怎能讓大哥您破費呢,這當然是要我這做小弟的做東啦。”這個動作當然是搞得眾人一呆。 一直看著這一幕的沈日,向那個上士使了個眼色,那個呆呆看著唐龍的上士忙搖搖頭。這時那個消瘦下巴的中尉看了一下圓臉中尉手中的刷卡器,在那個圓臉中尉和唐龍套熱乎的時候,乘機退後幾步,來到沈日身旁。 沈日露出詢問的神色,那個中尉偷偷的比了個手勢。沈日和那個神色緊張的上士立刻松了口氣。沈日一挺胸口,對還滿臉笑容的唐龍冷聲喊道:“少尉!” 唐龍忙收斂笑容,換上了冷酷的臉孔,啪的一聲立正,響亮的應了聲是。原本還帶著笑臉的那個圓臉中尉先回頭看了一眼沈日,回過頭來的時候,臉上的笑容也不見了,換上的是一副不屑和驕傲的神情,他隨手把軍人卡扔回給唐龍,然後冷哼一聲向那些呆呆看著這一幕的新兵走去。 唐龍用眼睛的余光瞥了一下掉在地上的軍人卡,他知道自己要倒黴了,不過他很奇怪,原本這兩個很熱情的中尉為什麼在看了自己的資料後突然變臉呢?自己一來就用上教官教自己如何巴結上司的手段了啊,為什麼沒用呢? 本來唐龍他的軍事訓練中根本沒有這一門功課的,機器教官不懂也不會成立這門巴結上司的課程。不過無所事事的星零在知道唐龍的訓練課程後,提出只會努力作戰,是不可能在以人類情感意識為主導的軍隊中獲得晉升的說法,同時還找出許多曆史中戰無不勝的將軍,敗在自己人手中的事例。于是在這樣的情況下,唐龍也就多了一門其他新兵不可能開設的課程——巴結上司。 唐龍一邊聽那個圓臉中尉在訴喝著新兵:“快點,把軍人卡拿出來!磨磨蹭蹭的干什麼!”一邊望著臉色冰冷的沈日太尉以及那個一臉你倒黴了的上士。 沈日太尉突然露出一絲古怪的笑容:“呵呵,少尉,雖然你是士官,但你依然是個新兵。而我們45連則有個規矩,凡是新兵都要好好享受一下軍營的熱情款待,所以我也不能給你特殊待遇。”說著還露出非常不忍心的表情。 唐龍剛想開口詢問的時候,沈日太尉臉色一冷,陰深的說道:“少尉,現在給我圍著操場跑20圈,跑完後200個俯臥撐,200個仰臥起坐,立刻執行!” 唐龍馬上啪的行個禮:“遵命長官!”扔下行李,撿起軍人卡塞入懷中,轉身就開始跑了起來。沈日沒有理會唐龍,轉身對那個上士說道:“笨蛋!你怎麼連個少尉都搞不定呢?” 那個上士哭喪著臉說道:“哥,他用官銜來壓我,我能怎麼辦。哥,究竟我的晉升命令書什麼時候下來啊,我不要那個乳臭未干的小子當我長官。” 沈日拍拍上士的肩膀:“放心,過多幾天就會發下來的,你哥我可是費了一番功夫才讓你連升兩級的。你可要好好干,不要丟我的臉!”看到上士欣喜的點著頭,他笑道:“好了,現在給我好好去操練一下那幫新兵蛋子。那個少尉你就不要去惹他,最好不要和他見面。雖然我可以為難他,但是他的軍銜比你大,你犯了事,他要處罰你我也攔不了。到時就算我讓他吃了苦頭,但你也就白招罪受了。” 那個上士忙點頭,兄弟倆又說了一會悄悄話,上士就來到新兵面前。那兩個中士也耀武揚威的站在他的身後,獰笑的看著新兵們。上士怨恨這幫新兵看著自己出丑,陰冷的掃了眾人一眼,雖然新兵們站姿非常完美,但仍狠聲喊道:“看看你們東倒西歪的樣子,你們以為這是游樂場啊!給我做俯臥撐100個!快!誰沒有完成,我讓他關禁閉!” 新兵們雖然心中把上士祖宗十八代都罵遍了,但仍立刻服從命令趴下做起俯臥撐來。他們還沒那麼呆,看到少尉都被上士的靠山處罰了,自己這樣的小兵哪敢違背呢。 此時完成報到任務回來的那個中尉,向背著手的沈日低聲說道:“大哥,沒有一個有背景,全都是老百姓。” 