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重點更新 魔法異界 仙武異能 言情敘事 時光穿越 科幻太空 靈異軍事 游戲體育 曆史紀實 名著古典 本站原創
註冊登錄 [登出] 
  
 
 
首頁 科幻太空 小兵傳奇 第十六章  
   
第十六章

整個廣場一片甯靜,絕大部分人都在聆聽那個聲音接下來的話。這里會說是絕大部分人,是因為有一個家伙沒有專心聆聽,反而出聲說話了。在一片寂靜中說話會產生多大的效果呢?那就是聽到這話的人起碼有上萬人,因為那個家伙是用喊的! 這個家伙說的話是:“呦!只不過是十選一嘛,看你們緊張的鳥樣,我想他挑選的方法最多是各連部來個混戰,每個連部挑出兩三個就行了。你們有必要這麼緊張嗎?”聽到這話的少尉,全都唰一聲的扭頭望向說話的人,就是看不到人也把頭部扭到那個方向。 人類有個很不好的習慣,就是當有很多人關注一個方向的時候,其他人也會因好奇跟著關注那個方向。于是乎才一瞬間的功夫,十萬人全都把目光集中在同一個地方。 呆在這個中心地帶的是一個帥氣的酷哥——唐龍。唐龍全身挺立,雙手貼在大腿邊,目不斜視的望著正前方,要不是他身旁的人證實剛才的話就是這個少尉說的,其他人肯定以為這是個十分嚴肅的標准軍人。 唐龍被這麼多人盯著不但沒有一絲不好意思地感覺,反而用凌厲的眼神掃了眾人一眼,威嚴的冷聲說道:“請注意,現在我們正在聆聽長官的訓話,各位同僚不把臉望向正前方,成何體統!” 聽到這話,唐龍身邊的人,特別是同一個連隊的人,恨不得把唐龍爆打一頓,首先隨便插話不成體統擾亂大家的就是他,現在教訓大家的居然也是他!旁邊其它連隊有幾個脾氣暴躁的少尉向唐龍這邊走了幾步,看他們凶神惡煞的樣子,可能是准備好好教訓唐龍一下。 不過當一個漂浮著的微型飛行器來到唐龍上方的時候,不但那准備教訓唐龍的幾個少尉,連其他少尉也全都一起轉身面向前方,挺身立正動都不敢動一下。 十分清楚四周情況的唐龍,用眼角的余光瞥了一下那個飛行器,他知道那是在集合人數很多的時候,長官用來視察的工具。 那個飛行器傳出了那個女性的聲音:“這位少尉說得很對,在長官訓話的時候,你們居然不認真聽,成何體統!”聽到這話,唐龍笑爛了肚子,當然臉孔依然繃得緊緊地。而那些少尉則把唐龍祖宗十八代給問候了一遍。 那個飛行器開始緩慢的移動,那個聲音繼續傳遍整個大廳:“跟剛才那位不守紀律的少尉所猜想的一樣,為了節省時間,將以連部為單位,進行格斗戰。”有幾個少尉聽到這話偷偷的看了唐龍一眼,發現他依舊保持那幅冰冷的神態,完全沒有一絲不好意思的表情,不由暗罵皮厚! 唐龍聽到這話的時候,看到那個飛行器的屁股向著自己,可以說自己不在飛行器的鏡頭內。不由堆起了笑容,雙手手指擺出了v字,一邊扭著屁股一邊向四周呆呆看著自己的人晃動著雙手。看他得意地樣子就能猜出他正在向眾人誇耀自己多麼有先見之明。 唐龍附近有個少尉可能看唐龍不順眼,高舉起手喊了聲:“報告長官。”看來他准備向長官打唐龍的小報告呢。 不過機靈的唐龍先向那個少尉握著拳頭豎起中指的晃了一下,然後在那個飛行器還沒轉過身來的時候,就立刻恢複成軍人表率的樣子。飛行器轉過鏡頭看到了那個舉手的少尉,那個聲音不由問道:“這個少尉有什麼問題嗎?” 那個少尉早就發現唐龍變成軍人表率了,在唐龍沒有現行犯的情況下,少尉不知道自己告發他其他少尉會不會為自己作證,而且自己這樣做會不會給長官一個背後傷人的印象呢?