沈日嗯了一聲:“狠狠的訓他們一頓,讓他們知道45連是誰的天下。”那兩個中尉忙行了一禮,轉身去幫助上士為難那幫新兵了。 新兵一邊聽著上士故意拉長的數數聲,一邊咬牙死撐著,突然一聲叫罵聲傳了過來:“我x!你他媽的王八撲街蛋!”所有的人聽到這難聽的話,都停了下來,看看是誰這麼大膽罵長官。他們看到那個繃著臉,露出嚴肅神情,張著嘴巴,一邊飛快跑著一邊大罵的唐龍,所有的人都是一呆。 那個上士當然也看到了,額頭的青筋跳了一下,不過他知道自己不能對唐龍說什麼,也就把氣發在新兵的身上。不過那兩個中尉可沒有那層顧慮,互相看了一眼,那個瘦下巴的中尉,朝唐龍走去。 唐龍已經跑了兩圈了,操場那些新兵古怪的眼神讓他憋了一肚子的火,自己堂堂一個少尉,居然被人處罰!“媽的!不就是處罰了一下那個沒有禮貌的上士嗎?居然敢這麼不給我面子!等著瞧,管你是太尉還是什麼太屎,我一定要報仇!嘿嘿,教官曾說過,要想對付一個人就一定要讓他把你當成心腹,這樣捅他一刀子的時候,他才會心痛大于傷痛。也就可以稱他心痛的時候捅多兩刀!嗯,但我已經和他有矛盾了,我應該怎麼辦呢?” 唐龍一邊跑一邊想著由星零提煉出來,機器教官教導的那些陰謀詭計。想得興奮的時候,剛好看到上士那得意洋洋的樣子,不由就罵了出來。罵出來後唐龍雖然心中一驚,但仍保持著冰冷的臉孔繼續跑著。雖然也知道那個中尉准備來為難自己,但也當作沒看見。 那中尉遠遠就向唐龍喊道:“唐龍給我過來!”他在偷看那刷卡器的時候就知道唐龍的名字了。 唐龍立刻跑過來停下,臉不紅氣不喘的立正行禮:“長官好。” 中尉陰著臉冷聲問道:“你剛才罵誰?” “報告長官!下官我在罵擋住下官去路的那只鳥樣螞蟻!”唐龍想也不想就應道。 指桑罵槐!這四個字在中尉腦中閃過,牙齒咬得咯咯響的怒罵道:“渾蛋!你敢侮辱長官!” 唐龍依舊繃著那幅冷面孔,行了一禮響亮的應道:“下官不敢!長官不相信,下官這就交出證據!”說著不等中尉反應過來就轉身跑了幾步,蹲下在地上摸索了一陣,接著跑回來,行禮後伸出手掌遞了過去:“報告長官,剛才下官罵的就是這只爺爺不疼、姥姥不愛、馬不知臉長、不懂人性、膽敢攔住下官去路的該死鳥樣螞蟻!要不是下官非常有同情心,不忍傷害弱小可憐的生命,這只不知天高地厚的鳥樣螞蟻早就被下官一腳踩死了!” 看著那只在唐龍手掌中爬動的螞蟻,中尉差點氣得一口氣閉了過去。他現在只能用顫抖的手指指著唐龍說不出話來。他的那個圓臉同伴看到這一幕,立刻跑上來幫拖。 圓臉中尉一來到就用陰深的語氣喝道:“唐龍!有你這樣和長官說話的嗎?” 唐龍抬頭挺胸向圓臉中尉行了個漂亮的軍禮,保持撲克臉朗聲說道:“報告長官!聯邦軍人禮儀規范第一條第3節規定,面對長官時必須嚴肅,必須毫無遺漏的回答長官的問話。” 那個中尉給唐龍這話搞得哽住了,而唐龍繼續說道:“報告長官,聯邦軍規第34條規定,多條命令中,必須優先完成最高長官的命令!下官現在正在執行太尉長官的命令,請問兩位中尉長官,下官可以離開了嗎?”唐龍故意在太尉和中尉兩字上加重了音。 此時那個瘦臉中尉終于喘過氣來了,他強忍怒火,但又無力的揮揮手:“繼續完成你的任務,不過少尉,任務途中不可說髒話!” 唐龍再來一個完美的軍禮:“下官遵命,任務途中不可說髒話!”唐龍又故意把說字加重了音。那個圓臉中尉立刻嚷道:“也不可以唱髒話!”說完一臉得意的看著唐龍,因為唐龍在聽到這話後,臉孔露出了失策的神情。 