現在他後悔極了,不過他也立刻想到了個搪塞過去的問題,他挺胸答道:“長官,我是文職系統的,用格斗戰來挑選,對我們這些文職少尉來說會不會不公平呢?” 那個聲音繼續說道:“戰爭沒有什麼公平不公平,在戰場上也沒有什麼武職文職之分,我們這次需要的是全方位的優秀人才,如果不能通過,那麼也只是不用參加特訓而已。這次的挑選紀錄不會紀錄在你們檔案中,所以你們無需擔心能不能夠入圍,盡自己最大的能力參加測試!”說到這,那個聲音變冷了:“我在這里警告大家,在我沒有宣布測試開始時,任何人不得出聲提問,違者所屬連隊全部趕出基地!” 聽到這話,唐龍那個連隊的人膽戰心驚的看了看唐龍,看到唐龍保持著冰冷的臉孔,知道他也不希望就這樣被趕走,也就松了口氣。 那個飛行器繼續說道:“第一次測試將從各連隊挑選15個人。剛好15個人的連隊則免于測試。”她這話剛說完,唐龍看到好幾個少尉松了口氣,看來他們就是剛好15人的連隊。 “這些就是你們的擂台。”隨著這個長官的聲音落下,大廳的地面升起了數千個10米長寬的擂台。同時大廳空中出現了數百個巨型的虛擬電子投影圖,上面正是這些擂台的編號。 那個聲音最後說道:“依照自己連隊的番號,選擇與之相配的擂台。進行的格斗戰是混合戰,只要擂台上站著的人剩下15個就算通過。大廳內的自由麥克風已經開啟,有重傷的可以呼叫救護員,5個小時後,我會回來檢查結果。”說著那飛行器就飛進金屬牆壁的一個通道口,消失了。 唐龍一邊看著空中的那個電子地圖,一邊來到自己連隊的那個擂台,他這才發現自己連隊的那26名少尉都站在擂台上了,他們沒有像其他擂台那樣的開始打斗,反而全都笑吟吟的看著唐龍。 唐龍打個哈哈:“各位大哥等我呐?對不起哦,小弟不大認識路所以來遲了。” 他邊說邊往擂台上走。他才剛上去,一個高大凶悍的少尉就惡狠狠的撲上來,同時還獰笑道:“沒錯!我們就等著和你親熱呢!” 其他少尉都笑吟吟的看著,他們不用商量就都一致決定好好教訓這個最年輕的少尉。原本以為唐龍會被那個格斗系出身的兄弟打斷手腳,但沒想到,那個少尉才剛張著雙手撲上去,就被唐龍當胸一腳踢得倒在地上。 那個少尉當然沒什麼事,不過當他狂叫著想跳起來的時候,唐龍一個跨步,跨坐在他的胸口,雙膝壓住他的手臂讓他動彈不得。接著掄起拳頭,沒頭沒腦的往他臉部打去,當然是立刻響起了慘叫聲。唐龍的拳頭也是有夠重的,才幾拳就把那個少尉打得跟豬頭一樣,相信連他媽也認不出來了。 那些呆呆看著的少尉們直到這個時候才想起要救那個少尉,慌忙叫罵著沖上來。 當然25個少尉不可能全部一起沖上來,沖在最前面的是三個少尉。唐龍好像早就知道他們來了似的,立刻跳起來,一個騰空旋風腿,最側邊的一個少尉腦袋中招,身子不由自主地往旁邊倒,他的動作連帶撞向身旁的兩個少尉。三個腦瓜子相撞,砰的一聲,沒破算是幸運了,當然受到這樣的重擊,三個少尉都躺下了。 掉落下來的唐龍,乘後面的少尉呆住了沒有反應過來的時候,抓起一個昏倒的少尉,像扔保齡球一樣的把他橫扔了出去。沖在第二線的幾個少尉條件反射的張開手接住自己的兄弟,不過才剛接了一個,第二個第三個甚至包括那個被打得像豬頭的少尉也被扔了過來。四個壓三個,這三個少尉當場被壓倒了。 乘下那21個少尉在前面兄弟接人的時候,就自認為聰明的分成兩部分從側邊包圍過來,唐龍面前除了倒在地上的人外,居然沒有人擋他。他當然不會放過這個機會,從那一堆人身上踩了過去,看到那三個少尉還沒昏迷,居然陰險的在人堆上跳了幾下,搞得那三個人堆下的少尉快斷氣了才離開。 左邊一伙10個人的少尉看到自己兄弟被唐龍如此摧殘,怒火沖天的撲了過來,唐龍也剛好在左邊,這次他沒有躲避,直接一個凌空高踢腿踢中最前面的一個少尉下巴,讓他騰空倒飛的撞倒了三個人後,乘機踩在他們身上,朝後面的6個少尉揮動拳頭。 唐龍不但拳頭夠硬,腳也是夠硬的,拳頭打上半身的要害,如下顎、左右側顎,鼻子、胸骨下端。而腿則專踢腰身以下的要害——左右腰腎。當然時不時還會來個正踢,替對方的肚子和胸口,總之唐龍攻擊的地方都是讓人昏倒或是痛上老半天的地方。 不過唐龍也算有良心了,沒有踢男人的要害,可能是怕害他們絕了後代後,找自己拼命吧。雖然放棄了最有效的攻擊部位,但唐龍也才只費了一會兒工夫,6個少尉就被他打得趴下,地上的4個少尉也被他踩得不成樣子。 這時右邊才趕過來的11名少尉被唐龍的凶殘樣嚇呆了,一個站在最前頭的少尉看到唐龍笑嘻嘻的望著自己,全身打個寒顫,忙搖著手說道:“我們已經過關了,不用再打了。” 唐龍聞言一呆,低頭看了一下四周躺在地上的少尉,他不好意思地搔腦袋笑道:“原來一下子就躺下了15個人呀,不過我們這里才12個人耶,不會違規吧?”唐龍邊說邊靠了前來。 那個少尉見唐龍的樣子,暗自松了口氣,忙笑著說道:“不會違規,這樣的情況,一般把最後倒下的那幾個算進去湊數。” 唐龍聽到這,展現了迷人的笑容:“原來是這樣啊。”那個少尉剛跟著應了一句:“是呀……”就悶哼一聲倒下了,他倒下後可以看見唐龍正擺著側身肘擊的動作,這麼看來那個少尉的胸口肯定很痛。 唐龍眯著眼睛對那發呆的10個死盡種少尉奸笑道:“這樣說來就算把你們全部擊倒,也不算違規了哦。”說著啊噠喊了一聲,不等這些不知所措的少尉們說話,就撲了上去。 基地內部,寬大的指揮室內,一個金發的女軍官正站立在一旁,側著臉看著屏幕。這個女軍官優美的身材被那身貼身的軍服完美的襯托出來,她的側臉非常的美麗,如一座用白玉雕刻的優美雕像一樣。看她的年齡好像最多20多歲,不過看到她的軍銜卻讓人不敢相信她如此年輕,那個軍銜居然是兩杠兩星的中校! 此時屏幕上顯示的正是唐龍追著那幾個少尉打的鏡頭,原本只有中校一個人的指揮室,突然傳出一聲男性那爽朗的笑聲:“呵呵,這個少尉真是血氣旺盛啊。”這句話並沒有人搭話,那個男性聲音停了一下,再次響起:“麗娜莎,你心情很不好啊? 不高興嗎?為什麼呢?你才剛晉升了中校呀。” 那個一直不吭聲的美女中校,聽到這話,才轉過身看著屏幕對面的另外一個屏幕,屏幕中出現的男人是一個身穿軍服,樣子十分威武的中年人,看到他的樣子和他肩膀上的軍銜就知道他是誰了,他就是萬羅聯邦元帥——奧姆斯特。這樣也知道為什麼美女中校沒有站在屏幕的正中央了吧? 此刻這個威武的元帥,露出柔和的表情看著叫麗娜莎的美女中校,靜靜的等待著她說話。繃著臉的麗娜莎冷聲說道:“下官不敢,下官哪敢在元帥大人面前不高興呢!” 奧姆斯特忙堆起可憐巴巴的笑臉哀求道:“我道歉,我不經麗娜莎大人的同意就徑自替您升官,請原諒小人吧,好不好,我的麗娜莎大人?”奧姆斯特這個樣子,相信熟悉他的官員肯定會目瞪口呆。 麗娜莎噗哧一聲笑了出來,原本冰冷的臉孔,立刻像盛開的花朵一樣美麗。奧姆斯特此時完全沒有了元帥的模樣,他像小孩子似的歡喜的叫道:“麗娜莎你笑了!麗娜莎可以原諒我了吧?”奧姆斯特涎著臉說道。 麗娜莎恢複了正常,她哀怨的看了奧姆斯特一眼幽幽的說道:“唉,你這樣做,原來就有的風言風語更加猛烈了,我倒沒什麼,但是對你的聲望卻……” 奧姆斯特用充滿柔情和愛意的眼神深情地看著麗娜莎,良久才笑道:“放心,只要沒有人親眼看到我們在一起,這些謠言就會自動消散。” 