在他們以為難住唐龍後,才剛轉身,那個難聽的聲音又從身後傳了過來:“哦哦哦,一二三四五六七,我們上山打老虎,老虎居然不在家,放屁的人就是他!”兩個中尉全身一震,咬牙切齒的轉身,怨毒的往著唐龍遠去的背影。他們沒想到唐龍不罵人了居然開始唱歌!歌聲里面沒有髒話,不能以這個定罪。叫他停下來,讓他不要唱歌?不說軍規里沒規定不能唱歌,自己也不願意再出丑了,不見其他連隊的新兵正在狂笑嗎?而且到時候那個死家伙肯定又會搞出其他什麼花樣的。 于是有氣沒地方出的他們只好狠狠的訓那幫倒黴的新兵了。雖然新兵們很苦,但是他們心里解氣,能夠看到這幫兵痞子受氣,這點苦算什麼。 沈日現在正和一個蠻壯的肩上也是掛著太尉軍銜的軍人說著話。那個壯漢笑道:“我說,這個家伙雖然沒有什麼背景,但年紀輕輕的就當了個少尉,前途無可限量,你這樣整他不怕他報複嗎?”聽他的口氣,他也知道唐龍是個普通人家出身的。看來這些長官接到新兵的第一件事就是檢查自己部下有沒有自己不能得罪的靠山。 沈日冷哼一聲:“只要他在我麾下一日,我會讓他永世都只是個少尉!”說完不理會那個壯漢轉身朝營地走去。那個壯漢看了唐龍的身影一眼,嘿嘿一笑低聲自語道:“白癡,對方在跑步的時候都能夠發現哪里有螞蟻,這樣的人普通訓練營可訓練不出來。雖然是格斗兵種,但誰能說他不可能是特種兵呢?要是立了功勞的話,到時候你這個同樣是格斗兵種的太尉很可能就要喊他長官了哦。”說完再次瞥了一眼唐龍,也跟著回了自己的營房。 不知道自己兵種已經改變的唐龍,飛快的完成了沈日交待的處罰任務。這些處罰對被機器教官用變態方法足足訓練了一年的唐龍來說,簡直是小兒科。所以他完成的時候,只是氣息稍微有點喘,而且在走向45連營房的時候,唐龍就已經恢複正常。完成處罰後,他就發現新兵都不見了,沒有去處的他,只好提著行李來到45連的連長辦公室。 唐龍還沒敲門,辦公室門就自動打開了,看來那個沈日連長早就等著自己所以沒關上啊。唐龍一看里面除了那個太尉連長,自己得罪的那兩個中尉和那個上士都在,知道自己要小心點,免得報仇前多受苦。所以他響亮的喊了一聲:“唐龍報告!”然後向三位長官行了個標准的軍禮。 除了沈日外,其他三個人都一邊回禮一邊怨毒的看了唐龍一眼。沈日則笑呵呵的向唐龍招手:“進來吧,沒想到唐龍少尉如此了得,完成了如此繁重的訓練,依然臉色如常啊,不愧是格斗戰的精英。” 唐龍雖然奇怪怎麼說自己是格斗戰的精英,但他知道自己現在不能去辯解,所以依然繃著寒臉恭敬的說道:“謝謝長官誇獎,但下官實在不敢當。不知道下官在連隊中的崗位是什麼?” 沈日按動了桌上的按鈕,看著桌上出現的虛擬屏幕笑道:“唉,說起來現在連隊崗位空缺極少,而兄弟又是如此優秀,這讓我真的很難決定兄弟的崗位啊。”說到這,他的目光離開屏幕,帶著笑容向唐龍問道:“不如讓兄弟自己決定什麼崗位吧,大哥我一定會滿足兄弟願望的。” 那個下士聽到這話,神色一震忙想上前制止他大哥,他身旁的中尉忙拉住他並使了個眼色。 唐龍當然看到了這一幕,心中奸笑道:“嘿嘿,想陰我?沒門!”他故作沉思狀好一會兒才抬頭說道:“長官,下官什麼崗位都可以,只要長官下令就行了。不過下官希望能夠率領一個格斗戰隊,下官一定會讓他們威震整個聯邦軍隊的。”此時的唐龍散發出一股強烈的自信,看到唐龍樣子的人都相信唐龍一定說到做到。 接下來的唐龍突然在臉上湧起一絲羞澀的紅暈,他不好意思地搔搔腦袋,並有點結巴的說道:“下官……下官還希望……希望不要安排和軍艦有關的崗位,因為……因為下官有暈機……暈機症。”說完難堪的低下了頭。 沈日打量了一下唐龍,才笑道:“好好,我會滿足你的願望的,中尉你帶少尉去他的營房。”唐龍忙和其中一個不情願的中尉行禮退下了。 辦公室門關上後,剩下的那個中尉上前一步問道:“大哥,您准備讓他去哪個崗位?他有暈機症不如派他去偵查艦上如何?” 上士忙焦急的說道:“哥,不要被那個混蛋少尉騙了,他根本沒有暈機症,他剛從飛船上下來的時候,不知道多麼有精神!” 沈日摸著下巴奸笑道:“你以為我沒看出來嗎?他的兩個願望我都不會讓他實現的。嘿嘿,我要讓他去管理內務兵。” 上士不解的問道:“管理內務兵?為什麼不讓他去掃廁所?” 那個中尉可能理解了沈日的決定,他向上士笑道:“這你就不懂了,現在的廁所需要打掃嗎?而且派個少尉去掃廁所對外也說不過去。你大哥這樣做是為了讓他憋死。” “憋死?”上士更不理解了。 那個中尉詳細的解說道:“呵呵,你也知道像他這樣血氣方剛的青年,最渴望的就是戰斗和指揮軍艦,這從他故意提出的兩個願望就可以看出。現在讓他呆在辦公室管理處理內務的工作,你想他是多麼的難受啊。” 上士恍然大悟的一拍掌奸笑道:“對!讓他憋死!” 沈日正要說什麼的時候,桌上的指示燈突然bbb的叫了起來,接著桌上的屏幕突然強行刷屏,並出現了幾行字。沈日看完後,歎了口氣:“唉,看來現在還陰不到他啊。” 不解的兩人忙靠前去看,看到屏幕那幾行字是:“奉最高統帥部令,命骸可星軍區所有少尉軍官,趕赴f34j基地進行為期兩個月的特殊訓練。訓練完畢後,各回所屬部隊。” 上士有點吃驚了:“最高統帥部的命令?!哥,這是怎麼回事?統帥部怎麼可能向我們這樣的星球軍區直接下命令?” 沈日歎了口氣:“上頭的命令我們這些下面的如何清楚,而且這還是最高統帥部的直接命令呢?唉,要是你的晉升命令今天以前到達,你也有份參加呢。” 中尉看到上士有點失落,忙轉移話題問道:“那我們不是不能對唐龍這個家伙怎麼樣了?” 沈日笑了笑:“也就是兩個月罷了,命令上也寫明了,特訓完畢後回歸所屬部隊。我們就忍耐一下吧。” 那個中尉也拍拍上士的肩膀安慰道:“放心,這種特訓一般不會進行晉升的,等他回來後,你也跟他平級了。”上士聽到這,擔憂的心才微微回落。 唐龍正翹著腳,躺在士官單人房的床上,無聊的望著天花板。那個中尉一路來沒有說一句話,把他帶到這里後就扔下他回去了。 “嗯,不知道我的願望能不能實現呢?嗬嗬,虧我一聽那個太尉詢問我想要什麼崗位,就知道他不安好心,也馬上想出這個以退為進的辦法,呵呵我還真是聰明……耶?!”唐龍突然坐起來猛拍著自己的腦袋:“我白癡啊,明明從飛船上下來後還把那個上士打得跟豬頭一樣,可我居然在他面前說我有暈機症?他一定會告發我的!”唐龍開始趴在床上,捶著床板嗷嗷大哭:“嗚嗚,完了,我的希望完了,我一定會被安排去掃廁所的……” 這時門被敲了一下,一聲:“報告!”聲傳了進來。唐龍忙跳下床,拭了把眼淚整了下衣服,擺出酷酷的臉孔,威嚴的說道:“進來。” 門打開了,站在門口的士兵向唐龍行了個禮:“下士劉思浩見過長官。” 唐龍一見是熟人,酷酷的臉孔不見了,他哭喪著臉有氣無力的說道:“是你呀,是不是叫我好去掃廁所了?好,我這就來……”說著搖搖晃晃的走向門口。 劉思浩瞪大了眼睛:“掃廁所?”他忙搖搖頭:“不是的長官,是太尉長官讓屬下通知您,要您在今天之前趕去f34j基地,進行為期兩個月的特訓。” 