麗娜莎哀怨的看著奧姆斯特:“你這樣把我……”說到這她痛苦的垂下了頭。 奧姆斯特歎口氣安慰道:“唉,我也知道我這樣不行,但是我身為聯邦元帥,不能出現離婚的新聞,我和那粗俗的女人早就沒有了感情,你知道嗎?我那疲憊的心只有和你一起時,才會得到安撫。” 麗娜莎抬起頭,她那美麗的眼眸中已經出現了淚花,她輕輕的點點頭柔聲說道:“我知道,你的心只有在我這里才會得到安撫……” 奧姆斯特看到麗娜莎快要哭了,忙轉移話題:“對了,上次聽說你在游戲里被一個叫23tl的人打敗了,這段時間有沒有報仇啊?” 麗娜莎偷偷的拭了下眼淚,她笑著搖搖頭說道:“沒有,那個可惡的家伙,自從散布出那消除黑洞彈威脅的粒子恢複光線後就音訊全無,不知道躲在什麼地方去了。” 奧姆斯特臉色沉重的說道:“這個神秘人,相信在所有國家情報部檔案中都是占據首位,真不知道他是怎麼搞的,居然把這種粒子恢複光線的程序公布出來。” 麗娜莎想了一下說道:“這應該不關他的事,事後《戰爭》游戲系統公布出游戲內最高戰艦具有各種各樣的隱藏秘密,這個粒子恢複光線就是其中一種。聽說很多人利用各種方法升級呢,不過卻沒聽說有誰辦到了。” 奧姆斯特歎了口氣說道:“《戰爭》這個游戲,我們軍部老早就盯上了,里面的戰艦數據比現在各國裝備開發的戰艦優秀了許多,甚至可以說是超前。可是就算我們擁有那些數據也沒有用,沒有最重要的核心數據,根本不可能仿造出來。說出來嚇你一跳,據科學院用電腦測試,《戰爭》游戲里面的東西,完全是按照現實世界的科技虛擬制造的,也就是說只要掌握了里面的核心數據,就可以制造出里面虛構的戰艦! 真不知道這個游戲設計者是怎麼辦到的,這需要多麼豐富繁瑣的知識啊!說是集中全宇宙的知識開發出來的也不為過!” 麗娜莎確實被嚇了一跳,她吃驚的問道:“這麼厲害,難道你們沒有打這個游戲的主意嗎?” 奧姆斯特苦笑道:“怎麼會沒有呢,情報顯示,不但是我國,宇宙所有國家的情報部門和所有頂尖的黑客都在打這個游戲的主意。但是結果,情報部只查到各國的公司經理就查不下去了,因為這些經理,不但沒見過總裁,連聲音也沒聽過,更不用說知道他的名字了。而那些黑客,更是耗費了無數資源和精力,卻連游戲的外圍都進不去,不要說什麼進去查探核心資料了。現在已經有很多大型報刊網站,公布這個總裁為這個宇宙世紀最神秘、最富有、最具智慧的人。聽說有些國際權威評定機構甚至准備給他頒發新制定的3s密碼等級。” 麗娜莎笑道:“這樣一來,這個人更不肯現身了。看他的動作,他一開始就不准備讓人知道,我甚至懷疑,他把那個游戲拿出來,只是為了讓多一點人來陪他玩。” 說到這,麗娜莎和奧姆斯特都露出吃驚的表情同時喊道:“23tl!” 麗娜莎皺著眉頭說道:“這很有可能,在游戲各類榜首的就是這個23tl,而且至今為止唯一擁有z級戰艦的也只有他,還有游戲中最強大的兩個軍團的高等級游戲者都是23開頭的,可能這六個人就是開發這個游戲的主要人物!” 奧姆斯特一邊聽著這話,一邊暗自思索,好一會兒,他才開口笑道:“好了,這些事,不用費神去想了,知道23tl就是游戲公司的總裁又能怎樣,我們又不知道他是誰。對了,那個小家伙在干什麼?”奧姆斯特指著屏幕問道。 麗娜莎回頭看去,發現唐龍那巨大的身影占據了整個屏幕,他現在正站在擂台圍杆上,揮著手大聲地喊著什麼。麗娜莎好奇的打開了喇叭,一個非常狂妄的聲音傳了進來:“你們不覺得這樣干等時間很無聊嗎?來吧,讓我們舉辦一個駭可星軍區少尉老大擂台賽!不敢參加的就是孬種!娘娘腔!外加小狗養的!” 麗娜莎聽到這話,不由自主的噗嗤一聲笑了出來。奧姆斯特也帶著笑意說道:“好狂妄的小鬼啊。”麗娜莎瞪了奧姆斯特一眼嬌嗔的說道:“他狂妄得可愛。” “可愛?你喜歡老牛吃嫩草呀?”奧姆斯特故作吃驚的說道。 “哼!我就是喜歡他,怎麼樣?你吃出醋啊!”麗娜莎聳動一下鼻子眯著眼睛嬌笑道。 奧姆斯特也笑道:“是,我吃醋,快酸死了。”說道這,奧姆斯特恢複正常的表情說道:“這個小子蠻狂妄的,不過還算是擁有不錯的指揮官氣質。他叫什麼名字?” 麗娜莎一邊按動電腦,一邊說道:“他還有指揮官氣質啊?看他剛才和現在的表現,有流氓氣質才對!哦,找到了,唐龍,19歲,骸可星軍區4軍15師12團3營45連少尉,格斗戰兵種。” 奧姆斯特笑了一下:“呵呵,19歲,這麼年輕就當了個少尉,蠻有前途的嘛。好了,我也該辦事了。”說著就要離開,不過他發現麗娜莎那失望的表情,忙笑著加了一句:“我不在你身邊,你可不要老牛吃嫩草,把我們聯邦軍只有19歲的未來之星給吃了哦。”于是奧姆斯特如願以償的在麗娜莎羞紅著臉,嬌嗔狗嘴吐不出象牙的笑罵聲中關掉了屏幕。 屏幕的另一端,奧姆斯特看著慢慢消去的虛擬屏幕,歎了口氣,低沉的自語道:“唉,還有兩個月呐……” 唐龍在把自己連隊中所有少尉打得趴下後,利用擂台的自由麥克風,呼叫了救護員把這些要在醫院躺上好幾天的少尉搬了下去,然後他就無聊的東看看西逛逛。 “天哪!還有4個多小時,怎麼時間過得這麼慢呢?”習慣自言自語的唐龍,一邊看著四周擂台上毫無技巧性的格斗,一邊說道。 他無聊的靠著一個擂台躺下,眯著眼睛看著那些打得頭破血流的人們。突然一個碩大的身影擋住了唐龍的視線,一個雷鳴般的聲音傳入唐龍耳中:“小子!看不出來你蠻厲害的,居然能夠一個人打敗26個同伴!”這個人故意把同伴兩個字說得特別重。 唐龍已經發現擋住自己的人是一個巨型大漢,那身軍服把他的肌肉全都凸現了出來。唐龍覺得他有點面熟,仔細一想想起他就是不久前屬于其它連隊,想教訓自己的那幾個少尉中的一個。想到這腦中突然冒起了一個想法,他樂呵呵的爬起來笑道:“過獎過獎……”說到一半的時候,突然沖著那個大漢的鼻子猛地轟了一拳。 毫無防范的大漢,立刻頭暈腦漲,痛苦的呻吟起來,唐龍根本不放過他,先是一拳由下往上猛擊他的肚子,然後乘他彎下腰時,膝蓋和手肘同時攻擊他的腹部和背部,最後再用膝蓋朝他下巴狠狠地往上一擊的來了那麼一下。當然唐龍攻擊的時候,仍然習慣性的大罵:“他媽的!你敢諷刺我,你娘的,看我不打扁你!”在那大漢倒下後,唐龍還邊罵邊踢踩著這個大漢的身軀。 四周的人忘記了本身的戰斗,全都呆呆的望著潑婦一樣的唐龍。唐龍打夠後,一手抓過擂台邊的麥克風呼叫救護員,一邊用挑釁的眼神掃視了那些看著自己的人一眼。現在的醫療技術,只要大腦還沒有死,醫生就可以讓你恢複過來。那些鼻子被打爛,手臂被砍斷之類的傷,利用克隆技術,輕易就可以讓你完美無缺。所以在這樣的醫療技術下,軍隊里打架都是很放縱的,只要沒死人一般不會理會你。唐龍這種打爛架的功夫,可是在教官把他打得斷手斷腳體無完膚好幾十次後才學會的。 唐龍看著那被漂浮擔架運走的大漢,還不解氣的吐了口口水,嘀咕了一句:“媽的,不打你你還不知道誰是老大……”唐龍說到這突然又冒出了個念頭,“老大?要是我成為訓練基地的老大,那我不是舒服到極點了?”想到就做是單細胞的本能,所以才會出現麗娜莎和奧姆斯特聽到的那句話。 