唐龍愣愣的問道:“你是說我不用掃廁所?”劉思浩有點頭疼的點點頭:“不用的長官。” 唐龍聽到這話,立刻高興的跳起來:“耶,太棒了,不用掃廁所。呃……對了,那f什麼的基地是干什麼的?特訓些什麼東西?” 看到唐龍高舉著雙手,呆呆的樣子,劉思浩又是一陣頭疼,剛才連長已經發布唐龍負責管理內務的命令,自己這個內務兵已經是他的直屬部下了。看到自己直屬長官這個手舞足蹈的樣子,相信所有的士兵都會頭疼吧? 劉思浩只好搖搖頭說道:“對不起長官,屬下也不知道f34j基地是干什麼的,聽說整個骸可星軍區的少尉都要參加,而且這個命令是最高統帥部發出的,可能是為了訓練基層干部吧。”劉思浩真的搞不懂最高統帥部為什麼會發出這樣的命令,少尉這樣的軍銜在統帥部眼中跟列兵沒兩樣,應該不可能對這些少尉進行特殊照顧的啊。 唐龍根本不管這些,知道自己不用掃廁所,就高高興興的跑出房間,照劉思浩說的,上了第三批運載這個營地少尉的小型運輸艦。直到看到運輸艦艦身的番號,唐龍才知道自己的45連和其他的43、44連都是屬于骸可星軍區4軍15師12團3營,而這個營地就是3營。 運輸艦上坐了二十幾個少尉,他們年齡都比唐龍大,神情也都比唐龍冷酷。一個二個的繃著臉,靜靜的坐著,就是唐龍最後一個上來也沒讓他們轉過頭來看。唐龍見他們都是這個死樣子,也就跟著擺出冷酷的模樣,坐下後就閉上了眼睛。 不知道過了多久,飛船停了下來。其他的少尉悄悄的松了口氣,偷偷的活動了一下快僵硬的四肢。而唐龍則膩意的伸了個懶腰,舒服的嗯了一聲:“睡得好舒服啊。”搞得其他的少尉都呆呆的看著唐龍。 唐龍看到自己一下子吸引了眾人的目光,不由得意地笑道:“嘿嘿,這種坐著睡覺的絕技可是祖傳的哦,想不想學啊?現在拜師的話,還可以免費教學站著睡覺的技能哦。” 當然唐龍這些在新兵訓練期間學會的技能,並不能獲得這些少尉的賞識,全都給了個白眼,就依序下了飛船。滿不是味道的唐龍也只好嘀咕罵了幾句,跟著下機了。 下來後,唐龍跟其他少尉一樣的呆住了,他們面前是一個巨大的金屬圍牆,他們不是為這基地而發呆,而是為了在基地門口迎接的人群而發呆。因為迎接他們的居然是十幾個全副武裝的士兵!看到這些士兵軍銜最高的只是個上士,唐龍就想去訓他們一頓,但當看到士兵臂膀繡著的臂章,唐龍縮了縮頭,不敢動了。 其他少尉也是一片寂靜,因為有視覺的人看到那臂章都知道,這些士兵就是除將軍外,見任何軍官都大一級的憲兵!雖然憲兵的權限很大,但他們也是全軍軍規最嚴厲的部隊,沒有命令而胡亂行使職權,遭受的處罰甚至可以達到死刑,因此權大的憲兵並沒有對軍隊產生什麼混亂。 唐龍在上次機場事件中,從電腦姐姐口中知道,這憲兵又分為普通憲兵和特殊憲兵兩種。普通憲兵就是那種跟警察爭功勞,介乎于警察和軍隊之間,他們一般都受命于各地的憲兵隊。而特殊憲兵就是眼前這一批,是直接受命于統帥部,真正的軍部執法隊,惹到他們這些家伙肯定沒好日子過。 那個眼前憲兵中最高軍銜的上士,向眾人行了個禮說道:“請各位長官拿出軍人卡,下官要進行登記。還有,各位長官要是帶有武器的話,請交給下官保管”說著就掏出了刷卡器。 各位少尉乖乖的掏出軍人排好隊,一個一個地進行了登記。至于交出武器則沒有一個人,他們不是敢和憲兵作對,而是他們都知道自己是來訓練的,誰會帶槍來呢?登記完畢後,那個上士再次行了一禮說道:“骸可星軍區4軍15師12團3營45連,27名少尉全部到達。請。”說著讓開了身子,出現了一道進入里面的小門。 唐龍這時才知道這些少尉是和自己同一個連隊的,一邊暗自罵著:“媽的,真是有什麼長官就有什麼兵,全都跟太尉一個鳥樣。”一邊跟著隊伍走進了小門。 進去後,唐龍再次呆住了。里面是一個寬達好幾平方公里的大廳,看不到天空,上上下下左左右右全都是白色的金屬牆。而在這片寬大兼白色的大廳居然擠滿了人,不用想就知道整個軍區,6個軍三千多個連隊,共有近十萬個少尉集中在這里了。 這里要說說聯邦的軍制:連隊為基本單位,下轄3個排9個班,排長軍銜為中尉,班長軍銜為少尉或是准尉。一個師級的連隊番號是依序排列的,連長軍銜一般為上尉或太尉,全連人數為兩三百人左右,所以一個連有27名少尉不奇怪。當然這里說的是普通連隊,要是戰機連隊,他們只有50多人,指揮官的軍銜更可能達到了少校,更有些連隊200多人,其中最低的一名士兵軍銜都是少尉,可以說全連士官。 連以上是營,下轄3個連隊,人數大約一千人左右。營長軍銜是少校,這是可以指揮低級戰艦的基層指揮官。一個營一般可以指揮兩三艘a級戰艦,也有可能是七八艘低級運輸艦或一兩艘中級運輸艦。同時還可以指揮幾十艘偵查艦。而特殊營級部隊,則跟特殊連隊一樣,人少、軍銜高、裝備先進。 營以上是團,團級是按軍級內部順序來排番號的。一般團部下轄4個營,人數五千人上下。團長軍銜是中校,此時團部擁有十幾艘低級戰艦或幾艘中等戰艦或一兩艘高級戰艦。其他的裝備跟營級差不多,只是數量多了4倍而已。 團以上了就是師,師則是以軍區內部順序來排番號。一般師級下轄12個團,人數六七萬左右。師長的軍銜是上校或是大校,師級可以擁有一兩百艘低級戰艦,幾十艘中級戰艦,五六艘高級戰艦,一兩艘航母。配上數量繁多的其他戰艦,這個時候的師級可以說是宇宙戰中的最低的作戰單位了。 而軍級則是最基本的作戰單位,所以番號一般是全國來排列的。一般軍級下轄4個師,人數25至30萬人,軍長軍銜是准將或少將。軍級擁有一兩千艘低級戰艦,兩三百艘中級戰艦,幾十艘高級戰艦,還有五六艘航母以及各種各樣的運輸偵查艦、和蠻多的戰斗機。這樣的軍級單位在國境內可以負責數十個行政星的防禦了。 而一般的軍區則下轄六個軍,軍區統帥為中將,士兵加後勤人員大概有數百萬人,配有各種戰艦1萬多艘,加上幾萬艘各種艦艇,合稱為艦隊,艦隊就是宇宙戰中分析力量對比的基本單位。一個星系的軍力合成則為集團軍,統帥一般是上將或大將。至于元帥則是全國軍隊的最高統帥,所有軍隊都歸其管轄。 唐龍看到密密麻麻的人群,不由嘀咕道:“有沒搞錯?這麼多少尉?起碼有十幾萬人啊,這要怎麼訓練呢?”唐龍心情有點失落,原本還很得意自己的軍銜,但看到單單一個軍區就有這麼多的少尉,自己根本沒有資格得意啊。 雖然這里擠滿了人,但是根本沒有一絲喧鬧的聲音發出,畢竟大家都是軍人懂得紀律,而且這還是最高統帥部下令召集的特訓,怎麼能不拘謹一點呢? 正當唐龍煩躁得快要抓狂的時候,突然一個女性的聲音,傳遍整個大廳:“各位骸可軍區的少尉,你們好,本次特訓的人員要求是一萬名,鑒于人數過于龐大,所以將在特訓開始時先淘汰多余的人員。” 聽到這話,人群雖然依然沒有發出聲音,但那股平淡的氣息不見了,一股緊張的氣氛籠罩著整個大廳。

上篇:第十四章     下篇:第十六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