站在擂台欄杆上的唐龍,得意洋洋的看著全場望著自己的目光。他為了能讓全部人都聽得到,特地用了專門用來招呼救護員的麥克風。 原本大家都不想理這個瘋子,但是聽到唐龍後面加上去的話,誰還能拒絕呢?而且舉辦少尉老大擂台賽,也蠻有趣的啊。不管怎麼樣的想法,反正唐龍提議的少尉老大擂台賽准備舉行了。 唐龍看到這麼多人支持自己,得意得尾巴翹上了天,他清清喉嚨沖著麥克風嚷道:“由于我們人口眾多,所以每個連隊挑出最厲害的一個來參加老大擂台賽!進行的比賽是淘汰賽,兩個人比,勝者晉級,直到出現最後一個勝利者,那個人就是我們駭可星軍區少尉的老大!” 大家聽到這個比賽規則還蠻合理的,也就同意了,而知道自己不能參加的人則好事的歡呼起來,反正自己要喊人家老大,那麼就專心看老大們的比賽吧,最好全部都打得四肢斷掉,體無完膚,連他老媽都不認得! 早就比完入了圍沒事干的少尉們,再次和自己的入圍同僚比出個連隊老大。于是打斗聲和加油聲再次在這個大廳響起。唐龍看到這一切,不由捂著嘴巴暗笑:“一群白癡,剛才都費了好大力氣才入了圍,現在一場打斗下來,力氣還剩下多少呢?而且緊接而來的就是淘汰賽,力氣也就越來越少了。哪像我現在就開始休息,嘿嘿,老大位置是我的啰1 後面發生的事,如唐龍所想的一樣,剛開始唐龍的第一個對手還有還手之力,以下接下來的第二、第三、第四……等等的對手越往後就越弱,當唐龍輕松的一腳放倒最後一個對手,登上老大之位的時候,迎接唐龍的不是歡呼聲,反而是一片噓聲和一片豎起中指的拳頭。叫罵聲更是響個不停,這些聲音里面最多的就是:陰險!流氓! 騙子!看來這幫少尉總算知道唐龍陰謀了。 站在擂台欄杆上的唐龍面對這樣憤怒的人群,依然感覺良好的面帶微笑用麥克風說道:“謝謝大家對你們老大我的支持,來,叫聲老大讓你們的老大我聽聽。”說著把麥克風向著下面的人群。 十萬的人群好像非常有默契的一齊喊道:“老大……我操!”同一時間出現了十萬個握緊拳頭豎起的中指。原本還得意洋洋的唐龍立刻被這巨大的聲波震得頭暈腦漲,差點就摔倒在地。好一會兒,唐龍才清醒過來,他晃晃還有點暈的腦袋,惱怒的也跟著握緊拳頭豎起中指,同時抓著麥克風罵道:“他媽的!敢罵你們老大我?我xxxxx……”髒話如流水一樣的從唐龍口中源源不斷地冒出來。 下面的人群突然一片安靜,他們被這麼多的還不會重複的髒話罵傻了。在唐龍喘不過氣來,被迫無奈停下罵人,准備歇口氣的時候。下面的人群也跟著清醒過來,于是更大的一次聲波立刻朝唐龍湧來:“我靠!扁這個白癡老大!” 唐龍面對氣勢洶湧的人群毫無懼色,沖著麥克風喊了一句:“誰怕誰!”就扔下麥克風撲進了人群,就這樣,一場極端不平衡的干架開始了。不過這次一對十萬的干架,到最後演變成十萬人的大混仗。 原因無他,開頭只是一個人不小心打錯了人,接著那個人反擊,打錯了另外一個人,以此類推,于是十萬人的混亂大干架也就不可避免的出現了。 事後,基地把軍區的所有軍醫和醫療設備都調動了起來,所有參加特訓的人員全都住院三天以上,而其中有個據說是單獨挑戰十萬人的家伙,傷得特別重,足足住了一個禮拜。 參加醫療的軍醫回去後心有余悸的說幸好自己不是少尉,不然就要參加那地獄似的特訓了。而原本懊惱沒有資格參加特訓的准尉們,見到第一天特訓就有這樣的結果,不由得感謝軍部這段時間沒有升自己的官。 可是不知道什麼原因,編號f34j的特訓基地,在發生這件事後,居然暫停了訓練,而且直到經過了一個禮拜的時間後,才發布了召集入圍少尉前來報到的命令。

上篇:第十五章     下篇:第十七章